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江湖博 > 第九百七十八章 巾帼归来
    桅城一战明军大捷,陆翎所率分军,巧计以夺关口,至此,潼关驻地两翼“虎牙”被拔除其一。

    而在侧翼边防的另一处,定城关口也亦无平,寅时夜下狭谷道口,暴风雨前宁静十分……

    区别于桅城环山险关,定城一方坐拥纵谷狭脊,左右皆以连绵山脉,虽然不高,但若大军趋使,必得以正面强攻。并且不同于桅城的守备松懈,定城蒙元守军不但严守密布,而且所拥部队皆以铁骑悍将,兵强马壮据崤关以守,若无百战震敌猛将带军突入打开通道,正面强攻难度不小……

    夜下乌云,一片寂静,凄骨寒风下,看似安然,却伏杀机……

    “嗖——”夜空之下一道火光,那是大军发起进攻的讯号……

    “杀——”果然,定城脊下,坐拥千军震杀呼喊——果如陆翎之前应策,老九带着先锋军的另一支部队,向着潼关的第二座屏障,发起了猛攻。

    夜下火光骤起,铁骑步兵振奋以备,随着总攻号令的发起,军队浩浩荡荡,以正面排山倒海之强势,向着定城关口发起了潮水般的进攻……

    “将军,不好了,敌军前来进犯城关——”定城关口城楼之上,通报士兵急声喊道,“敌军部队人数近万,朝着我城正面强攻而来!”

    守城众将所闻,神情即刻严肃,拔刀起身,所备御敌——果然不同于桅城的松懈,定城未占绝险之地势,但众将戒备之心毫无落下。

    “传令,全军铁骑方阵集合,随我出城杀敌!”蒙元将领这边,不但不死守城关,反倒欲其开城迎敌,神情信心满满,似乎志在必得……

    大军出动,暗城汹涌,而在定城关前驻军一处,领将老九正一脸严肃地看着敌城,心中并无十分把握——虽然年过百半,但深思谋略仍不落下,年轻即为曾经堂英会的参谋,陆翎未至军营之时,一直处任军师陆菁之谋划。

    看着定城巧有山脊的纵势,大军只能以正面强攻,老九心中隐隐的不安。

    “大人,我军士气昂然强攻敌城,敌军守兵不及我等,此战志在必得,大人为何担忧?”亲信将士随同身旁,看着老九一脸举着不定的神情,不禁问道。

    “志在必得是有,可未必真能得志……”老九表情严肃摇了摇头,不禁说道,“这定城之地虽看似只有脊谷之险,但两侧山脉连绵关口,我军只有中道一条进攻路线——虽然我军人数占优,但敌人若以强备之军死守中道,甚至领兵猛将出城迎敌,借助居高临下之地势顽强抵抗,恐怕我军难为而上……”

    “应该不会吧……”亲信有些半信半疑,匪夷所思却又心有担心问道。

    “看着吧,一定是这样……”凭着多年来的参谋经验,老九望着定城的守备,木然叹息道,“敌军城关戒备严守,我军夜下挥师突袭,敌人却坐怀不乱——可见敌城守军将领,一定是个勇武经验之辈,临危不乱按部固守。如果他是才能之将,驻守此处多年,必清楚其脊谷地势所趋,领兵出城临高御敌,那我们可就更难办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吗……”亲信将士未有老九经验老道,在一旁不假思索暗暗不定。

    “报——”然而正在这时,前方攻城传送消息的士兵,跑回阵前通报老九道,“报告大人,敌军出城硬守高地,我军部队卡在脊谷之上,难以继续突进——”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”听到这则消息,亲信将士受惊问道。

    “果然是这样……”情况不出自己所料,老九不禁叹息道,“没办法了,看来这一仗我们碰到硬骨头了,就算占据人数优势,我军恐怕也未必强攻得下……”

    亲信看着老九担忧的眼神,自己也只能在一旁随其担忧……

    阵地关前,脊谷之上,明军步骑果然被拦在了上谷道口,难以继续前进——蒙元将领亲率重兵铁骑出城迎敌,居高临下布阵御守,明军部队根本寸步难进……

    “传令,弓箭手准备,对准敌军马腿射!——”蒙元将领喝令一句,命山坡上的弓箭守军,强袭阻敌。

    “嗖嗖嗖嗖嗖——”令声即下,火光箭雨叠起,由高山险关铺天盖地袭来。

    “吁——吁……”目标正对骑兵马腿,士卒虽无伤亡,战马却是受惊,看似不明举动之策,实则套路颇深。

    “额……啊……”身处山脊由低向高发起进攻,明军骑兵寸步难进,还没近敌与出城守军刺刀肉搏,便在半山腰处栽了跟头。

    果然,火箭飞矢干扰之下,进攻战马屡受惊慌,骑兵无以为进,振奋士气备受打击——驻守定城的蒙元守将,果然是个经验老道之辈,敌众我寡之下毫不慌乱,能够于绝阵当前找准弱点、从容应敌……

    “传令,左右三列骑将拥兵,随我前来——”蒙元将领再令一道,命所率军中精英骑将,聚中以攻为守,主动御守营地。

    “杀——”山脊之下一道杀喊,蒙元骑军顿时士气昂然,朝着山脊之下进攻的明军,发起了猛烈的反击——绝地阵前两军鏖战,元军强突明军备守,元明两军的攻守局势,瞬时反了过来,让人“啼笑皆非”同时,不禁心处震寒……

    “叮叮——铛铛——”夜下脊谷,刺刀搏响,两军在山腰道口展开了激烈的厮杀。明军虽为进攻态势,但元军骑将不退反进,以攻为守,占据地势强攻而来。明军骑兵受箭袭阻挠,地势为劣更无以敌,刚刚上阵的伐城士兵还未驻足,便被列阵以待的蒙元骑兵斩于山口……

    “啊——啊——啊……”很快,先锋军进攻部队伤亡渐增,山脊道口屡攻不下,形势一时陷入僵局……

    “报——”明军阵前,前方士兵又回老九身前通报道,“报告大人,我军在脊谷路口,遭遇敌军铁骑顽强抵抗,根本逡巡难进!”

    “果然,蒙元骑兵驰骋无敌,更别说占据高口,迎敌而下……”老九神情紧蹙摇了摇头,无奈说道,“何况敌军守将又是才能勇武之辈,这一战若继续这么打下去,我军士气愈渐衰竭,伐城一役恐未能成……”

    “就没有什么办法了吗?”身旁的亲信也不禁着急问道。

    “秦将军战死,唐战将军不在,萧天苏佳将军不知下落,陆翎将军讨伐桅城……定城这边无以神勇突进之人,就差个能够带军阵前慑敌之将……”老九叹息一句,遂不由想起先锋军鼎盛之期,百般怀念道,“哎,遥想起初北伐之军,我军‘先锋五虎’——唐战、赵子川、南宫俊、慕容飞、秦羽,哪个不是以一敌百之神将?怎奈战事难料,人命殊途,当日‘五虎’几乎损亡殆尽,现在却无可用之将地步,哀哉哀哉……”

    “大人,我们现在该怎么办?”事已至此,大军不可能鸣金收兵,亲信将士不言放弃,继续问道。

    “只能寄希望于陆军师……陆姑娘之前所留计策……”老九想起陆菁锦囊妙计之言,不禁暗暗赌注道,“她说过,定城一战一定会有援军将领前来——我们现在,只能把一切赌在这上面了……陆姑娘,你神机妙算决策千里,老身现在,也只能相信你了……”

    正说着,夜下风高,云走月出……

    “大人,您快看——”月光忽现,视野渐明,亲信将士像是发现了什么,指着侧边山头一处,冲老九呼喊道。

    老九侧脸一望,正见山头月下,一尊骑影神气凌然,表情随之一变,不由惊叹道:“这……该不会是……援将前来?!”

    月光寒映下,战马魄惊魂,玉麟狮子甲,红颜巾帼身——她来了,独骑一人奔赴战场,所接陆菁密令前来支援之将领,竟是苏佳……

    “是苏将军!”亲信将士认出了身份,不禁兴奋喊道。

    “苏将军来了——”“太好了,苏将军来了……”苏佳到来一刻,霎时刚才逐渐低迷的士气,一下又重燃而起——看见了苏佳,似乎就像看见了希望,全军再次振奋,自信讨伐敌城。

    老九看着失踪已久的苏佳归来,更是两眼感动道:“太好了,苏姑娘回来了,她真的回来了……陆姑娘,你果然是百步神算,早就料到今日一役,不但找回了失踪的苏姑娘,更是在今日一役援兵前来……苏姑娘苏将军来得太及时了,定城一战我们一定能拿下——”

    苏佳驭骑山道之上,看着定城关前鏖战难分,眼神一凝……“驾——”苏佳驭骑一令,战马驰骋而下,如风神影,月下骑威,巾帼红颜百战强名,再度归来,正赴“火场”……

    脊谷山前,先锋军依旧固步难进,蒙元骑兵铁阵据守,居高临下强攻阻截,明军将士根本逡巡难进……

    “啊——啊……”邻近蒙元铁骑的将士,纷纷伏尸落地、惨叫连连,明军士气渐渐低下,攻城战略陷入僵局。

    “全军都有,骑兵分列,给我将敌人挡在山道之下!——”蒙元将领再喝一声,眼见御守胜券在握,振奋喊道。

    “喝——”蒙元铁骑部队,反而士气鼓舞起来,齐声振奋一句,气势如有惊威。

    然而,就在元将自信反击得胜在即,头顶一道寒光掠过……

    “噌——”鬼影断杀,一声惊响,血溅四溢,伏尸落马……

    眨眼般的功夫,便是尸首落地,刚才还在振奋中的蒙元众军,一下子看傻了眼……

    断魂刀法,一刀斩将,苏佳驭骑赶至脊谷,坐镇军前、先发制人……

    “是苏将军——”“苏将军回来了——”“太好了,苏将军回来了……”脊谷阵前所见苏佳到至,纷纷振声呼喊。

    苏佳之勇猛众军皆知,数日前得闻苏佳与萧天失踪,军中士气一片低迷;如今却见苏佳归来,巾帼神将所向披靡,明军士气重燃振奋,全军再度奋勇拼上……

    “杀了她!——”看见自己首领被一个女子斩落下马,蒙元众将甚是不服,三列骑兵合聚一处,欲将苏佳包围夹袭。

    苏佳看在眼里,镇定自若……

    眼神既定,鬼刀惊出,苏佳驭骑振奋神威,依旧先发制人,突使敌骑阵中而去。

    同一时刻,蒙元众将回首杀来,举刀四起,合围而上……

    “噌噌噌——”百刃寒芒利落,惊刀四显震威——“鬼影八荒”齐聚而下,“断魂刀法”如有天威,苏佳斩杀即处,敌将还未反应过来,便是众尸伏首,倒落血泊一片……

    出招瞬闪,斩杀骑将十人,脊谷关前攻守反拨、士气颠倒,局势再度逆转……

    苏佳斩杀蒙元众骑,元军关前阵守顿时土崩瓦解,不但没了领兵之将,居高临下铁骑阻截更是没了章法,敌军士气顿显崩塌,甚至已无抵御之力……

    “杀——”脊谷山下,再次响起了震天的喊杀——苏佳即至挥刀数斩,便是扭转战势之气魄,自己到来更是鼓舞了军中的斗志,先锋军将士一鼓作气,铁甲步骑如潮水般,向着敌军定城阵地,发起了最后的猛攻。

    而没了骑将领兵的定城守军,开城迎敌失策,兵士阵地悬殊,败阵下来意料之中。不出些许时辰,火光燃至城关,最终元军放弃抵抗,选择开城投降……

    定城一役终有惊无险拿下,潼关两翼讨伐战略,至此完美收官……

    苏佳带兵拿下敌城,得胜之后,驭骑回到了阵前老九身边。

    老九看着苏佳归来,欣喜激动道:“苏姑娘,你真的……真的没事啊,前几天听闻你和萧将军失踪,大伙儿还担心呢——”

    “让您受惊了,老九前辈——我和阿天都没事,你们放心好了……”苏佳战后欣慰一笑,露出巾帼红颜之下,绝代佳人的倩容。

    “对了,既然你和萧将军一直在一起,那萧将军人呢,怎么没看到他?”老九又不禁问起萧天的下落道。

    “啊,阿天他还有别的任务,所有没有回来……”苏佳表情镇定说道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