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江湖博 > 第九百七十七章 陆将神兵 下
    “嗖嗖嗖嗖嗖——”突然,就在城门大开一瞬,局势即刻惊变,寒使寻芒一瞬,城下四周暗道,无数飞矢如雨袭来……

    太突然了,完全出乎意料,怎会想到就在城门打开一刻,竟有敌军夜伏偷袭……

    “啊——啊——啊……”城楼之上,众军惨叫,还没从“美梦”中清醒的众军,当头回首,便是毙命流矢之下……

    “杀!——”而就在同一时刻,楼下折回的“巡逻部队”,突然朝桅城发起了猛烈的进攻——军队突然叛变,打得桅城守军措手不及。

    铁蹄兵甲如潮水般涌入城中,毫无防备的蒙元将士,被杀了个“惊魂失措”……

    “怎……怎么会这样……”头领将军还没从酒意中醒来,却见城池伏尸血染,不禁惊慌喊道。

    “不好了,将军——”城楼侍卫得知战况,急进跑来报道,“城楼下的军队,不是我军的巡逻部队,他们……他们是假扮成我军样子的敌军,骗取我军打开城门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不可能——白天我军派出的部队呢?”将领有些惊慌不定,绝望中呼问道,“进犯潼关的,不是只有敌先锋军一支部队吗?既然司马将军已经率军剿灭了敌营,那这支部队是从哪儿来的?——”

    “不……不知道……”士兵满脸是血,颤颤巍巍应道……

    “啊——啊……”城楼上的毙命惨叫还在继续,一声声如刺骨般的哀嚎,蒙元将领自知桅城已然被袭攻破,潼关驻地失去了最重要的一道屏障,命数天亡,大势已去……

    “杀——”城楼下的喊杀还在继续,千余铁骑浩浩荡荡杀进了桅城城中,与守关元军展开了激烈的厮杀。

    城门处的蒙元守兵防备不及,突见敌军如潮水般涌入,一时众目绝望之至,甚至有的放弃抵抗,直接弃甲奔逃而亡。

    “快关城门!——”稍微仍有抵抗的蒙元将士,想要阻断骑兵的突入,喝命守军关上城门,以作分支围守。

    但铁蹄横扫已入城池,这些不过为时已晚……

    “噌噌噌噌——”寒光利响,城门两侧,疾行忽现手持铁爪将士数十人,狂澜攻势掩护下,看准了敌军“关门”意图,似乎早有准备,时机待准,绳索铁爪飞使而去。

    “铛铛铛——”铁爪一掷,不偏不倚扣住了城门的狭口,卡住了关门的缝隙,封住了敌军的阻挡之行……

    “怎没回事,为什么还不关城门?!——”眼见城门迟迟未关,敌军骑兵涌入不断,城楼上的将领斥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将军,不好了,敌军……敌军在下面把城门卡住了,大门……大门关不上……”士兵负伤即刻跑来,颤颤巍巍说道。

    “一群废物!下面关不上,给我在城楼用机关关上——”将领顿时大发雷霆,厉声喝道,“弓箭手呢?——给我瞄准下面阻拦大门的敌士,务必杀退敌军!!!”

    “是——”手下喝令一声,遂命弓箭手士卒重新集结,欲以阻击城门口“阴招”的敌军将士……

    “吱吱吱吱——”沿角城楼,伏石道上,元军弓箭手士兵近百,对准了楼下的“飞爪”士兵,同一时刻,城楼上的机关布置,做好随时关门的准备。

    但是,似乎对手仍旧先快一步……

    城郊夜定下,谷口忽现火光绵延——是敌军埋伏的弓矢部队,在这一时忽现身形,似乎是看准了蒙元守军破绽一刻,即刻当下现身突袭。

    “嗖嗖嗖嗖嗖——”赶在守城元军出箭之前,谷口埋伏的弓箭部队,举箭先发——密密麻麻的“火光流矢”如雨而下,目标正朝城楼之上准备御箭的门关守军……

    “啊——啊——啊……”蒙元将士被打得措手不及,火箭突袭,城楼之上很快被大火笼罩,自己这边箭矢还没出手,却被敌人抢了先机。

    弓箭手顿时乱成一团,不但没能阻止敌军城门的继续突入,桅城一处火光笼罩,防御渐渐土崩瓦解。

    攻城的部队每一步行动,都有条不紊、招招针对,将士勇猛、断击果敢,可见其领兵之统将,必是集胆识与用兵一身之将才……

    “完了,全完了……”桅城将领看着火光之下,敌军杀入、满城伏尸,自知大势已去,渐渐丢下手中的刀,一屁股瘫倒在地,绝望眼神欲哭无泪——他很清楚桅城驻地对于潼关的重要性,桅城一丢,潼关近乎折断一翼,一旦朱元璋后续部队跟进前来,潼关便是到了深陷危机关头。因为一时的懈怠失职,自己可能就是潼关战局溃败的罪魁祸首……

    火光之下,满城浩荡,攻城部队士气振奋,以最快速度拿下了城池。桅城守军再无抵抗,纷纷弃甲曳兵投降——至此,潼关屏障一道关卡,被全然攻下……

    而在“火城”战场的不远处山口,一名将领正观遥望,身旁跟随将士千人。看着桅城战局讨伐胜利,不禁神情满意点了点头——举目正望,他便是常遇春属先锋军中军领将,陆菁亲授将才弟子,陆翎。

    陆翎行事果敢了断,与陆菁之行相得益彰,不但作战勇猛,而且用兵如神。此番桅城之战役,虽为陆菁大局所设,但真正统领讨伐桅城之用计,全由陆翎亲手行兵——

    今日一早,桅城关前山口,观察数日埋伏已久的陆翎大军,成功偷袭桅城方面的巡逻部队,并以假装身份之行,今晚趁敌人松懈一刻,骗取敌军打开城门。骑军当下浩浩荡荡,行军讨伐有条不紊,一鼓作气以最快速度,攻下了桅城这道“侧翼屏障”。

    看着讨伐桅城的胜利,陆翎嘴角微微一笑,暗暗说道:“很好,这样老师的计划就顺水推舟,讨伐潼关指日可待……”

    胜果下,陆翎想起出征前晚,自己与陆菁的营中密策……

    (回忆中)……

    祭祀秦羽慕容樱当晚结束,唐战陆菁收到朱元璋讨伐正令,明日一早率军主力征讨潼关。可秦羽、胡夷狄等将领殉职不久,营中士气一片低迷,加上萧天苏佳二人失踪,军中更无领兵之将——这场进攻的局势,无异于强弩之末。

    但陆菁还是想到了,在逝者悲伤和朱元璋的猜疑下,想出了十日之内拿下潼关的“凶险之计”……

    给弟子陆翎递予了锦囊妙计,陆菁仍不放心,深夜密诏陆翎前来营中相议,内容极为机密,连主将唐战都没有叫上……

    “老师……”深夜走进营帐,陆翎深知陆菁用兵无全把握,今晚叫自己前来,定是再商讨讨伐潼关一事——但若要短期之内拿下,如今败仗连连士气低落,显然形势不太乐观,陆翎遂表情凝重走上跟前,忧心忡忡关问道。

    “朱元璋让我十日之内拿下潼关……”陆菁毫不避讳,在亲传弟子陆翎面前直言说道。

    “十日之内?”陆翎听了,不可思议道,“那怎么可能?——我军在前几日交战,不但折损兵马,而且今日秦羽将军等人战亡,萧天苏佳将军二人更是不知下落,军中士气一片低迷……敌军却仍有陈世今、司马寒衣、童琛等棘手之辈,以残缺低迷之军,强攻正军旺盛完备之敌,根本就是天方夜谭!”

    “但这就是事实——朱元璋身为君主的御令,我们不得不行……”陆菁稍许闭了闭眼,无奈叹息道。

    “老师……”看着陆菁忧伤于心无助的背影,陆翎也附和着感叹一声。

    “但计策我还是想到了,不过非常危险……”陆菁忽然转过身,用信任期待的目光望着陆翎,郑重其事道,“刚才给武孝你的锦囊,武孝你应该也看到了……这出计策,除了我等军中主将只身犯险,大局关前,最重要的一环,是武孝你……武孝,你是我亲手提拔的将才之人,我相信你能不负我所望,领兵赢取讨伐战略——这场博弈,我把一切赌注都押在武孝你身上了……武孝你能做到吗?”说着,陆菁冲陆翎投去了期待恳切的目光。

    陆翎看着恩师的期盼,自信点头道:“啊,老师,交给弟子就好,弟子一定不负老师和众军所望,挥军讨伐,为此计策铺平众路!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陆菁欣慰地点了点头,随即继续道,“那好,我想听听武孝你的决策……锦囊上说,明日一役,我军故意佯败,众将离散之后,我军后援未进潼关,敌军必挥师反扑,直捣我军大营……武孝,你若保全大军主力,究竟该如何应对?”

    陆翎似乎一早就想好了对策,坚毅目光回应道,“以暂弱之军,避开强敌之锋芒……明日传回我军‘败退’消息后,我便率军主力,弃营转移;即使敌军挥师反扑,也只能收获无几,还能迷惑敌人视线,以为我军将离兵散,全军覆没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,那之后呢,武孝你又打算怎么办?”陆菁继续问道。

    “移兵‘鬼陌之谷’——”陆翎继续郑重道,“那里是敌我两军少有巡查之地,我携主力部队和营中粮草在谷底‘隐藏’数日,让敌人真的以为我军溃败无兵……而趁着这段时间,我暗中不断派人巡查敌军的守兵动向,然后安排反击决策,等待最好时机,一举进攻——”

    “那你想好了吗,进攻的地点在哪儿?”陆菁继续凝神问道。

    “想好了——”陆翎镇定十分道,“潼关侧翼的两道屏障——‘桅城’和‘定城’!”

    “和我想的一样——”陆菁所见陆翎良策,嘴角不禁微微一笑,遂继续问道,“不过目标虽定,可‘桅城’和‘定城’两地,地势险要、易守难攻,短日进攻必有风险……我暂时没想出讨伐之略,武孝你……能够想到吗?”

    “放心吧老师,弟子心中早已有数——”陆翎自信满满道,“老师虽然用兵如神,但要提起险计中求胜,老师可真不如弟子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啊,洛阳一战中,已经亲身经历不少——险计搏命、胆识过人,这点我可比不上你……”看着陆翎自信的目光,陆菁欣慰一笑道。

    “不过这其中还有一难点……”陆翎似乎仍有顾虑,表情稍显迟疑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难点?”陆菁不禁问道。

    陆翎表情严肃,继续说道:“秦将军和胡将军战死,萧将军和苏将军失踪,老师和唐将军明日出征均无定数……到时讨伐桅城和定城两地,我军无从将领之人;我虽能攻克其中一城,但当下其计,须得潼关左右‘屏障’同时拔除;现军中众将纷走,届时究竟如何分领讨伐计略?”

    陆菁想了想,遂自信说道:“这个武孝放心,待到你攻城那日,我自会暗中派援兵将领助你——你只需要告诉我,桅城定城讨伐明细即好……”

    “桅城守关险峻,须得用计巧取,弟子自当亲身率军领队……”陆翎郑重说道,“至于另一处定城,弟子再无可用之将,有援军的话,老师自当派遣定城为好!”

    “武孝你用计和我想到一处,果然是我亲眼看上的将才弟子……”陆菁听了微微一笑,似乎一切算计于心,自信说道,“你放心,我已经很早就告知了援兵之将,让其攻取定城之日,前来支援……”

    “真的吗?是谁——”见陆菁神机妙算和自己想计一处,陆翎不禁好奇问道。

    “到时你就知道了……”陆菁故弄玄虚一句,继续嘱咐道,“桅城之役,就交予武孝你……至于定城之战领军之将,暂交由老九好了——他虽然年事不轻,但参谋用计自当决策,你可以信任他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,弟子必不负老师所望!”陆翎镇定应声答道,心中暗誓潼关一战,绝不负恩师之期待……

    (现实中)……

    “桅城一战已胜,接下来就是定城了……”想到那晚的商议决策,陆翎表情镇定,心中暗暗道,“老九,定城那边就拜托你了,你一定要想方设法拖到援军将领的到来……”

    用兵决策下,陆翎也把赌注押在了“援将”身上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