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江湖博 > 第九百七十五章 命宿终结
    “继续呆在这里,我们两个定然危险……”陆菁冲唐战投去担忧的目光,隐隐说道,“傻蛋,你究竟……怎么决定?”危险即刻,陆菁仍旧寄希望于唐战的决定。

    唐战没有立刻发话,而是两眼镇定地看着面前的童琛——这个与自己彼此互为“宿命的对手”……

    “哼,命运真是捉弄人,遭遇灾祸家破人亡不说,现在决心和你决一胜负,却也不予实现……”童琛冷冷自嘲一句,遂冲唐战和陆菁出言惊异道,“你们走吧,从山坡小道那里绕开,可以避开我军的视线……今天不分胜负,来日再见胜负——虽然心中不甘,但决定打败你唐战的人是我,我可不愿意在这之前看着你被我军俘虏……”

    唐战和陆菁听到这里,眼神不禁一愣。陆菁看着童琛“无奈”的神情,只声问道:“你居然……要放我们走?”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童琛点了点头,轻轻一笑道,“我不是说了吗?和唐家后人的胜负,我要亲手了断,我可不希望我军人马来到这里,你们两个受困难逃……”说完,童琛冲陆菁投去惬意的目光——那个眼神,似乎是仍有顾念和怜惜。

    陆菁似乎察觉到了什么,表情低垂,隐隐说道:“还是说,你不忍看到我受危险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唐战和童琛听见莫名一句,各自心中一愣。

    “我和你死去的亡妻很像,你不想再见到我……或者说再见到她,死在战乱之下对吧……”陆菁缓了缓神,继续悲情说道,“你怀念她,所以你并非冷血无情……口口声声说不相信朋友,心中却还挂念着感情……”

    “够了,我只是不愿看到……不愿看到……不愿看到当年的一幕再度发生……”像是说出了心里的想法,童琛有些故作尴尬,难以表达言语,却还是真实说道,“陆姑娘你快走吧,我军部队马上就到,留在这里真的危险……”

    “童琛……”陆菁似乎有些不舍,眼神中含着隐隐的泪光。

    “唐战——”忽然,童琛又冲唐战呼道,“今晚一战没能了结,胜负留着下回吧!你快带陆姑娘走,晚一步的话,等到我军援军赶到,你们就真的走不了了——”

    看得出来,童琛为人光明磊落,宿命对决绝不暗中出刀,示意让唐战带着陆菁先行离开,恩怨决斗留着下回胜负。

    然而,唐战似乎并不答应……

    “很遗憾,我拒绝——”唐战手中梨花枪定,眼神镇定道。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”童琛听到这里,眼神不禁一怔。

    “傻蛋……”似乎知道唐战心中的真实想法,陆菁转头神情一望。

    “决斗还没结束,我可不会把胜负留到下回……”唐战将枪杵地一响,义正言辞道,“尔军前来又怎样?在这之前,我会和你了结胜负!”

    “笨蛋,我军部队已经临至山头这里,再继续呆下去的话,肯定会有危险!”童琛似乎情绪激动,振振说道,“陆姑娘对你来说,不是最重要的爱人吗?危难当前,到底是你我的宿命对决重要,还是爱人的性命重要?!——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陆菁眼神不禁一愣——似乎这一句,道出了童琛的真实抉择……

    “你果然……还是选择心念感情不是吗?”唐战神情稍稍一缓,镇定说道,“如果站在你面前的不是菁儿,而是你的妻子薛怡,恩怨与情感面前,你还是会选择保护心爱的人……这才是真正的你,对你而言,你只不过是被命运的苦痛折磨,所以不再相信他人,不再相信朋友……”

    “额……”童琛也渐渐察觉,抉择之下,自己流露出的真实想法。

    “我还是那句话,想和你交个朋友……不过宿命的决斗还没结束,胜负该分还是要分!”唐战语气坚定十分,似乎童琛对自己来说,既是对手,也是朋友。

    “随你怎么决定好了,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……”童琛摇了摇头,呼声急道,“我军部队马上就上来了,你快带着陆姑娘走——危境当前,为了和我一决胜负,你连爱人的性命都不顾了吗?!”

    “我当然顾,所以我才不走!——”唐战眼神一定,义正言辞道,“这就是我和你的不同——无论面对何等命运,绝对不会逃避!我说过了,我会拼上一切,保护菁儿,保护心爱人的性命——”

    陆菁不禁心头一震,听着唐战的倾诉之言,心中莫名感动。

    “我不单单会保护菁儿,也会和你分出胜负——”唐战神情坚毅,继续振奋道,“无论命运如何艰难,我都不会退缩!好好看着,在尔军部队赶到之前,我一定能将你打倒!——”

    豪言激励,壮志凌云,童琛定言所见,心中隐隐震慑:“这就是……唐家后人的抉择,自信一定能保护爱人的决心,也是我……不曾拥有的是吗……”

    “傻蛋……”陆菁没有异议,坚信唐战的执着不变,无论是何选择,自己都会陪着唐战一起渡过难关……

    “来啊,还没分出胜负呢,决斗继续!”唐战定枪朝前一使,振奋激昂道,“既然宿命今晚了结,让我看看你的觉悟!——”

    童琛像是被“感触”般,嘴角不禁隐隐一笑……“哼,好吧……”童琛似乎改变了决定,稍稍力气寒枪,微微笑道,“既然你不决定走,还能保护心爱的人,就做出来让我看看——”

    阵前杀意,寒风呼使,唐战和童琛举枪对望,斗志再燃。不过二人已拼至气力耗尽,元军部队又在山腰即刻赶来,这应该是最后一回合胜负了……

    而陆菁在一旁看着,没再说什么话,眼神迷离的她,心中暗暗道:“傻蛋,童琛,你们两人的宿命对决,该说是痛苦呢,还是无悔……”

    “额啊——”阵枪在前,童琛依旧先发制人,即使身受血伤无数,依旧豪勇奋上、斗志激进。

    唐战这边也料想最后一回合胜负,举枪所出,竭尽全力……

    童琛寒枪飞至,“散魂枪”惊魄四闪,举定一道,八面狂澜,众聚归一,绝破千杀——“百鸟枪”“断雷枪”“惊魂枪”沿袭之力,夜空之下纵宇洞穿,全凭一己最后之力,童琛决心赌注一击。

    唐战也毫不退让,看得出一回定胜负。梨花一闪,惊袭而上,锋芒回路,玉蝶飞舞——“夜舞雪蝶”骤杀惊芒,正朝寒枪趋势阵中,迎面破击而上……

    “魂枪”与“玉蝶”再冲,战下惊舞四座,百杀之下犹如狂威,纵贯之力决胜一袭。

    彼此丝毫绝不退让,力道拼搏奋战极限,唐战与童琛二人举枪对冲,亦是拼尽全力,亦是享受其中——今晚的对决,无论谁胜谁负,都将尽心无悔……

    寒芒四溅,断尽杀余,“惊魂枪”与“玉蝴蝶”依旧难分,最终互败其手。二人也已拼至全力,内力相冲一式,纷纷向后倒去。

    “这样就算结束了吗……”童琛似乎默认了宿命的结束,暗暗沉语道。

    “还没有呢——”然而,唐战却还阵前激进,呼声震喊道,“无论遭遇何等命故,我都不会沉沦和逃避——这就是你和我的差距所在!”

    定然一吼,战枪惊狂,飞倒一式,唐战定枪全力,朝头一举,纵天而下——一声凄响,嚎谷千里,“亘古绝音枪法”破天而出,一击斩裂正朝童琛飞身而去。

    童琛看在眼里,不觉一怔,知道自己这一枪,已然无力躲避……

    “铛——”一声利响,手中寒枪不翼而飞——唐战最后一式“战枪”,直接将童琛的兵器击飞;不过因为失衡之力,唐战自己也没把持住,出招一瞬,梨花枪也随之而落。

    “额……”童琛已然身疲力竭,最后“亘古绝音枪法”一招,彻底将自己打败,心中暗暗道,“已经……到极限了,我终究……输了是吗……”

    唐战最后一回落地之后,却仍未消战意,也不顾去捡起掉在地上的梨花枪,举步飞前出手而去。

    “呀啊——”愤吼一声,战意决昂至最后一刻,唐战右手挥紧拳头,最后竟冲童琛脸上狠狠打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砰——”脸上遭受重击,童琛飞身倒地,一记沉痛犹如当头棒喝,在那一刻,童琛似乎明白了什么……

    童琛寒枪已折,倒在地上再无反击之力,唐战仍站在身前,眼神坚毅——最后的胜负,果然唐战笑到了最后……

    “是我……输了……”十分不甘,但也十分坦然,童琛最后释然望着头顶的夜空,隐隐一声道。

    “呼……呼……呼……呼……”唐战没有立刻回应,而是站在原地喘气不断——今晚一战,是唐战奋力最耗竭一战,也是自己宿命对决最无悔的一战……

    “最后一拳,当头重响——你果然说到做到,不但决定了胜负,还保护了心爱的人……”童琛似乎是明白了什么,坦然一笑道,“我果然没能像你一样,无论命运当何,都勇敢面对……输给了你,虽然不甘,但我心服口服……”

    “其实不然吧……呼……呼……”唐战稍稍缓了缓气,似乎回想起悲痛的过往,表情低沉道,“我虽然口口声声说保护爱人,保护朋友,可也未能尽然……”

    听见唐战突变的语气,童琛躺在地上,眼神稍稍一转。

    “我也亲眼见到过,兄弟朋友的离去……”唐战嘴角苦苦一笑,悲悯决然道,“痛苦纠结的悲愤,战火下鼎立誓言,却是无能为力……”

    说话间,脑海中回想起赵子川、李玉如等人的战死,心中划过一道深深的痛……

    “傻蛋……”陆菁最是理解唐战,知道唐战说及之故人,究竟为何。

    “你和我……经历过一样是吗……”童琛微微嘘声一句。

    “所以我能理解你……”唐战缓缓拾起地上的梨花枪,坦然说道,“就算今日胜负已分,就算对待命运偏见不同,我也依旧……希望交你这个朋友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啊,如果我们不是敌人该有多好……”童琛似乎藏忍了许久,终于说出发自内心的话,“经历天灾人祸后,我就一直不相信任何人,独来独往……但是今晚,我还真想……把你当兄弟……我履历江湖所逢高手无数,但今晚是我有生以来,打得最过瘾的一次——你是我这辈子遇见最强的对手,也是最真挚的朋友……真的还想,和你打一辈子……”

    “童兄弟……”看着童琛的释然,唐战今晚第一次道出了“兄弟”称呼。

    陆菁看到这里,心中一股伤感离泪,不禁朝着童琛的方向跑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童大哥——”终于,陆菁也按捺不住心中的情感,落泪呼喊道。

    童琛眼神逐渐迷离,看着陆菁跑来的身影,凄美的面孔,水灵的眼神,脑海中记忆的画面再度浮现。

    “怡儿……”童琛轻轻呢喃一句,在那一刻,他仿佛看见了自己逝去的妻子。

    陆菁当然知道童琛的呼唤何意,在身前感同身受隐隐抹泪……

    “你们快走吧,我军的部队马上就到了……”童琛稍许闭了闭眼,遂冲唐战恳切说道,“唐兄弟,今日之败我童琛承受,我没能像你一样战胜过去的命运,撅枪之落心服口服……但是你要答应我,今后无论所遇何难,都要保护你心爱的人——”说着,童琛冲陆菁投去一个“深情”的目光。

    “童大哥……”陆菁在一旁落泪感伤,一时说不出话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,陆姑娘,胁迫你做了人质……”童琛垂然一笑,缓缓说道,“当年的我,没能保护怡儿,但我不希望看着你和唐兄弟,再演当年的悲剧……”

    “呜呜……”陆菁只在暗暗抽泣,似乎心中有言难尽。

    “唐兄弟,你要答应我,今生今世保护你心爱的人,保护陆姑娘……”浑身是伤的童琛,举起最后的力气,从地上坐起说道。

    唐战点了点头,回应坚定的目光道:“我答应你,作为兄弟的承诺,我会保护菁儿一辈子!”

    童琛所见,满意淡然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今日一别,自当保重,愿来日我们还有重聚之缘……”说完,唐战冲童琛深深鞠了一躬,以表敬意,遂带着陆菁,从山腰小路一侧绕道离去。

    陆菁则是满含着泪光,离开童琛渐行渐远……

    :。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