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江湖博 > 第九百七十四章 决意之誓
    “从那天开始,我的命运就随风漂逐……”讲述完那段凄凉的过往,童琛重新站起望着唐战,沉苦言语道,“我再没有亲人,也没有朋友,孤身一人继续漂泊在江湖险恶中……从那以后,任何人对我来说,不再有念顾之情,只要站在我的对立面,就是我的敌人,我就一定要打倒尤其是你唐家后人,你是我宿命的对手!”

    唐战听完童琛的讲述,心中不禁冷冷一怔和童琛一样,都是经过家族灭门的悲痛,但不同的是,唐家落败时,自己刚出生不久,还不通人事,可童琛却是亲眼看见亲人葬身大火,甚至亲眼看着心爱的人死去……感同身受中,唐战心头不免抹过一丝苦楚。更新最快

    而陆菁早就震惊发呆站在一旁,想到曾经一夜的天灾**,毁了童琛的一切,陆菁心中又是害怕、又是悲怜……

    “可就算如此,你为什么……”唐战感同身受,但对于童琛那段凄惨的过去,自己似乎并不是完全可怜,表情依旧严肃道,“你为什么要听命于扩廓帖木儿手下?蒙元朝廷害死了你的家人,害死了你的妻子,你却还未他们卖命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受令于帖木儿大人,只不过是为了还他的恩情罢了,仅此而已……”童琛表情从容,眼神镇定说道,“我没有亲人,也没有朋友,孤身一人在外,不再相信他人……但我童琛知恩所报,我与扩廓帖木儿之间只有恩情之系,潼关一战结束后,他按约告知我害死当年屠城的元凶,我就会自行离开、独报血仇,不再与朝廷有任何干系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既然知恩所报,说明你是一个有情有义的人……”唐战继续说道,“我们本不该是敌人,可你却因为两军战事,执意与我为敌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错了我把你当敌人,不是因为两军战事……”童琛忽而眼神一定,振振言说道,“你和我是宿命对手,为夺得这‘天下第一枪’的名号,我注定要将你打倒!我童琛履江湖世间,从没将任何人放在眼里,就算是王大生或司马老头儿好了,我也不屑一顾……唯有你,唐家后人,你是我这辈子决意要打败的对手今晚就在这里,拼上我所有的一切,一定要和你决一胜负!”说完,童琛右手寒枪一定,重新凝聚战意的他,眼神中折射桀骜与不屈。

    “你这家伙……”唐战看在着童琛的“决心”,心中有种说不出的痛苦……

    “可是你的决意,却被他人利用了……”陆菁这时突然开口,似乎看出了其中的端倪,眼神悲苦道,“你口口声声说要报恩扩廓帖木儿,可你难道没有发现,扩廓帖木儿是在利用你吗?”

    “就算是利用又怎样,和我没有任何的关系……”童琛表情依旧不变,直直望着唐战,眼神笃定道,“我今晚的目标只有一个,就是要将你唐家后人打倒!”

    “看来你是定下了决心啊……”唐战嘀咕呢喃一句,似乎心中有反驳之言,但仍寄希望与童琛相交之情,缓缓说道,“我们本非仇敌,却要在战场上拼个你死我活……你要和我拼得‘天下第一枪’的名号,我随时奉陪没有异议,但我唐战打从心里,想和你做个朋友你和我同样经过悲苦的家世,乱世中我和你同心相惜,难道就因为本与我等无关的军事敌我关系,而永远反目成仇吗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说过了,从那天开始,我童琛就再也没有朋友了……”童琛继续说道,“任何挡在我面前的人,都是我的敌人,你唐战是我的宿命对手,对我而言,我的目标只有一个就是将你打倒!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,为什么你会这样……”唐战似乎仍不放弃,继续苦问道,“你个性豪爽,为人正直,立世江湖绝对是英雄豪杰之辈,就算被扩廓帖木儿一时利用,也不该毫无顾念英雄相惜之情……你我之间除了对手,难道就不能成为朋友吗?”

    “经过痛苦,我不再相信其他人,更别说是朋友……”童琛依旧表情不变道,“非要说的话,只能怪命运的不公我是童家人,却因战火乱世落得牢狱之灾、家破人亡……我不像你,心爱的人还活在世上,和那么多的朋友顾念旧情;我什么也没有了,从今往后孤身一人……”

    提及心爱的人,陆菁望了望唐战,又望了望童琛,想起童琛逝去的亡妻,陆菁心中不免伤感。

    但是不知为何,唐战听到这里,心里却有种莫名的不悦,刚才的怜顾稍许收敛,脸上隐隐浮现一丝冷意……

    “怡儿也好,我的家人也好,全部都在战火中罹难……”童琛手持寒枪,继续说道,“我的命运出生降祸,不由我生,我只能选择孤独前行;不像你还有爱人朋友朝夕相处,口中头头是道朋友之情……没经过亲眼见证亲人爱人离去的你,又能了解我多少?难道只是一句简简单单的‘朋友’,就能抚平命运的伤痛吗?!”最后一句,童琛情绪莫名激动,冲唐战顿声喝应道。

    陆菁也不禁吓了一跳这句话,深深表达出童琛内心最痛苦的一处。

    然而,唐战却稍稍低下了头,表情却是另外一番……“你说完了吗……”唐战没有太多反应,只是冷冷一句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……”童琛从激动中稍许平静后,反声一问,看着唐战莫名的表情,似乎隐隐所动。

    “你说了这么多,于你死去亲人爱人的命运,和我有什么关系……”唐战稍稍抬起头,竟突出一句“冷嘲热讽”的话语,“你说的这些东西,不过是你自己的悲痛诉苦罢了,为什么要我强行和你一样感同身受?”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”听见唐战的“嘲讽”,童琛表情顿现一丝怒意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说的不对吗?我的命运和你不同,我的爱人和朋友还活着,我没必要和你一样‘抹杀’所有的一切”唐战语气逐渐提高,眼神转而坚定道,“确实,我们两个都经过家族灭门的苦痛,可最后我们两个却于人世放眼不同……你知道我和你相比,最大的区别是什么吗?”

    童琛没有回应,只是眉头一皱凝视对方,看着唐战愈加自信的神情,不觉心中一震。

    唐战忽然眼神坚毅,慷慨振奋道:“无论遭遇何世命运,我都会拼上一切,保护心爱的人,保护朋友,绝不让他们受到伤害!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气势威震,童琛如同受惊震慑,眼神不禁一怔。

    而陆菁听了,脸颊一红,转头正望唐战的身影,心中油然一股莫名的感动和安心……

    “你遭逢悲世命运疾苦,就否定一切人情往顾,口口声声说孤身一人履人世,却连面对直视命运的勇气都没有……”唐战握紧梨花枪,眼神愈加坚定与毅力,振振有词道,“没有战胜命运的决心,也想要打败我,简直就是痴人说梦!”

    “你说……什么……”看着唐战的“嘲讽”眼神,童琛继续质声问道,只是面对唐战决意,童琛的语气愈加颤抖。

    “我告诉你,我和逃避一切的你不同,无论遭遇何等命运,我绝不会退缩;我会坚定与命运抗争到底,直到战胜命运,战胜一切这才是真正的勇气!”唐战定喝一声,手持梨花挺然胸前,表情坚毅冲童琛应道,“既然你今晚与我绝分胜负,我会让你看看,你和我之间的差距!来啊,拔起你的枪,决斗继续!”

    气势威慑,内力迸发,唐战的决意与气场相应,如雷贯耳般声声骤响。

    “好……决斗继续,我今晚一定要将你打倒”童琛拾枪鼓劲一声,可实际上,心中的底气已然不同之前,似乎在唐战面前,自己愈渐害怕起来……

    唐战和童琛彼此,之前靡战负伤不浅,但这丝毫不影响二人的斗志与战意。仍和最初一样,二人出枪招招致命,却又彼此毫不退让,每一招每一式奋力其中,激斗相拼的同时,意志与决心亢奋极限。

    而陆菁也和最初一样,站在一旁看着二人的决死之斗无论是于唐战还是童琛,自己心中都有所顾,如今自己能够做的,也只是默默地“守候”一旁……

    唐战气势聚顶,举枪先发而上,梨花夜宇即出,化为玉千寒芒“玉蝴蝶断碎”杀伐而出,“飞舞寒蝶”群芒见首,万众归一合心聚间,冲矢之力夺然激发,只在一点破击而下。

    童琛亦然毫不退让,“散魂枪”魄然先行,枪矛聚足飞冲一式,四裂分闪,连接由众合一“断花震魂枪”断使飞芒下,与唐战的“玉蝶”交错相杀,一时阵中惊骤百变,内力聚合震杀狂澜。

    “唿唿”疾闪两道寒风,群威回芒四定,“玉蝴蝶”与“震魂枪”不分胜负,却使搏杀纵然,战场霎时惊威。

    不过之前童琛所受血伤更重,持久力争下,内力耗不过唐战,短暂抗衡还能勉强,可一旦拖延,自己所处劣势愈大……

    索性,童琛枪矛定闪间,扭转翻身,“断影脚”惊袭疾出,正朝唐战下盘而去,欲其集中锋芒时,出其不意正中下怀。

    但唐战早就看在眼里,更是提前做好应对……

    “玉蝴蝶”强威力魄下,唐战眼神一转,举掌忽袭“噼空掌”之“裂羽神风”,断空舞月之力,正冲击点断杀而来。

    感受到强威震慑的掌力,童琛深知这一脚飞袭,根本无以占任何胜机,甚至自己会陷入险境。但童琛作风强硬冲前,即使所遇危险重重,也绝不后退一步,顶着“噼空掌”的威魄之势,迎头而上……

    “呀啊”“呀啊”二人对招,同时奋喊,拼至极限之力,彼此誓不退让。

    两冲击杀,断力唿震……

    拳脚相杀,胜负即分终究还是“噼空掌”威力更胜,童琛“断脚”一式过于鲁莽,被“裂羽神风”正然一击,倾然倒地而去。

    不过这一击仍未致命,童琛只是脚骨轻裂,依旧能有反击之力,倒地须臾再度站起。而唐战也没赶尽杀绝,一招击倒童琛后,重新立枪,正视前方……

    “还没有……结束……”童琛强忍着站了起来,擦拭嘴角的鲜血,扭了扭负伤的脚踝,振振说道,“我绝对不会输,在打倒你之前,绝对……不会倒下……”

    唐战没有回应,只是忍痛喘息微微一笑,似乎这场决斗,燃至二人斗志的尽头,彼此不单是全力战斗,更是“享受”战斗。

    而陆菁见着二人的拼尽,内心不禁深深感触既是敌人,又是朋友;既是战斗,又是交心……

    “哒哒哒……哒哒……哒……”然而不知何时,“火光”谷底之下,传来悉悉碎碎的马蹄声响……

    “有马蹄声,该不会是”陆菁最先敏感察觉到,心头闪过一丝不好的预感。

    “有部队来了是吗……”唐战垂力中隐隐一句,唿声应道。

    “应该是我军的部队……”童琛似乎并不高兴,两眼一闭,淡淡失望道,“看来谷底军营遭受火袭,消息传到了援军那里……恐怕不过一刻,我军援部就会赶到这里可恶,还没和你分出胜负,竟是碰到这事儿……”

    “继续呆在这里,我们两个定然危险……”陆菁冲唐战投去担忧的目光,隐隐说道,“傻蛋,你究竟……怎么决定?”危险即刻,陆菁仍旧寄希望于唐战的决定。

    唐战没有立刻发话,而是两眼镇定地看着面前的童琛这个与自己彼此互为“宿命的对手”……

    “哼,命运真是捉弄人,遭遇灾祸家破人亡不说,现在决心和你决一胜负,却也不予实现……”童琛冷冷自嘲一句,遂冲唐战和陆菁出言惊异道,“你们走吧,从山坡小道那里绕开,可以避开我军的视线……今天不分胜负,来日再见胜负虽然心中不甘,但决定打败你唐战的人是我,我可不愿意在这之前看着你被我军俘虏……”

    唐战和陆菁听到这里,眼神不禁一愣……rw