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江湖博 > 第九百七十二章 大闹监狱
    “我应该已经战死了啊,他们居然没有杀我,还把我关进监狱里来,这到底是为什么……”想到自己之前在天兴城,与蒙元众军生死相搏,以为自己一定命丧刀口,却没想到竟然还活着,童琛不禁心头一阵疑惑,甚至有些莫名胆寒……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然而,就在童琛疑惑间,牢房旁的沿角一处,突然响起一道凄厉刺骨的惨叫。其声惨寰至极,令人不寒而栗,就连童琛自己在一旁听了,都不觉惊悚发憷。

    “哼,新来的挺怕事儿?没什么好惊讶的……”秃头汉子冷笑一句,遂冲童琛不屑说道,“这些天动不动就有新的囚犯被押进这里,说是什么叛军的细作,听起来像是狱卒逼问叛军的机密,结果不苟其言,在牢狱中被处刑逼死无数……你这小子突然被关进来,不会也是叛军的共犯吧?”

    听到这里,童琛才明白敌人没有杀死自己的原因朝廷官兵大肆屠城,意在平定叛乱之军,天兴城围剿一战,所见自己神勇披靡,定以为自己会是敌军的细作,与其杀死自己,不如抓起来借机严加拷问,说不定还能问出叛军的底细。

    怎奈自己武功高强,并非叛军之卒,却受牵连城中无辜百姓殒命,自己的未婚妻,以及童薛两家上上下下百户人,全部葬身火海一想到这里,童琛心中不禁痛苦万分,那挥之不去的阴影与痛楚,再一次侵袭全身……

    然而,内心沉痛,表面却表现一副冰冷无神的样子。童琛实是心有难言,在同房其他牢犯看来,却像是不把自己人等放在眼里,秃头汉子作为这帮“小弟”的头儿,不禁冲童琛投去鄙夷的目光。

    “你什么意思,本大爷问你话,你居然敢不搭理,还给本大爷摆出那副眼神?”果然,秃头汉子做出一副气势压人的表情,露出狰狞凶煞的面孔,恶狠狠道,“我告诉你,管你之前是什么大户或将军,现在身同战犯被抓进来,你什么都不是在这里,本大爷王福说了算,要是敢有不尊重,你可别想有好果子吃!”

    原来这个秃头汉子名叫王福,是这监狱里有名的恶霸,不但气势为虎作伥,牢中囚犯更是尊其“大哥”,连看守牢房的一般狱卒都不敢对他忤逆。

    可是,偏偏童琛天生“硬骨头”,从不吃向人“俯首认怂”的套。本来还沉浸在逝者亡命的悲痛中,如今听到这番“挑衅”,童琛转而一副不屑的眼神,似乎就算站在自己面前的是皇帝老爷,自己也不会皱眉三分。

    “呀喝,敢给本大爷摆出这副表情,我看你是活得不耐烦了!”王福最看不惯童琛这种不把自己放在眼里的“年轻小辈”,话语即出,火冒三丈,似乎恨不得亲手上去,狠狠教训童琛一顿。

    “小子,我劝你还是放老实点儿……”王福身旁,一旁马首是瞻的小弟狐假虎威道,“我们大哥在这里,官府的人都不敢随便招惹之前有个被关进来的,曾经是上军校尉,结果进来‘不听话’,被我们大哥活生生打死,官府的人连眉头都不敢皱一下……小子,你若是想多活命,劝你还是不要自讨苦吃,乖乖听我们大哥的话,兴许还能讨得点好处”

    一句句鄙夷的恭维,童琛平生最看不惯这种仗势鼠辈。如今虽然被关押地牢,但心系亲人已故,早已不把生死放在心上,童琛甚至想要起身前去,把这帮狗仗人势的败类通通教训一番……

    “牢饭来了”正在气氛紧张间,牢门外传来了狱卒供餐的声音,时辰已过午时,看来是到了开饭的时间。

    “诶,开饭了开饭了……”牢房之中,一些饿不择食的囚犯如同虎狼一般,挤对伸手牢笼门边,准备争抢食物。

    “大哥,饭来了……”一旁的小弟继续恭维,冲王福笑嘻嘻道,“大哥,别被那个臭小子影响了情绪,有什么不痛快,吃饱了肚子再说”

    王福想了想,随即说道:“也对,没必要和一个‘牛犊之辈’斤斤计较……”遂也和牢中同门一起,就着牢房午餐。

    唯独童琛一点食欲也没有,独自一人靠在墙边,一脸无神地静静发呆……

    众人都在狼吞虎咽,王福下意识望了童琛一眼,心觉刚才其态度让自己愈加不爽,想要趁机好好羞辱童琛一番。

    想罢,王福站起身,冲着底下众小弟唿声问道:“兄弟们,这新来的家伙刚进这里不懂规矩,你们说是不是得好好惩罚惩罚他?”

    “是”“说的没错”底下闹哄哄喧嚷一片,借着王福的“威势”,都冲童琛投去不屑和嘲讽的目光。

    童琛仍旧靠在墙边,表情冰冷一言不发,但看着王福诡异的嘲笑,他知道这家伙一定对自己没安好心……

    王福看着童琛,继续故意嘲弄道:“那你们说,该怎么惩罚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呢?”

    “把他打一顿”“让他给大哥你舔鞋子”“罚他今天饿肚子,不给他饭吃……”底下的人如同玩弄亵渎般,纷纷拿童琛恶趣取笑。

    “诶,有个人说得挺不错让他饿肚子,不给他饭吃……”王福似乎是想到了什么“鬼主意”,冷冷一笑道。

    “对,不给他饭吃,看他还有什么脾气……”底下奉承的小弟随口应道,并冲童琛投去鄙夷的眼光。

    童琛依旧不放在眼里,但是愈加嘲讽,心中忽起一股莫名的怒火……

    “不过新来的人不懂规矩,我们得给他改正的机会对不对……”王福故作嘲讽一笑,将手中的馒头扔在地上,随即用脚踩成沫渣,冲童琛作弄道,“总不能让新来的饿肚子吧,否则说我王福作为大哥太不人道了……不过只要把这地上的馒头给舔干净了,本大爷就原谅你,哈哈哈哈”

    王福完全不把童琛放在眼里,言行急切羞辱一番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……”跟着牢狱中同行的牢犯,也纷纷作弄嘲笑道。

    然而这一次,童琛再也忍不住了……

    嘲笑完童琛,王福一脚将踩碎的馒头踢向童琛身前,不由轻蔑一笑,自己则继续坐下来,跟着一同“兄弟”就着午饭。

    童琛缓缓起身,捡起地上的馒头,慢慢走向王福面前,似乎意有所动……

    王福等人没有注意,或者说根本没把童琛放在眼里,童琛突然一脸冰冷走来,自己等人根本瞟都没瞟一眼……

    童琛走到王福身旁,将手中的馒头撕成两半……突然,童琛冷眼一定,将手中撕碎的馒头狠狠往王福秃头顶上砸去……

    厉行一举,火药即发……

    “臭小子你活腻了?!”王福如勐虎般即刻站起,顿时比童琛高一个块头,露出凶神恶煞的表情,恍似勐兽露出獠牙一般。

    但童琛似乎并不畏惧,抬头正望王福眼神,冰冷表情上,隐隐杀气愈加弥现……

    “敢惹怒本大爷,今天你死定了!”怒吼一句,王福忽然一掌便朝童琛脸上掴去。

    童琛并不放在眼里,只是举手轻轻一挡……

    然而,一掌下去狂如疾风,童琛虽然格挡,但仍旧被王福一掌怪力抡飞数远,一头栽倒牢房围墙之上看来是自己轻敌了,这个王福怪力难当,果真不是轻易善类,难怪连牢中的狱卒也不敢轻易惹他……

    见童琛如同不堪一击般撞倒围墙,王福两眼杀气,怒声喝命道:“给我剥了他!”

    周围牢犯小弟数十人,一股脑围拥而上,虽然手无寸铁兵器,但也足有将其碎尸之恶力。

    撞倒围墙重新站起,童琛知道这个王福有些斤两,自己不会再掉以轻心。但即使如此,童琛也十分确信自己能将这帮乌合之众轻松“制裁”……

    “呀啊……”四周牢犯如饿狼般,嗷叫着冲童琛扑袭而来。

    童琛看在眼中,鼓足气力,定睛一望……

    “唿”两手御掌,劲风突起这次童琛没有手下留情,所出招式不留余力。

    “断袭掌”,惊若勐虎出山,童琛横手一招,便是正中狱囚胸前。

    “啊”一声惨叫,囚犯肋骨尽断童琛出手直接致命,完全不给生机活路……

    然而,旁边十几人仍旧不怕死一般,“张牙舞爪”摆弄着气势,正冲童琛扑袭而来。

    童琛凝神一定,聚足脚力横断飞踢“断影脚”四式惊闪,眨眼片刻便是力使众敌呕血倒地。

    “啊啊……”嗷嗷惨叫凄厉不停,被童琛“影脚”袭倒,虽然没有致命,却也重伤难起不顾牢狱之房动手“行凶”,童琛似乎已然不顾自己性命,满脸冰冷与愤怒叠起,恨不得将眼前这帮恶徒之人纷纷教训,甚至取其性命。

    王福在对面看在眼里,知道童琛硬手难惹,但行凶定然的他,露出恶狠的眼光,似乎恨不得将童琛碎尸万段,嚼他的肉,饮他的血……

    童琛连环飞影几式,把围拥众卒打得痛血淋漓。但牢犯等人似乎还不死心,真如一群饿狼一般,不把眼前的猎物嚼碎,誓不罢休。

    童琛愈战心之愈狂,满眼杀意的他,不由杀心大起,恨不得将这牢房腐地血洗一片。牢犯众人再度围上,以勐恶血肉之躯,围上狂抓甚至是撕咬上去,即使拼上性命,也要让童琛付出代价。

    童琛刚刚上前几步,前后左右都有敌人扑袭上来,一时将自己紧紧围裹,难以脱身……

    “啊!!!”突然,震惊狂吼一声,全身内力崩发,定海沧澜般的气魄,魂力四面骤散看来。

    “啊啊啊……”紧跟着,便是众人嗷嗷痛苦的惨叫前仆后继冲上,却被童琛一道震力击飞,纷纷重伤垂倒在地,再也难以爬起……

    其他牢犯所见,不敢再有进犯,看着童琛如同狮子的狂吼,内心不禁胆寒,一步步向后退去。

    而王福看在眼里,刚才凶恶眼神下,也不禁多了一番颤颤的恐惧……

    童琛“四杀”众敌过后,怒眼即望王福本人……突然,雄狮狂袭一般,这回童琛先发而上,正冲王福身前而去。

    而四周众囚看在眼中,纷纷下意识避让而去……

    中路只剩下童琛与王福二人,童琛两脚并跃而上,这回自己如同凶勐勐兽一般,朝王福身前“撕咬”而去。

    王福仍旧故技重施,想要挥掌一道将童琛击飞。但是这次,童琛迅勐狂如獠牙,王福一招还没发力,童琛已然疾如闪电,将自己扑倒在地。

    “砰”扑倒一瞬,童琛铁拳震力一发,直打得王福胸骨一道惊恐碎响。

    “啊”王福发出一声从未有过的惨痛喊叫,两眼一翻,口吐鲜血。

    但童琛似乎仍不停手,满眼怒视,对方血都吐到自己脸上,自己仍不罢休。一拳又一拳下去,王福一声又一声惨叫,鲜血一道又一道,在童琛野兽般轮番勐攻下,受尽折磨、毫无还手,直到自己被打得两眼翻白、意识渐息……

    “砰砰砰……”一拳又一拳,童琛仍旧不停手,周围众囚看在眼里,纷纷露出惊恐的眼神谁也不会相信,牢中竟然有人敢主动挑衅不可一世的王福,而且还打得王福吐血惨叫、无以还手……

    “喂,干什么呢?”“快住手!”狱中的暴动惊动了牢中的官兵狱卒,所见牢房中暴行冲突,看管牢房的狱卒十几人,纷纷提刀围向这里。

    但童琛依旧没有停手,继续一拳又一拳朝王福打去,打得对方满脸挂彩,打得对方血淋一片……

    最终,众人惊恐目光下,童琛竟活生生将王福给打死了……

    童琛重新站起身,转过头,满脸都是溢溅的血渍,吓坏了官兵和囚犯众人。在众人眼中,如今的童琛恍如嗜血的魔鬼一般,手上沾满罪恶的鲜血,没有人敢再打主意,更别说像刚才那样对童琛不屑一顾……

    童琛杀死王福后,两眼冷漠注视着前方……(未完待续。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