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江湖博 > 第九百七十一章 牢狱之灾
    “起来了……快起来了……”童琛眼前一片漆黑,耳边却传来熟悉而亲昵的呼唤。

    “怡儿……”童琛仍旧昏迷在黑暗之中,脑海中熟悉的呼喊,期待着再见那副可亲的面庞,可睁开眼,却是什么也没有……

    “再不起来,我就不理你了……”薛怡生前天真的容貌,一遍又一遍在童琛脑中回荡。童琛在黑中努力摸索着前路,试图找到薛怡的身影,可是伸手而去,只不过是一片虚无。

    “怡儿,你在哪儿……怡儿,你不要离开我……”童琛内心交杂呼喊着,梦境之下,想不起恋人逝去的一幕,心中顿时刀绞难耐。

    然而,眼前忽现一道亮光。童琛慢慢睁开眼,这道亮光并不温暖,反倒一种刺激和强烈扑面而来……

    “呼——”劲风一阵,大火飘飞,童琛眼前,霎时火光弥漫,将眼前的一起化为狼烟——家没了,人没了,就连刚才听到的呼唤也没了……

    “怡儿……怡儿……啊——”如同纵入火海淹没中,童琛惊恐下大喊一声,霎时惊醒……

    仰头明日当空,已经翌日辰时,身边时不时传来火烧残骸的热浪,让童琛略感窒息——童琛这会儿清醒过来,原来刚才的一切都是梦。

    自己昨天昏倒在街道,沉沉晕了一晚。梦是假的,可结果是真的,再次身临灾难和战火,亲人的身影渐行远去,童琛心中一阵刺痛。

    “额——”从废墟街道中爬起,额头更是疼痛难受——昨晚自己失心在街上摔倒,额头正撞断壁,顿起红肿的伤口。

    但比起肉体之痛,从噩梦中醒来的童琛,顿觉一股绝望和悲痛涌入心头——站在废墟当中环顾而望,天兴城已然化为一片焦土。没有生者,没有完屋,昨晚的大火依旧正燃。浓烟滚滚,血腥四溢,不觉全身四肢发麻,从未有过的恐惧和绝望席卷全身,悲痛与凄寥再一次弥漫其四周。

    残忍的现实,醒来之后依旧不变。清醒时是噩梦,昏阙时依旧是噩梦,童琛如同夹杂在痛苦深渊中永无翻身,心苦焦碎、肝胆俱裂。

    走下残壁踉跄几步,童琛两眼恐惧,再次回到了薛家废墟的大门。他想亲手为死去的爱人埋葬,可烈火无情,不但夺走了人之性命,甚至将一切化为灰烬——焦尸遍地,根本认不清哪具尸体才是死去的未婚妻。生不能为人之所幸,死不能为冥者立冢,童琛已经绝望到了极点,满脸土灰的他,如同行尸走肉般,悲苦行走在大火余烬的残垣断壁之间……

    “怡儿……怡儿……”童琛口中一直念叨着恋人的名字,却是再也见不到生者。就在自己和恋人的大喜之日前夜,却是天灾人祸降临,童琛不禁仇恨凶手的残忍,也仇恨不公的命运。

    再次跪倒在废墟之前——现在的童琛,已然分不清薛家遗址的方向位置,更无从去寻找亡妻的遗骸。心系报仇却又有心无力,童琛两眼枯灰地看着大火烧尽的残垣,心中已如一片死灰……

    然而就在死寂之时,废墟外的街道,再次闹起喧嚣……

    “站住,别跑——”薛家大门外,突然响起蒙元士兵追逐的喊声——似乎城中有幸存者,被前来清理遗场的部队搜捕围剿。

    童琛听到敌士的呼喊,血恨之意顿上心头,两眼睁开杀气夺然,毅然站起手持寒枪,转身飞奔门外而去……

    “呼……呼……”废墟当口,一个身着破烂铠甲的士兵正在拼命逃亡,后面身追敌士数十——看来是昨晚在城中抵抗的幸存守兵,今日蒙元部队回城搜捕,饿狼一般追击敌人,意图绝不放过一个活口。

    “嗖——”然而,蒙元众士追赶前,身后一个士兵长矛一掷,正朝“逃兵”背后刺去。

    长矛挥使,夺命即刻,狂风即下,正刺逃兵小腿,穿伤而过……

    “啊——”逃兵惨叫一声,腿脚溢血倒地,再也无力继续奔逃。

    “哼,让你跑,看你这回往哪儿跑?”士兵很快围拥上来,会和四周街巷的将士人等,近百余名蒙元将士顿时涌现——只为追捕一个幸存者,却是惨无人道围剿,可见其野狼之心。

    “把他抓起来,关押到大牢去!”头军将领指令一声,随即道,“多留几个活口,说不定能逼问出反贼的消息——”

    “是——”手下将士得令道,遂左右二人将逃兵扣押,遣送回营……

    “杀兵屠城一夜,城中应该再没活口了吧……”将领暗自叨咕一句,似乎心中盘算着什么……

    “噌——”然而正值“收队”间,半空飞来一记寒矛,正从薛家大门射出,目标直指军中头将。

    将领回头一望,两眼顿时惊恐……

    “保护将军——”“啊——”左右士卒所见,皆以惊声呼喊,身边侍卫拼死挡在身前,胸前正中利刃,当场毙命而去。

    “呼——”紧接着飞步纵道,童琛御使轻功绝尘而出,带着满腔的怒火,血意拼杀而来。

    “杀了他——”蒙元众军所见仍有活口,纷纷举刀威吓道。

    童琛却像视死如归,明知今日一战凶多吉少,却仍奋不顾身单枪匹马杀阵而来。断恨仇意之下,童琛两三跃步即至,左右士兵上前阻拦,“断影脚”突袭两侧,招招制敌。只听得顾旁惨叫两声,阻拦士兵正中“影脚”,吐血倒地而去。

    临至敌阵,童琛怒目单手持枪,活生生将枪杆从死士胸前抽出——霎时场面暴血四溅、凄厉残忍……

    头军将领看在眼里,被童琛的狂怒杀心所震慑,吓得哆嗦后退两步,冲身旁士兵举身命道:“快……快……快给我杀了他——”

    仗着人多势众,令声即下,百余名蒙元士兵纷纷举起寒芒,意图将童琛围杀阵中。而童琛则是铁定报仇之心,血怒在前,毫无畏惧。

    “尔等恶人,杀我妻家,屠城百姓,其罪难恕……”童琛两眼血意昂然,环顾着四周寒芒的蒙元将士,怒斥喝然道,“我要杀了你们,替我家门,替我亡妻,替天兴城死去的百姓报仇雪恨!”

    狂然一声,举枪四震,童琛利刃锋芒在手,倾顶即挥,“散魂枪”断碎而下,正击蒙元众军而去。

    童家枪威武惊鸿,周身将士无以为敌,破空断刃两招即斩,霎时阵中血光四溅。靠近身旁的士兵还未拔刀出手,已然额头正中血光一道,纷纷嗔目暴毙而亡,死相极为惊恐。

    童琛杀心愈重,挥枪斩杀无情,但已然失去理智的他,早已不顾自身的安危,明知今日一战必难脱困,却如视死如归之心,就算亡命于此,也决心搏命到最后一刻……

    反观元军将士,虽然童琛的枪法惊恐命袭,但仗着人多将广,蒙元众士丝毫没有退却之意,反倒更加嗜血猖狂,街巷之处,将童琛里三层外三层死死包围。

    童琛决死之心已赴,两眼一定,挥枪即出……

    “杀——”蒙元众军杀喊一声,遂齐刀挥向童琛而去。

    “呀啊!——”童琛嘶喊血意狂然,“断雷枪”八芒骤闪,霎时纵天金光狂威如龙,寒枪趋杀四道袭出。

    “啊——啊……”蒙元士兵争先恐后奋勇上前,却被“断雷枪”神威之势伏倒震退,阵中顿时惨叫连连,废墟檐上翻尸几具。

    但“惊威”并未吓退众军,纵使童琛独枪震军之力,怎奈双拳难敌四手,加之血恨之意涌上心头,此时的童琛理智全无,出招断枪皆为狂莽,不惜余力久战之下,身体疲伤渐趋下滑。

    果然,童琛枪法震慑惊威,但蒙元众军也并未吓退。就在落地收枪一刻,十数寒刀举锋而来,童琛狂怒中未能冷静反应,腰间大腿正刺血伤,顿时血流溢出、剧痛缠身。

    “额……”突入而来的阵痛,精神恍惚一阵,童琛支枪抚在腰口,表情极为痛苦。

    “他已经不行了,杀了他——”军中士兵所见情势,呼声高喊道。

    “杀——”周围将士更如虎狼之心,完全不给童琛活路,刺刀夹袭而来。

    “额啊!——”童琛集怒最后的气力,狂吼一声,“惊魂枪”断震破出,震惊威慑。群芒呼使,狂斩惊杀,飞枪定阵,落丈千寻。

    “啊——啊……”最后一招搏命的狂袭,狂冲般的内力四散纷涌,蒙元众士骤慑压迫,惨叫一声,纷纷伏伤倒地。

    狂力拼尽全身的内力,只为断血报仇之恨,怎奈孤军难敌众军围杀,蒙元将士数量骤多,童琛负伤独枪一人,无以再继续靡战……

    果不其然,“惊魂枪”震慑余后,童琛两眼紧闭凝神。腰间的血流愈渐增多,自己再无拼搏之力。

    周围将士提举刀盾纷纷涌上,正朝童琛夹袭而来。童琛似乎已经淡然生死,再无反抗之心,寒芒刀盾临近的一刻,自己心中已经释然。

    “怡儿,我这就下来陪你……”预料自己生死即刻,童琛心中暗暗道……

    “砰——”所畏童琛之惊力,蒙元众军合围依旧小心翼翼,并非刀芒齐使而上,先以盾阵撞击其中——一声巨响,众盾聚力,童琛霎时如同身骨碎裂般,顿感麻木狂震的剧痛,不但肉体承受折磨煎熬,精神更已恍惚失意……

    “砰——”又是合力撞击一响,童琛完全失去了支撑力量,手中的寒枪不觉脱落,更别说再举枪反击……

    “砰——”最后一下,正中当头,童琛遭受夺命创击,整个人霎时两眼一黑,再度昏阙倒下,倒在地上昏死而去……

    眼前一片漆黑,又入绝望噩梦,童琛默认这一次自己会命丧刀口,然而……

    不知昏阙了多久,童琛的意识渐渐恢复……

    “这里是……哪里……”渐渐睁开双眼,眼前仍旧是昏暗一片,童琛竭力沙哑呼声一句,意识渐从迷茫中苏醒。

    完全不敢相信,自己居然还活着——醒来后从地上慢慢坐起,忽感四周阴暗潮湿,只有天窗一角透过光亮,自己侧身周旁是严密封锁的栅栏,栅栏外更有士兵严加把守。

    “我居然……还活着……”轻声嘀咕一句,抬头正见自己面前,更有和自己同样装束的人盘坐其中——整一个大房间,一二十人蜷缩于此,自己莫名其妙置身其中,不禁疑声问道,“这里是……什么地方……”

    “哟,小子你醒了?”然而,面前盘坐其中一人,秃顶正望,一脸凶光,一副不屑的神情望着童琛,嘲讽说道,“新来的是吗?哼,不过能从朝廷手中活下来,算是幸运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活下……来?”童琛仍旧没有完全恢复意识,但却油然一种不好预感,不禁悄问道,“这里……到底是什么地方……”

    “哼,被关起来后人变傻了是吗?还是说一直昏阙不明事理……”秃头汉子冷冷一笑,继续说道,“这里是监狱啊——你被朝廷官兵抓起来了,和我们一起关在牢房里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里是……牢房?”童琛听了,原来自己身处牢狱中,一下子意识恢复过来,不禁问道,“可是为什么,我之前不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哼,被关进来,哪有那么多为什么?”这时,秃头汉子身旁,另一个邋遢小个子嘲讽道,“当然是犯了错,被朝廷抓起来了呗……不过你跟我们可不一样,你不过是新来的杂丁,怎能和我们大哥相比?——”说着,小个子拍了拍秃头汉子的肩膀,随即牢房之中其他囚犯众目集来——看样子这帮囚犯已然在此被关押许久,这位秃头汉子是这里所有人的大哥,像个挺有权势的主。

    “我应该已经战死了啊,他们居然没有杀我,还把我关进监狱里来,这到底是为什么……”想到自己之前在天兴城,与蒙元众军生死相搏,以为自己一定命丧刀口,却没想到竟然还活着,童琛不禁心头一阵疑惑,甚至有些莫名胆寒……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然而,就在童琛疑惑间,牢房旁的沿角一处,突然响起一道凄厉刺骨的惨叫……

    :。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