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江湖博 > 第九百七十章 一夜天灾
    午时明媚,城郊旷野,绿谷一片青草花香。这里是天兴城外的郊野林地,一般来说,西域边地多为广漠,能有这般绿野青葱之地已属罕见。虽逢乱世,却不染战火,天兴城中百姓安平。

    作为西域武林名望家族,童门世家正坐落于此。而这些天又是正逢喜事连头——童家传位大弟子童琛,与薛家千金喜成连理,两家互落天兴城,城中一片喜庆氛围。

    双喜之夜就在明晚,这天童琛却仍受家门之务,前往外地所巡。但且并非诀要之事,童琛一路并不赶急,想到明晚即为大喜之夜,童琛心中甚是喜悦,午时闲暇之余,竟在城外郊野的山坡上小憩一番……

    “起来了,再睡太阳就下山了……”躺在草地午休间,童琛身旁,一个水灵少女正轻轻“推搡”道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童琛睁开惺忪的睡眼,正见额头上方,一张美若天仙的面孔浮于眼前。

    女孩儿面容娇靥可亲,乌黑秀发下,一对如水般的眼瞳清澈透亮,给人愉悦身心间,不觉一股小小的激动。

    童琛见了,亲和一笑——这个女孩儿不是别人,正是自己的未婚妻薛怡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出来了?”童琛一脸愉悦从草坪上坐起,轻抚着薛怡的脸蛋道,“你我婚事当即,你不好好待在家里偷乐,偏偏跑出来干嘛?万一让你爹娘担心,知道是跟我出来乱晃悠,又会把我叫回去唠叨一顿……”

    “以后可就成了老丈人,哪里少得了唠叨?”薛怡一副天真活泼的性格,夹着浅浅的酒窝,轻靥一笑道,“我还不是担心你——你说明晚就是我们的大喜之日,你还非得这时候出去做什么任务……虽然说出来不吉利,可万一要遇上个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“诶,不吉利就别说啊——”童琛对薛怡喜爱有加,平时也跟着调皮凑乎道,“再说了,我武功高强声名在外,能遇上什么危险?倒是怡儿你,平日里喜欢调皮捣蛋,现在即为人之妻,以后你这性格可得收敛点……”

    “哼,我就不收敛,你能拿我怎么样?”薛怡倒是性格精怪得很,不改任性调皮的语气道。

    “我能拿你怎么样……”童琛坏坏一笑,遂忽然一个翻身压在薛怡身上,故作“威胁”道,“不收敛的话,结婚后每晚我就好好管教管教你——”

    “啊——”薛怡“受惊”不由脸红,大喊惊呼一声。

    “好了,开玩笑啦……”童琛也没来真的,从薛怡身上站起说道,“你以后是我老婆,我哪敢管教你?就你这刁蛮脾气,婚后别天天欺负我就磕头谢地喽……”

    “嘻嘻……”薛怡活泼机灵一笑,并冲童琛做了一个鬼脸。

    “行了,既然时间不早,我要赶路去了——早点完成任务,早点回家交差……”童琛拍了拍身上的泥草,转而一笑道,“放心,今晚我肯定赶早回来,回家之前去你家拜访一道,顺便看看你,免得让你担心……”

    “哼,谁担心你了?不要脸……”薛怡依旧故作淘气,双手插间不屑一句。

    “好了好了,没事儿你就先回去吧,让你爹娘担心怪不好的……”童琛继续微笑着说道,“结婚以后我们天天都在一起,你还怕我哪一天走丢了不成?”

    “回去可以,先亲我一下——”薛怡不但活泼,而且性格十分开放,冲临走的童琛继续调皮道。

    “好……嗯啊——”童琛在薛怡额头上轻轻一吻,当做是短暂的告别,心中幸福喜悦洋溢。

    而薛怡更是心花盛开,脸红楚楚久久回味,童琛离开后,更是目送直至背影消失……

    简单的出行任务,对童琛来说根本就是小菜一碟,而且想到明晚的喜事,童琛无比的激动和喜悦,归返一路走回天兴城,更是连蹦带跳哼着小曲儿……

    黄昏过后,夜幕降临,天兴城外,一片映红。不过今晚的“红”,似乎并非夕阳,远观夜幕骤临之下,城中依旧“红光映照”。

    只不过这片“红光”,似乎并不是喜庆的“红”……

    “回来还是有些晚了,怡儿恐怕又生我气了吧……”回城的路上,童琛一边心里嘀咕,一边嗝应道。

    然而,走过山角一侧,忽见城头“红光映射”,童琛表情顿时惊愣……

    “红光”并非什么喜庆,而是——大火……火光席卷淹没了整座天兴城,时不时听见城中传出的战马嘶啼,在那一刻童琛心里清醒而绝望——城中发生了战乱……

    “怡儿!——”第一时刻,童琛想到还在城中等候自己归来的未婚妻,惊喊一声后,满面焦虑地施展轻功飞奔回城去……

    天兴城数十年来百姓安居,从未发生过战火灾乱。可是就在今晚,童琛大喜之日的前夜,朝廷乱兵杀入了城池,纵火屠城,将一切安宁与和睦化为灰烬。

    等到童琛跑回了城池,眼前的景象却是让自己绝望——火海深灾,满目狼藉,城中街巷,到处都是士兵和百姓的尸体。

    破屋裂柱,遍地焦土,昔日的安宁城镇,如今却化为一片人间地狱。哭喊声、厮杀声重重叠叠,恍如未醒的噩梦一般,童琛根本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,瞪大双眼注视着城中的凄凉……

    “呼——轰——”突然间,一根残垣立柱轰然倒地,将童琛从迷惘中惊醒过来。童琛露出惊恐的眼神,想到自己家族同门生死未卜,遂奋不顾身朝着家门的方向跑去……

    “师父——师娘……”一路奔跑,一路呼喊,可等自己跑回了童家大门,一切都为时已晚——这里早已被烧成一片废墟,大火依旧在断壁残垣之上熊熊不灭。火势大到根本无以冲进大门,连屋门的轮廓都已看不清楚,隔栏而望十几具烧焦的遗体,童琛清楚自己家人已经罹难数久,现在赶回来不过是徒劳……

    “啊!——”天灾人祸,一落地狱,童琛发狂大喊一声,踢开被火淹没的大门,似乎想要强冲进去。

    可是门栓断裂一刻,火势狂如猛虎一般,正冲童琛面门袭来。童琛神智失控下,脚步一个倾滑,被大火扑倒在地。

    但童琛依旧不放弃,今天说什么也要闯进去,他不想最后连师父师娘等人完整的遗体都见不到,就被火势所吞没,从此天地两隔。然而……

    “快,那边还有活口——”突然,童家大门附近,几个蒙元士兵提刀喝道——今晚的屠城之举,全由此等人之所为,看见童琛站在大门口,以为是还存活的百姓,想要上前灭口。

    “是你们……这些都是你们干的……”童琛一时怒火冲头,根本不问来者是谁,转身厉喝道,“杀我家人,屠城百姓,你们这帮草菅人命的浑蛋,我要让你们碎尸万段!”

    怒盛之下,童琛抽出背身的寒枪,举然一式,正朝蒙元众士而去……

    “铛铛——噌——”几招几式,飞血剑影,凄厉呼喊过后,童琛干脆利落结果了这帮家伙的性命。

    童琛不但杀人见血,还将这帮士兵的手脚全部砍了下来,以泄心头之恨。可是即使如此,也换不回自己家人的性命——乱军屠城,天灾人祸,童琛在那一刻,已然身受绝望的低谷……

    然而,心中信念的呐喊,却迫使自己无法停滞——刚才这帮蒙元士兵提到“活口”一事,可见全城百姓惨遭屠戮,几乎无一人生还。童琛心中最是放不下,自己的未婚妻薛怡——

    “怡儿!——”童琛惊忧中大喊一声,遂提枪往薛家府宅的方向跑去,寄希望自己的未婚妻幸存其中……

    不过,结局的残酷让童琛一下子跌入低谷——全城掩埋火海之中,百姓几乎无一幸免于难,薛家也不例外……

    跑到了薛家大宅门口,这里却更已是一片火光熊熊,看不清府中的一切,却见和自己家一样,几具焦尸伏倒在大门周旁——蒙元士兵极为残忍,屠戮百姓将薛家人全部烧死其中,在那一刻,童琛的心里彻底崩溃了。

    “怡儿——怡儿!——”还在大声呼喊未婚妻的名字,童琛寄望于凄寥的幻想,不顾困于火烧的危险,举足跑进了薛家大门……

    “呼——呼——”劲火强风一阵一阵,大院周中,已然完全看不清房屋的轮廓,童琛却还冒火跑在残垣断壁的长廊之下,搜寻着未婚妻的身影。

    “怡儿——怡儿……”童琛仍旧在嘶声呼喊,希望却越来越渺茫,摸索着记忆跑到像是后院的“遗址”,熊熊火光下,童琛看见了一样让人绝望破灭的东西……

    被大火熏黑的青石台下,一串鹅卵石大小般的玉珠掉落在地上,童琛认得出来,那是自己送给未婚妻的定情信物。

    玉珠的一侧被大火烧黑,显然其主人已经命丧火海——这意味着自己的未婚妻已经丧身在大火之中,童琛在那一刻彻底崩溃……

    “额啊!!!——”撕心裂肺般的呼喊,火光笼罩之下,童琛绝望地跪在了地上。手里紧篡着定情信物,眼见后院房门处几具早已烧得认不清的焦尸——自己跟本认不清哪具才是自己未婚妻的遗体,童琛的灵魂已经跌入无尽的地狱深渊……

    “怡儿……怡儿……”童琛只能无力地跪在地上哭泣——今晚战乱无情,夺去了自己家人和未婚妻的性命。童家没了,薛家也没了,童琛如同一日天国地狱,人生跌落黑暗深渊……

    “呼——呼……”大火还在止不住地燃烧,烧尽府邸的废墟,烧尽离去的逝者……童琛看着不知哪具未婚妻的遗体,投去悲落的眼神,大火熄灭前只能无奈地目送着逝者,心中确如万千刀绞般,无以冥息……

    “咯咯……”然而,正在徒火悲痛间,府门外却传来零零散散的脚步声——似有人来了……

    童琛第一反应是想到屠戮天兴城的蒙元士兵,遂怒目睁开双眼,誓要拿这些杀人冷血的恶魔偿命。

    重新拾起寒枪,抱着满腔怒火,童琛径直跑向了薛家大门方向……

    来者的确是蒙元将士不错,不过童琛似乎来晚一步……

    门口方向,看着大火燃烧殆尽,众将士准备“满意”转头离去。童琛从后院跑出,却只看到“凶手”的侧脸一瞬,还没来得及记住长相,遂消失在了大门火光的映射之下。

    “别跑!——”童琛誓要拿这些人血祭,狂吼一声呼喊道。

    可火势汹汹随风作猛,童琛的呼声,很快掩埋在无情火海中。心急愤怒的他,匆匆跑至大门门口,转头一望,却再也见不到刚才蒙元众士的身影……

    “出来,都出来啊——”一时怒火上头的童琛,冲着“火光”四周亡命震喊,哪怕冒着被蒙元军队灭口的危险,自己也下定拼死决心,亲手举枪为死去的亲人报仇雪恨。

    可是逝去之人无法救回,想要报仇却又有心无力,街巷残骸火海之下,童琛宛如广漠中的沙粒一般,渺小至极、淹没其中……

    “啊!!!——”童琛又是全身震怒狂吼一声,手持寒枪,失去理智漫无目地朝着前方废墟火海中跑去。他想要即刻找到屠城的凶手,亲手为童家和薛家报仇。

    可是全城笼罩“血海”之中,蒙元众军不见身影,无论童琛怎样呼喊,也再找不到任何一个蒙元士兵的影子——屠城结束之后,似乎全军快速离开了这里,如今的童琛救人不及,报仇也是无力从心,现在的自己如同折断翅膀的残雀,沉沦火海之下,悲痛无力飞起……

    “啊——”报仇心切中一个粗心,童琛两脚被绊一下,突喊一声,殒身倒地。如今满眼悲愤的自己,情绪意志全无理智,倒在地上两眼一黑,额头正撞断壁之上,自己霎时昏阙过去……

    “隆隆隆……”火烧残垣下,街巷四屋接连倒塌,乱石木桩遍地嶙峋,随同废墟一起,童琛昏倒在正道之上……

    城破人亡,今晚战火祸及天殃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