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江湖博 > 第九百六十九章 殇之回忆 下
    暗夜寂下,寒风肃杀……

    先锋军营“旧址”处,一片枯木狼藉,数日前被司马寒衣率军攻破的大营,如今只剩凄寥废墟,令人淡惜。

    火烧残骸,马棚倾倒,校场正中空旷横旗。无论明元两军,皆无以再瞻顾其地,空留下几匹幸存的战马,荒芜破营处,嘶蹄哀嚎不止……

    然而寂空当下,忽然一道倩影飞闪而至,来到了空无一人的“废墟”营前……

    “军营已经被毁了啊……”莫名来到“旧址”的人,竟是苏佳——从安隐村离开后,径直回到了军营这里,而萧天却并不在身旁,只有苏佳自己一人。

    “菁妹猜得果然没错……”似乎是知道真相的苏佳,望着眼前空寂的废墟,暗暗低语道,“秦大哥他们兵败胥谷,我和阿天不幸失踪,军营果然被偷袭了……如果真是这样,菁妹和唐战大哥,应该也……”

    暗定中隐含着担忧,似乎如今眼前的“败局”,虽在意料,却也无方。

    “但愿菁妹你的计策真能扭转危局……”苏佳心中暗忧不定,继续暗语道,“还有阿天,你一定……不要有事……”

    心中最担心的,果然还是萧天,然而离开“安隐村”后,萧苏二人做了何等决定,似乎就发生在不久前……

    (回忆中)……

    离开了“安隐村”,萧天和苏佳走至行谷,准备接下的下一步计划。在方渊的墓碑前,二人已经决心发誓,定要举兵讨伐拿下潼关,让“安隐村”百姓不再受朝廷侵扰。

    而离开村子后,二人彼此无军消息,唯一的线索,只有胥谷分别前,陆菁留给萧天的“锦囊妙计”……

    “菁妹的用计,全写在锦囊里了是吗……”从村子出来,看完锦囊的内容,苏佳一直迫不及待,指着萧天手中的锦囊问道,“菁妹她就这么肯定……预测到几天之后发生的事?”

    “现在也只能选择相信她了……”萧天点了点头,暗下信任的决定,表情沉着道,“本来想早点告诉佳儿你,可前几天你心绪一直不定,所以不方便说……现在还来得及,这当中我们要做什么,菁妹都已经告诉我们了——虽然不得不承认,这是一道险计……”

    “可如果真按上面写的执行的话,那阿天你岂不是……”苏佳似乎是特别放不下什么,忧心忡忡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光是我——佳儿,唐战兄弟,还有菁妹,我们都将面临危险的赌注……”萧天坚定着眼神,毫不畏惧道,“而且刚巧,司马寒衣给我下了‘战书’,我正好前往青冥谷,和他做个了断!”

    “阿天,你要当心……”想到司马寒衣,苏佳不放心道,“那个老家伙诡计多端,手下灵影教众徒又是棘手凶险,算上悬崖上那次,你已经吃了他两次亏了……这次他让你一个人独身前往,又把小双她们掳为人质,我怕……”

    “别担心,我一定会打败司马寒衣,救回小双她们——”萧天在苏佳面前,郑重立誓道,“佳儿,相信我,我能够办到!”说完,遂朝苏佳投去坚毅笃定的目光。

    “我相信你……”苏佳沉默稍许,终究应声许道。但说实话,她自己心中依旧没有底,萧天此番前去青冥谷,定然凶险万分。

    “还有菁妹交代给你的任务……”萧天背过身,暗暗定语道,“或许这是最好的机会,和陈世今决一了断,了结纠缠你数久的恩怨……以你现在的状态来说……”

    “啊,现在的我,已经能放正心态,正视自己的过去……”从迷惘中“唤醒”的苏佳,紧紧攒拳坚定一笑,“面对陈世今,我知道该怎么应对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就好……”萧天定了定心神,既是为苏佳,也是为自己,举步准备离开道,“我这就去救小双她们……佳儿,这一次恩怨了结,我不在身边,真的只有你自己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……这次我一定会战胜过去,战胜命运!”苏佳向自坚毅一声,已然下定了无比的决心。

    萧天点了点头,遂转身离去……

    苏佳坚信自己,却仍心系萧天——她清楚,此番前行,萧天将会独自面对司马寒衣,所遇生平最险一关……

    (现实中)……

    “阿天,你一定要当心……”想起分别前的嘱咐,苏佳在心中安安笃定……

    回到身前,苏佳还有自己的任务,连夜赶回军营“旧址”,重整军备预行出动,似乎眼下密务当前。

    走至一处废墟马棚前,看着仍能驾驭的战马,苏佳解开栓绳,骑行驭坐而上。

    玉麟狮子甲,寒刀剑凌芒,苏佳盘发系紧头盔,巾帼之气重现,决然间将之威风再临。

    “驾——”喝令一声,纵马奔驰,苏佳飞身驭驰而去,消失在暗夜山林之中……

    此时此刻,祁谷山顶,唐战和童琛的决斗还没结束……

    二人决斗僵持不下,可刚才两轮“鲁莽冲击”,童琛却因心攻急躁,负伤倒地,吃了小亏……

    童琛再次站起身来,凝眸定视唐战,似乎欲要做下一轮冲锋,“再来……”

    可是这回,陆菁又一次“阻挠”了对决……

    “住手吧——”陆菁突然跑到唐战和童琛中间,阻止二人的继续争斗。

    “菁儿……”看着陆菁又一次犯险前来,唐战疑惑略带着担忧道。

    “你又想干什么……”童琛见陆菁再度“阻挠”,不禁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要再打了……”陆菁这回,倒开始担心起童琛来,“我知道,你心里一直放不下过去,一直放不下死去的未婚妻……你并不是一个冷血的人,也不是真正不在乎朋友,可你现在背叛着自己,拼死也要和傻蛋决斗,根本就不会有善终结果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没有朋友……我说过了,我没有!——”童琛被情智渐渐激怒,挥枪直指陆菁道,“你快让开,再挡在我面前,我会连你一起杀的!”

    “你真的……下得去手吗?”陆菁似乎胸有成竹赌注一句,镇定说道,“如果你真的放下了,就动手吧,看看你是否真的做得到……”

    “菁儿……”看着陆菁竟说出如此犯险之言,唐战在身后又惊又忧……

    “额……”童琛一时停住了,眼见着面前陆菁坚毅的目光,自己手中的寒枪隐隐颤抖。

    时间在这一刻似乎凝固了,陆菁挡在唐战身前,唐战却是惊扰不定,而童琛举枪身前揪心难解,迟迟动不了手——这也证明了陆菁所言,童琛放不下那段过去,看见自己,就如同看见死去的恋人……

    冷汗滴落,垂然腕间,童琛的手不自觉地发抖,枪矛所至愈加发颤,心中的迷茫恍如挥之不去的阴影,隔然隙间。

    两眼凝视间,神情愈渐萧落,痛苦心结伴着全身的血痛,童琛在这一刻仿佛置身炼狱中——煎熬的并非肉体的伤痛,而是内心的绞裂,面对凶险恶战的敌人,童琛从未屈服,但是今日面对手无寸铁的陆菁,自己却开始“胆寒”起来……

    “你果然还是下不去手……”陆菁神情渐渐平和,低声说道,“你有放不下的心结,忘不掉的人,虽然口中说没有朋友,但并非不在乎对你来说重要的人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没有朋友……没有朋友……”童琛依旧倔强着眼神,紧握寒枪道,“对我来说,过去只有伤痛……我没有怀念的人,也不需要和谁道叙什么——”口中这么说,但看得出来,童琛是在故意隐瞒,隐瞒那段看似不堪回首的记忆。

    “你还是不敢面对……”陆菁见此,不禁略显失望道。

    “菁儿……”然而,唐战此时却拍了拍陆菁的肩膀,缓缓说道,“让我来吧……”

    “傻蛋?”陆菁回头一望,看着唐战既定的眼神,心中莫名一阵。

    “你总是突然站出来,他会分心的……”唐战冲陆菁微微一笑,遂正眼直视童琛道,“今晚他的对手是我,无论是说是做,只有我才能让他提起精神——”

    眼见唐战突然莫名言语,童琛眼神稍稍一定。

    唐战摆了摆手,示意陆菁站回一侧,遂冲童琛神情一笑道:“哼,同样都是家门独后,今晚宿命对决,我还以为做我对手的人,真的是个英雄之辈呢……堂堂‘西域三大高手之一’,却连自己的过去都不敢面对,实在是让我失望啊……”语气中,唐战故意露出几番“轻蔑”。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”听到身为对手的嘲讽,童琛表情略显不悦,提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难道有说错吗?”唐战则并没有停止的打算,继续轻笑道,“口口声声说纵横西域十余年,所胜高手无数,如此风光惊世之历,却连自己的过去都难以启齿,真是让我很失望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说我难以启齿过去?”童琛听了,心中愈加难痛,反声质问同时,自己也心觉愤忧。

    “不是吗?经历过大风大浪,却不敢面对自己的过去,何以道英雄哉——”唐战将梨花枪竖在一旁,义正言辞道,“告诉你,我唐家的身世令人震痛,但我从来都不逃避!”

    唐战似乎是要言道自己的过去,童琛不禁提起几分精神。而陆菁也清楚唐战想要说什么,不禁投去略显复杂的目光。

    唐战神情镇定,正言相叙道:“我的父亲是唐天辉,当年为求荣华富贵,勾结蒙元朝廷,欺师灭祖,天下之人无不唾弃……父亲死后,骁风叔叔将我养育成人,我离开叔叔入世江湖后,没少被责问父辈的身世……的确,起初我也害怕,不敢面对命运和过去,在世人面前隐瞒身世;可如今履历数番,所经磨难无数,更是挥师义军讨伐蒙元,不但救赎父辈之罪过,更拯救天下百姓于危难——”

    童琛一字一句听着,心中感慨隐隐伏动。

    “子川兄弟生前告诉过我,无论父辈做过什么,过去的命运如何,现在的我就是我自己,我无需逃避过去的阴暗,有能力可以改变命运,改变一切!”唐战愈说亢奋,渐渐握起拳头道,“就算忍受世人鄙俗的目光,我也会坚定不移走下去,和命运抗争到底,直到我能改变和战胜它!”

    提起逝去的赵子川,陆菁眼神中不禁流露一丝悲凉的怀念……

    而童琛听了唐战的“壮言”,内心顿时一阵沸血……

    “不过今晚实下的宿命一战,实在是让我失望了……”唐战继续把话题回到童琛身上,故意冷嘲道,“没想到童家后人所遇历难,却不敢同我一般直言道来……浪费了我今晚对决斗的期待,就让这一切快点结束好了——”说完,唐战重拾梨花枪,似乎要先发强攻而上。

    道力狂震,飞冲一击——“夺命索魂枪”斩芒而出,唐战定然全身之袭力,正冲童琛而去。

    而童琛还沉浸在唐战的“言语”中并未回神,待到反应过来,持枪反击却是为时已晚……

    “散魂枪”还未聚足内力,正中“夺命索魂枪”断然一击,童琛护力抵挡不住,被唐战“神枪”一招击飞。

    “额啊——”痛叫一声,断击而飞,童琛防御把持不住,被一枪击倒在地。

    唐战出招制敌后,并未赶尽杀绝。而童琛也并没有就此完全失去斗志,只不过倒地仰面抬头的他,似乎心中隐隐作痛,在那一刻像是想到了什么,神情显得有些踌躇和迷惘……

    祁谷之下,之前被唐战袭营燃着的大火,依旧熊熊的燃烧。火光映射,照亮峰顶,童琛躺在地上,感受着四周传来的滚滚热浪,脑海中模糊却又熟悉的画面闪过。

    这一幕似乎很眼熟——自己躺倒在地,四周皆是火光,迷茫顿失之下,内心无比的绝望与痛楚……

    “一样的……”忽然,童琛嘴角隐隐一句。

    “嗯?”唐战和陆菁听见了,纷纷疑声一句。

    “和那天一样……”童琛露出呆滞的目光,继续悲声道,“那天城中一片火海,我没能保护童家,也没能救回怡儿……乱军袭击了城池,大火烧了两天两夜,我倒在废墟中,却只能无奈看着城中的遗地……”

    听到“怡儿”,陆菁知道童琛是在叙道着过去的恋人——童琛终于肯说出口,陆菁冲唐战使了一个眼神,二人静静倾听着童琛那段悲苦的往事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