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江湖博 > 第九百六十八章 殇之回忆 中
    “重新捡起你的枪,我们继续……”童琛定目而望,义正言辞道,“刚才是陆姑娘遇险,你才不顾危险舍身相救,我可不会乘人之危……我说过了,我会堂堂正正将你打倒——”

    言辞凛然,可童琛的表情,却不再刚才那般兴奋,似乎突受打击一般,神情一下子变得迷惘,甚至有些哀落。

    唐战也看出来了不对,但并不知晓其中缘由。确定陆菁平安无事,自己重新拾起梨花枪,挡在陆菁身前,并冲身后的陆菁说道:“菁儿,你退到一边,小心再次伤了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傻蛋……”陆菁心中有种说不出的纠结,并不是针对唐战,而是作为对手的童琛。

    “虽然我相信他不会主动出手伤你,但拼死对决刀剑无眼,万一再遇险境,我恐怕难以救你……”唐战镇定说道,“今晚既然决定和他做个了断,对决招招凶险,稍有不慎便会丧命——我绝不能再分心,如果菁儿你又遇危险的话,恐怕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……”陆菁默声点了点头,回到刚才的停驻地,神情却显焦虑。转头望向童琛,眼神中充满疑虑和不安,似乎在那一刻,只有自己知道童琛的想法。

    正如陆菁所想,童琛的目光,总会时不时望向自己——刚才的“突发”,童琛真正在意的,果然是自己的安危,口中说和唐战正作对决,实际上刚才的一幕,勾起了他伤感的回忆……

    “你一直看着菁儿干嘛?”唐战也注意到童琛的目光,再起对决前,不禁疑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……”童琛似乎不想表露自己的心思,稍许闭眼,缓缓摇头道,“只是不想因为你我的决斗,伤害了其他无辜的人……”

    陆菁听到这句,更加确信了心中的想法……

    “你倒也挺有仁慈之心的……”唐战也露出一丝觉异的目光,语气迟缓道,“说真的,如果不是战争,我真不想把你当成敌人……你为人正直,体恤他人,就算是比武对决,也求堂堂正正、光明磊落——如果只是和我拼个‘天下第一枪’的名号,你想打架,我随时奉陪;但我不希望因为彼此的立场,成为非得拼命身死的敌人……我真的很希望了解你,甚至想把你当成兄弟朋友……”

    “兄弟……朋友……”童琛收回几分杀气,内心似乎有些波动,低语思绪道。

    “没错,就是朋友——”唐战正身立直,毫不避讳道,“撇开战争的立场,我们为什么不能是朋友?我随朱元璋南征北战,不过是为救赎先父的罪过;而你童琛高为西域之绝者,和蒙元朝廷没有任何的纠葛……我钦佩你的为人,欣赏你的枪法,如果彼此不为战争对立,为什么不能成为朋友?”

    “我们,不会成为朋友的……”然而,童琛依旧不改“冰冷”的神情,彷徨低语道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唐战却似露渴求的目光,坦然放下宿命对决,先言只问道。

    “因为……”童琛默默嚼着字语,似乎有苦难言。

    “因为你没有过朋友——”忽然,陆菁在一旁神情迷惘道。

    “菁儿?”听见陆菁突然发话,唐战投去诧异的目光。

    “嗯,你都知道我的事情……”童琛想起之前自己亲口告诉陆菁的“心历”,心中不禁暗暗隐忍。

    “是你亲口和我说的,你那悲浅的过去……”陆菁继续道,“你说过,你置身西域十余年,一直都是独自一人走过来的,从来没有过真正的朋友……”

    “的确,我是没有朋友,因为我出生的命运,注定了这一世孤旅……”童琛像是内心顿起窒息,神情难堪道。

    “真是这样的吗?”可是,陆菁并不觉得童琛说的是真话,继续直言道,“在你心中,从来没有过真正在意的人吗?”

    “没有……没有过……”似乎被陆菁说得心烦意乱,童琛有些情绪挣扎摇头道。

    “我不相信——”可是,陆菁却十分的坚定,决口否认道,“你说过,你曾有决定执手一世的恋人——她是你的未婚妻,和我很像,却因为乱世迷途,命殒在火海中……”

    “住口!——”然而,童琛听到亡妻的悼痛,似乎情绪被激化了,不等陆菁说完,放声喝止道。

    唐战也是两眼一怔,他不敢相信陆菁会知道童琛这么多不为人知的过去,更不敢想象一向性格豪爽的童琛,在感情伤痛面前,竟会露出如此“激愤”甚至内心胆怯的神情。

    “被我说中了吗,不敢面对自己的过去……”陆菁却并不害怕,继续说道,“我和你逝去的未婚妻很像,所以你对我从来都很尊敬。就在刚才我差点遇险一刻,你神情慌张停下了枪,甚至心中油然愧疚……没错,你停手并不是因为要和傻蛋‘堂堂正正了结胜负’,你只是在那一刻想起了自己逝去的亡妻,看我遇险,心有自责……”

    “住口,我叫你住口!——”童琛再也忍不下去,挥枪一扫,正朝陆菁一侧呼影而去。

    “菁儿,危险!——”看着童琛像是对陆菁不利,唐战惊声呼喊道,自己却又营救不及。

    寒枪呼使劲风之力,扬尘飞舞,却并未伤及到陆菁。寒风一掠,发鬓惊起,但陆菁并未显露出任何胆怯,反倒眼神更定坚毅和不屈,直视着“情绪上头”的童琛,心中夹杂着镇定与纠结。

    陆菁没有受伤,唐战悬心即落,但看着童琛激化的神情,自己也不觉被“吓”住了,怔眼半天没有说话……

    “我没有朋友,我一直都是一个人,一路走来,也成就了‘西域三大高手’的名号——我什么也不欠,什么也不可惜……”童琛重新立枪在手,回目正视着唐战,喝然定声道,“而在今晚,我就要打倒身为唐家后人的你,夺得‘天下第一枪’的名号,为童家光宗耀祖!决斗还没结束,今晚不是你死就是我亡,来啊!——”

    决意斗志还在,可不再是最开始的兴奋与干劲,取而代之的则是对命运的逃避和人生道路的悲愤。唐战看在眼里,知道童琛被旧情所伤,虽然心有不忍,但宿命对决下,自己也不敢有丝毫怠慢。

    傲月梨花扬起三分,唐战做好了决死的准备。但心系童琛往事之殇,唐战眼神定然道:“童琛,我知道你心急和我一决胜负,可你的命运比我多舛,作为朋友,我想知道你的过去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们是敌人,不是朋友——”童琛却像怒火中心,喝然道,“今晚对决,赢家只有一个,想知道我的过去,黄泉下知晓吧!”

    “没办法了……”看着童琛甚至有些失去理智,急于和自己搏命,唐战只得振作精神,先行挡下童琛的攻势再说。

    “我不会输,绝对不会输……我孤身一路行走江湖,从未临惧强敌,战胜高手无数,今晚我一定会赢——”童琛虽被情所伤,但心中的意志没有改变,眼神凝视着唐战——自己的“宿命对手”,今晚的目标只有一个,就是打倒他!

    想罢,“散魂枪”再度叠起,冲杀之力寻芒百丈,狂澜正冲唐战而去。

    唐战正见,定目昂然——“望羽惊鸿”挥枪一道,俯手间正力百出。

    “就在这回合,我要打倒你!——”努力压抑心中的悲愤,童琛狂吼一声,聚足全身锋芒之气魄,冲天震宇而去。

    “散魂枪”惊分四闪,“百鸟枪”“灵御枪”寒光震杀——“惊枪飞断”撼动一式,四面芒斩聚挥即出,破天惊雷般,致命冲杀而去。

    唐战看在眼中,神情镇定不变。“望羽惊鸿”定前,“鸣雷枪”聚以灵芒护体,形成一道坚不可摧的“劲风屏障”,欲护身挡住这一式冲击。

    “惊枪飞断”冲雷而下,电斩狂袭间,四杀震慑,八面惊威——童琛这一招贯足了全力,欲图这一回合决定胜负。

    但唐战的坚韧超乎自己想象,不慌不忙聚枪以当,“鸣雷惊羽”如收万灵,垂然一式定破天尘。“惊枪飞断”虽有裂袭,怎奈“鸣枪”镇守固若金汤,无论童琛怎样拼命,都撕不开唐战那道坚不可摧的屏障……

    “额啊——”童琛还在使力,奋勇当前的他,无论所遇战局何势,都会一鼓作气卯头上前。可是这回,似乎真的有些力不从心了,不知道是唐战的威武还是自己因回忆伤痛的疲软,失去振奋与鼓劲,童琛恍若狂风中枯落的飘叶,空有坚心却无力再御强击。

    唐战看着优势在手,却也没有即刻反击。定枪回芒一式,就在童琛松懈脱手一刻,唐战聚力博出,断力一声惊响,内力骤发而散。

    “啊——”童琛攻势渐微之际,被突如其来的力顶压迫弹飞数远,大叫一声后,向后飘折落去。

    唐战愈战愈有信心,觉得自己已然立足优势,接下对决放开手脚,寻觅正机出手制敌……

    “还没完……还没有结束!——”童琛不甘就这样落败,大喊一声,鼓足劲力,强忍着全身血之伤痛,再度举枪飞袭而去。

    唐战依旧镇定自若,不慌不忙举枪应对……

    “散魂”再起,“惊锋枪”“寒龙枪”,狂冲聚芒一式,正袭唐战身前而去。可很显然,身体尽疲加上内心波动,童琛已无平日之功力,这招袭上,也不过强弩之末。

    唐战看在眼中,枪矛正立头前……“嗖——”惊锋正芒,寒威振振,“夺命索魂枪”一击惊宇,与童琛“寒枪”夺然而对。其力十分,断杀奇袭,一招孰胜孰败,似乎已经很明显了……

    果然,心智迷乱的童琛,这一招过于鲁莽,终究难敌“唐家枪法”。刻意强攻的态势,却是被唐战一枪反袭,“夺命索魂枪”力之惊狂,杀伐一瞬,童琛的攻势被击退九霄云散。

    “额啊——”童琛又是惨叫一声,再次被击飞,这次身受不小的内伤,倒地之后全身颤然——他也意识到刚才冲锋过于轻敌,却没想唐战出手招招愈强,气势差距越拉越大,再继续战斗下去,说不定落败的真是自己……

    唐战再占上风,依旧没有主动反击的态势——将童琛连番击退后,自己不着急乘胜而上,而是收枪回然以立,似乎今晚的宿命对决,自己虽使全力,却也并没有报杀死对方的决心……

    “可恶,身体居然这么早……就吃不消了……”童琛依旧咬牙勉强站起,看着唐战坚毅的气场,自己持枪的右手反倒开始瑟瑟发抖起来,不知是因为力尽衰竭,还是自己开始害怕起来。

    可纵横西域十年有余,打败世间高手无数,无论是惊是险,还是强敌危境,自己从没有在对手面前胆怯害怕过。但是今天面对唐战,童琛内心似乎有些动摇。

    “我是在害怕吗……”果然,童琛望着颤抖的右手,心中暗惊道,“不可能,我孤身一人闯荡十年,从没有怕过谁,战胜强敌无数……可是今天面对唐家后人,我居然会……我居然也会害怕……”

    唐战倒是没有说话,此时的他,并不知道童琛的想法……

    “我没有怕过谁,从来也没有,以后也不会有——”童琛再次“说服”自己,凝眸定视唐战,似乎欲要做下一轮冲锋,“再来……”

    可是这回,陆菁又一次“阻挠”了对决……

    “住手吧——”陆菁突然跑到唐战和童琛中间,阻止二人的继续争斗。

    “菁儿……”看着陆菁又一次犯险前来,唐战疑惑略带着担忧道。

    “你又想干什么……”童琛见陆菁再度“阻挠”,不禁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要再打了……”陆菁这回,倒开始担心起童琛来,“我知道,你心里一直放不下过去,一直放不下死去的未婚妻……你并不是一个冷血的人,也不是真正不在乎朋友,可你现在背叛着自己,拼死也要和傻蛋决斗,根本就不会有善终结果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没有朋友……我说过了,我没有!——”童琛被情智渐渐激怒,挥枪直指陆菁道,“你快让开,再挡在我面前,我会连你一起杀的!”

    “你真的……下得去手吗?”陆菁似乎胸有成竹赌注一句,镇定说道,“如果你真的放下了,就动手吧,看看你是否真的做得到……”

    “菁儿……”看着陆菁竟说出如此犯险之言,唐战在身后又惊又忧……

    “额……”童琛一时停住了,眼见着面前陆菁坚毅的目光,自己手中的寒枪隐隐颤抖……

    :。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