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江湖博 > 第九百六十六章 沸血之斗
    “来了!——”童琛瞪眼定喝一声,寒枪御使飞冲而去——正如刚才自己所言,无论对决是险是顺,自己都会扬起锋芒,勇猛进攻绝不退缩。』天籁小说Ww『W.⒉

    唐战不敢怠慢,梨花枪轮回一转,凶险枪决之下,依旧保持冷静,以守待攻、聚力而当。

    童琛强攻压迫,所使气力依然全出——“散魂枪”再起,寒枪星点芒斩即杀,四面分闪所束一道,夜舞纵下震力狂澜。

    “又是这招枪法是吗……”唐战看在眼中,童琛的“枪击”一式比一式突进,“童家枪”之绝妙,尽所狂攻招数百变,突袭中如有灵动,猛虎势如惊威——童琛口中说强攻突进绝不退让,看来确实不假。

    唐战依旧保守起见,先使“回轮枪法”欲以盘拨,再觅反扑之机。梨花枪回转几式,所使内力轻绕盘旋,正对“寒枪”虎威之势,严正趋使以待。但保守并不代表退缩,唐战眼神愈加坚定,似乎意识到决斗之走向,心中战意油然而起……

    “呀啊!——”童琛每出一招,必然拼尽全力,“散魂枪”杀决一刻,怒吼中起。

    寒枪迎敌,骤杀百出,枪矛锋使,瞬时惊变——只见童琛枪临一刻,寒芒金光乱阵飞闪。唐战眼前一阵恍惚,看似一招“单调”的“散魂枪法”,忽然内力急剧数番;伴着身前枪锋几束分光,冲袭之力更上几层,恍如十杆枪矛正中其下,童琛的威魄之力在一刹那聚至封顶。

    “散魂枪”骤时惊闪,锋芒梭使几道狂流——“断雷枪”“灵御枪”“惊锋枪”,四枪绝式,招招断杀,齐聚杀伐一刻,霎时震威乾坤。

    唐战感觉到“杀招”的逼迫,“回轮枪法”已然不敌,但却为时已晚……

    “砰——”一声震响,枪绝惊威四座,唐战轮回抵御之处,火光炸裂开来。这一下“四枪冲击”力如巨浪,唐战搏御不济,再次被冲翻在地,连人带枪飞出数十丈。

    “傻蛋!——”看着唐战再遭重创,6菁又在一旁惊忧喊道。

    “还没完呢——”然而,童琛这边已然欲血沸腾、斗志狂燃,心中抱定打败唐战的决心,寒枪定前,再度朝唐战方向断杀而去。

    唐战这边受创,扶起梨花枪刚刚站起,童琛却已再度冲至身前。

    “傻蛋小心!——”6菁大喊看着着急,却是无能为力——童琛出手招招绝至,稍有松懈一刻,很有可能丧命当场。

    唐战这回,额头都已擦破血流,看来受伤不轻。但童琛不给自己喘息,还没等自己拔枪反攻,却已冲袭而来。

    “接招!——”童琛骤喊一声,寒枪凌然再起——“散魂枪”再出,枪法由一分散,几束寒芒裂式冲击,等待唐战的,将会是又一轮“杀狂”。

    唐战看出来了,这便是“童家枪”的威力所在……“御所攻势,同招出击,以其断威之压迫,直将敌人打得身心俱疲无以抵御……”唐战望着眼前的“狂澜”,暗暗震惊道,“这就是‘童家枪’的可怕,一招出手,百招迎上……难怪童琛以看似鲁莽无理的‘强攻势态’,却能拼出个绝世高手的名号来……”

    虽然钦佩或是找到了“童家枪”之要点,但现在“杀招”危急在前,唐战没时间多做考虑。断枪一手,“光雷飞断”一招,唐战欲以近身最精强之魄力,挡下童琛一道又一道搏命的冲击。

    但很显然,“仓促”下的举枪之式,难以抵御突狂……

    “没用的,你的枪法挡不住我!——”童琛继续振喊一句,御手寒枪再度狂袭——“散魂枪”依旧定式,“灵御枪”“百鸟枪”枪枪威慑,“断冲式”“神芒击”招招窒息,所击一处,霎时天崩,唐战这次还没来得及回枪全力,童琛断尽全出的一击,正朝唐战胸口而来。

    “砰——”又是一道惊悚的震响,这次唐战再受创击。不过临危前“光雷飞断”倾出,梨花神枪护在胸前,唐战再被击飞十丈之遥,但好在避开了致命一击……

    “呼呼呼——”夜中寒风作响下,唐战全身滚着泥浪,连续几轮“败退”而去。虽然作风依然倔强,但至少前几回合杀斗,唐战明显处于下风。身上又受创伤几处,后番轮战也属堪忧……

    “傻蛋,你没事吧?!——”6菁看着唐战节节败阵,每次又遭重创,怕是会有三长两短,已然揪心到了极点。但6菁自己也没上前关慰担心,不知为何,忽感今晚绝命一战,唐战会倔强战斗到最后,而且坚信最后能反败为胜……

    这一轮拼杀,将唐战连续重创数道,童琛总算稍许停下。看着唐战败退有些“颓丧”的模样,童琛不禁轻笑道:“哼,唐家后人就只有这点实力吗?我说过了,纵横西域,我能成为‘西域三大高手之一’,靠得全是永不退却的冲劲和拼搏——就算对手是你也一样,我不会改变我的作风,不管战斗是顺是险,我都只会一路向前用尽全力,直到将面前的对手打倒为止!”

    唐战从泥泞的尘土中爬起,擦去嘴角的鲜血,露出一丝坚毅的微笑——重创之下,接连败阵,但唐战依旧倔强不倒,而且信心十足能继续战斗下去。

    “哼,那我也是一样……”唐战镇定一笑,遂说出一句从未有过的坚定话语,“无论敌人是谁,我也会选择一股劲冲前,将敌人彻底击倒!”

    “傻蛋……”看着唐战从未有过的斗志,6菁心中很是复杂——浑身负伤却是战意愈强,6菁也无法预料这场对决胜负之分,但她很清楚,这一战二人,彼此不拼至力尽身竭,绝不会罢休……

    “决斗才刚刚开始,还没过瘾呢,我可不会这么快倒下……”越是受伤,越是燃起心中的斗志,唐战倔强一笑,举枪豪言道,“刚才让你占了这么久的上风,把我打得毫无还手之力,这回该轮到我让你出出血了!”

    “哼,有本事就放马过来!——”威魄在前,童琛战意愈加亢奋,丝毫不畏惧唐战的反搏,狂然定喊道。

    唐战重举傲月梨花,似乎定招只在一瞬……沉肃片刻,御枪飞使,唐战脚出穿扬之步,狂袭一招正冲童琛而来。

    童琛持枪正面以待,正如之前所说,即使身临绝境一刻,也绝不会退让一步……

    “呼——”举枪断杀,金光一闪,梨花所出“夺命索魂枪”惊威狂芒,穿破天际般,聚力一点迎头绝袭而上。

    童琛看在眼里,“散魂枪”再聚而起——在童琛看来,无论出击还是迎敌,自己永远摆出进攻态势,绝不退后一步。如今“夺命索魂枪”致命一击狂袭而至,童琛依然眉头不皱,欲以攻势之击正面而当。

    “散魂枪”内力从聚,叠然分闪——“惊锋枪”“寒龙枪”,狂冲聚芒一定,誓与唐战“夺命枪法”正面一搏。

    但唐战早已看出“童家枪”之要处,梨花枪飞雷惊闪,所御之式骤时惊变——“夺命索魂枪”冲袭一刻,临逢“散魂枪”狂威之拦,霎时定力寒光四散,夜空当下一片惊芒。

    “是变招?——”童琛也是注意到了,唐战这一轮进攻,依旧没有单纯御出。看似简单搏杀的“夺命神枪”,就在临近一刻,忽而瞬变,就和自己以临敌之际分散冲光的“散魂枪”一样……

    银光呼闪,化为百芒蜂蝶——“玉蝴蝶”惊枪再现,夜舞当空下,聚芒杀伏一式,兼以“夺命索魂枪”之断击,聚中带灵,散中带劲,正冲童琛枪尖而来。

    又是“双招合并”的一式,“索命狂蝶”纵袭而出——决斗倾使全力间,唐战也丝毫不保留余力,所尽枪法更是灵光尽显、不失惊威。在童琛面前,在自己同样认定的宿命对手面前,唐战必以抱定决心,尽之所有实力,与童琛一决胜负……

    “额啊!——”感受到“索命狂蝶”的穿心之迫,童琛隐痛中狂喊一声,依旧持枪不退反进。但这一拼进不要紧,“玉蝴蝶”所出枪法,所使凌芒尽杀围趋;虽然“寒枪四式”挡下了“夺命索魂枪”的致命一击,但“玉蝶”断碎之袭力,鱼鳞渗透般,划破锋芒周身四处,童琛铠甲身前,密密麻麻渗出几条血痕,样子看得让人痛心。

    可童琛还是没有放弃,忍受着全身刺创之剧痛,依然持枪正面迎上——“散魂枪”“寒龙枪”“惊锋枪”,枪决百芒,在唐战“索命狂蝶”八面惊威下,依旧寻求突破之机,试图险中搏命一胜。

    但很显然,童琛这一赌博,根本毫无胜算……

    唐战早就看穿了童琛的“伎俩”,举枪在前定魄继下。“呀啊!——”唐战这边也奋力至极点,撕力狂吼一声,“夺命索魂枪”再使惊力几道,霎时如同遮天之威魄,断然而朝童琛胸口而来。

    童琛终究博弈不住,这一回合败阵下来……

    “啊!——”嘶喊一声,童琛如同遭遇穿心之痛,全然而中“索命狂蝶”一击,全身上下有如刀绞,连人带枪更是冲飞数遥,重伤倒地而去。

    唐战这回“说到做到”,让童琛“放血”不轻,正好报了刚才“连番败阵之仇”。御枪决胜一刻,唐战重新落地,虽然这一轮搏杀回来,但因之前受伤不浅,梭使枪法后,已然有些身心力疲。

    但唐战并未表现疲态,反倒是愈战愈勇——今晚一战斗志燃起,唐战似乎忘记了身上的伤痛,全神贯注宿命对决;他很清楚刚才一轮虽然重创对手,但童琛还不至于就这样一蹶不振,看着对面倒地受创的童琛,唐战“笑意”下神情依旧。

    “怎么,不会这么快就站不起来了吧?”这回,轮到唐战“嘲讽”起童琛来,“堂堂‘西域三大高手之一’,童家枪的传人,这么快就决出胜负,我可是一点尽兴都没有呢——”

    “哼哼哼哼……”果然,童琛在地上振振一笑,显然没有一蹶不振,身受创伤坚忍爬起,红血浸透铠甲衣间,童琛依旧不改坚毅道,“真不愧是唐家后人,这辈子最让我兴奋的对手……我纵横西域十年来,还从没有一个对手让我如此兴奋——太过瘾了,太刺激了,我和你之间的宿命对决,是我这辈子所遇最亢奋的对决!我一定要打败你,夺得‘天下第一枪’的名号;打败你,比我之前打败的任何一个对手更有成就感,更让我兴奋!”

    “那我也是一样……”唐战听了,也回声振应道,“你是我见过的,最值得去打败的对手!今晚的对决我一定会赢,‘天下第一枪’之名号,一定非我唐家枪莫属——”

    唐战和童琛二人愈战愈兴,虽然彼此受伤不轻,却反而更激心中的斗志——今晚决斗之胜负,必然力尽最后一刻,无论于谁而言,都将会是一场无悔的对决……

    6菁在一旁所见,早已神情惊诧——今晚是属于唐战和童琛的“决斗之场”,自己这个作为导引者的“俘虏”,反倒成了无关的看客。

    “这场对决,不仅仅是关乎正名,无论谁赢谁输,你们彼此都无以憾吧……”6菁眼神迷离不断,不禁暗暗道,“如果不是战争乱世,或许你们不会是以敌人的姿态,彼此决死一战……傻蛋,童琛,你们两个宿命中逢,该说你们是幸运呢,还是可怜……”

    心觉间,6菁不禁想起童琛之前的苦诉……

    (回忆中)……

    童琛眉头不禁一簇,看着6菁忽而坚定的眼神,不禁笑言道:“朋友?哼,我是没有朋友,但也无所谓了……我没有朋友是因为命运折难,终不由我,就算真是遗憾好了,那也是天命所定没有办法,就当我命苦,努力看淡这一切作罢……”

    “真的是……这样的吗?”谁知6菁却并不就此“罢休”,继续问道,“你真的能……看淡这一切吗?经历世间磨难不少,你就一点不抱悔……或是感触吗?”

    听到这里,童琛冷静想了想,稍许收回几分勉强笑颜,缓缓说道:“说实话,我还真有想过,尤其是见到你们之后……”

    似乎欲要表达心中的想法,6菁在一旁聚精凝神,认真听来。

    “第一次会面,司马老头和苍龙大侠交手之时,我看着苍龙大侠所顾追风派众弟子安危,明知陷阱却也独身应战‘婵依阵’,那时就有感触……”童琛不禁忆述道,“还有最近一次交战,我用计将你们部队隔断峡谷,6姑娘你不顾危险,身为军将却也身先士卒,一个人跳进我军的包围;而我和唐家后人已然孤身对峙,他却不肯与我对决,毅然决然‘认怂’回头,只为担心你的安危……我并不是不懂,只是从未经历,从来没有过朋友,却对那种感觉有种暗暗的期望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就是你的遗憾——”6菁忽然断定说道,“你虽然经历不少,却从未有过朋友,纵然身闯江湖十年,也徒留悲伤抱憾而已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吗……”听到这里,童琛不禁暗暗一笑,“如果能有这个机会,我倒真想经历经历……不过如今战火乱世,恐怕也没什么机会了吧……”

    (现实中)……

    “没有朋友的你,如果这一战输给傻蛋,真的无以为憾了吗……”不知为何,6菁竟对童琛心起百般的怜悯之心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