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江湖博 > 第九百六十四章 神枪对决 上
    祁谷山下,火烧连营,山顶的童琛余目俯望,心中隐隐而动……

    “怎么了,山下闹这么大动静?”陆菁不知发生了什么,所见谷底映照的熊熊火光,时不时浓烟焦土刺入鼻喉,陆菁不禁笑问道,“好像是着火了,山底下驻守的,可是童将军的你的部队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他来了……”童琛像是明白了什么,两眼一闭毫不犹豫,轻轻淡笑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陆菁一时没听清,应声追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说你心爱的人来了……”童琛缓缓应和一句,遂转头望向陆菁,定然一笑道,“真不愧是唐家后人,他为了救你冒死拼搏……如果说真的是按我所约,他能孤身一人,昨晚独闯刺袭千军大营,今日又把我麾下大军搅得天翻地覆,那他真算是神将之勇,我童琛未战先服……”

    听到唐战为了自己的安危,独身一人力战千军,所向披靡振军威慑,陆菁心中不免惊讶和高兴……但自己事前早有预计,敌将面前依旧镇定神闲,缓缓问言道:“如果真是这样,傻蛋他有战神之勇,将之对决即在当前,童将军你究竟是高兴还是担心呢?”

    “我当然是高兴——”童琛坦然一笑,解下背上的寒枪,神情抖擞道,“有这样的将神谋勇,才是我童琛看上的对手——今晚是‘五日之约’的最后期限,他即赶赴至此,我便与他一决高下!”

    说完,寒枪挥扫一阵呼风,童琛全身浩然之气骤时俱现。

    陆菁在一旁看在眼里,心中不觉暗暗一忧,倒不是觉得唐战赶来没有把握战胜对手,而是忽觉命运嘲弄——童琛行言正气凛然,西域武林豪杰之辈,就算誓和唐战生死一决,拼出“天下第一枪”的名号,怎么看也都不该是自己的敌人,更像是相见恨晚的江湖志友……

    但对于童琛来说,他没有朋友……

    烟火飘离,夜风正起,火光映染下,祁谷顶峰山口正道,一尊惊魄身影徐徐而现。童琛注意到来者所至,早就全身振奋决然而起,寒枪在手定睛正望,所到之人正是唐战……

    “傻蛋——”眼见唐战果然赴约前来,陆菁不禁兴奋喊道。

    “菁儿——”看见陆菁平安无事,唐战第一时间关问道,“菁儿,你没事吧?”

    “我没有事,傻蛋,这几天我都很好……”陆菁不改平日的活泼天性,笑声从容道。

    唐战看着陆菁精神状态并无异样,这才暂时放下心来……

    “你终于来了,唐家后人……”童琛手持寒枪正定而立,直视唐战道,“三番两次想与你对决,却总被外因所趋终得不成……今晚你我二人在此,总该不会再有人打扰了吧?”

    “快放了菁儿——”唐战心中担心的,始终是陆菁的安危,面对童琛,唐战不留情面提枪喝道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童琛将头一摆,示意陆菁回到唐战身边。

    陆菁身上的绳索早已解开,毫不费力便离开了童琛这边。但陆菁也没有立刻回到唐战身旁,见童琛这么干脆就放了自己,陆菁心中不免觉异,站在二人中间一侧观望局势。

    唐战也是注意到了这点,眼见陆菁退到了安全距离,转头质问道:“这么干脆就放人,没有挟持不说,一点要求也不提,你到底有何打算?”

    “我之所以挟持陆姑娘,只是为了引你出来,说到底,我其实根本就没有把她当作俘虏……”童琛缓缓应声一句,遂冲唐战定神笑道,“你也如我所愿,按时赴约前来……不过还真是让我吃了一惊——我虽然定下了‘五日之约’,可并没有告诉你我人在哪里;你守信独自一人前来,却能独闯我军两营,打探到我的下落,并能震慑我军军心,搅得我军惶惶终日,不得不说,你真的让我挺意外……或者说,挺佩服吧……”

    “能被童将军如此夸奖,唐某人当属荣幸……”唐战手持梨花枪,傲然挺立道,“不过只是夜刺袭营,怕你伤害菁儿,我并没有做得太过。否则若是两军交战,昨晚我独袭尔军偏营,你手下的吉完吉烈将军二人,早已是我的枪下亡魂了……”

    唐战言语魄力威慑,面对童琛,丝毫没有胆怯之心。

    “你遵守了约定,真的只身一人前来;我也绝不食言,未伤害陆姑娘一寸半点……”童琛眼神笃定,豪爽直视道,“现在我军被你搅乱,陆姑娘也没了性命之危,你我二人单独会逢于此,彼此再未有其他顾忌,现在总该可以堂堂正正地做个了断吧?——”

    “你就这么想和我对决?”唐战忽觉童琛心气不轩,凝神一问道。

    “可不是?”童琛使了使枪,继续笑言道,“一个是童家枪,一个是唐家枪,一个出自西域,一个出自中原……我本置身武林,决武定然胜负,究竟谁是‘天下第一枪’,一日不予了断,我心寝食难安——”

    唐战看着童琛毅然决然的神情,是自己的敌人,和自己胜负了断不假,但绝不是小人之辈——不但放了陆菁,不记破军袭营之仇,还要和自己堂堂正正一决高下,唐战不禁觉得,眼前的童琛更像是当下之世英雄之辈。只可惜战火迷途不论情谊,互为敌人站在了这里,无论手段如何,必须抱着杀死对方的决心。

    唐战心有不忍,但又好其一战,瞥眼望了望身旁一无所动的陆菁,似乎眼神中传达着什么。

    陆菁能够理解,微笑目光点了点头,命运之战即在眼前,陆菁遂让唐战随心而去……

    “好——”唐战将梨花枪立定身前,眼神决意道,“今日我便和你胜负一战,抛开战事之故,堂堂正正武林对决——如你所说,看看谁才配得上‘天下第一枪’!”

    “来得好,你终于能让我鼓起干劲了!——”童琛浑身久违得热血沸腾,提枪在前,壮志豪语道,“今晚注定命运一战,我一定能将你打倒!”

    壮志豪语,冷风骤袭,唐战与童琛举枪对目、定立身前,生死对决一触即发。

    而陆菁则在一旁观望着局势,虽然心中担心的是唐战,但不知未和,对于童琛,陆菁有种说不出的莫名期望……

    知道童琛身为“西域三大高手之一”,又是童家枪的唯一传人,其武身手不可小觑,唐战凝神对目而视,先攻出手低调持稳。

    “和他唯一一次交手,是袭营粮槽那次……”想起和童琛第一次对决,唐战不禁暗暗道,“可那个时候,他根本没使出真本事……”

    (回忆中)……

    袭营粮槽一役……

    唐战和陆菁,以及身后的众军将士这边,看着萧天与陈世今的激烈决斗,纷纷揪心不已。尤其现在萧天处于被动,两军之将对决,胜负影响着部队军心,僵局之中萧天若败阵,后果不堪设想……

    “你现在可没时间看别人——”然而,正在气氛凝固间,童琛突然指枪冲唐战定声道,“唐家后人,今日在此,我要亲手打败你!”

    唐战这才回过神来,自己这里还有童琛这道“茬”。知道童琛身为“西域三大高手之一”,与胡夷狄、王大生等同之辈,实力自当绝世高手,陆菁在自己身边不安全,唐战索性提枪护在陆菁的身前。

    “那个女人……”童琛看着唐战保护身后的陆菁,嘴角喃喃道,眼神中流露隐秘而复杂的神情,似乎别有想法。

    “看样子,你今天是非和我交手不可了……”唐战挺了挺梨花枪,做好应战的一切准备,镇定说道,“既然你想和我对决,分出谁才是‘天下第一枪’,那我就成全你——”唐战说得非常自信,似乎认定自己一定能够打败童琛。

    童琛这边,也是同样的想法……“好,正合我意——”童琛寒枪在手,义正言辞道,“童家枪,唐家枪,你我二人都是经历了师门灭族,继承祖师枪法的孤子后裔……生死对决,一局定天,赢的人,正有资格夺取‘天下第一枪’的名号!”

    “哼,随你高兴,反正最后赢的人一定是我——”唐战这边,神情坦然不失坚定道。

    陆菁却是看着略有担心,因为在自己眼中,除了唐战和萧天的安危,陆菁还要想办法带大部队撤离这里,摆脱敌军的包围……

    “呀啊!——”两枪对决,童琛已经迫不及待,寒枪“定闪”一出,回天扫叶般,直刺对手,先发制人。

    唐战眼神笃定,“梨花”断裂回转一式,定魂震慑挡下绝击,与童琛近身相临。

    枪锋即摆,二人暂无冷兵出招,近身一处,童琛半空回身踢法,正朝唐战肋骨之下。唐战单掌御前,定力拖后,使出全身浑然之力,隔身一式将其击飞……

    第一回合“短枪拳脚”相搏,攻守互不分胜负,二人回身凝视而亡,举枪正刺,对杀而来。

    但二人也并未如萧天陈世今一般使出惊天招式,两枪对决,仅仅只是“拨刺断挑”基本应招,像是定规套路般,不以取得对方性命为目的,倒更像是光明正大的武林对决。

    枪尖相抵,轮转互移,巧劲拨开一刻,二人的动作似乎同步一致,枪法基本功之对决,二人完美对接无暇……“呼——”然而就在灵摆其下一刻,二人又像说好一般,一瞬之间同时发力。

    童琛定枪以袭,“寒影碎”锋芒毕露;唐战则是回身据守攻防,“光雷斩”横空而出……“铛——”一声利响,震土扬尘,战场之上青光一现——二人真正意义上的第一招“杀意对决”,最终以“双枪并响”、各退终位结束……

    “啊——”“啊……”虽然只有一招,但显然内劲刚强,唐战和童琛分至后撤两步,定以内伤,阵喊一句。

    “傻蛋,你没事吧?”陆菁看着唐战像是受了内伤,急忙跑上前去搀扶喊道。

    “我没事……菁儿你小心点站到后面,这家伙还没完……”唐战简单安慰一句,遂警醒陆菁道……

    (现实中)……

    “那个时候因为两军交故,根本没有放开手脚,他也没来得及使出‘童家枪法’……”唐战眼神不敢怠慢,镇定自若道,“西域童家枪,号称与唐家枪‘神兵双绝’,虽然曾听骁风叔叔提过,但还从未见识……这家伙,到底会使出怎样的招法……”

    梨花枪在手,“望羽惊鸿”护体一式,风强之力环阵全身——摸不清对手的节奏,唐战不敢贸然先攻而上,举枪护身,以待寻机。

    可童琛却不一样,眼神中的斗志比唐战高涨,寒枪居腰寸手离下,御步飞使便朝唐战袭来。

    “腰枪半式……不像一般枪法的套路……”唐战看着童琛举异的招式,不由暗惊道,“还是这么主动攻击,对自己的实力很有自信是吗……”

    “要打,就痛痛快快得打!”谁知,童琛竟利落大喊一句,振奋挥枪道,“我可不像你们中原之辈,畏畏缩缩不敢出手——”

    虎狼之势,寒枪定然,童琛挥使百丈狂芒,“散魂枪”骤杀而下,毫不留情便朝唐战面门而来。

    唐战看在眼里,坚定自己遁守不变,“望羽惊鸿”聚灵一式,转枪一道“震风屏障”,欲以守备之法先挡其击。

    但显然唐战是小看了童琛……

    “这种软绵绵的力道,也想挡住我童家枪?别笑死人了——”童琛狂喊一声,锋芒矩使断冲而下,“散魂枪”夜空下狂突分散,形成连影劈天纵裂之魂,分合之锋矛,如同百影狂澜一般,聚合游散变化莫测,所击一处却又断如神威,正中唐战中心一点。

    而唐战仅仅只是护体之功并未反击,忽觉“狂抢”内力压迫窒息,“望羽惊鸿”力出四散,根本连“散魂枪”的一成力道都挡不住。

    “额……”唐战可能也是没准备好,第一回合出手过于保守,所临童琛上来拼命,功法自然不及。但唐战仍在苦苦支撑,梨花枪窜上一刻,举步而变“流星望月”,与童琛的“散魂枪”正面相杀,祁谷霎时荡动一式,惊威迫里。

    但是很明显,未有准备充足的唐战,难以挡下童琛这搏命的一枪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