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江湖博 > 第九百六十二章 决意坚心 下
    “哼,有架打,我为什么不来?”萧天却是不以为然,已然决定准备的自己,两眼一应解气道,“敢向我‘苍龙大侠’起挑战,我很欣赏……回去听好了,叫你们司马教主洗好脖子在家等着,两日之后我‘苍龙大侠’亲自上山取他性命!”

    “阿……阿天……”从未见过萧天如此气势之言,苏佳有些不太适应,好奇中带着更多担忧问道,“你一个人去的话,实在是太……”

    谁知这回,萧天又用手打断了苏佳,似乎自己胸有成竹,面对眼前的困境局势,自信自己能够化解危机。天籁小说

    “好,苍龙大侠果然豪爽——”灵影教徒冷冷一笑,回声应道,“行,两日之内恭候大驾!追风派的弟子可在我们手中,若你敢耍什么手段心思,我们可不保他们三人的安全……”

    “放心,届时我一定独身一人前来,我苍龙大侠说到做到!”萧天回答义正言辞,似乎在自己心里,自己也迫不及待和司马寒衣做个了断。

    “哼……”灵影教徒寒笑一声,遂施展轻功飞离而去……

    剩下萧天和苏佳二人站在原地,静静望着手中的信,萧天心中一定,将信函用力揉成一团。

    “阿天……”苏佳还在担心萧天,如此“草率”答应了这趟“鸿门宴”,苏佳不禁心忧道,“司马寒衣让你独自一人前往青冥谷,一定专门设下了圈套等你前去……而且灵影教‘婵依阵’棘手万分,阿天你也是见识过的;更何况这次他们还把小双吴贤他们挟为人质,风险可想而知……”

    “正是因为这样,我才更应该去——”萧天依旧不改决定,内心坚毅道。

    “可是被挟持的人是我的师弟师妹,前去救援的人,理应来说也应当是我啊……”苏佳眼神稍许低迷,缓缓说道,“而且,小双她还……她还对你那么偏见……”苏佳也提到徐双对萧天的“鄙夷”,不禁担忧道。

    萧天又何尝没有顾虑?但是自己的内心告诉自己,这一出“死亡赴约”,自己非去不可……

    (回忆中)……

    村外山口,萧天背着小花,护送回往村中而去……

    陌谷一战,苏佳走火入魔的那次伤痛,直到现在还是萧天心里那块难以磨去的疤痕,不仅仅是因为自己没能保护苏佳,更关键的是辜负了徐双等人的期待与盼望……

    “有一个人很讨厌我……”萧天想了想,冥冥苦笑一声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萧天自语的声音很小,小花没有听清继续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说……并不是每一个当作妹妹的人和你一样,把我当成可亲可近的大哥哥……”萧天忍了忍心中的哀痛,缓缓自笑道,“有一个人就非常恨我,因为我辜负了她……都是我的无能,才造就了这一切……”

    “大哥哥你这么热心,一定是想要保护所有人,为什么会辜负她?”小花听了,倒是不以为然道,“小花在大哥哥身边,只知道大哥哥全心全意保护我,不管结果如何,小花都很开心……我想大哥哥说的那个人,应该也和我一样的想法——可能确实因为大哥哥你一次没有尽善,她心有埋怨,但我相信她绝对不是嫉恨大哥哥你,她一定多多少少对你心怀感激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听到小花天真的话语,萧天心中不觉一触——从未了解过苏佳师弟师妹们真正的想法,就和自己很早认识苏佳时,不了解她一样,表面上怨恨与失望,也许心里还隐藏着许久的期待。至少现在徐双等人被囚禁在司马寒衣手上,心中惦记着的,绝不仅仅是苏佳一人……

    “小花,谢谢你……”似乎明白了什么的萧天,收回脸上的悲伤,随之坦然一笑。

    “谢我?”小花半天没反应过来,伏在萧天背上,稚嫩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嗯,谢谢你告诉我这些……”萧天冲着前方投去希望的目光,满含期待道,“我知道我该怎么做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大哥哥……”小花看着萧天自信的目光,内心不觉几分感触……

    (现实中)……

    “有些东西,我迟早要去面对,不仅仅是为了自己……”萧天稍许低头凝语,心中莫名一股沉重和责任肩负心头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苏佳没明白萧天的意思,不禁反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……”像是要把那份坚定藏在心里,萧天嘴角微微一笑,轻轻说道,“也许曾经的我,并未能至善尽美,但我想要靠自己的力量,弥补这一切……”

    “阿天……”看着萧天莫名的眼神,苏佳心中一股隐隐的信念燃起。

    “就像佳儿你一样,面对恩怨命运的抉择,勇敢去面对一切……”萧天继续低言道,“如今佳儿你已走出阴霾,现在是该我去面对人生抉择的时候了……”

    说着,萧天稍稍攒紧拳头,暗示心中不变的坚定。

    苏佳也没再继续说话,只是默默看着萧天的背影——在那一刻,苏佳冥冥中不觉意识,萧天即将面临他人生关键的另一道关口……

    毙命敌将汪德贤,苏佳“冥魂刀法”惊泣鬼神,震慑蒙元众军。敌军所见主将已死,镇守之人神刀威震,后谷部队又深受狭谷伏击、损失惨重,不得已只好草草收军撤离,安隐村落成功渡过劫难……

    不过敌人虽然走了,可村中的英雄却永远倒下了——村长方渊坚守十五年的信念,最终命殒沙场,亡魂故去,全村之人都为之悲痛。

    而作为英雄遗志的继承人,苏佳最是难过和痛惜。在自己命运绝望的关口,除了萧天,村长方渊是帮自己摆脱命运的贤者——十五年的痛苦命运,让苏佳敢于正视面对自己的仇恨,帮助自己真正走出阴霾的,不是萧天的关怀备至,也不是冥谷一战的觉醒,而是昔时往同的经历,让自己正确认识到自己、认识到仇恨。苏佳已然坚定心中的信念,拥有改变命运的决心,真正走出了心中的迷茫与黑暗……

    翌日,冥谷洞外,全村人在坡前为村长方渊立了碑冢,祭悼这位守护村子十五年的英雄……

    时至阴云,寒风萧瑟,给冥谷山口浸染一层无尽的没落与悲凉。方渊带着他的志愿,带着他的信念走了,永远离开了人世。而在世界的另一端,他也终于得偿所愿,和十五年未见的战友亡魂重逢……

    石碑之前,全村百姓皆哀落涕,小花更是在一旁“呜呜……”哭泣——毕竟昨日村长牺牲之时,自己还和萧天在外未归,都来不及再见村长最后一样,小花心中很是悲伤。

    苏佳则是一脸忧沉却又不失镇定,内心渐渐成熟的自己,面对逝者不再痛哭流涕,而是眼神静默与哀思。

    轻轻挽过一束香花,苏佳将其置于碑前,面对解开自己心结的恩人,苏佳心中矛盾难平,暗暗静言道:“前辈,是您在绝望之中救了我,也是您告诉我如何去面对曾经的过去……您临终之前将毕生志愿托付于我——您放心,我一定会竭尽全力,保护村子,保护乡亲们……”说完,苏佳在石碑面前,郑重鞠了一躬。

    “前辈……”萧天两眼定神,也郑重倾诉道,“十五年从未改变守护村子的信念,面对过去坦诚释然,您是真正的英雄——”说完,萧天面对石碑,也轻轻鞠躬以示。

    小花擦干眼泪,缓缓走了过去,轻轻拉着苏佳的手,不禁问道:“大姐姐……你和大哥哥,真有办法……继续保护村子,保护我们吗……”听见苏佳刚才的誓,小花显然不放心问道。

    “当然……”苏佳握紧双拳,慰语不失坚定道,“等离开这里,我和阿天会重回部队……潼关一战即在眼前,我们一定会成功讨伐城池,推翻蒙元朝廷的统治!届时就不会再有官兵来骚扰村子了——我想,这也是村长生平最大的愿望,我一定要帮他实现……”

    “也就是说……大哥哥和大姐姐,要离开了……是吗……”小花轻捏着苏佳的手,哀伤眼神下,显然是有些念念不舍。

    苏佳见着小花的悲伤,不禁转身蹲下劝慰道:“虽然我也不舍这里,可我和阿天还是要离开……我知道小花你难过,其实大姐姐和大哥哥也舍不得离开……”

    小花没有说话,只是沉默静语低下了头。

    “小花……”苏佳也一时不知说什么好,看着小花的一脸沮丧,知道自己和萧天“决意离开”,一定会让小花伤心。

    萧天想了想,转身轻轻拍了拍小花的肩膀,说出一句莫名的话来:“小花,我相信你,你比任何人都坚强,就算我和大姐姐不在身边,你也能振作起来……村长留下的遗愿,守护村子的信念,绝对不只是对佳儿一人而言。包括小花你,还有村子的每一位乡亲,都是一样——村长一定希望,当有一天自己离去时,村子里的每一个人,都能从艰难中站起,动手自己来保护自己的家……”

    小花听到这里,不禁响起那道意味深长的嘱托……

    (回忆中)……

    昨日回村路上……

    “大哥哥……”小花看着萧天自信的目光,内心不觉几分感触,心中抱着莫名的期望,怀紧双手道,“大哥哥,要是你能一直在小花身边就好了,你是小花见过的最好的哥哥……”

    萧天想了想,缓缓一笑,然而接下来的一句话,却似乎别有深意……“小花……”萧天表情稍显淡定,微微说道,“人总有一天,都会长大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?”小花一时没有明白,但不知为何,听到这句话,小花心中暗怀着一股伤心与希望,一种说不出的感受,不知道是该伤感还是开心……

    (现实中)……

    当时不明白,但在这一刻,小花似乎是领悟了什么,神情缓缓一笑,眼神露出一股萌芽般的自信说道:“人总有一天,都会长大的……大哥哥,谢谢你告诉我这些——”

    萧天听到这里,也满意地点了点头,或许在他看来,自己曾经告诉小花的这句话,不仅仅是对小花说的。

    苏佳在一旁“不知所云”,但看着小花年纪轻轻却能逆境中振作,也不禁露出欣然一笑……

    午时过后,与小花一家依依不舍告别,萧天和苏佳离开了村子。

    虽然留在这里的日子不长,但在村子的短短几天,却是萧苏二人永远不会忘记的回忆——尤其是苏佳,村长方渊的前世经历,以及萧天的不离不弃,让苏佳走出了“陌谷一战”的阴影;现在的苏佳,坚定心中的志愿决心,敢于面对过去的恩怨,心中的信念绝不再“丢弃”……

    然而,自己的阴霾散去了,现在苏佳心中担心的,便是萧天赴约青冥谷一行、“孤身救援”之事,以及还在司马寒衣手下当做人质的师弟师妹三人……

    “阿天,这样太危险了……”离开了村子,苏佳果然就事担心道,“司马寒衣狡猾至极,武功又属绝顶,灵影教‘婵依之术’尤为险恶,你一个人前去,肯定凶多吉少——”

    “不,此番之行必须我去!”萧天说得异常坚定,遂将真相道来道,“不仅仅是救小双她们,以及和司马寒衣做个了断——更关键的,菁妹临走前留下的用计,也正是如此……”说完,萧天从腰间缓缓掏出一个锦囊——那是胥谷离开前,6菁留给自己关键时候打开的锦囊妙计。

    “那是……菁妹的锦囊!”苏佳认出来了,不禁惊呼道,“你这是……什么时候……”

    “就是秦大哥和樱妹还有胡兄弟战死的那日,我离开前,菁妹给我的……”萧天将锦囊递给苏佳,郑重缓说道,“她早已料到日后潼关战势走向,并命我和佳儿你按计行事……可因为头两日佳儿你还冷静不清没有恢复,所以我一直没有说出来……现在是时候了,也正是司马寒衣向我下达‘战书’之时,一切正如菁妹所料……”

    苏佳接过锦囊,看完密信上的内容,不禁惊呼道:“这……这是——”

    “没错……”萧天自信微微一笑,莫名意味道,“潼关前期败阵连连,现在是该到我军反击的时候了——”

    密信之上,似乎6菁早已将一切局势看透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