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江湖博 > 第九百五十九章 继承遗志 上
    伏袭成功,蒙元列队众军现身,准备出刀将方渊毙命。可身侧一道“鬼影”袭来,众军士兵更临死神一步……

    是苏佳——悲愤眼神下,挥刀呼斩而来,带着满腔的怒火,誓为村长方渊报仇雪恨。

    “呀啊!——”愤吼一声,“神刀鬼影”疾斩而下,苏佳寒芒飞使,御刀天纵,绝谷坡前鬼影迷踪,寻芒一击破斩绝杀,将所有的悲愤化为力量,利刃断空横扫而去。

    蒙元众军还未反应过来,忽觉上方一片阴暗——“神刀鬼影”化作阴云密布,刀芒幻化的“厉鬼”张开血盆大口,正朝众士噬咬扑袭而来。

    “啊!——啊……”蒙元众士惊慌呼喊,却是为时已晚……“鬼影”断杀掠袭而过,只在一瞬,刚刚欲图挥刀方渊的将士数人,瞬间暴毙血肉模糊,死相极为凄惨。

    刚才还气势汹汹的蒙元士兵,所见苏佳“神刀震魂”,早已吓得四肢发抖、举手无措。但满是愤怒的苏佳,已然杀得痛心难止,绝望中哭红的双眼,鬼刀在手厉影疾发,不等敌人逡巡而动,自己挥斩“破空连华”,正朝周围众人呼杀而去。

    蒙元众士无以抵御,眼睁睁看着“鬼影”突进,很快冥谷坡道化为一片“血影横飞”……

    “啊——啊——啊……”惨叫声连绵叠起,众军伏尸、血流成河——苏佳悲愤正上心头,施展“断魂刀法”,将埋伏在山坡之上,害死方渊的所有“凶手”全部毙命。可方渊死之命运无法改变,报仇心切的苏佳,每一刀挥斩落下,徒留下浅影没落的悲伤与沉痛……

    杀死众敌,苏佳一脸痛哭跑至方渊跟前,看着倒在血泊中的方渊奄奄一息,苏佳哽咽难语。

    “扶我……起来……”然而,还有最后一口气的方渊,似乎还抱着必定的信念,颤颤巍巍不失坚毅道,“苏姑娘,快……快扶我到……冥谷洞中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嗯……”苏佳强忍着眼角的泪水,一面扶起命之将绝的方渊,一面施展“寒灵神功”以之续命——虽然苏佳清楚,这一切都只是徒劳……

    杀退敌军一路,费劲千辛万苦,苏佳扶着血伤满身的方渊,苦苦走进冥洞之中。而当洞中避难百姓纷纷所见,不由流露出惊慌的面孔,许多人更是帮着苏佳一路搀扶,直至十五年前众军将士的墓穴坟前,方渊才缓缓躺了下来。

    但所有人都清楚,方渊已经活不过今天——为保全村百姓安危,方渊孤身一人与蒙元朝廷争斗十五余年,今终誓死不负信念,流尽最后一滴鲜血……作为村长,更是作为村子的英雄,全村百姓齐声痛悼;而苏佳在一旁早已失声流涕,一面用“寒灵神功”奋尽余力,一面诉苦着心中的悲痛。

    “村长……呜呜……”面对恩人,甚至胜似亲人的村长,苏佳压抑不住心中的伤痛,隐隐哭声道,“你为了百姓,十五年来恪守尽忠……你不能死……呜呜……你不可以死……”

    “苏姑娘……”看着苏佳泪如雨下,方渊如父亲疼爱女儿般,冲苏佳投去和蔼的目光,缓缓一笑释然道,“我十五年来,一直保护着这里的乡亲……只为赎十五年前,我害死众兄弟的罪过……现在我命之已尽,终于……终于不用活着祭奠,终于……终于可以赴下黄泉,去见……我死去的兄弟们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,村长,你不会死的……你不会死的……你不会的……”苏佳还在摇头哭泣,情绪难平道,虽然自己心里清楚,就算用尽全力疗伤,也救不回村长了。

    “我没能……保护乡亲们到最后一刻,我很不甘……”方渊临死前,心存感动般望着苏佳,想起刚才苏佳只身一人“神乎其技”力斩众军,方渊不禁怀笑道,“不过,我的遗志不会随我一同下葬坟墓……苏姑娘,你和我很像……能见到你,我觉得……是上天赐予我的……恩惠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……不……恩惠赐予的人,应该是我……”苏佳一边疗伤,一边继续摇头哭道,“是村长你让我懂得了,勇敢面对曾经的过错……是你让我走出了绝望,是你让我重新振作……所以村长你不能死,你不可以死……呜呜……”苏佳一面心怀感激,一面却是为命之将绝的方渊痛声泪涕。

    “我命将休,苏姑娘……你不用……再为我这个将死之人……浪费力气了……”方渊缓缓凝闭着双眼,似乎在自己临死之前,还有最后的心愿,“苏姑娘,你能答应我……一件事吗……”

    “什么……什么事……”苏佳一边哭声不止,一边颤颤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没能……守护十五年来的誓言,没能……没能继续保护乡亲们……”方渊“鼓足”着最后的意识,沉声祈愿道,“苏姑娘你……能答应我吗……接过我的遗愿,替我……替我继续守护村中的百姓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嗯……呜呜……”苏佳早已泣不成声,啜泪哭泣道。

    “谢……谢你……”方渊听完,像是了结了自己的心愿,缓缓闭眼道,“我终于……可以去见……我死去的……兄弟们……了……”

    最后一声,面带着微笑,方渊右手缓缓垂落,安详无悔地离开了人世……

    “村长!——”苏佳眼见方渊咽气,痛声哭喊道。

    “村长——”“村长……”不光是苏佳,所有村民齐声哭喊——亲眼看着守护村子十五年的英雄逝世,众人心中沉痛悲悯。

    方渊就这样走了,一位默默的英雄永远倒下了……

    冥谷洞外,坡道山下,汪德贤带着蒙元主力部队,已经赶到了山口正处。按照原计划,自己的手下在这里埋伏,原本以为会看见方渊的尸首,却没想到血泊中倒下的,竟是自己的手下众军……

    残影重重,血肉模糊,苏佳“神刀鬼影”毫不手软,直将害死村长的敌人杀得众血淋漓、死无全尸,场面极为残忍血腥。

    汪德贤看在眼里,差点没恶心得吐出来,但比起“扎眼”,汪德贤更多的,是害死众军“凶手”的恐怖。

    他还不知道这一切是苏佳干的,按道理来说,方渊上山之前已经身负重伤,自己部队又是暗中偷袭,方渊没道理有“出神之力”,将自己的精英手下如此残忍杀害。但眼下伏尸即是事实,汪德贤恼火中,更是多了几分惊恐……

    “这到底……这到底是谁干的?”汪德贤没有回过神,浑身战栗质问道。

    众军没有人回答,看到眼前的“淋漓惨状”,也是惊怕得不敢作声。

    “难道是方渊那个家伙……”并不知道是苏佳所为,汪德贤咬牙切齿道,“除了他,我想不到这破村庄里还能有谁有这个本事……不过就算真是他,这一处拼杀他一定是重伤在身,就算要逃,也逃不了多远……”

    说着,汪德贤环顾四周望去,希望能从中找出方渊下落的线索。

    “将军,这里有很多的血!”一旁明之心想的亲信,指着上山坡处一道长长的血迹说道,“那个方渊,杀死我军众士之后,一定是沿着这里跑上山的——”

    汪德贤回头一望,咬牙说道:“错不了的,就是这条‘血路’,方渊那家伙,一定是从这里上山逃走的……哼,昔日的英雄,如今也有此等末路,真是哀哉可痛啊……人之将死,命不由衷,说不定被他藏匿的村中百姓,也在这山上……”

    “大人,那接下来的话……”亲信猜出了汪德贤的意思,应声和道。

    “全军有令,沿着血迹上山搜——”料想方渊命之将毙,汪德贤抱定着杀心,狰狞呼使道,“但凡见到方渊或村民,一律杀无赦!——”

    “是——”蒙元众士齐声应令,遂手持寒芒利刃,徒步上山搜寻而去……

    而在冥洞中,苏佳和村民一起,安置好了村长方渊的遗体……

    亲眼所见方渊命殒冥洞,临死前托付自己遗志所愿,这样的一幕,熟悉而又悲痛——没错,三年前离开追风派,同样是在洞中,苏佳亲眼看着红云逝去,也同样是托付了自己的一切……

    (回忆中)……

    追风禁地,“水月洞”中……

    小红理了理气,然后说道:“我已经活不长了,但……有些事情我……必须告诉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李忆瑶哭出来说道。

    “原谅我……”小红继续道,“我对你撒了一个谎,一个……十几年的谎……”

    “什么谎?”李忆瑶哭着问道。

    小红说道:“忆瑶,你还记得……我们大伙儿讲过的苏仁和林雨霏的……事情吧……”

    李忆瑶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小红继续说道:“其实……我一直在对你撒谎,其实……你并不是什么李氏人,你是……你就是……苏仁和林雨霏所生的女儿……”

    听到这个消息,李忆瑶如同遭到了天打雷劈一般。她自问道:“什么,我是……苏仁和林雨霏的……女儿?”

    小红点头道:“你的母亲……曾经是武林第一美人,而你的父亲……却是一介穷书生罢了。当时你父母相爱……引起了武林大轰动,武林之人都不敢相信,武林第一美人竟会爱上一个……穷书生。但你的母亲却敢于追求爱情,之后你的父母又……生下了你。你父母又找了一个十岁左右的侍女童,那……就是我。可是,莫天行他……因为嫉妒,用计毒死了……你的父亲。你母亲伤心欲绝,从此……流落他乡,再无音讯。所以……武林之人都不知道你母亲的下落,也不知道……你就是……苏仁和林雨霏的女儿……后来,莫天行觉得愧疚不已,便……想将你抚养成人,以赎他所犯下的过错。在此期间,莫天行他……也吃了不少苦,甚至还被蒙古人发配充军过。而我……就一直侍奉着你……后来莫天行解放后,并……带我们俩一起到了追风派,然后……一直在这里生活。莫天行成了……追风派掌门人后,更是……把你当成他的亲生女儿一样看待,所以……所以十七年来,他一直……对你关怀备至,他一直……没把你是苏氏之人的消息……公众于世……我也没有告诉你真相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姓……苏?”李忆瑶茫然道。

    “没错……”小红道,“你随你父亲姓‘苏’,你的真名叫做……你的真名叫……苏佳!”

    李忆瑶,也就是现在的苏佳,望着自己的手——她不敢相信这是事实。苏佳对着地上的积水照了照自己,发现自己现实变了一个样。她觉得自己变得更加美丽和沉熟稳重,她不再是那个天真活泼的李忆瑶,而是成熟内涵稳重的苏佳。

    小红望着苏佳的脸,继续说道:“你现在这个样子……真美,真的和你母亲是一个模子打出来的。你……不但和你母亲一样有着绝代佳人的美丽,你还和你父亲一样,有着……坚定的眼神和执着的心……”

    苏佳再次望了望水中的自己,她觉得这样的自己很陌生,但是却很温馨,她的眼角不觉渗满了泪水。

    “咳、咳——”小红又咳出了一口血,她现在面部痛苦难堪,看来她真的是活不长了。

    苏佳见后,立刻扶着小红道:“小红姐姐,让我用寒灵神功给你疗伤吧……”说完伸过手去,却被小红一把拦住了。

    小红微笑道:“不用浪费力气了,我已经……不可能有救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我能为你做点什么?”苏佳此时已是泪流满面。

    小红顿了一下,缓缓说道:“你……为我吹一曲吧……”

    苏佳听后,哭着点了点头,然后从包裹里拿出了陈世今送给她的那把竹笛。她看着竹笛有些恨,因为陈世今已让她恨之入骨,但苏佳很是忍住了,依旧将竹笛放至嘴边,开始吹起来……

    笛声婉转悠扬,并非悲伤的调子,而是欢快宽广的旋律,仿佛是在描绘着波澜壮阔的大好河山,给人以清新愉悦之感。

    小红听在心里,也感觉舒坦。她默默念道:“真好听,真美,能一辈子做你的……侍女,真好……谢谢你,忆瑶……不,佳儿……”渐渐地,小红安详地闭上了眼睛……

    笛声吹了好久才停……苏佳望着小红,此时小红的脉搏已经停止了——她死了,她就这样结束了自己年轻的生命。

    (现实中)……

    捡起那段熟悉的伤痛,苏佳心中莫名伤感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