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江湖博 > 第九百五十八章 就义而终 下
    村前当口,方渊仍旧孤身阵中,与蒙元官兵奋力厮杀……

    “啊——”当下一声惨叫,方渊挥刀斩杀最后上前的蒙元士兵,此时阵前鲜血一片、伏尸众倒。

    但方渊自己也并不好过,手臂大腿接连身受几处刀伤,毕竟孤身一人力战蒙元众军,而且这也是十五年来,敌犯数量最多,自己拼杀最久的一次。

    可比起受伤,更让方渊担忧不解的是,自己屡番杀敌尸首,包围自己的将士数量却是减少急剧,在挤不过才挥刀斩杀数十人罢,之前一起压境的蒙元士兵,却如同凭空消失一般……

    方渊御刀抹过敌士的尸体,两眼瞪视汪德贤,似乎有事相问。而汪德贤则是一脸不屑的蔑笑,明显暗藏蹊跷。

    “真不愧是方将军……”汪德贤似乎是在故意拖延什么,弄声嘲笑道,“这么多年武功未落,一点不逊当年之勇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哼,无能之辈少在那里作戏……”方渊则是一点“不留情面”,直声喝问道,“汪将军你不是带来了千军将士前来吗,为何不过几番轮战,人数变得这么少?——”方渊果然就事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猜啊……”汪德贤继续嘲笑道,“你不是一直这里,十五年来保护着村中百姓吗……每一次我军前来,你总能与我等周旋,我们却无功而返。可你真的以为,我们什么都没准备,次次如同猴一样被你耍吗?”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”相与对峙间,方渊忽感隐隐的不安。

    “每个人都有弱点,方将军你也不例外……”汪德贤继而冷笑道,“十五年前平定叛军,你因一时的决策失误,害得你手下两千将士殉亡于此,为此你心中一直愧疚……”

    提起了十五年前的那道伤痛,方渊不禁心头一震。虽然十五年间自己日日祈祷罪过,释怀那道伤痕,但如今却再度被敌人提起,方渊心中为之一颤。

    “看样子是被我说中了……”看着方渊“愣神”的表情,汪德贤继续道,“为了弥补你的罪过,你发誓要守护这片十五年前曾经埋葬你手下将士亡魂的村子……没错,你的弱点就是这村子里的人——每每我军来犯,你都会提前帮助村民避难,自己孤身与我等周旋。只要抓住了这村子里的村民,你就再无还手之力了……”说话间,汪德贤表情愈加狰狞。

    而方渊似乎是意识到了什么不安,两眼惊恐往后山方向一望……

    只见三五成列的蒙元士兵,正绕过村口水塘,避开方渊的视线,悄悄朝往冥谷方向攀爬而去……这会儿方渊全明白了,这一切都是对方的算计——假借部队包围自己,实则是为了拖延,后方的士兵避开视线,一批接一批绕路上山,自己这回着实中了敌人的圈套……

    “这不可能,你们不可能知道这条后山的路……”惊恐中,方渊还是不肯相信眼前的事实,摇头慑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以为十五年来,我们都是空傻子吗?”汪德贤继续笑道,“看方将军你命之将绝,不妨告诉你好了……潼关战势紧迫近,周围村落朝廷皆须封查,这座村子身为‘硬户’,自然更需‘照顾’……所以早在一个月前,叛军还未临至潼关,司马寒衣将军就已暗中派人来此勘察。终得知后山冥谷,乃方将军十五年前手下亡卒埋墓之地……索性这回带兵前来,我让司马将军的亲信弟子偏僻带路,一面拖延对付你这个‘老骨头’,一面分率部队,偷偷前往冥谷而去……只要上山抓住了被你藏匿的村民,看你还拿什么骨气和我斗……”

    这一切,果然都是汪德贤和司马寒衣蓄谋已久,难怪苏佳在后山看见灵影教弟子带路,蒙元士兵很快找了过来……

    “汪德贤,你这个畜生……”方渊凝神暗骂一句,即刻转身欲求突围,自己心里放不下的,果然还是乡亲们的安危。

    “没用的!”汪德贤所见,狰狞狂笑道,“现在我手下的大部军队,早就达到了冥谷山口,你现在赶过去,也来不及了——”

    可方渊并不放弃,没再打算理会汪德贤,埋头便往后上跑去。阵后蒙元士兵所见,自然挡住了方渊的去路,刀盾长矛列阵相向,如狼牙般屹立锋芒。

    方渊看在眼里不为所惧,手中苗刀凌然一闪,“横冲直撞”便朝敌阵破口而去。

    “呀啊!——”众断威震,鲜血淋漓,方渊狂吼一声,如同野牛一般,利牙冲撞“盾阵”而去。

    蒙元士兵寒芒相向,阻拦相杀一刻,众聚其间,欲图将方渊拦在围阵之中。

    但方渊冲势横刀披靡,长盾乱阵无以阻挡……“啊——啊……”破阵一声巨响,方渊冲开众围,长兵散落一地,官兵惨叫连连。

    不过这一出心急的“搏命冲锋”,方渊自己也受了不小的伤,不但手臂腿部多了几道血口,腰间更是被长矛正深一刺,流血甚多。

    可如今心系村民安危,方渊也顾不了那么多,忍着血流不止的伤痛,方渊头也不回便往后山冥谷的方向奔去……

    “快追——”乱阵的蒙元众士重新集结,准备追捕“逃跑”的方渊。

    “不急,让他去……”然而,在后面“看戏”的汪德贤,则是一脸“淡然”笑道,“一匹无牙之狼,不过家犬,现在的他,根本什么都做不了……而且,想杀死他还不是易如反掌?司马将军的计策,早就为他买好了坟墓,哼哼哼哼……”

    汪德贤心中有数,似乎等待方渊前方的,是一条通往黄泉的死路……

    而此时此刻,在后山冥谷,苏佳为保护洞中村民,独身犯险引诱追兵,与之继续周旋……

    “那个身影,那个脚步……是她错不了的——”教徒认清楚了,那就是苏佳本人不错——众人一直寻找的目标下落之,心中不禁暗暗道,“那天她是和苍龙大侠一起掉下悬崖的,既然她还活着,说明苍龙大侠也活着……原来他们两个在这里——教主一直让我们找寻苍龙大侠的下落,这下正好一箭双雕,带队查封村子的同时,顺便查清了苍龙大侠的动向。既然如此的话……”

    灵影弟子众人,似乎又在嘀咕着暗暗诡计……

    苏佳施展轻功,与追赶自己的蒙元众军百般周旋,一直绕到了离冥谷较远的后山狭道。看似是帮村民们摆脱了危机,实则不然——虽然引诱了这批追兵,但从村口上来的官兵源源不断,一旦脱离了冥洞视线,自己离关键地带太远,后面追上的蒙元军队继续搜寻村民下落,冥洞附近仍旧不安全。

    想到了这点,苏佳的计划稍稍有变……

    “找到了,在那里——”蒙元将领在侍卫的掩护下,领兵带队追进了狭谷,看见苏佳倩影悬于两坡中道之上,将领提刀大喊道,“快,给我爬上去,杀了那个女人——”

    苏佳此时两脚悬于坡壁之上,蒙元士兵得到命令,纷纷沿着两旁石壁向上攀爬。而苏佳早就将一切看在眼里,已然计划对策的她,从容一笑,鬼刀“轻轻”一使,寒芒破断左右巨石……

    “咯咯咯咯……”忽然,狭谷中道处,两壁岩石震震颤响,还没意识到险情,就听一道“砰隆——”巨声——苏佳挥刀斩断石间,巨石瞬时如“雷球”般滚落而下。

    “啊——啊——啊……”蒙元士兵还在攀爬,等众人抬头反应过来,为时已晚……一块又一块巨石急剧坠落,正砸众军头上;霎时阵中血浆横飞、凄声连连,苏佳这么引诱一出,便是断送了敌军众士性命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巨石坠崖正落道下,不但折损了敌军将士,还阻拦了他们回头的去路。苏佳并未与众军纠缠,眼见落石阻隔山口,遂轻功一使飞身回去——毕竟眼下最重要的,还是冥洞中避难的众乡亲安危,趁着这出“一石二鸟”,不但把敌军成功引诱离开冥谷,自己还能折身返回。

    蒙元众军没有办法,被“乱石”砸落一片狼藉,无以重整继续追击,只能眼睁睁看着苏佳施展轻功离去……

    摆脱了这一出蒙元部队,苏佳回头直奔冥洞,正好赶上第二拨敌军寻上山来,自己当能继之应对。

    不过眼前的情况似乎有变——第二拨蒙元军队爬上山后,并不像之前一样卖力搜寻村民的下落,而是数人为列,如埋伏据点般,手持弓矢利刃隐据在各个“关口”,就像是故意在等什么猎物目标一样。

    苏佳也看不懂眼前的局势,索性躲避在岩石一侧远远观察——在未弄清楚敌军意图前,自己绝不敢轻举妄动……

    然而,等待的“目标”出现时,苏佳都快傻眼了……

    须臾片刻,从坡道一侧缓缓行来之人,竟是村长方渊——之前在村口苦苦靡战,又因汪德贤阴谋扰乱心智,自己中了敌军的陷阱,全身中伏数处重伤,腰间更是被深深一刺,血流不止……

    “竟然是村长,这……怎么会这样……”苏佳也是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,心中不觉一震——看到敌军纷至前来,刚才还以为是村长在村口罹难,自己还在担心;现在全身血伤跑上山来,比蒙元官兵更晚一步,苏佳一时弄不清状况,焦躁不安并存。

    然而接连想到刚才举止“怪异”的敌军,苏佳似乎是意识到了什么,瞳孔不禁张大……

    “呼……呼……”方渊拖着重伤的身子,满脸焦急爬上了山口,还在担心避难的村民是不是已遭官兵毒手,却见冥洞正前一片死寂,丝毫没有混乱过的迹象。

    “难道乡亲们没事,朝廷的人没有对他们下毒手……”方渊看在眼里,不禁暗暗疑惑道,“不可能啊,我明明看到有敌军的士兵爬上山来,为什么……为什么现在一个人都不见……”

    然而,接下来的一声呼喊,却让一切结局“尘埃落定”……

    “村长快跑!——”苏佳突然从远处石后现身,冲方渊的方向急声喊道。

    方渊看见了苏佳,正惊异到底发生了什么,可随之而来的眼前一幕,却让自己知道自己走到了死亡的边缘……

    只在一瞬,刚才埋伏在周身据点的蒙元士兵全部现身,一时间手持弓弩利刃,正对道口的方渊。在那一刻,方渊终于明白了,汪德贤为何这么轻松放自己突围山上……

    “村长!!!——”而苏佳看着绝境当下,冲着方渊方向急声呼喊道,可一切都已晚了……

    “嗖嗖嗖嗖嗖——”利箭齐发,正朝心口,方渊意识恍惚一瞬,眼前顿时染过殷红……

    而此时在村口山下,汪德贤还和自己剩余的部下,满心悠哉地往山上走去……

    “什么,大人您故意放方渊上山,其实是为了置他死地?”亲信侍卫一路听着汪德贤的讲述,不禁问道。

    “准确来说,这些都是司马将军的安排……”汪德贤一脸淡定,缓缓说笑道,“方渊十五年来,尽挡朝廷众兵,缘由保护村民安危,自己奋身力战……司马将军看出,若要置其身死,只得以村民性命相迫,扰其心智——面对我,或许他能有战神之勇,可一旦身临村民危急,他一定会慌了心神,而那也是干掉他的最好机会……司马将军命我所率手下,中途上山后据点伏击,等到方渊救民心急现身一刻,就是他的死期——”

    说着,汪德贤的眼神愈加狰狞,令人胆寒……

    冥谷后山坡口,伏军突袭一道,鲜血浸染遍地。只不过倒下的只有一人——方渊身前正中十箭,垂然倒地而去,血痛之下虽然还有一丝意识,但他知道,自己已经走到了生命的尽头。

    直到最后,却是没能保护乡亲们的安全,方渊心中绝望生起。

    然而余光下一道倩影飞来,却是让自己莫名燃起信念的希望……

    伏袭成功,蒙元列队众军现身,准备出刀将方渊毙命。可身侧一道“鬼影”袭来,众军士兵更临死神一步……

    是苏佳——悲愤眼神下,挥刀呼斩而来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