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江湖博 > 第九百五十七章 就义而终 上
    “哼,方渊,你身为朝廷罪人,十五年前就该做好觉悟,如今安敢在此饶舌?”不悦的汪德贤,冲方渊愤愤然道,“十五年来,朝廷因为心系战事,没功夫对付你;但如今终下决心,惩治你们这帮刁民,今天方将军可不会再像往日那般幸运,从本将军手中逃脱……”

    “哼,终下决心是因为潼关战事败局已定,朝廷大势已去了是吗……”方渊在一旁毫不示弱,冷嘲热讽道,“再说了,你汪将军又何德何能,能将我亲手制伏?十五年来,屡次带兵发难,却总是被我‘羞辱’无功而返,究竟是朝廷无能,还是你汪将军无能……”

    方渊继续嘲讽着对方,心想与其口舌之辩的同时,能争取时间,让苏佳带领乡亲们成功避难。

    “方渊,你死到临头还敢在此嘴硬——”果然,汪德贤听了雷霆大怒,愤生吼道,“来人啊,给我把这个朝廷罪犯拿下!”

    令声即下,左右三五士兵持刀而上,前后朝方渊夹击而来。

    方渊虽已“退兵”十五载,但将之威劲犹在。何况与朝廷相斗十五年,对方的实力早已心知肚明,方渊根本不把汪德贤这种“闲鼠之辈”放在眼里,所临敌袭镇定自若。

    “呀啊——”前方一步,蒙元士兵挥刀正前,正朝方渊的头上砍来。

    方渊不慌不忙镇定自若,撩头一摆便躲开了攻击。

    而在身后,又一名士兵飞身扑来。方渊眼疾手快,单手捉刀擒腕向前一使,将之前出袭的蒙元士兵向前一拽——结果只听两声惨叫,蒙元士兵二人互撞互伤,相刺倒地而去,方渊本人毫发无伤……

    汪德贤看在眼里,丝毫都不慌乱,知道方渊是个“棘手”,耐心十足,继续命令手下将士上前围阵捉拿……

    干净利落解决“杂鱼”,又有死士围攻而上,方渊依旧沉着老练,表情丝毫未有惊慌。

    左右寒芒夹袭,方渊屈身躲开,看准破绽一刻,忽使纵劲而上。转手破刀,力如狂牛,腰合并劲一式,正将左右蒙元士兵撞翻在地。

    “啊——啊……”两声惨绝,如被利刃芒牙梭伤,士兵二人被方渊撞倒,却如身受犄角之痛,躺在地上痛苦不迭。

    “杀了他——”不甘心被犯人只身迫近羞辱,合围众士嗷喊一声,四面围攻举刀而来。

    方渊看在眼里,别出腰间的苗刀,决心欲以兵刃搏战……

    汪德贤虽然嫉恨方渊,但今日之围似乎并不简单,看着方渊在阵前靡斗,自己却在后方窃窃私语……

    “按司马将军原计划,列队从后向前依致行事……”汪德贤凑向身边亲信侍卫道。

    “是,将军……”侍卫悄声一应,遂退下吩咐身后众将士而去……

    和司马寒衣有系,看来事有阴谋不浅……

    而在阵前,方渊仍旧和围攻发难的蒙元士兵杀得难解难分。虽然方渊身手老练,怎奈官兵人数众多,一时半会儿难以脱困,围军阵前寒光裂影。

    “噌噌——”刀光忽使,鸣影作响,方渊苗刀在手,阵中搏杀,几式青光锋芒,便将上前包围的蒙元众士杀得畏惧惊慌、瑟瑟不前。

    但方渊心里也清楚,今日朝廷派重兵前来,事情绝不可能像以往一样简单了事,在没完全知晓敌人的行动,确保村民绝对安全之前,自己决不能掉以轻心……

    “啊——”又是一刀,一声惨叫,围阵上前的最后一个蒙元士兵毙命方渊刀下。方渊抬头环视一望,却见蒙元部队似有异样——刚才明明还包围自己的众军敌士,人数像是莫名少了一截,算上倒在地上被自己杀死的几具士兵尸体,人数似乎不太对,方渊心中不禁隐隐不安。

    不过不等方渊回过神来,汪德贤继续命前军将士上前发难,将方渊困于阵中,并作势大喊道:“哼,方渊,我今天倒要看看,你一个人能打到什么时候……都上去给我杀,不要停!”

    令声作吼,群狼绞杀,前排部队的另一拨士卒,又朝着方渊围阵扑了上来。还没看清敌军的意图,再次被围困当中,没有办法,方渊只好继续挥舞手中的刀,奋力拼杀一条血路……

    然而,在阵外“观战”的汪德贤冷冷一笑,看着方渊老来拼搏的“悲壮”,不禁暗暗道,“哼,十五年前领兵覆灭,十五年后还在这里拔刀厮杀,真是苦了你这根老骨头……不过尽管耗吧,今天有的是时间和你耗,等你反应过来,恐怕早就为时已晚,而且说不定就是你的人生末路……”

    似乎暗含着狡猾的阴谋,汪德贤冲方渊投去狭夷的目光……

    而另一方面,苏佳带着最后一批村民,已经来到了冥洞洞口——每每朝廷官兵前来骚扰,村民们都会躲进这个墓穴洞中,十五年来从未被发觉……这次也不例外,村中百姓寄希望于这次避难,能够同样化解这次危机……

    “阿婆,你快先进去……”洞门口,安置好了所有村民的避难,苏佳重点照顾着老婆婆道。

    然而,老婆婆心里一直惦记着自己未归的外孙女儿,忧心忡忡道:“小花还没有回来,我要等我的外孙女儿…”

    看着婆婆的着急,苏佳尽力安慰道:“阿婆您别担心,阿天已经去救小花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外面到处都是凶恶的官兵,小花她……不会出什么事吧?”老婆婆依旧焦心问道。

    “她不会有事的!”苏佳眼神坚定道,“我相信阿天,他一定可以将小花平安无事带回来的!”这句自信,苏佳既是说给阿婆听的,也是说给自己听的……

    “嗝嗒……”突然,山坡脚下传来一声不易察觉的碎石声响……

    苏佳听觉极为敏锐,江湖经验下意识的第一反应——有人上山来了。

    步伐陌生,不可能是熟人,而且脚步重重,来者不止一个……

    “不好,有人上来了……”苏佳神经顿时绷紧,悄声警醒道。

    “啊?这……这怎么会……”老婆婆听了,不由心慌道,“十五年来,官兵从没有发现过我们的藏身之所,村长也每次帮我们赶走了敌人……可这次为什么,会被他们发现?该不会是村长他……遭遇了什么不测吧……”想到村长多半遭遇险情,老婆婆更加揪心道。

    苏佳闭了闭眼,似乎暗暗下了决定……“阿婆,你先进去和乡亲们避难,外面交给我就好……”苏佳把了把腰间的鬼刀,神情笃定道,“在我回来这里之前,你和乡亲们千万不可以走出山洞!”

    说完苏佳即刻转身,起身跃步便往洞外飞去。

    “苏姑娘——”老婆婆在后面忧心喊道,却是应声不及……

    “敌人这么快就找上山来,说明村长没能在村口拖住是吗……”想到可能发生的一切后果,苏佳一边施展轻功,一边心中焦急道,“不可能的,绝对不可能的……村长为了保护乡亲那么拼命,他不可能这么轻易就倒下……”

    心中越是祈祷,心中就越是害怕,苏佳纠结着紧张的内心,眉宇渐露不安……

    收回担心,现在莫名危险逼近,为确保乡亲们平安无事,苏佳必须提起十二分精神。刚才突然察觉有不明人士上山前来,多半是蒙元士兵追至此处,预估对方人数之后,苏佳须将敌人引开冥洞附近,好让矛头全部指向自己,以保村民安全。

    苏佳轻功一跃,飞至峭壁崖上一块巨石角落,借着岩体的掩护,朝动静方向观望而去。

    然而眼前的一幕却是让自己惊呆了——寻上山来的不仅仅是手持利刃的蒙元士兵,在前方带路的,竟然是灵影教的青衣弟子。

    不光是朝廷的官兵,连司马寒衣的手下教徒也跟随行动,这倒有点出乎苏佳的意料——虽然灵影教弟子前来不多,但如此以来,事情变得更加棘手,光是对付侵扰村子的蒙元士兵已属不易,这些武功高强的教徒人等更难对付,而且还不确定司马寒衣是不是也在行动之中……

    “冷静,要冷静……”苏佳努力克制着心中的担忧,心中暗暗道,“之前阿天说过,司马寒衣的目标是他,把小双她们掳为人质,是为了引诱阿天出现……现在司马寒衣并不知道我和阿天是生是死,所以此番前来目标绝对不是我们,司马寒衣本人应该不在……这样说来的话,只是对付这几个人,只要把他们引开……”

    沉着分析后,苏佳似乎若有意动……

    此番袭击村子,不光是蒙元官兵,灵影教的弟子也随之行动,显然可见其有计划预谋。然而村长方渊还在村口糜斗拖住敌军,这支部队是怎么上山来的并未可知;何况十五年来村民避难藏身的冥洞未被发觉,这回敌人却像开窍了般,一下子搜寻找到了这里……

    “上山搜,全村百姓不见,一定是躲在山上——”官兵首领嗷喊一声,振振令道,“凡是找到活口,全部给我抓起来,押回村子!”

    灵影教弟子则是一路之言不提,只顾闷头在前方带路,隐隐中不觉看出,众教徒对这一带颇为熟悉,是蒙元部队的向导。

    而苏佳也是看出了这点,她不禁怀疑是不是灵影教弟子在此早有勘察,熟悉这一带的地形,并在今日带着部队人马绕过正道和村长方渊的视线,偷偷潜入这里。

    抱着这种可怕的想法,所见敌人离冥洞越来越近,自己若再不采取行动,村民藏身之处迟早会被发现。心中念头一定,苏佳一式“灵燕飞身”,从岩石后方蹿出,故意暴露在蒙元官兵视线中……

    “什么人?”果然,苏佳灵巧的身影,很快引起了敌兵的注意,蒙元将领大喝一声,提刀挥使苏佳“逃跑”的方向喝道,“给我追,别让她跑了——”

    众士听令,纷纷提刀沿路追击。苏佳故意沿着冥洞相反方向跑去,余光所见敌军追来,当下放心一半。

    “很好,这样就行了……”苏佳把持着脚步的快慢,既不让敌军追上,又不让自己消失在敌军的视野,直到拐过坡口,自己身形稍纵即逝,霎时没了踪影……

    “人不见了……”领兵将领所见,冲着左右手下命令道,“你们几个,过去看看——”

    “是——”蒙元众士得令,遂举刀成列沿着坡口拐角摸索而去。

    不解的是,刚才前头带队的灵影教弟子,这回却是落在了部队之后,似乎看见苏佳的身影,众人心中一疑……

    蒙元众士已至拐口,毫无顾忌地转角而去……

    “呼——”一阵劲风呼使而来,顿感胸前一道窒息,惊慌得眼睛都睁不开,正觉腹下一道冲袭。

    是苏佳——刚才突然“消失不见”,并非一味逃跑躲避。为更吸引敌军的注意,苏佳躲在了岩角石后,就待官兵现身一刻,“拂花掌”正袭腹下。蒙元众士猝不及防,被苏佳一招瘫倒在地,更有不幸者,直接被托劲的掌风几下山谷,刺人心骨的惨叫后,消失在了山底的云端……

    “众军护卫!——”眼见苏佳险境中暗地偷袭,将领怕是上前同样下场,坡口拐角前不禁惊慌喊道。

    “噌噌噌——”蒙元众士也不敢怠慢,纷纷提刀护在了将领身前。

    但苏佳显然不会在这里和这帮家伙浪费时间,刚才偷袭只是威慑,还未完全将敌人引开,苏佳不会在这里驻足脚步……

    转身一跃,飞身走远,苏佳绝灵般的倩影,穿梭于狭谷之间。蒙元将领所见目标,挥刀喝令大喊道:“在那里,快……快给我追!”说是命令,自己却害怕得发抖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众军士兵险要之地步步小心,追击目标不敢再像刚才那样粗心大意,否则人还没有追到,自己恐怕倒先成了“绝谷亡魂”。

    苏佳可不管,只要成功吸引了敌军,自己的任务就算完成。只是苏佳现在担心的事,一个是萧天和小花还未归来,还有一个便是村长方渊的安危……

    然而,部队身后灵影教弟子这边,看清了苏佳的身手和步伐,不觉为之一颤……

    “那个身影,那个脚步……是她错不了的——”教徒认清楚了,那就是苏佳本人不错——众人一直寻找的目标下落之一……

    :。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