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江湖博 > 第九百五十六章 情同兄妹
    蒙元士兵追了上来,刀芒已经近在咫尺,小花知道自己在劫难逃,神情恐慌到了极点。

    “汪——汪汪——”阿毛在一旁拼命保护小花,看着主人身受危险,奋不顾身朝着逼近的士兵扑咬过去。

    “去你的——”官兵恶喊一声,手臂用力一挥,便将扑上来的阿毛给抡倒在地。

    “嗷……”阻止不了恶人,被抡倒的阿毛在地上痛苦嗷叫几声,看来也是受了伤,没办法再保护小花。

    “阿毛……阿毛……”小花也是在一旁哭声喊道,身处险境、命临刀口,自己已然又哭又怕。

    “去死吧!——”官兵狰狞大喊一声,朝一个束手无策的小女孩儿挥下了刀。

    小花心觉在劫难逃,扶着倒地的阿毛,绝望地闭上了眼睛……

    “吼——”千钧一发之际,一道龙威袭来,掌风呼烈正冲蒙元士兵刀口而去。官兵所临措手不及,“啊——”地惨叫一声,连人带刀被击落悬崖,摔得粉身碎骨。

    小花绝境中得救,抬头一望,正见萧天凛然出现在自己头上——从村口飞使轻功而来,听到山坡这一带乱声躁动,知道有人再次遭遇险情,萧天遂跃步飞身而至山头,赶往山坡顶上予以救援;果然正碰见小花在这里遭遇围袭,千钧一发之际使出“双龙破”,救下了命悬刀口的小花……

    “大哥哥——”看着萧天危难中救下自己,小花兴奋喊道。

    “小花快上来——”萧天在坡顶呼声喊道,并朝下方伸出手接应。

    “阿毛,快……快上去——”小花站起身,拍了拍阿毛的背,阿毛振奋几声,四爪一跃跳上了高崖……

    “快追,别让他们跑了——”后面的官兵如狼似虎扑了上来。眼见小花在山下还没脱离危险,形势依然很紧迫。

    萧天想要跳下去救人,但很容易落入敌军的包围,如果小花能够往上攀爬,自己伸手接应,刚好能脱离蒙元士兵的追击,这是最好的办法。

    心中自信赌一把,萧天冲着坡下的小花喊道:“小花,快爬上来,我接着你!”

    小花明白萧天的意思,自己爬上山坡,可以一次性跳开官兵的包围,遂两手举起衣袖,卯足力气冲上坡去。

    萧天仍旧不放心,身位落下坡壁,一手抓着崖顶,一手伸向下方喊道:“快,把手给我!”

    小花看着陡峭的山坡,咬牙两眼一闭,纵身一跃而上。

    蒙元官兵紧随其后,锋芒寒刀已至岩下小花脚跟,生死只在一瞬……

    “啊——”小花鼓气大喊一声,奋劲而上——幸运的是,自己抓住了萧天的手。

    营救成功,萧天一手将小花拽在怀里,一手用力翻身崖上,成功脱离了敌军的包围……

    “大哥哥我怕——”得救后的第一反应,小花抱着萧天的脖子,心有余悸哭喊道。

    “放心小花,没事了啊……”萧天轻轻拍了拍小花的背,安慰说道,“敌人已经追不上来了,我会保护你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呜呜……”可小花还在止不住哭泣,对于一个年仅十岁的小女孩儿来说,一个人经历了生死边缘,心中难免后怕平静不下……

    果然正如萧天所说,在崖下“失手”的蒙元众士,一时找不到上山的路,只能眼睁睁看着小花和萧天二人逃离险境。

    而脱离危险的二人,带着阿毛一起,则沿着山坡的另一条道,绕远路折返回村子……

    回去的路上,阿毛在前面带路,萧天则一路背着受惊的小花,轻功奔回村子而去。

    不过形势转危为安,小花已经平静了不少,想到刚才萧天救下自己的一幕,小花靠在萧天的背上,天真夸赞道:“大哥哥你好厉害,不但教训了那些可恶的坏人,还救下了小花——”

    萧天听了,也不好意思道:“没有啦,只是答应了你外婆,要把你平安带回去……现在村子里遭受危险,我们要齐心协力渡过这场难关——”

    “嗯——”小花开心得点了点头,随后似乎想到了什么,题外话道,“诶,大哥哥,你这么照顾小花,是不是生活中也有一个像我一样的妹妹?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这么问?”听到小花突如其来的问话,萧天不禁疑声道。

    “因为大哥哥你这么会照顾人,我想一定是有过经历吧,比如有个亲生妹妹什么的……”小花表情满含期待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我在家里是独子,没有兄弟姐妹……”萧天笑了笑,想起了从前的日子,不禁自笑道,“不过非要说的话,也不是完全没有……我家是江湖中‘五大世家’之一的萧家山庄,我的师妹雪翠很小时就粘着我,我也把她当成亲妹妹……而且两年前回家的一次,我和佳儿也救过她……”不禁想起两年前萧家山庄的往事,萧天心里莫名感触。

    “哇,大哥哥真好,有那么多亲人陪你……”小花听了,不禁羡慕道,“我如果是大哥哥你的亲妹妹就好了,大哥哥你这么疼人,弟弟妹妹一定都很喜欢你——”

    然而听着小花天真的言语,萧天心里忽然莫名一颤,表情收敛道,“呵,谁知道呢?我看也未必吧……”

    小花听了,不解问道:“啊?大哥哥你为什么这么说……”

    “因为……”似乎想到了苦涩的回忆,萧天心中隐隐难过……

    (回忆中)……

    “陌谷一战”惨败,苏佳营中昏厥不醒……

    “都怪你!”谁知,就在气氛凝重间,背后突然一声刺亮的愤吼——是徐双,心中百感伤及的她,指着萧天斥声喝道。

    吴贤和鲁涛听见了,也是投去惊异的眼神;唯独萧天没有回头,似乎猜到了这个“结局”,表情低落至极,两眼自责望着昏迷不醒的苏佳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……你为什么没有拦住忆瑶师姐?”徐双冲着萧天大声斥道,“如果当时,你阻止她去‘鬼陌之谷’和郑羽化决斗,忆瑶师姐就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!”

    “小双,你不能怪萧大哥……”吴贤知道徐双情绪激动,更知道她对萧天有成见,见着此番情境难以控制,吴贤急忙劝阻道。

    “是啊,小双姐姐,萧大哥他已经尽力了……”鲁涛牵着徐双的衣袖,也悲声阻止道。

    “没关系,让她说……”谁知,萧天竟是一副坦然,眼神中带着愧疚与没落,轻声低语道。

    徐双可不管,自己本就对萧天厌恶,现在看着苏佳昏迷,更是“趁势”责备……“都是你的错!你不但没有拦住忆瑶师姐,危急关头也没有救下她——”徐双两眼湿红,怒声悲愤道,“你口口声声说心中念着忆瑶师姐,却连最基本的保护都做不到……”

    徐双一字一句的骂言,如同针扎般,在萧天心里隐隐刺痛——没能保护苏佳,事实摆在眼前,萧天不想多找借口,默默承受着自责的痛……

    “你算什么‘苍龙大侠’,你算什么男人?”徐双越骂越激动,越骂越伤心,随后竟冲萧天背后,重重踢了一脚,泄愤哭道,“忆瑶师姐为什么会看上你这种男人……连心爱的人都无法保护,你算什么东西!?!——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被徐双踢了一脚,萧天默默忍受着痛,继续为苏佳灌送着真气,没有激言反驳一句。

    “小双,够了!”吴贤再也看不下去,一边拉住徐双,一边冲她吼了一句。

    然而,情绪激动的徐双,挣脱吴贤的阻拦,摇头哭声绝望道:“骗子,都是骗子——陈世今是骗子,郑羽化是骗子,连你这个‘苍龙大侠’也是骗子……你们男人都是虚伪的,我再也不会相信你们了,永远也不会!”

    愤恨一句,徐双哭着扭头离开,径直往营外方向跑去。

    “喂,小双,你等等……”吴贤看在眼里,纠结不已追喊出去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,萧大哥……”鲁涛也不想看着事情闹成这样,自己放不下师兄和师姐,只是朝萧天背后轻声道,“小双姐姐只是伤心过度,其实我们都知道,这不是你的错……萧大哥你留在这里,安心照顾忆瑶姐姐,小双姐姐和吴贤哥哥,我去追他们回来……”

    说完,鲁涛也转头跑出了营帐……

    萧天一直一言不发,被徐双动脚袭击,自己也不还手——或许徐双说得并没有错,苏佳会有今天的结局,自己也难辞其咎……心里默默地自责与愧疚,是自己的无能,没有保护好苏佳……

    (现实中)……

    陌谷一战,苏佳走火入魔的那次伤痛,直到现在还是萧天心里那块难以磨去的疤痕,不仅仅是因为自己没能保护苏佳,更关键的是辜负了徐双等人的期待与盼望……

    “有一个人很讨厌我……”萧天想了想,冥冥苦笑一声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萧天自语的声音很小,小花没有听清继续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说……并不是每一个当作妹妹的人和你一样,把我当成可亲可近的大哥哥……”萧天忍了忍心中的哀痛,缓缓自笑道,“有一个人就非常恨我,因为我辜负了她……都是我的无能,才造就了这一切……”

    “大哥哥你这么热心,一定是想要保护所有人,为什么会辜负她?”小花听了,倒是不以为然道,“小花在大哥哥身边,只知道大哥哥全心全意保护我,不管结果如何,小花都很开心……我想大哥哥说的那个人,应该也和我一样的想法——可能确实因为大哥哥你一次没有尽善,她心有埋怨,但我相信她绝对不是嫉恨大哥哥你,她一定多多少少对你心怀感激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听到小花天真的话语,萧天心中不觉一触——从未了解过苏佳师弟师妹们真正的想法,就和自己很早认识苏佳时,不了解她一样,表面上怨恨与失望,也许心里还隐藏着许久的期待。至少现在徐双等人被囚禁在司马寒衣手上,心中惦记着的,绝不仅仅是苏佳一人……

    “小花,谢谢你……”似乎明白了什么的萧天,收回脸上的悲伤,随之坦然一笑。

    “谢我?”小花半天没反应过来,伏在萧天背上,稚嫩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嗯,谢谢你告诉我这些……”萧天冲着前方投去希望的目光,满含期待道,“我知道我该怎么做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大哥哥……”小花看着萧天自信的目光,内心不觉几分感触,心中抱着莫名的期望,怀紧双手道,“大哥哥,要是你能一直在小花身边就好了,你是小花见过的最好的哥哥……”

    萧天想了想,缓缓一笑,然而接下来的一句话,却似乎别有深意……“小花……”萧天表情稍显淡定,微微说道,“人总有一天,都会长大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?”小花一时没有明白,但不知为何,听到这句话,小花心中暗怀着一股伤心与希望,一种说不出的感受,不知道是该伤感还是开心……

    一路情同兄妹般的昵语,萧天背着小花,已经快到了村子的门口……

    而在村子正头,危机才刚刚临近……

    苏佳护着最后一批乡亲,避难上了山,留下村长方渊一人,独留屋外塘前守候。而在同一时刻,蒙元铁蹄循循而入,很快将村落四周包围得水泄不通……

    “驾——驾……”蒙元将领驭马阵前,吩咐手下将村子各处严看死守。正见方渊一人独立村头,“老对手”再度碰面,将领眼中充满了不屑。

    “哼,方渊将军,我们又碰面了……”蒙元将领名汪德贤,扩廓帖木儿手下,镇守潼关十几年,与方渊也曾数有故交——虽然并无建功之树,但多多少少也算将领之衔,十余年领兵侵扰安隐村落,和方渊“交道”也算不少……

    方渊知道其闲杂之辈,根本不放在眼里,但料想着此次潼关战事频繁,朝廷出兵镇压不少,仅以自己一人之力,恐怕难以像往常那样“应付了事”。

    方渊定了定神,起言先向道:“汪将军来日可好啊,又给朝廷当牛做马,来我这里闹事……”

    汪德贤看着方渊十几年一副“臭脾气”,心中甚是不悦……

    :。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