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江湖博 > 第九百五十五章 危机突降
    “怎么了吗,阿天?”本该高兴的事情,看着萧天疑虑的神情,苏佳不禁莫名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……没什么……”萧天即刻回过神来,“强颜”一笑道,“佳儿你不但伤好痊愈,而且还研习了新式刀法,这是好事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你怎么一副不开心的表情……”苏佳难得心情大好,撅嘴故意俏皮道,“是不是我自创的武功你觉得很幼稚,故意暗地里嘲笑我?”

    “哪儿有?”看着苏佳有心情玩笑,萧天还是露出喜悦乐道,“我们的佳儿最厉害,简直就是个小天才!”

    “讨厌,就会嘴贫……”苏佳红脸嗔羞道,实则心里乐开了花。

    萧天想了想,主动牵起苏佳的手,缓缓说道:“走,佳儿,我们回去吧——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苏佳娇羞点了点头,应声一句,遂和萧天一起离开了山顶。

    然而,虽然刚才与苏佳“浓情相叙”,但萧天心里似有苦忧。也许是不想在苏佳面前表现出来,也许是自己心中另有顾虑,牵手并行回去的路上,萧天心中一直难平……

    “没想到佳儿你这么快就能从阴霾中走出,而且研习新的武学,不得不说你真的是天才,天才得让人望尘莫及……”萧天两眼低沉苦苦一笑,心中暗道,“本来是我想给你的‘惊喜’,却没想到你能走在所有人前面……快三年了,你我虽已结为夫妻,可我却依旧只能默默遥望你的‘背影’……”

    心中徒来的莫名感伤,萧天这句心言,是单独说给自己听的……

    村外树林,暗谷深处……

    村长方渊仍旧和往常一样,清晨在冥谷祭悼了逝者,此时独自一人在林中伐木。

    板斧在手,挥刃刚劲,锋面刻印的几道裂痕,见证了方渊十几年沉淀忍受孤独的岁月沧桑。虽然孤独,但心中的信念未曾改变,踏踏实实走过岁路,不见世道风云却也经历无数……

    和平时一样,捆好了木柴,方渊准备往返归家,然而忽然丛林深处传来的异动,让自己不觉警醒半分。

    更关键的,这种异动十分耳熟,方渊像是意识到了什么,神情随之一变……

    灵机一动,方渊一跃跳上石岩,借着居高临下和树枝的遮掩,隐隐观察着动静传来处的山岩角后。

    然而眼前的一幕令人吃惊,在方渊看来却又意料之中……

    树丛声响间,幽暗之下忽而冒出几个人影——是蒙元士兵,三五成列,如影潜伏般,正朝村子的方向徐徐逼近。

    方渊认得出来,这些官兵是前来骚扰村子的部队——自从自己隐居村落,十五年以来,村子没少经历过朝廷的“洗劫”;但好在每次自己都能保护村民安全避难,自己孤身一人与其周旋,最终将敌人赶出村子。

    当然,蒙元朝廷近十年来内战军阀不断,无以专心所顾其处,不过隐落的村庄一座,朝廷也没放太多心,每次派遣的部队不过零零散散。

    而时日渐久,朝廷方面也知道,保护村子的村长方渊,正是十五年前所率军队在此讨伐覆灭的将领。十五年与之周旋,孤身一人敌退众军,了解方渊的本事,蒙元军队也有变举——这次袭击部队偷偷潜入,不再形同往日大张旗鼓,神不知鬼不觉般,在村子林外徐徐逼近。

    可这一切,还是让方渊发现了。方渊似乎决定了什么,稍稍埋下身子,在一棵粗木干后潜伏躲藏……

    前排的蒙元士兵稀稀两两,似乎像是打探村子周口的人影状况,确定附近安全无误后,部队连结一层跟一层,才慢慢向前行进。

    然而“摸索”着渐渐临近树旁,方渊躲藏的树干背后……

    “噌——”利刃一道呼闪,方渊眼疾手快,手中板斧横然一劈,正中“探查”士兵的额头,只听一声决然惨叫,蒙元士兵当场毙命。

    “呀——”跟着一起的士兵所见“真凶”,手持苗刀行刺而上。

    方渊看在眼里,镇定自若,左手不偏不倚把住对方的手腕,蒙元士兵不得动弹……顿时扭转一发力,方渊反拨一招干净利落——士兵的苗刀被反转一式,正中刺穿了自己的身体,惨叫一声,鲜血淋淋。

    出手疾落刺杀两卒,将领出生的方渊,出手突袭果断致命,而且十五载磨砺沧桑,英勇之威不逊当年……

    虽然徒杀两人,但这一动手不要紧,直接暴露了自己的位置。后面跟上的蒙元士兵所见动静,数十成列,紧跟着脚步徐徐逼近。

    这次朝廷潜袭来得突然,而且行动悄然,似乎事有预谋。时间紧迫,方渊须得尽快通知村里的村民。警告的钟铃正在斜山山顶,最快的办法就是从这儿爬上去,敲钟警报后,绕近道跑回村子,赶在蒙元军队入村之前,将村民全部安全转移。

    下定了决心,方渊索性将背上的柴火扔地,自己上前两道跨步,直接爬上了斜山坡顶……

    柴火落地发出声响,蒙元众士很快发现动静……“那里有人——”领头将士呼喊一声,霎时从暗林浮现的百来士兵,纷纷朝事发地点围拥而去。

    方渊以最快速度爬上斜坡,余光所见山下蒙元众军已经到达村口,遂连忙拉紧山顶钟鸣的警报……

    “铛——铛——铛——铛……”霎时,围林山谷安隐村落,钟声警鸣传遍全村,还在村子里干活休息的乡亲百姓,听到久违的“避难钟响”,纷纷神情紧张、胆寒害怕。

    “不好了,官兵又来了——”“是朝廷的官兵来了,大伙儿快逃到冥谷山上去——”“爹——娘……”整座村庄顿时陷入人心惶惶,到处都是逃难危急的呼喊,本来安详宁静的安隐村,很快将会变成一片“惨祸之地”……

    “铛——铛——铛——铛……”而在冥谷回村子的路上,萧天和苏佳也听到了报警的钟声……

    “这个钟声怎么回事,是不是村子出什么事了?”不懂“规矩”的萧天听到钟响,不禁担忧道。

    “钟声急促,看样子是这样……”苏佳神情顿时严肃,回声应道,“我们不能在这里逗留,得快点回到村子里去——”

    “嗯——”萧天点了点头,准备和苏佳一起奔跑回村。

    然而下山还没跑几步,却见几个“动作快”的村民,提着身家包裹往冥谷山上赶来。苏佳看着村民的慌张,知道发生了不得了的事,于是不禁拦路问道:“怎么回事,为什么乡亲们都往山上跑?”

    “是朝廷……朝廷派官兵来袭击村子,大伙儿正都赶往冥谷山洞避难呢——”一个慌不择路的村民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,朝廷官兵?是元军的部队……”苏佳听完,想到这几日潼关战事频繁,所遣官兵与军队无异,不禁惊忧道。

    “这已经不是第一出了,每次官兵来袭,我们都赶往山顶上去……”另一个同路的村民说道,“他们每次袭击村子,我们都躲到冥洞里避风头……朝廷官兵并不知道我们躲在那里,等到村长帮我们赶跑了官兵,我们才会安全……”

    “村长每次一个人啊,就能赶跑蒙元的官兵……”听到这里,萧天不可思议说道。

    “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……”意识到事情的紧急,苏佳神情严肃道,“阿天,我们得快点赶回村子去救乡亲们,趁着蒙元部队还没进村,把所有人转移到山上这里来——”

    “嗯,我知道——”萧天定声答道,遂和苏佳一起施展轻功,朝着山下村口奔去……

    官兵来袭,村中百姓集体奔逃,等到萧天和苏佳赶回了村子,民房山道处,村民已经陆陆续续赶往山中。但仍有行动不便的老幼之辈,上山之行遇到困难,官兵逼近危机在前,他们急需别人的帮助,这其中就包括照顾萧天苏佳的老婆婆。

    而在这时,村长方渊敲完了警钟,从斜坡绕近道赶回了村子,加紧组织村民百姓的转移……

    “村长——”看见村长匆匆赶回,萧天应声招呼道。

    “官兵比我们想象得要快——”方渊露出从未有过的紧张,着急说道,“这次他们并没有明目张胆来袭,而是选择偷偷潜入,要不是我在村口及时发现,他们这会儿大部队已经进了村子……敌人人数不少,时间紧迫,最多不过一刻,官兵就会来到这里,得快点扶持这里的老幼,尽早上山冥谷避难!”

    “村长,拖延官兵的事情交给我们就好,您快带着阿婆她们,前往山上避难——”危机当前,萧天挺身而出,义正言辞道。

    “不行!”然而,方渊毅然决然道,“这里交给我就好,我知道怎么和他们周旋……萧少侠你和苏姑娘有个照应,你们快带乡亲们上山!”

    “可是村长——”萧天似乎还在犹豫,毕竟再有经验,一个人面对如此多的官兵压境,根本就是孤木难支。

    “快走,再不走就来不及了!——”方渊却是铁了心留下,挡在二人身前,冲背后萧天苏佳喊道。

    没有办法,形势危急,不得犹豫,既然方渊身有经验,知道该如何周旋敌人,萧天和苏佳眼神对视,准备齐心掩护村民,前往冥谷避难而去……

    “不,还不可以……”谁知,这个时候,老婆婆却是满心焦急道,“小花……我的外孙女儿还在村外的山头采药,她还没有回来……”

    “阿婆你说什么?——小花她……”苏佳听到这里,情绪顿时紧张迫急。

    关键时刻,萧天站了出来,冲苏佳喊道:“佳儿,你带着阿婆和乡亲们先去避难,我去救小花——”

    “阿天——”萧天危难紧迫之中,准备孤身一人去救小花,苏佳担心不止道。

    “放心佳儿,我会平安回来的……”萧天冲苏佳投去自信的目光,遂又冲老婆婆发誓道,“阿婆您放心,我一定会把小花平安带回来!”

    “阿天……”看着萧天坚毅的眼神,苏佳不觉心中感触。

    “拜托了,你一定要救回我的外孙女儿……”老婆婆把一切希望寄在萧天身上,嘱咐言辞道。

    “嗯——”萧天自信点了点头,遂转身施展轻功,朝往村外的山谷飞去。

    “阿天,你一定要和小花平安回来……”萧天决然的背影渐行眼前,苏佳心中默默祈祷道……

    分工即刻完毕,村长留在村中拖延敌人,萧天孤身一人去救还在村外的小花,而苏佳则是继续组织村中乡亲,前往避难冥谷山顶而去……

    此时此刻,正如老婆婆所说,小花带着阿毛一起,还在村外的山谷采药。今日一早和萧天一别,本来在村外安然无事,谁知突然听到村子方向的警鸣钟声,知道蒙元官兵来袭,一时孤立无援的小花有些不知所措。这时想要回村子也不太可能,一面担心还在村子的外婆不说,自己也随时可能遭遇蒙元官兵的危险……

    果然,一时慌不择路间,小花牵着阿毛走在半山腰上,坡下正见十来士兵提刀而来,而且似乎发现了自己的踪迹。

    “上面有个女孩儿,快抓住她——”官兵头领抬头所见,冲着山头嗷声喊道。

    小花听到如同魔鬼般的趋喊,惊恐万分便朝着山顶方向跑去。可就算真的跑上了山顶,也不过是死路一条,自己始终逃不出蒙元官兵的手心。

    “快跑,阿毛——”小花牵着阿毛,继续往山坡上跑。但还没拐过山角,几个蒙元士兵已经攀岩爬了上来,不出一会儿工夫,便追上了小花。

    “站住,不要跑!”蒙元士兵在身后斥喊,手持利刃咄咄逼近。小花心中愈是害怕,别说回头了,自己逃命都来不及……

    “哎呀——”突然一个踉跄,小花因为恐惧和心急,没有注意岩石山路,左脚被石头一绊,全身摔倒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阿毛随主忠心耿耿,看着小花摔倒,自己也没有再逃跑,而是不离不弃护在身旁。

    “阿毛,快跑啊……”小花临近危机,却还顾及着爱犬性命,竭尽全力呼喊道。

    而在此时,蒙元士兵已经提刀逼至了小花跟前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