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江湖博 > 第九百五十四章 冥魂刀法
    偏营腹地,熊熊大火烧了一晚,唐战昨夜独骑杀阵、所向披靡,今日所见,校场连接营门正中,满目血染、尸横遍野……

    吉完吉烈身为主将,二人昨晚皆被唐战挟持。想起当夜唐战孤身一人,将军营内外搅得天翻地覆,不但烧毁了军火后营,众军合围逼迫之下,还险些取了自己二人性命;独骑突围破阵之中,杀得众军将士闻风丧胆,仅以一人孤军之力,便是震慑全军将士人心惶惶。现在想起来,兄弟二人仍还心有余悸……

    今日一早,偏营将士还在战战兢兢收拾着昨晚的“残骸”,营中却似前来贵人,吉完吉烈兄弟二人,在中营营帐正见会待……

    “昨晚的情况就是这样……”吉完像是在汇报上级情报一般,低声颤颤道,“先锋军主将唐战昨晚孤身一人突袭大营……末将无能,不但未能保住军火存库,还折损了无数将士性命,军心重创。帖木儿大人若要怪罪,末将愿受责罚……”

    原来今日前来营中的人,竟是扩廓帖木儿——见童琛胜仗后并未按原计划班师回城,扩廓帖木儿心觉疑虑,打听消息后得知童琛部队行至此处,特亲自率兵前来一视。

    不过令其失望的是,童琛本人并不在营中,就连主力部队也并不全在偏营留守,其人部队不知去向……

    “是吗?那个唐家后人那么厉害啊……”扩廓帖木儿听了,冷冷一笑道,“看来兀良将军生前说的确实不错,出生武林的先锋军将领,个个并非等闲之辈……”

    “帖木儿大人……”看见众军落败,扩廓帖木儿还有心情玩笑,吉完不禁心中一寒。

    “对了,童将军人呢……”扩廓帖木儿终于问到实处道,“他不是一直发誓要亲手和唐家后人做个了断吗,为何迟迟不见他?”

    吉完顿了顿,即刻应声道:“童将军昨日命我等部队留守偏营……自己则带着分部主力,先行前往祁谷……本来说是今日一早前往会和,却没想到……却没想到昨晚……”吉完越说越没底气,想起昨晚的“惨败羞辱”,他害怕扩廓帖木儿一时恼怒,不会放自己。

    “哦,童将军不但专自违抗我的命令,还分军其行,今日也不告知于我……”扩廓帖木儿似乎心中嘀咕着什么,暗暗自语道。

    “就是童琛命令属下等人这么做的——”吉烈为了逃避责任,突然在一旁恬不知耻斥声道,“这一切都是童琛那家伙的主意,大人您若要怪罪,一定要将童琛缉拿归营!”

    吉完则在身前不敢再作声,默默等候着扩廓帖木儿的决令。

    “本将军如此信任你,你却自作主张,害得众军拖累,大涨敌将士气……”扩廓帖木儿想了想,冷冷一笑道,“如果能将唐家后人擒拿,本将军倒没有话说;如若不能,哼……”

    扩廓帖木儿似乎莫名下定了什么,神情稍稍一变。

    “大人,现在究竟……该怎么办?”吉完缓了缓神,战兢冷问道。

    扩廓帖木儿眼神一定,随即道:“传令,全军随我前往祁谷——”

    看来这回,扩廓帖木儿要亲自行动……

    同日清早,安隐村落……

    “嗯——”萧天昨晚睡了个好觉,今日醒来伸伸懒腰,心情无比舒畅——想到昨日苏佳终于解开心结,不觉这几天的辛苦劳累没有白费。

    心情大好的萧天,想要找苏佳聊聊情,却一大早不见苏佳的身影。正觉奇怪苏佳单独一人会去哪里,迎面院落门口,小花牵着“阿毛”,蹦蹦跳跳走了过来,应该是刚刚从外面散步回来……

    “诶,大哥哥你醒了?”看见萧天走出房门,小花高高兴兴招呼道。

    “小花……”萧天也微笑应声一句,随即问道,“对了,小花你一大早有没有看到佳儿去哪儿了?”

    “你说大姐姐啊……”小花露出天真的笑容,娓娓说道,“我刚才有看到哦——大姐姐一个人,往冥谷山顶的方向去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又去了那里……”萧天听了,不觉暗暗嘀咕道,“昨天带她去那儿,只是为了克服心魔……但佳儿不是已经解开心结了吗,为什么还去那里……”

    心觉好奇的萧天,觉得自己还是有必要再跟过去看看……

    冥谷山顶,“坟洞”之中……

    幽冥洞内,苏佳独自一人跪在坟前,显然是在祭奠死去的小红姐姐。但和昨日的悲伤不同,今日的苏佳心情舒畅,完全没有了对逝者的愧疚——昨晚睡觉,苏佳梦见了自己和死去的小红姐姐重逢,和她说了好多的话,而且尽是相悦之言……

    “小红姐姐你知道吗,我和阿天已经结为夫妻,你一直希望我找个好归宿,我现在终于找到了……”苏佳心中满含着欣喜,暗暗倾诉道,“阿天一直陪在我身边,不离不弃照顾我,而且就在昨天,他终于帮我解开了长久以来的心结……”

    这回苏佳是真的释然了,面对过去的仇恨,无论是亲身的,还是自己祸下的,苏佳都能坦然面对,不再像过去那样一味逃避和失去理智……

    “小红姐姐你也一样,因为我,你在‘水月洞’中身死殒命,不但落了性命,而且再也没能和心爱的人相见——这一切都是我的错……”苏佳表情欣然道,“不过经历了种种磨砺,我懂得了许多,明白了我拥有的和缺失的究竟是什么……你放心,我已经知道我该怎么做,我所需要保护的是什么——小红姐姐,郑师兄,还有阿天,我已经知道我绝不能丢掉的信念是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眼神转而坚定,苏佳凝望着手中的鬼刀,缓缓站起身,朝着洞外漫步走去……

    冥谷山顶,阵阵风寒,高台灵上,“冥魂”作响……

    十五年前,这里曾是方渊众千将士拼搏厮杀的绝古战场,一道道见证历史年轮的刻印,如沉纹般铭刻在峰谷石台之上。

    而就在昨天,萧天与苏佳在此相决。刀剑轮回险境绝中,苏佳也终于战胜自己的心魔,重新鼓起勇气,拾起手中的刀,将命运的怨恨化为寒芒,消逝而过……

    走出了洞穴,苏佳慢慢行至高台,再次来到了这片“凄寒”之地。昨日克服心魔困障,苏佳身体已然痊愈**成,今日再度临崖而望,心宇高寒之下,似乎别有感触。

    四面寒风隐隐掠过,吹起苏佳垂然的发鬓,一丝巾帼眉宇传神其间。苏佳手持鬼刀,亲闻如同“冥魂空号”的绝谷声响,心里不觉一阵惊沉——

    十五年前,千百将士埋尸沙场,后将孤活为保全村百姓,十五年兢兢业业、恪守本分,挺身守护为免战火之灾。而今战火已过,军魂犹存,徘徊于冥谷之上的空寒嚎响,在苏佳听来似乎并非孤鸣野鬼,更像是尽忠尽职守护村子的坚毅灵魂,在村长方渊数久传承下,生生不息。

    仔细想想自己的履历,其实命运与其并非径庭——同样是昔日犯下枉错,最终致使亲人朋友逝去……但村长方渊信念不变,十五年如一日守护着村子,守护死去将士的亡魂,即使背负曾经的罪名,也坚定誓言终生不变。

    比起同样的信念,苏佳联想到郑羽化——虽然自己败于其手,但经历昨日所克心魔,苏佳不禁觉得,郑羽化因其爱人的死,非但没有沉沦不起,反倒更加坚定信念,守护着红云的梦想,守护着曾经的誓言……对自己来说,郑羽化非但不是自己的仇人,更是帮助自己看清命运与人世抉择的人,正是因为自己的痛败,才让自己更看清自己的善恶是非,明白自己终将走下去的,应该是一条怎样的路……

    抱着这份执着与坚定,苏佳也在心底暗暗发誓,向死去的小红姐姐(红云)发誓,自己绝对不会放弃的信念……

    “呼——”寒风迎面扑袭而来,吹乱苏佳的飘乱长发,但苏佳的眼神坚定不变,手中的鬼刀更是坚毅闪着寒芒……

    “噌——”空绝利响,鬼刀骤鸣,苏佳“灵燕飞身”而上,御刀纵下即出。

    也许是以习武恢复,也许只是心血来潮,苏佳忽而莫名其想,清晨高台挥舞神刀。不过今日苏佳使的,似乎并非“断魂刀法”,带着逝者的深沉与不变的信念,苏佳灵感而发御刀新出,伴着冥谷幽响的阵阵凌风,凄厉寒影循循而上……

    漠谷幽灵般寒号,回转疾风般断上,并未有“断魂刀法”之神威,却能纵出百刃、鸣舞亡灵。

    灵感所创“冥魂刀法”,寒芒与凌风共舞,绝式及幽冥共长,仿佛置身天地虚无,牵动将骨亡魂之魄,徐徐间迎风而上,轮回刀芒裂影而下。

    几招几式,惊舞乾坤,柔中刚并,循影若现,看似未有“断魂刀法”之惊威,却能百杆而上,灵影幻千……

    “佳儿……佳儿——”萧天这边,一路呼喊找寻苏佳而来,本以为还在“坟洞”沉沉祭悼,赶到洞口,却听见山洞冥谷之上,幽冥绝响震人心魂。

    心血不禁隐隐发寒,真如同千百亡魂纠缠其间。好在这是白天清晨,若换做是夜晚其中,自当以为是百鬼千缠、冥魂回世般让人发怵……

    “好大的声响,冥谷的风有那么大吗?”果然,萧天不觉两臂发冷,“颤颤巍巍”自语道,“真不愧是‘冥谷’,字如其名……村长和小花说的没错,这山上幽冥如同鬼嚎,如若不是祭祀或避难,谁都不愿意来这‘荒凉之地’……说荒凉还真荒凉,山上连根草都没有……”

    调侃一句后,萧天好奇走上几步,毕竟冥谷山上寒风骤响,萧天担心苏佳会不会也在山上……

    果然不出所料,苏佳正处谷上,御刀挥舞其间。萧天还以为是寒风乱作,等到上山定然一看,自己差点没被惊到……

    苏佳继使“冥魂刀法”,随风行展绝威而上。半空一跃“幽冥魂影”,轻功所伴寒风呼啸,云隐雾里皆是刀芒,划风遂为一片尘埃。

    “魂影”梭使倾然,绝非“断魂刀法”之式——萧天能够看得出来,这是苏佳从未施展过的武功,却能如此应手、人刀合一,呼啸山风,聚影亡魂。

    没完,横刀飘忽渗透一式,看似轻柔,实则步步杀机——“冥魂断神”凄影而上,并非狂杀裂斩,而举轻行之托,虽露鬼影刀芒,却似行云流水,少了“断魂刀法”的刚猛,却多了几分威势不逊的灵动。

    “呼呼呼——”没有太多华丽的招式,却能如感千百“冥魂”油然其间,神威震寒。苏佳“冥魂刀法”即收,轻功自如稳稳落地。萧天在一旁看在眼里,不觉被苏佳的刀法折服,两眼睁大久久未有回神……

    苏佳满脸平静收回了刀,等回头一看,却见萧天已然站在谷口。苏佳随即一脸微笑,兴奋跑到萧天身前,满脸欣喜问道:“诶,阿天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?”

    萧天半天才清醒过来,摇了摇头应声说道:“是……是小花告诉我的,她说佳儿你今天又来到这里……”

    “刚才……献丑的招式让你看到了……”苏佳一边兴奋,一边久违俏皮地吐了吐舌头,似乎自己新创的“刀法”,第一天就被萧天看见,自己有些腼腆害羞。

    “献丑?”萧天听了,则是一脸诧异道,“那么厉害的刀法,佳儿你居然说是献丑?那是什么刀法,我怎么从来没见佳儿你使过……”

    “嘻嘻,这是我自己研习所创的刀法,你当然没有见过……”苏佳脸颊微微一红,继续腼腆道,“因为第一次使,所以才说‘献丑’啊,却没想到就这样被你看见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自……自创的?”萧天听了,更是有些诧异。

    “嗯,因为亲身所设冥谷,想起村长和小红姐姐的往事,不觉灵感即来……”苏佳收敛几分笑容,郑重低应道,“我起名为‘冥魂刀法’,自为‘冥魂’之意……昨日的历练,让我坚定心中的念想,这刀法也如十五年未曾改变的信念一般——村长继承逝去将士的志念,十五年如一日保护着村子……我也励志了要和他一样,坚定自己心中未曾改变的信念!”

    “佳儿……”听到这里,萧天不觉暗暗说道,虽然看着苏佳振作深感欣慰,但这其中,萧天有的并不仅仅全是开心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