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江湖博 > 第九百五十三章 孤身闯营 下
    “单枪匹马孤身闯营,你是找死!——”吉烈不把唐战放在眼里,苗刀出鞘,正朝落降唐战身前劈去。

    唐战定睛而望,梨花枪单臂狂出,“定魂枪”横斩一式,火光夺闪间,吉烈手中的刀被利落击飞。

    一招击破,毫无还手,吉烈眼睛还未眨一下,梨花锋芒已然抵制喉咙正前,刚才嫉愤的眼神瞬时化为惊恐,四肢冷颤、全身畏然。

    不过唐战似乎并不打算立刻取其性命,枪矛命于咽喉,唐战定然喝问道:“游戏就玩到这儿了——快说,你们童琛将军人在哪里?!”

    “额……”吉烈还没从惊慌中回过神来,神情颤然不知所措,被唐战“擒拿”却似心有不甘。

    而吉完在一旁早已战战兢兢,听闻唐战神将之勇猛,如今亲眼所见孤身破军杀入营中,胆识武功惊呼常人,吉完站在对面冷汗淋淋……

    “吭咔吭咔……”然而,不等唐战逼问出下落,帐外却是传来蒙元众士的铁柝声响,火光连绵蜂拥一刻,寒芒利刃已然近之门前。

    唐战看着众军逼来,放下吉烈回头一望,眼神如鹰寻狼而视,铁碎狼牙俱手在前。

    “杀了他——”领军将士所见唐战只有孤身一人,喝声命令道,准备一举将其拿下。

    “我看谁敢上前一步——”唐战丝毫不输气势,持枪挟持着吉烈,喝然愤声道。

    看着自己的将军被敌人挟持,蒙元将士有些不敢轻举妄动,纷纷手持寒芒逡巡而立,虎视眈眈望着唐战……

    “还不快退下?!!——”唐战两眼一瞪,厉吼一声,其势威如震慑,吓得蒙元众军抖退三步,锋矛在手犹豫不前。

    然而,吉烈看着唐战注意力正在军前,冒着被长枪挟持的危险,从腰间悄然摸出一把匕,似乎对唐战有所企图……

    但唐战暗中早就注意到,气势所对正军当前,余光忽而向后一瞟……

    “噌——”寒芒出鞘一声厉啸,吉烈身形微曲而下,喉咙避开梨花枪矛一瞬,手持匕便朝唐战刺去。

    唐战回神一瞬,瞟见利芒袭来,瞬时转身飞脚一击……

    “额啊——”唐战突然反转一脚,正中吉烈腹前,吉烈大叫一声,整个人被踢飞数丈,重重撞倒了炉前的案榻,匕更是不翼而飞。

    “哼,小花样……”唐战不屑一句,并冲倒地的吉烈投去蔑视的目光……

    然而,看着吉烈被唐战踢倒身后暂时安全,领兵将领再次大喊:“抓住他!——”全军将士齐拥而上,又一次朝唐战包围而去。

    唐战看在眼里,反应即刻一变……

    身形一闪,躲开蒙元士兵的寒芒,唐战持枪后退几步,正好退到了一直惊慌无措的吉完身旁。

    吉完反应过来,却是为时已晚——唐战眼疾手快抽出吉完腰间的匕,将其架在吉完项上,再一次挟持住了人质……

    “将军——”“将军……”这次是吉完被唐战挟持,蒙元众军看在眼里,又不得不停驻脚步,放弃“包围”。

    唐战将吉完挟持在前,冲蒙元众士喝声力道:“谁再敢上前一步,我就杀了他!——”

    声音洪亮如有惊雷,众军将士还未反应,就已被唐战的气势所吓倒,全身不禁瑟瑟抖。

    被挟持的吉完,早就被唐战的胆识所折服——孤身一人闯营,不但烧毁了军火仓库,将全营上下搅得天翻地覆、人心惶惶,还冒着极大危险,单枪闯入正营帐中,所面营下数千将士,挟持身为领将的自己二人……

    “叫他们退下……”唐战两眼冰冷,冲着吉完耳边应声说道。

    但吉完似乎还未从战兢中回过神来,被唐战的威逼所震慑,自己半天说不出话。

    “快叫他们退下!——”唐战所见其无反应,即刻厉言相逼道。

    “快……快退后……”吉完这才反应过来,颤颤巍巍命令道——额头鬓间渗出冷汗,黢微灯火下,顺着脸颊渐渐滚落至脖子上的“刀口”。

    蒙元将士看在眼里,自己的将军被唐战挟持,众军不敢轻举妄动,一步一步向后退去……

    “我再问你最后一次……”唐战仍旧不忘目的,围军在前,镇定自若朝吉完问道,“你们童琛将军在哪儿,回答我——”

    吉完不敢不从听令,战战兢兢道:“童将军天黑之前,已经……已经带着先头部队去往了祁谷……我们明日一早,本来是要……是要会和……”

    “前两日被你们俘虏的我军将士呢,是不是也和他在一起?”唐战继续喝声问道,他心中担心的果然还是6菁的安危。

    “是……是的……”吉完一五一十答道。

    知道6菁一直被童琛“俘虏”身边,唐战算是放心了一半……唐战一手持刀挟持吉完,一手持枪鼎然身后,命令吉完前走几步,似乎心中另有打算。

    看着唐战一直挟持着自己将军不放,蒙元众士又急又恨,唐战押着吉完似乎准备离开营帐,堵在门口的士兵看在眼里,挪步向后心有不甘。

    唐战知道人质在手,敌军将士不敢轻举妄动,举目环望帐外包围的火光一片,似乎已然下定了决心……

    “吁——吁……”之前被火海扑袭的营中战马,一片慌乱四下逃窜,除了中军营帐处包围唐战的全军将士,校场营下已然一片破乱狼藉。

    唐战挟持着吉完缓缓走出了门口,而包围的蒙元众士已经退到了阶梯……

    “你该怎么做呢?现在营下我军包围,就算把我当做人质,你也很难逃出这里……”吉完被挟持间,不经意冲唐战悄声说道。

    但唐战已经做好了准备,浑身是胆的他,准备做一次生死突围……

    “扑——”“额……”唐战两眼一定,举手将吉完向前一推,自己则趁着蒙元众军照顾吉完不顾,轻功飞使围军身后而去。

    “将军——”“将军……”吉完被唐战推了一把,一个踉跄倒下营台,前排将士不觉惊忧,纷纷上前搀扶。

    而唐战则趁着这个时机,轻功踏步而上,越过众军肩头,直扑乱阵的群马而去……

    “贼人逃了,快追!——”蒙元将领看在眼里,吩咐手下照顾受惊的吉完吉烈二位将军,自己则带队护身追击,决不让唐战全身逃出大营……

    “吁——”马蹄嘶扬一声,唐战正落骏骑马鞍之上,一手御绳,一手持枪,神将之威,如临破浪。

    而在阵中,火海烈光之下,蒙元众军围阵校场,欲图将唐战包围在营中,围剿擒杀……

    “杀——”大营正前,霎时喊杀惊响,唐战驭马飞驰而过,眼前却现无数敌将,正朝自己扑袭而来。

    唐战傲月梨花在手,乌云蔽月烈火阵中,惊如鸿涛百裂之阵,回枪立马疾斩飞下。

    “挡我者,杀无赦——”唐战厉吼一声,其威震慑绝谷,眼见众敌拦袭,目若猛虎獠牙,喝喝然磅礴斥声道,“还不快让开吗?!!!——”

    猛虎之威,势不可挡,众军当下,胆战心寒。唐战飞骑而纵,梨花枪当天一袭,“望羽惊鸿”百斩而出,杀入敌阵瞬间飞血狼牙。

    “啊——啊——啊……”蒙元铁骑即过,便是尸横立倒——唐战独骑神将惊威,飞血梨花斩刃万敌,蒙元千军虽围当下,却是无可奈何胆战心惊……

    “这就是……敌军先锋的‘神将’唐战吗……”吉完在部下搀扶下,惊愣半天才回过神来,转头火海阵中,正见唐战横扫千军、神威如龙,单骑破敌御军杀阵,被其神将的气魄所慑,不禁眼神惊异道……

    唐战所至之处,野火尸横遍野,蒙元众军围下,却是无人能拦……单枪匹马飞驰营门,一路过关刀光溅血,披荆独骑神将之威,这绝对是唐战从军以来,最勇猛胆识的一次突围……

    “啊——啊……”蒙元将死仍在继续,纷纷上前拦截唐战,却还未至寒芒身前,就已成了唐战的枪下亡魂。

    从中营至大门,蒙元尸堆积如山,梨花枪下惊断命魂,全军将士早已触目惊心、最终无人敢拦。

    而唐战独骑斩将披靡,火海连城间,最终突围大营。从孤身潜入敌营,到偷袭军火仓库,到大乱敌军阵脚,到深入腹中两次挟持敌军主将,最后独骑破阵杀伐而出——唐战如同威天战神,浴血连关而震众敌,虽然并非战役之胜,但此次独袭已然吓得敌军心惊胆寒、闻风丧胆……

    “吁——”突围离营的最后一刻,唐战回马定望元军大营,所见火海滚滚连绵,倒下众军尸体无数,唐战一手持枪骑身战马,一手擦拭脸上的血痕,眼神折射出血性与坚毅。

    正巧,回过神来的吉完,望着营中倒下的无数将士尸,抬头正好与营门外的唐战骑影对立而视。从前只是听闻其勇猛,如今亲眼所见之神威,吉完心中惊恐叠生。

    而唐战也正视看见了吉完,表情转而随之一震……“哼哼哼哼……哈哈哈哈哈哈——啊!!!——”唐战像是杀红了眼,傲月梨花正御胸前,猛虎狂傲般血性十足,冲对面敌营的吉完及众军将士狂蔑一笑,吓得敌军胆战心寒。

    “吁——”最终,唐战独骑完身杀出重围,驭马行往祁谷而去,消失在火海之下迷雾朦胧的黑暗之中……

    而唐战出的最后“狂笑”,吉完看在眼里,久久不能忘却,心中留下了惊寒畏惧的阴影……

    翌日,祁谷当下……

    赶了约莫一夜的路,童琛带着部队才徐徐来到这里。并未带兵回往驻城,违背了扩廓帖木儿的军令,擅自行军此处,童琛的目的并非战事,只不过是为了和唐战能够一决胜负。

    现在的童琛,还并不知道昨晚唐战“独袭”的一幕,但他心中似有预感——为了救6菁,唐战一定会竭尽全力,拼命赶到这里,和自己做个了断……

    “将军,我军已至祁谷,吉完吉烈将军还未前来会和,现在部队该当何置?”亲信将领随至身边,冲主将童琛问道——毕竟这出安排,是童琛自作主张的决定,该怎么布置该怎么做,全都得听主将童琛命令。

    “三五列军留在山下待命,二列还有其他分部驻扎山腰……”童琛望了望祁谷山顶,似乎早已心中有数,淡定说道,“至于本将军嘛,独自先行登往山顶……你们在山下除了接应吉完吉烈将军的部队,还得随时警惕敌军是否会有部队前来。哪怕只是一个人,也要警惕——”童琛最后一句,显然是故意而提——毕竟自己预想得到,唐战身为一军之将,又是大义英雄之辈,一定会遵守自己的“五日之约”,孤身一人前来;他也相信唐战有这个本事,能够找到这里来……

    “童将军倒挺有意思,放着大部队随身不好,自己一个人前往山顶……”6菁一直跟在童琛身旁,看着童琛“莫名”的军令,不禁轻声一笑。

    “可不是?不管是江湖博弈,还是行军打仗,我童琛做事全凭性子,从来不循规蹈矩……”童琛笑了笑,淡然说道,“况且,上山的人,又不是只有我一个——6姑娘,得委屈你陪我一起了……”

    6菁却是不以为然,缓缓应笑道:“哼,这是说的什么话,什么叫‘委屈’?叫我上山,我还求之不得呢,和你童将军独处一起,总比在这儿和这么些‘虾兵蟹将’鬼混打诨的好……”

    “6姑娘倒还真看的开,身为俘虏,一点害怕和紧张都没有……”童琛看着6菁寄身敌营,却依旧天性豁达毫无胆怯,不禁赞笑道,“可别忘了,我和唐家后人约定的,是让他一个人前来找我……我现在上这山顶,他若要找到你我,先要从吉完吉烈千军帐下得到情报,然后孤身一人赶至祁谷这里,通过我在谷口这里设下的层层关口,然后还要上山和我一决高下……你能保证,就凭他一个人,能够克服这么多危险和难关,将你这个对他来说心爱的人救下?”

    “我相信傻蛋,他能够做到!”6菁仍旧是淡然一笑,自信无疑道。

    “是吗……”童琛看在眼里,担忧中带着期望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