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江湖博 > 第九百五十二章 孤身闯营 上
    “我说过了,我所做的一切,除了和唐家后人一较高下,夺得‘天下第一枪’的名号,就是为了报答帖木儿大人的恩情……”童琛继续说道,“自那年姻缘两家破败之后,我孤身江湖混出名堂,却也因招致祸患遭遇刑牢……就在我人生低谷之时,扩廓帖木儿大人将我释放,给了我自由……扩廓帖木儿是在我遭遇劫难之后,第一个给予我恩惠的人,我响召他令入行随军,完完全全就是为了报答而已……”

    “既然为了报答,扩廓帖木儿处心积虑想要杀了身为先锋军主将的我和傻蛋,我既被你俘虏,你又为什么不即刻杀了我,还对我实以宾客之至?”陆菁继续问道。

    “因为我下不了手……”童琛看着陆菁的面孔,说出一句令人震异的话,“你和怡儿(薛怡)太像了,看到了你我就像是看到了当年的她……”

    听到这里,陆菁不禁露出惊异的目光。

    “我也不知道为什么……”童琛的语气略带自嘲,苦苦笑道,“第一次在粮槽伏地见到你,我的第一反应就想到了怡儿……你真的和她太像了,无论样貌还是性格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的样子,让你想起逝去的未婚妻了是吗……”陆菁听完,静默一声道,“所以你才不忍心伤害我,将我俘虏后仍以礼待之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只是这样……”童琛眼神忽而一变,继续说道,“不光是陆姑娘你,还有我和唐家后人的经历……他和我也很像,经历过灭门的惨剧,爱上同样身为大家千金的陆姑娘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和傻蛋的经历也很相似……”陆菁两眼稍稍一凝,不禁提道,“但是我和傻蛋还好好活着,你很嫉妒我们对吧……”

    “就算是吧……”童琛倒也并不避讳,直言说道,“不过这不是重点——我之所以将你掳为人质,不单单是想和唐家后人一决高下,我还想要看看,同样面对爱人危难的处境,他会怎么做……”

    陆菁听完,嘴角一笑,笃定自信道:“哼,傻蛋的做法,一定会让你自愧不如……”

    “如果真是这样,那我也想亲眼见识见识……”童琛并非带着嘲讽的口吻,反倒是眼神中暗含一丝期待,就好像童琛并不把唐战当作自己的敌人,更像是想从唐战身上,找到这几年来自己一直寻找的答案……

    申时时分,童琛按原计划,带着亲随部队先行前往祁谷深处,陆菁作为俘虏,自也是随行其中。剩下留置偏营的部队,交由童琛部下吉完和吉烈二位将军,收拾集齐军备粮草之后,准备明日一早前往祁谷会和……

    偏营之下,夜幕降临……

    “快点快点,把粮草集中运到仓库去——”校场之上,不断响起部队军官的命令声,集结军火物资急迫,蒙元士卒纷纷鼓足干劲,将营外运来的粮草和火药,纷纷运往后营库地。而在后营,又有士兵严格轮流把守,尽管人数不多,但层层相互照应,看得出来童琛身为一军之将,不但武功了得,治军更是纪律严明……

    而此时在正营帐中,被亲咐命令的吉完吉烈兄弟二人,做着翌日行军会师前的最后准备。

    “报——”忽然,帐外传来了士兵通报,“报告二位将军,粮草和军火已经集结完毕,请将军指示——”

    “很好——”吉完作为大哥,举声命道,“传令,今晚全军戒备守营,明日行军祁谷前,不得有任何意外!”

    “是——”士兵得令后,遂飞身离开了营帐。

    “大哥,你也未免太小心了吧……”吉烈看在眼里,不禁笑道,“之前前阵传来情报,司马将军挥兵大破敌军先锋阵营,前关之处,他们连人马都派不出来,能对我们有什么威胁?”

    “话是这么说,但还是不能大意——”经验老道的吉完,提声警醒道,“夜晚最是容易出事儿,一定要嘱咐营中将士不能掉以轻心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,大哥……”吉烈应声说道,遂和吉完一起,在营中等候待命……

    寒夜当下,乌云密布,营中风晚,不见月光……

    后营军火仓库,蒙元士兵三三两两站立门前。现在是到了守卫换班的时候,过度的劳累让士兵众人有些疲惫不堪,一伙人恨不得立刻离开这里,回到帐篷倒头大睡……

    “来了来了,换班了换班了——”终于,前方响起另一批士兵的令喊,这帮人像是得到了救命稻草一般,耷拉着脑袋纷纷离开。

    轮流换班到位,却是夜半时分,众军将士有些饥寒,没有战事当下,倒臆想起晚饭饱餐来。

    “哎,敌军阵前大败,我军没有战事,吉完将军为何还让我等苦苦监守?”其中一名士兵有些抱怨,不禁提道,“换作这个时候,兄弟几个喝点小酒,不知道多痛快……”

    “就是……”说话间,又有士兵提声应道,“至少改善改善伙食也是好的,每天晚上让我们劳累戒备,哥儿几个不说辛劳也有苦劳啊……”

    正说着,侧营不远处,一名士兵挑着担子,缓缓从军火库前经过,也没有正眼去望守兵几人,像是打更或是炊事的部下。

    士兵众人也没见过他,正愁无聊,头领不禁喊道:“诶,那个谁,停下停下停下……”

    挑担子的士兵转头一望,“乖乖”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大晚上不在军中守营,挑个担子跑什么啊?”头领仗着自己有些地位,压势问道,“你是哪个军部的,怎么好像没见过你?”

    挑担士兵表情淡定,缓缓说道:“我是新来的,从属炊事班……这么晚看兄弟大伙儿还在艰苦守营,特来送点馒头慰问慰问……”

    “大哥,有吃的——”一听有东西吃,一旁跟随守营的几人,立刻来了精神。

    头领肚子已经饿得受不了了,望着像是满满的两担子,指声说道:“诺,兄弟几个守营艰苦,馒头全部留下来,你回去吧——”

    挑担士兵见了,面容老实道:“这可不行,你们要是把馒头吃光了,那营中其他的兄弟怎么办……”

    “嘶,我说留下来,你还扯理了是吧?”头领仗着“权势”,提刀威胁道,“新来的得懂规矩,叫你留下担子就留下!”

    挑担士兵不敢再反驳,将担子缓缓放下,一副“认怂”的表情道:“好吧……馒头在里面,你……你们自己拿……”

    食物到手,饿肚子的守营众人哪里还站得住?纷纷一拥而上,准备大饱一餐。

    挑担士兵则是收回表情稍退几步,缓缓解开用来挑起扁担的“长棍”……

    “大哥,给我留点儿……”所有人一窝蜂上前拼抢,纷至喊道。

    头领蹲伏在地,一手掀开担子上的棉布,却见里面空空如也,根本没有什么馒头。

    “奶奶的,敢骗我?”头领有些气急,准备回头呵斥道。

    然而等待他们的,却是见血封喉……

    “啊——啊……”几声惨叫当过,刚才挑担的蒙元士兵,忽而抽出短刀利刃,将军火库前守营的士兵一一刺死。头领等人还没来得及大喊“救命”,就全部瞪眼毙命。

    出手干净利落,不惊营中众将,显然是事先计划周密的刺杀……挑担士兵摘下头盔,将担棍上的麻布完全解开——棍前一方,露出梨花枪的寒芒,假装蒙元士兵混进来的人,竟然是唐战。

    潜伏营中两天之久,安排好了缜密计划,唐战今晚似乎准备动手。自己只有孤身一人,却暗定决心要救出陆菁,这次的行动显然危险重重……

    暗杀了守卫军火库的士兵数人,唐战拾起一根燃着的火把,面色笃定走进了军火库中……

    偏营阵中,蒙元众军还没意识到危机的临近,吉完吉烈两兄弟,仍在正营商议着军务;而巡逻看守的众军将士,也不知道刚才后营发生的一幕……

    突然,正军营下一道冲天亮光……

    “轰——”紧接着便是暗夜下一道惊天巨响,军火库后营霎时烈火四射,滚滚浓烟之下,火势急速蔓延……

    唐战趁着众军不备,刺杀看守军库的守卫,并引燃了库中的火药器械,蒙元阵地顿时化为一片火海……

    “轰轰轰——”炸裂的火光还在继续,营下众军顿时乱作一团,之前戒备森严的偏营守卫,霎时蜂拥乱了阵脚……

    “到底怎么回事?——”吉完听到帐外的巨响,所见火光延绵一片,不禁骤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好了,将军——”巡逻士兵即刻回营,紧张通报道,“军火库那边,被人用火引燃了——”

    “是谁做的?!——”吉完听了,怒声不止道。

    “不……不知道……”士兵也是满脸惊慌,颤颤巍巍道。

    “快去组织部队灭火!——”吉烈这边也丝毫不敢怠慢,即刻喝声下令道。

    “是——”巡逻士兵得令,遂急忙通知营中的将士,组织救援灭火……

    蒙元众军救火急切,全营士兵接连而动,怎奈火势蔓延熊熊不止,众将所为不过杯水车薪……干瞪着大火浓烟一片,军火库很快被烧为一片废墟……

    “快去救火,快——”偏营当下众将呼喊,蒙元士兵前仆后继,勉勉强强控制了火势,但后营已被烧得七灰八落,就算救下了大火也已无事于补……

    这一切都是唐战所为,引燃了军火库的大火后,唐战御枪马不停蹄,飞身赶到了骑营马棚之处。

    傲月梨花寒芒即现,唐战纵贯飞斩一式,只听“嚓嚓——”几声断线之响,梨花枪切断了拴马的缰绳,在大火蔓延威逼下,群马顿时急促一片,纷纷乱蹄奔逃而去……

    “不好了,马棚里的战马跑了——”蒙元士兵这边,也很快注意到了马棚的情况,纷至大喊道。

    唐战实行完了第二步计划,继续独身蹿往当营正中而去。谁知手持“梨花”奔跑间,校场正遇赶来支援的蒙元众军。身份被拆穿,唐战即刻调头就跑。

    “有敌军刺客,快戒备!——”蒙元将士惊声呼喊,意识到这一切都是唐战所为,营中军心顿时慌乱,四面都响起了警报的鸣声。

    但唐战依旧镇定自若,即使被拆穿身份,仍旧按原计划继续实行——单枪匹马越过火海,脱离所有众军视线,飞身前往中军营帐……

    而在中营帐中,吉完吉烈二人,这才听到了外喊“刺客”的呼叫……

    “有刺客——有刺客……”帐外警声愈加急促,危险正在一步步逼近,唐战的偷袭让周前计划全然打乱,吉氏兄弟二人现在是又急又气,恨不得立刻将袭营的刺客碎尸万段。

    “到底是什么人,是谁在中间搅局……”向来忍不住气的吉烈,不禁咒骂道,“让我抓住这个兔崽子,我非把他活剥了不可!——”

    然而,不等吉烈亲自出营,真身已经临近营中……

    “砰——”营帐天板一声巨响,断天之力掌风骤袭,纵光一闪其鸣而出,唐战御枪从天而降——“劈空掌”正上劈开一道裂口,唐战御使轻功,飞身而下二人身前;两眼杀气夺目而望,愣是让没见过世面的兄弟二人有些胆寒。

    但吉烈仗着人多势众,唐战孤身一人闯来,不禁斗胆道:“你……你是哪儿来的野小子?竟敢孤身闯我军营,简直活得不耐烦了!——”

    唐战一脸坚毅容光,喝声定道:“常遇春左属先锋军主将唐战,特来找你们童将军做个了断!”

    “唐……唐战?”吉完在一旁听了,心中不禁一震——唐战领兵的经历,他也是听说过的,诸如北伐山东、南下汴梁,屡次征战,打败燕只吉台、兀良托多、王大生等名将,其威名震惊朝廷,更何况被身为主将的童琛多次“点名”……如今独自一人孤身闯营,还将众军营下搅得天翻地覆,现在本人就站在自己身前,吉完如同所临死神般,在一旁瑟瑟发抖不敢出声。

    “你就是唐战?”和吉完不一样,作为弟弟的吉烈似乎并不在乎,一脸嫉愤冲着唐战问道。

    “正是在下!——”唐战手持“梨花”笃定应道……

    :。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