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江湖博 > 第九百五十一章 童琛往事
    “你终于恢复正常了,佳儿……”萧天露出欣喜的面容,腼腆一笑道。顶点小说更新最快

    苏佳的掌风停在半空,看着萧天恢复的笑容,终于明白了一切刚才的“疯狂”,是萧天故意装出来的,意在让自己想起“鬼陌之谷”的情境。

    “阿天,你这么做……都是为了我……”苏佳露出惊异的表情,久久没有回神。

    “只要你能从苦恨中解脱,我做什么都值得……额”萧天微微一笑,忽觉四肢疲乏无力,身体一软倒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阿天”看着萧天突然倒下,苏佳急忙在一旁搀扶,担忧问道,“阿天你怎么了,身体不要紧吧?”

    “没事,只是……只是头好晕……好累……”萧天右手轻抚着额头,缓缓说道,“这几天经历了这么多波折,都没怎么好好休息……”

    “阿天你太累了……”想起这几日波折不断,兵走将离间,萧天还抽出精力,无微不至关心自己,苏佳将“瘫倒”的萧天搂在怀中,不禁柔声道,“都是我不好……都是因为我,阿天你一直照顾我,身子都累坏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没事儿,你现在是我老婆,老公照顾你是应该的……”感受中苏佳怀中的余温,萧天逗乐调侃道。

    “都这样了,还嘴贫……”苏佳听了,脸颊抹过一片绯红。

    “哎呀,为了你简直操碎了心,几天都没好好休息了……”萧天故意“使坏”眼神,两手伸着懒腰说道,“作为补偿,做老婆的是不是该好好伺候我一下?”

    苏佳脸红揪了一把萧天,“赌气”说道:“哼,想得倒挺美……今晚给你做顿饭,就当是补偿好喽”

    “也行也行,飘零流落在外,还能尝到佳儿的手艺,也算是享大福了……”萧天定颜一笑,回归开朗道。

    苏佳陪笑了一阵,回头环望冥谷四周,感受着冥魂般游云的阵阵山风,心觉高寒而立,不禁默诉道:“这就是十五年前的古战场……村长为赎昔日之罪过,十五年如一日,在此默默悼念逝者的亡魂,终得心结了之……而今我也在这里,重新认识仇恨,勇敢面对过去谢谢你村长,谢谢你阿天……还有谢谢你,郑师兄……”

    最后一句,苏佳在心底,竟默默向把自己“害”成如今模样的郑羽化道谢。

    心中似乎仍有念想,苏佳露出淡然的表情,轻拂随风飘起的发鬓,望着仍未回鞘的“鬼刀”,眼神略显期望,不知所顾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吗,佳儿?”看着苏佳迷离的眼神,以为其又有心事,萧天不禁问候道。

    “噢,没什么……”似乎心中隐藏着秘密,苏佳并不想现在就告诉萧天,慢慢扶起萧天,回笑一声道,“我们回去吧,阿天,村长还在山下等着呢”

    萧天也没在打算再问什么,索性跟着苏佳一起离开了冥谷。毕竟苏佳心结已解,这比什么都让人欣慰……

    祁谷山下,蒙元阵地……

    峡谷关前一战,童琛实行扩廓帖木儿之计,击退明军先锋主力,并俘虏军师将领陆菁。但胜役之后,童琛并未按原计划带兵归城,而是率队行至祁谷之地。

    战局虽胜,但童琛心中并不认同没能亲手擒住唐战,在自己看来就是失败。将陆菁掳为人质,以此引诱唐战现身,并在离开前立下了“五日之约”,让唐战独自前来会面,童琛是这么打算的……

    蒙元大军驻扎山前,军队安整无以动静,两日即过还仍未有唐战消息,却是收到明军先锋驻地被司马寒衣攻破的“捷报”……

    正营当前,童琛想要归帐等候,校场的士兵却是传来了消息。

    “童将军,司马将军率队袭敌大获全胜,帖木儿大人命我们即刻班师回城……”蒙元士兵正经道,“我们既已俘虏敌军重将陆菁,须得趁此胜机迎城会和,以免事有变故,遭遇不测……”

    “只抓住了敌军军师,还未抓住敌军主将……战事还未胜果,为何要回?”童琛反声质问道。

    “可是帖木儿大人……”士兵仍旧不放心道。

    “究竟他是你们的将军,还是我是?”话音未落,童琛继续提声道,“我说战事没有结束,就是没有结束!你还有什么问题吗?”

    “没……没有了……”童琛突然厉声质问,蒙元士兵在一旁瑟瑟发抖,应声毫无底气。

    “对了,吉完将军和吉烈将军是否还在偏营?”童琛想起了部下的军务,不禁多问道。

    “他们都还在……”蒙元士兵只声应道。

    “传令命他们驻守偏营,看管火药粮草,等候军令申时我率主力深入祁谷,等到明日一早,让他们率军会和!”童琛继续命令道。

    “是,将军”蒙元士兵得令后,遂转身离开了帐门。

    童琛见一切事务尽在掌握,遂转身准备回往正营……

    另一方面,话说陆菁峡谷一战被俘,一直置身元军营中。不过,童琛亲手将其俘虏,却并未将陆菁当作战俘看待。相反,陆菁这两日居身中营,像被当作贵客一般,好食好茶伺候着不说,更是没有军中将士干扰清净无论战局结果如何,陆菁好久都没有这样清净两天了,如此看来,自己待在这儿敌阵营中,倒是比在自己军中运筹帷幄舒服多了……

    陆菁闭目凝神正坐榻边,正逢童琛从营外走进。

    “这两天走进走出的,看样子童将军倒像是有心事啊……”陆菁缓缓睁开眼睛,神情淡然道。

    “明知故问,我心里想的是什么……”童琛在陆菁面前,丝毫不避讳道,“我说过了,我要亲手打败唐家后人两军交战,一天不和他一决高下,我一天无以心安!”

    “倒是挺有冲劲的,一点不像个将军的样子……”陆菁看着童琛的直爽,微微一笑道。

    “我本来就不是什么将军……”童琛聊以应声一句,随即又冲陆菁道,“不过话说回来,陆姑娘你被我俘虏,一点都不担心的样子,反倒如同宾客一般,在我这里安闲享受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不是童将军你伺候得好吗?”陆菁也笑声应道,“你为了和傻蛋决一胜负,不惜将我掳为人质,诱其现身……可你本意并不想伤害我,所以对待我并不像是对待战俘……”

    “但你倒也一点不紧张,不管是将你俘虏,还是设陷引你爱人前来……”童琛收回军务的烦杂,聚精会神与陆菁相道,“不愧为常遇春左属先锋帐下军师,临敌何处皆能平心而定,此乃真正之将才也……”

    “过奖过奖,我只不过就是个黄毛丫头罢了……”陆菁临敌帐下,却一点不把自己当外人,自嘲调侃道,“至少做过我对手的,都这么说我;童将军你,倒是第一个夸我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可不是?燕只吉台巴扎多,兀良托多,朝廷中的将之良才,全都败在了陆姑娘你手上……”童琛继续道,“我知道你的身世,身家曾为汴梁陆府的千金小姐,没想到竟有军事谋略之才能,如今成为了一军之将领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童将军你呢?”陆菁反声应道,“‘西域三大高手之一’,童将军你的身世,我也是有所耳闻……师承童易门下,童家枪的传人,因为曾时西域叛军战乱,童家惨遭灭门,你也成了门中孤留的唯一传人……这样的身世,究竟为什么会为朝廷效力?不至于是生活所迫吧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只是为了报恩……”童琛表情忽而收敛,冷冷说道。

    “报恩?”陆菁不觉有些诧异,提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童家灭门之时,我曾走投无路,甚至经历牢狱之灾……”童琛回忆着沉痛的往事,凝神低语道,“是扩廓帖木儿大人救了我我虽无军将志愿,但曾立誓报恩于他,潼关一战帖木儿大人召我将令,我自然随军其中……当然,能够在战场上遇到唐家后人,我也当属满意,可见这就是命运的安排……”

    “童将军你……也曾经历过苦痛……”陆菁凝视着双眼,正经问道,“你有江湖侠士的豪气,所以第一眼看见你,我觉得你是一个心有志气的汉子,绝不会为蒙元朝廷卖命。而且,也绝对不会只有我一个人这么看你……可是你却为报私恩,成了扩廓帖木儿的手下,我真的很想知道,童将军你的过去……”说到这里,陆菁对童琛的身世产生了浓厚的兴趣。

    “想知道我的身世是吗……”童琛似乎有些犹豫,一些刻骨铭心的伤痛,自己像是难以提及。

    “怎么,只有我一个人在这里,你也不愿意倾诉吗?”陆菁转而一笑道,“我可是你的敌人……更准确来说,应该是你的俘虏,既不会通报你的上司,也不会嘲笑你的经世,你有什么不愿向我诉说的?”

    童琛想了想,看着陆菁坚定自信的面容,似乎脑海中勾起熟悉却又模糊的轮廓,内心不禁一震,一种莫名伤感涌上心头……

    “好吧,这已经是五年前的事了……”童琛终于下定了决心,缓缓叙说道来,“五年前,朝廷内乱军阀纷争,我们西域童家也惨遭蒙难,灭门火海,就和你心爱的唐家后人命运一样……”

    陆菁在一旁认真地听着,眼神表情时而凝重。

    “不过在此之前,我的人生一路顺坦,不但继承后世童家掌门之位,更是收获了自己的爱情……”童琛感伤说道,“她叫薛怡,小我两年,是薛家官门的千金小姐,就和陆姑娘你身前一样……”

    “薛家的大小姐是吗……”陆菁嘴里嘀咕着,继续倾听道。

    “我们很早就认识当年西域遭遇‘狂沙’,薛怡她在戈壁落困,是我当时碰巧路过,救她回了城中……”童琛回忆着说道,“从那开始,我和她就彼此爱慕了。更关键的是,童家和薛家是世交,我和薛姑娘的婚事自当是金玉良缘,两家提事日章程上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倒也挺好啊……那后来呢?”陆菁知道这其中定有故事,继续直问道。

    “后来……后来……”童琛稍许闭上眼睛,像是说到最沉痛的地方,低声隐忍道,“后来城里就发生了暴动……就在婚宴的前一晚,叛乱敌军杀入城中,与朝廷军队交兵一片。城中顿时一片火海。在灾难中,童家和薛家同时被大火烧成了灰烬……”

    “额……”剧情演绎急转而下,陆菁听到这里,两眼不禁一怔。

    “我当时正为婚事在外奔波,所得幸免于难……”童琛继续低迷道,“可等我赶回城中,城里早已变为一片废墟……直到现在还记忆犹新如同噩梦般,一夜之间化为灰烬,我没能找到未婚妻的遗骸,在城中痛哭悼念了两日……”

    “痛惜死于乱世,你没能保护你的爱人……”陆菁听完,并未抒发太多的悲伤,只是简简单单冷言一句。

    “没错,我是没能保护她……”童琛稍许闭眼定神,随即又情绪扬起道,“可是追根究底战事涂炭,百姓民不聊生,我想要迫切改变这一切,却是没有办法……”

    “看得出来,你有济世苍生的侠义之心,虽然经历悲惨了点,却也本应该是英雄所为……”陆菁面无表情,继续说道,“可为什么……像你这样的侠义之士,却要为蒙元朝廷效力?”

    “我说过了,我所做的一切,除了和唐家后人一较高下,夺得‘天下第一枪’的名号,就是为了报答帖木儿大人的恩情……”童琛继续说道,“自那年姻缘两家破败之后,我孤身江湖混出名堂,却也因招致祸患遭遇刑牢……就在我人生低谷之时,扩廓帖木儿大人将我释放,给了我自由……扩廓帖木儿是在我遭遇劫难之后,第一个给予我恩惠的人,我响召他令入行随军,完完全全就是为了报答而已……”

    “既然为了报答,扩廓帖木儿处心积虑想要杀了身为先锋军主将的我和傻蛋,我既被你俘虏,你又为什么不即刻杀了我,还对我实以宾客之至?”陆菁继续问道。

    “因为我下不了手……”童琛看着陆菁的面孔,说出一句令人震异的话,“你和怡儿(薛怡)太像了,看到了你我就像是看到了当年的她……”

    听到这里,陆菁不禁露出惊异的目光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