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江湖博 > 第九百四十九章 冥谷之崖
    无数关于红云的回忆涌入脑海,无论开心还是悲痛,苏佳心中莫名作苦——逝去的生命永不再回,郑羽化说的没错,害死小红姐姐的人,就是自己!这就是事实……

    只是如今,苏佳面对着事实的命运,不再是像“陌谷一战”那样失去理智,取而代之的则是痛定与沉思……

    “小红姐姐,你告诉我……”双膝跪地,承受着洞穴传来的刺骨寒意,如冥魂般萦绕周身,让人不寒而栗,苏佳两眼悲望,冥冥落泪道,“郑师兄在你心里,究竟是何分量……我却为私人恩怨,不幸害死了你,你到底……到底会不会原谅我……”

    朦胧的意识转而幻觉,精神麻木间,“暗洞”中的寒风,随光而聚,如同一尊灵魂的幻影。苏佳泪水中徐徐而过,似乎死去小红姐姐的身影,就站在自己跟前。

    眼前的幻影,红云的样子是那样憔悴,恍若天地两隔的二人冥府相见,却难以诉说心中的悲痛。在苏佳看来,自己是害死红云的罪人,“阴阳重逢”间,苏佳心中充满了愧疚,她觉得自己没脸再见红云——这个照顾了自己十七年的“亲人”……

    “小红姐姐,你为什么不说话……”眼前的幻觉,苏佳悲鸣间,似乎真以为那是红云的魂魄,沉浸在没落情殇中,苏佳泣声不止道。

    “呼——”寒风洞中习习而过,红云的“魂魄”最终被无情吹散,消失在苏佳的眼前……苏佳的泪水也渐停止,清醒过来的她,也终于明白自己刚才看到的,不过是想象中的幻觉罢了。

    但是苏佳内心的痛楚却依旧刻骨,孤身“沉沦”在黑暗的洞穴,手中恍恍惚惚持着“鬼刀”……这一幕实在是太熟悉了,“鬼刀”的锋芒,悲痛的命运,绝望的泪水,与逝者红云情系一处——和三年前追风派的“水月洞”一样,那时候,自己也在为红云哭泣。

    可是看着手中的鬼刀,刀锋映着自己凄婉的面容,苏佳心中更添悲痛……

    “郑师兄为了你,付出一切,他是那么爱你……可因为我,你与郑师兄今生相别,辛苦陪伴我十七年,最终却因我而死……我真的好该死,是我对不起小红姐姐你……”苏佳继续哭诉着,似乎今日在这洞穴之墓,要将自己所有的悲痛倾诉之尽,“现在的我,到底该怎么办……我是否还下得了决心,和爱你的郑师兄一决高下……我是否还不顾人情,只为自己的仇恨,抛弃亲人和朋友……”

    矛盾纠结间,苏佳无意识中似乎成熟了许多——原来为报私人恩怨,自己什么都没想过;现在不但落得惨败,战争迷乱,亲人朋友一个个离自己而去……她开始犹豫起自己的命运,她开始有些害怕自己经历的这遭恩怨,她再次陷入了永难翻覆的痛苦之中……

    “还有阿天……”哭到最后,苏佳竟是提起了萧天,无尽倾诉道,“每每在我最失落的时候,他总于我不离不弃……昨天,我和阿天终于结为夫妻,完成了心愿……可是……可是我还是好怕,我好怕今生会永远活在痛苦和愧疚之中……小红姐姐你会原谅我吗,我现在到底该怎么做……该怎么做……呜呜……”

    寒风洞中,苏佳独自一人暗暗地哭泣,似乎直到倾诉流尽自己最后一滴眼泪……

    洞口之外,萧天和村长方渊仍在等待……

    “这样真的好吗……”洞外,刚才萧天似乎是决定了什么,了明真相的方渊,不禁问道,“你的妻子如今身心未愈,你却要这样做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是我能想到的,唯一帮佳儿脱离苦海的方法……”萧天看着山上的高台,眼神坚定道,“能解开心魔与痛苦的,只有佳儿自己,我能做的,只是尽可能安慰她……不过这一次,我会一改常时——想要从痛苦中苏醒,就必须再次经历痛苦,经历那难忘的一幕……”

    方渊听着萧天的话,心中略有感触。

    “那一次痛苦,对佳儿来说是致命的,她永远也忘不了……”萧天凝望着手中的“铭蒙铁剑”,意味深长道,“若是再经历一次,结果只有两种——要么永远沉沦在痛苦之中,永不翻身;要么凭毅力战胜痛苦,从命运挫折中爬起……‘赌注’只有一次,我相信佳儿能做得到,凭她自己的力量,跨越这道痛苦!”

    “萧少侠……”方渊像是读懂了萧天的意思,不禁心中默默感慨,萧苏二人一路走来的心历……

    稍许片刻,苏佳终于从“洞坟”中走出……

    “出来了……”方渊看着苏佳憔悴的身影,低声提道。

    萧天没有应声,只是神情淡定地看着苏佳,看着自己经历过“冥魂悲诉”的妻子。

    苏佳像是真的哭干了泪水,两眼湿红却无泪下,神情也十分沮落。不过如今自己已是萧天的妻子,在爱人面前仍旧“强颜欢笑”,嘴角挤出一抹红唇,苦苦微笑道:“阿天,我祭悼完了,咱么走吧……”

    萧天却并不着急,甚至苏佳心事的他,不禁“冷冷”问道:“你刚才在洞里祭悼的,应该是死去的小红姐姐吧……”

    苏佳没有回声,只是收回笑容,略微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萧天闭上眼睛,叹声想了想。

    “逝者无以复生,阿天你别多想了……”苏佳还是“装”出一副无所事事的样子,淡淡说道,“不管是我的错也好,不是我的错也好,这一切都已经过去了……现在我是你的妻子,我要尽到做妻子的责任——我会在你身边,陪阿天你一起走未来的路;珍惜眼前,不计过去,这是阿天你亲口告诉我的……你放心,我不会再被仇恨所困,曾经伤心的悲痛的,我会慢慢忘掉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的确说过‘珍惜眼前不计过去’的话,但不计过去并不代表忘记过去……”萧天睁开眼睛,郑重其事望着苏佳道,“你也并没有真正放下过去……你只是在逃避,逃避仇恨给你带来的伤痛,逃避过去的自己罢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阿天……”所见萧天的态度依旧坚定,苏佳两眼不禁一颤。

    “过去、现在、未来,人生路途漫漫,缺了哪一个都无以了心……如果不能了结过去,也不会有现在和未来……”萧天继续说道,“你若不能从过去的悲痛中站起,反抗改变命运,你永远也迈不过这道坎……作为你的丈夫,我虽然不能亲身帮你了结恩怨,但我会永远陪在你身边,激励你继续前行——让你有勇气和决心战胜过去,而不是逃避和忘却……”

    苏佳听到这里,哭干的双眼再次湿红,自己一时哽咽竟是说不出话……

    萧天顿了顿,终于想要说出自己真正将要做的……“佳儿,你随我来……”萧天默默转过身,手持长剑“冷冷”说道,“我带你去个地方,一个可能让你决定命运的地方……”

    说完,萧天慢慢朝着山坡顶上的小路走去。

    方渊知道萧天的目的,不禁冲萧天投去期望兼担忧的目光……

    作为丈夫,萧天一心一意想要帮苏佳走出困境,这在苏佳眼里,是看得明明白白的……索性苏佳没有多想,跟着萧天一起走了上去……

    “呼——呼……”山顶高台之上,四面环峰,冷风呼啸,冥魂行游……萧天带着苏佳,终究来到了这里——这里曾是十五年前,方渊手下千军将士殉亡的“绝地”,昔日的精魂仍旧不散,伴着刺骨寒风循循而过,如同飘荡行间的冥魂,让人胆战惊寒。

    萧天走得很快,一口气走到了悬崖边口;而苏佳则是慢慢跟在身后,心中顿感疑惑的她,还未解开痛苦的心结,已然和萧天拉开几十步的距离……

    终于,在悬崖边口当前,萧天停住了脚步……

    苏佳还不知萧天何意,也停下了脚步……

    “呼——”一道山风凛冽而袭,掠过萧天的发鬓,背影顿现几分俊朗和坚毅。即刻转过身,正对着自己的妻子苏佳,萧天并未面带笑容,手持“铭蒙铁剑”,两眼“绝冷”地看着苏佳……

    苏佳还没明白怎么回事,但知道萧天的行举有点“不正常”,遂颤颤问道:“阿天,你到底要干什么……这里,究竟是……什么地方?”

    “这里是‘冥谷’——”萧天“冷声”应道,“村长告诉我的……十五年前,就是在这个地方,村长众军兄弟殉亡的古战场……”

    “就是……在这里……”苏佳有些不敢相信,不禁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里不仅仅是战场,更是忠魂将士的坟墓——”萧天继续说道,“寒风刺骨,断崖疾刃,如同一个个死去将士的亡魂,始终徘徊在古战场中……村中人曾说,此山之顶有冥魂所依,我觉得这并非单纯只是一句‘谬言’,反倒是村子对曾保护他们免遭战火屠戮的众军将士的敬畏!”

    “阿天你……带我来这里干嘛……”苏佳依旧不能立刻明了,继续问道。

    “为了帮你摆脱痛苦——”萧天斩钉截铁道。

    “摆脱……痛苦?”苏佳又不解问道。

    “十五年前,和佳儿你一样,村长害死了对自己来说共患生死的兄弟,而且不是一两个人,而是一两千人……”萧天郑重说道,“留居此地后,村长十五年如一日,每天都来这里祭拜逝者,终得问心无愧……佳儿,我带你来这个地方,是想让你和村长一样,诚恳面对自己的过去,在命运面前做到倾心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也能像村长那样……”听闻村长方渊的事情,苏佳心中有感,却怎奈自己无以实现,缓缓低声道,“可是小红姐姐并不是死在这里,而且……就算祭悼了,也平息不了我心中的悲痛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吗?那就只有这样了……”萧天似乎是决定了什么,将手中的“铁剑”微微举起,剑锋直指苏佳,让人不可思议道,“和我决斗吧,佳儿,拔出你的刀,你我二人在这里以武一决高下!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阿天你说什么……”苏佳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萧天竟要以武功与自己对决,自己不禁颤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的伤还未痊愈,想要恢复到原来的样子,武功磨合也不能落下……”萧天认真说道,“就当是恢复身体的习武,佳儿,把刀拔出来,决斗面前你可是不会逃避的……还是说,‘鬼陌之谷’的战败,让你连拔刀的勇气都没有了……”

    语气中略带嘲讽和刻薄,一点不像丈夫对妻子说的话——苏佳正觉得奇怪,可是提到“鬼陌之谷”的事情,苏佳心中顿时痛苦迷茫。

    “你不想打败郑羽化吗?在‘鬼陌之谷’战败,心有不甘的话,现在就重新磨练,直到能够打败他为止!”萧天义正言辞道,“佳儿,你可是一个从来不服输的女孩儿,我相信你有这个决心!”

    也许是萧天的激励,也许是自己本身的振奋,心中仍留有反抗命运的不屈,苏佳两眼一定,终究再次提起了鬼刀……

    萧天看在眼里,嘴角微微一笑……

    “我……当然不会在这里就放弃……”苏佳重新振作起来,定声说道,“我可是立志要杀了陈世今,亲手了结追风派的恩怨,绝不会被命运屈服……”声音不大,语气坚定,和刚才在山洞外的“自暴自弃”,形成了鲜明对照。

    “这就对了……”萧天手持铁剑,继续应笑道,“虽然走火入魔重伤,但现在恢复还不算太晚……佳儿,让我看看你的觉悟,在命运面前的抉择——”

    “额……”苏佳凝眉镇定一声,心中抱定反抗的决心,但身受走火入魔的伤痛未愈,苏佳身体依旧了无全适。

    萧天则是做好了一切准备,一会儿武功的磨合对决,似乎已经打定了注意,心中暗暗道:“这场对局决定着一切命运,佳儿,我相信你……”

    苏佳则将凝眉视于刀锋,冥冥中意识到,这并不仅仅只是一次简单的“磨练”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