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江湖博 > 第九百四十八章 忠烈之墓 下
    再次提及了郑羽化,“陌谷一战”的绝痛再度涌起,苏佳低眉扶手垂望,心中已然淡忘的血伤又一次浮现。

    苏佳现在正值伤愈关键期,按理来说,萧天是不应该在这个时候再提旧痛,更别说如今的自己,肩负着丈夫的职责。但萧天的眼神异常坚定,似乎在他看来,这会是苏佳解开“心魔”的关键……

    “‘陌谷一战’的失败,佳儿你能想起的,只有痛楚和恐惧……”萧天用情望着苏佳,缓缓说道,“可你并没有想过,郑羽化能走到今天这一步,靠的是什么……他御使剑法将你打败,却未夺你性命,给你带来的又是什么?真的只是痛苦吗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不明白……我真的不明白……”苏佳扶手摇了摇头,想起之前的“惨痛”,心中顿时矛盾忡忡。

    “你当然不明白……因为你的师兄郑羽化,有你不曾有过的坚定信念——”萧天义正言辞道,“他心中一直顾念着旧人,对红云姑娘一往情深,无论命运挫折几世,绝不会忘记保护她的信念……”

    “小红姐姐……”一直自责是自己害死了红云,苏佳心中无比的愧疚。

    “可是当他得知,是佳儿你‘害’得红云姑娘身死殒命,他恨不得亲手杀了你……”萧天继续坚定道,“可他并没有这么做,因为他记得红云曾经对他的嘱托——无论心爱的人是否在世,他一直不忘曾经的誓言,正是伴着这股坚定信念,郑羽化一路走来,打败世间高手无数,最终成就了追风派的席弟子……”

    “他心中……一直念着小红姐姐……”苏佳稍稍收回情绪,喃喃嘀咕道。

    “佳儿……”萧天重新望着苏佳,语气缓和却不失深意道,“面对这一切恩怨结果,你是否也和郑羽化一样,有坚定的信念其中,支撑着你继续前行……如果你做不到,你永远也走不出这道‘阴霾’,即使我一直陪在你身边……”

    “阿天……”苏佳朦朦胧胧像是听懂了什么,稍许收起悲痛的神情,抬头凝语道,“我不知道……我真的不知道……”

    “郑羽化能够做到,村长也能做到……”萧天将目光望向洞口——村长准备出来的迹象,不禁喃喃道,“佳儿,我相信你也能做到,靠你自己……”

    “靠我自己……是吗?”苏佳望着自己的双手,颤颤言语道、

    “没错——我陪在你身边,帮助你的只是关慰……”萧天点头继续道,“就像曾经佳儿你自己说过的——自己的命运,得由自己的双手去实现或改变——”

    听完萧天的话,苏佳在一旁沉默许久,心中忽有异想的她,也不禁将目光缓缓望向洞口……

    约莫一刻,村长似乎在“洞坟”中祭悼完了逝者,从洞穴中缓缓走了出来……

    “村长,这么快就完了……”萧天不禁寒暄一句问道。

    “毕竟只是哀悼,没有寄愁太多……”方渊定了定神,淡淡说道,“十五年不短,每日能和逝去兄弟说的,不过了了,更多的只是自己忆往昔之过错罢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样啊……”萧天想了想,继续冲方渊问道,“对了,村长,之前听小花说,来这‘洞穴’里祭拜的人,不一定是祭拜您曾经殉亡的兄弟……”

    “啊,这个我知道……”方渊点了点头,缓缓说道,“村中若有人过世,也会将遗体埋在其中,逢年清明前来祭悼……当然了,也不一定全是自己逝去的亲人……”

    “意思是,有人只是单独前来祭拜,并不是为了自己什么……”萧天有股莫名的想法,不禁提声道……

    “村长——”然而正在这时,苏佳却两眼坚定朝方渊招声道。

    这是苏佳落崖这两天以来,喊得最精神的一句,目光神情坚定之至,似乎心中决定了什么。

    “怎们了,苏姑娘?”方渊不禁问道。

    “晚辈可否……也进这洞里一趟?”苏佳莫名提问道。

    “苏姑娘你?……”方渊听了,有些不可思议道,“可这地方人生地疏的,苏姑娘你到底是想祭拜洞中已故的逝者,还是别的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是为什么……”萧天似乎很了解苏佳,看着苏佳忽而坚定的眼神,不禁冲方渊投去一丝微笑,“村长,你就让佳儿进去吧——或许这样,能帮助她走出阴霾……”

    说完,萧天又向苏佳投去微笑的目光——“新婚夫妻”的心有灵犀,苏佳似乎也能通明……

    “那好吧,如果只是悼念死者的话,没什么关系……”方渊没有异议,点头答应了苏佳的请求。

    “谢谢村长……”苏佳微笑着点了点头,又冲身边的萧天说道,“阿天,我一个人进去,你就在外面等我吧……不用担心,我不会进去太长时间……”

    “没关系,我相信佳儿你……”萧天像是读的懂苏佳的心,回笑一应道。

    苏佳凝眸浅笑一番,遂独自一人走进了洞穴……

    剩下萧天和村长方渊在外面等候,闲来无事,萧天跳上山坡一块巨岩之上,仰望山洞正上方一片开阔的平地,似有祭坛仪式之风,凛冽寒气下,顿觉几阵庄严与肃立……

    “村长,这山洞上面的平地处究竟是什么?”萧天不禁好奇问道,“好像看似挺沉肃的,其有人工雕琢仪式之威严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是十五年前,我部下将士战死沙场的地方……”方渊不禁沉痛说道,“十五年前,就是在那里,我军将士遭遇敌军反袭,最终除我以外,全部被包围在山顶之上,众军将士纷纷殉国……”想起十五年前的悲痛,方渊不禁心头一震。

    “所以说比起山洞,那里更像是烈士墓碑的地方……”萧天无形中又添上一句、

    “不过听村民说,那个地方和洞里一样,有逝者冥魂怨灵集中,经常在夜里会出凄厉的尖叫,让人不寒而栗……”方渊补充说道。

    “怨灵?”萧天听了,不禁笑道,“呵,这世上根本就没有什么怨——就算有,也不会有什么关系……”

    “可我经常去那里……”方渊却是始终那副沉重的表情,思怀举物道,“尤其是来村子的前几年——我一直对千军将士弟兄的殒命自责于心,后来每日在山洞崖壁之上‘赎罪’,久而久之才得以从过去的悲痛中渐渐恢复过来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样啊……”萧天简单呼应了一句,似乎心中又有想法……

    洞穴之中,苏佳独自一人摸索着黑暗,缓缓前行……

    洞口狭窄,越往深入,一股迎面而来的寒气愈加阴森——小花之前说的的确没错,如果不是为了祭悼逝者,没有人会主动前来这个地方,更别说像村长方渊那样,十五年如一日从未改变。

    而苏佳独自来此的目的,的确就是为了祭悼。只不过祭悼的人,并不是十五年前死去的将士,而是遗体并未在此,却如身临其境般寄托哀思的逝者红云……

    终于走进了最深处,前方之景一片豁然,虽然没有光亮照进,但内洞空间庞大,足以安葬两千多名将士遗体,加上阴郁沉重的寒意不断,整个洞穴如同阴曹地府一般,让人不寒而栗。

    不过苏佳并不在意这些,走到洞穴的最深处,苏佳两膝跪地嘱仰视,眼神却显一片哀落——对于沉默祭奠的死者红云,无数的回忆涌上苏佳心头……

    (回忆中)……

    “落归剑法”之日……

    想到刚才看见红云使剑的曼妙身影,李忆瑶不禁问道:“小红姐姐,你刚才使的是什么剑法,我怎么从没见过?不像是我们门派武功的样子……”

    红云稍稍一顿,随即笑着道:“这不是追风派的武功,是我曾经学的剑法……”

    “曾经学的?什么剑法……”好奇的李忆瑶继续追问道。

    “此法名叫‘落归剑法’,只是些杂七杂八的武功罢了,没什么厉害的……”红云腼腆一笑,略显羞涩道。

    “我怎么从来没听说过?”李忆瑶揉了揉眼睛,继续问道,“小红姐姐,你怎么会……使这种剑法?”

    “是有人教我的,在我小时候……”红云缓缓应道。

    “小时候……教的?”李忆瑶听出了新奇,爬起床紧接着问道,“那个人是谁啊,居然对小红姐姐你这么好?”

    “没……没什么了,只是一个普通人罢了……”红云遮遮掩掩,似乎并不想说出口。

    “普通人?那剑法肯定不咋的……可今天我却是第一次看小红姐姐你练剑……”李忆瑶突奇想,小声道,“哦——我知道了,小红姐姐一定是思念那个人,所以今天在家门口独自练剑对吧?”

    “都……都说没什么了……”红云有些脸红,摆手不停劝阻道,“忆瑶你……你快好好躺着,小心又着凉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噢……”李忆瑶还是非常听话,乖乖躺在床上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生辰之日……

    李忆瑶一回到房,在一旁收拾家务的小红便先问道:“怎么,今天收到了特别好的礼物吧?”

    李忆瑶点了点头道:“嗯,有小双、吴贤送的簪子和镯子,有淘淘送的小泥人,还有陈师兄送的竹笛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多啊……”小红说道,“忆瑶,你猜我会送你什么礼物?”

    “这个嘛……”李忆瑶冥思道,“会是胭脂吗?”

    小红摇头道:“不对,是这个!”说着,从床后抽出一个包裹。打开包裹,里面竟是一件蓝色的布绸衣。

    李忆瑶见了,惊喜道:“哇,真漂亮,是小红姐姐你做的吗?”

    小红说道:“是呀,知道是你的生辰之日,我可是赶了几夜的功夫帮你做出来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李忆瑶高兴道,“太谢谢你了,小红姐姐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追风之变”前日……

    李忆瑶将头靠在小红肩上说道:“小红姐姐,你对我真好……你说你为了什么要无私地侍奉我?”

    小红听完,突然略带忧伤地回答道:“因为我答应过你死去的父母,要将你好好抚养成人……”

    李忆瑶闭上了眼睛,又缓缓道:“小红姐姐,你长得其实也不错,又那么勤劳能干,若不是成了侍奉童女,你几年前恐怕可以早嫁于一个好人家了吧……”

    小红听了,眼神流露出了一点点悲伤,不过李忆瑶闭着眼睛,并没有注意到。小红缓缓说道:“谢谢你的关心,忆瑶,我现在这样很好……很好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殒命之日……

    小红望着苏佳的脸,继续说道:“你现在这个样子……真美,真的和你母亲是一个模子打出来的。你……不但和你母亲一样有着绝代佳人的美丽,你还和你父亲一样,有着……坚定的眼神和执着的心……”

    苏佳再次望了望水中的自己,她觉得这样的自己很陌生,但是却很温馨,她的眼角不觉渗满了泪水。

    “咳、咳——”小红又咳出了一口血,她现在面部痛苦难堪,看来她真的是活不长了。

    苏佳见后,立刻扶着小红道:“小红姐姐,让我用寒灵神功给你疗伤吧……”说完伸过手去,却被小红一把拦住了。

    小红微笑道:“不用浪费力气了,我已经……不可能有救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我能为你做点什么?”苏佳此时已是泪流满面。

    小红顿了一下,缓缓说道:“你……为我吹一曲吧……”

    苏佳听后,哭着点了点头,然后从包裹里拿出了陈世今送给她的那把竹笛。她看着竹笛有些恨,因为陈世今已让她恨之入骨,但苏佳很是忍住了,依旧将竹笛放至嘴边,开始吹起来……

    笛声婉转悠扬,并非悲伤的调子,而是欢快宽广的旋律,仿佛是在描绘着波澜壮阔的大好河山,给人以清新愉悦之感。

    小红听在心里,也感觉舒坦。她默默念道:“真好听,真美,能一辈子做你的……侍女,真好……谢谢你,忆瑶……不,佳儿……”渐渐地,小红安详地闭上了眼睛……

    (现实中)……

    无数关于红云的回忆涌入脑海,无论开心还是悲痛,苏佳心中莫名作苦——逝去的生命永不再回,郑羽化说的没错,害死小红姐姐的人,就是自己!这就是事实……

    只是如今,苏佳面对着事实的命运,不再是像“陌谷一战”那样失去理智,取而代之的则是痛定与沉思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