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江湖博 > 第九百四十七章 忠烈之墓 上
    翌日……

    苏佳今日起得很早,昨晚与萧天爱慕相许结为夫妻,长时以来的夙愿终得实现,苏佳心中无比高兴。噩梦已然消逝远去,脑海中不再是“萧天绝情”的离别画面,取而代之的,则是自己对爱情未来的美好憧憬。

    心情好了,身体自然也好,不但精神气质容光焕发,之前走火入魔的内伤也好转不少,别说能下床行动无碍,就是清晨举刀练武,苏佳也丝毫不在话下。

    今日的天气也十分晴朗,映衬着苏佳愉悦的心情,走出房门呼吸着新鲜空气,远远而望村子庄稼地里辛勤劳作的乡亲,苏佳心中得到久违的舒朗……

    “汪——汪汪——”然而,正在苏佳享受着“清晨沐浴”时,小花家的毛狗也冲着苏佳吠了几声,似乎也跟着苏佳一起开心。

    苏佳自然也投去清新的目光,愉悦的身心,预示着内心的惆怅一扫而空,爱情的许诺也让自己暂时走出了仇恨的阴霾……

    “大姐姐你醒了?”一出门,便是小花在门口呼唤应道,看着苏佳刚刚出门,自己家的毛狗就叫个不停,小花不禁牵着绳子,“管教”说道,“阿毛,你又调皮,别把大姐姐吓着了……”

    看着小花天真的模样,苏佳在一旁暗暗一笑……

    “佳儿——”正在寻思间,萧天从对面的房间走了出来,看着苏佳恢复“生气”,想起昨晚的“爱慕誓言”,萧天心里仍有未平的激动。

    其实萧天昨晚的本意,只是想单纯劝慰沉郁的苏佳,想让其走出阴影。但悄然情愫间,自己却是不经意鼓起勇气,向苏佳求婚——姻缘来得十分突然,像是上天刻意的安排,或许困境中表达厮守相爱一世,能真正帮助苏佳走出痛苦……更何况,这份姻缘的到来,也是萧天一直梦寐以求的……

    “阿天……”看见萧天,苏佳脸颊不禁绯红——现在来说,自己和萧天已是名义上的夫妻,同为异客屋檐之下,二人的关系也是改变不少。

    “昨晚……还睡的好吧……”昨晚的表白太突然,萧天也是暂时没适应夫妻间的“倾慰”,略显吞吐道。

    “嗯,昨晚睡得很好……”苏佳也很紧张,一直作出低头羞涩的样子。

    为了缓解不必要的“尴尬”,萧天重归正题道:“走吧佳儿,今天和村长约好了,要去山头的坟冢那里,祭奠逝者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苏佳微微点了点头,脸颊颤红道……

    “啊?你们今天要去后山吗——”小花不经意听见萧苏二人的对话,不禁问道。

    “是啊,怎么了吗?”听见小花突然插话,萧天转而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,只是那个地方怪阴森的……”小花像是想起了什么,不禁提道。

    “阴森?”萧天听了,眼神一愣,“那个地方不是村长祭奠曾经死去的兄弟吗?村长说他每天都去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啊……”小花毫不隐晦继续说道,“村长伯伯说,当年他将死去的兄弟,埋在了山头洞口之中,每天早上祭拜,都要进那个洞里好久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不是挺好的吗?”萧天没听出什么奇怪,继续问道。

    “村长伯伯是没什么,关键是我曾经进去,感觉里面好阴森,好可怕……”想起曾经的往事,小花有些颤颤道。

    “啊?小花你还去过坟洞里面……”萧天想不出小花有什么理由会去那里,不禁疑声道。

    “因为我还小的时候,朝廷的官兵曾经几次侵扰我们村子……”小花回忆着说道,“村长伯伯为了保护我们,让乡亲们躲到山洞里,自己则是引开打发走那些官兵……也不是一次两次了,感觉那洞里十分凄寒,不单单像是死人的墓穴,里面阴森恐怖至极,就像会有冥魂幽鬼跑出来一样,现在想想还害怕……”

    “哈,这世上哪有什么鬼?就算有,我们也不怕……”萧天倒是一脸放松,牵着苏佳的手,故意调侃道,“你苏姐姐的武功‘断魂刀法’惊骇,兵器更是让人闻风丧胆的‘鬼刀’,天天跟这个‘女鬼’在一起,我早就习惯了……”

    苏佳听见了,脸色不禁一黑,狠狠揪了萧天一把。

    “啊,好痛……”本来只是随口开个玩笑,却被苏佳如此“报复”,萧天不禁含冤痛喊一声。

    “哈哈……哈哈……”看着萧苏二人逗乐的样子,小花在一旁止不住偷笑,说实在的,比起昨天刚刚醒来的“冲动”与“悲伤”,小花更愿意看见二人像现在这个样子乐趣说笑。

    “喂,都是我老婆了,就不能对我温柔点……”萧天摸着被揪红的手腕,忍不住调侃一句道。

    “叫你继续嘴贫……”苏佳则是脸红“抱怨”一声,其实看见萧天和自己情趣相言,打从心里自己觉得无比的开心……

    “大哥哥大姐姐你们,今天要跟着村长伯伯一起去吗?”小花继续天真问道。

    “是啊,毕竟昨天答应了村长……”萧天随口说句,忽然间想到其他琐事,不禁问道,“不过,如果没有‘村难逃避’,每天只有村长一个人进去那个洞坟里吗?”

    “也不是……”小花摇了摇头,一五一十说道,“其实那个洞里,埋的不仅仅是村长伯伯死去的兄弟,听外婆说,村子里很多人去世,也都被埋在那里……偶尔也会有村子里的人去洞里祭拜,也不一定全是祭拜自己死去的亲人……当然了,那个地方那么阴森,我可不想去……”说到最后,小花仍旧“心有余悸”,样子尽显天真和可爱。

    “管他什么阴森的地方,去看看再说……”想罢,萧天主动牵起苏佳的手,微微一笑道,“走,佳儿,我们去见村长,然后一起上山去——”

    苏佳脸红点了点头,如今的自己,仍旧沉浸在昨天相许的爱慕之中……

    按约在村头见到了村长,陪同一起爬上了后山。一路上,萧天和苏佳一直牵手不放,如今成为真正的夫妻,二人心中余温不散——尤其是苏佳,激动与开心让自己暂时忘却了心中的痛,甚至也没去想还在司马寒衣手上师弟师妹的安危……总而言之,现在的苏佳,心里只有开心。

    不过相比起来,萧天激动过后,表情稍显收敛,一路上一直想着前去“洞坟”一事,似乎略有自己的想法……

    “就是这了……”走了不过半个时辰,二人陪同村长方渊一起,来到了山头的“洞坟”之前。

    洞坟不大,但内部幽深,时不时从洞口传出“诡叫”的寒风,让人不由瑟瑟发抖,简直就像冥魂苏醒一般,游历人士——小花说得没错,这山洞确实有些阴森瘆人,如果不是祭奠死者或躲避战乱,村里人一般是不会来到这个地方……

    “这里……就是村长您曾经安葬死者的地方?”萧天看着洞口的四周,不禁一股敬意与肃杀涌至心头,让自己莫名不寒而栗。

    “是的……”方渊带着缅怀的悲痛,十五年苦楚似在昨日,不禁低沉道,“十五年前,因为我的一意孤行,害死了随我一起出生入死的兄弟千人……我将他们一起安葬于此,日日月月祭拜,转眼已是十五个年头……”

    “村长您独自一人,坚守了十五年是吗……”萧天听了心有感触,不禁应声道。

    苏佳也在一旁默不作声,听闻方渊难缅的记忆,内心不禁苦楚共鸣……

    “不仅仅是坚守……”方渊似乎没有说完,反而提声一句道,“我还在逝去兄弟的坟前发誓,拼上性命,也要保护村里的乡亲——就是这句誓言,我十五年如一日未曾改变,朝廷官兵几度发难村子,我从没有让村里的一个乡亲受到伤害……”

    “前辈……”听着村长坚定不移的信念,萧天似乎有感而发,牵着苏佳的右手,莫名紧握几分。

    苏佳能够亦然感觉得到,不禁预感萧天或许会有其言……

    “你们二人先在洞外候着,等我进去祭拜完了逝者,再出来和你们说……”方渊似乎事未提完,继续说道,“说到这座山头,可不仅仅只是这块‘墓穴’这么简单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的村长,我们两个就在外面等您……”萧天缓声微微一应,并冲村长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方渊村长示意一道,遂独自一人往常一样,慢慢走进“黑暗”的洞穴,消失在萧苏二人的视野中……

    不过,萧天却没把心思在放在方渊村长的经理之上,余光瞟视静默的苏佳,萧天似乎有话要说……

    “佳儿你应该看到了吧,村长一直没变的信念……”萧天突然低沉一句,和清早与苏佳的逗乐语气全然不同。

    苏佳也意识到了“严肃”,转而问道:“我看到了……不过,阿天你想说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萧天沉顿了许久,一直纠结现已相位夫妻身份,是否还有必要继续说道。但相爱情定为相爱,苏佳自己的“恩怨心结”,仍旧未有解开……

    “佳儿,你知不知道,昨天我为什么主动要求村长带我们来这里……”萧天继续轻声道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……”苏佳想不出理由,不禁问道。

    “因为佳儿你和村长一样,有着相似的过去……甚至来说,他的过去比佳儿你还要残酷……”萧天略微低下眉头,语气显得愈加沉重。

    “相似的……过去……”像是明白了什么,又像是不明白,心中纠结着不定,苏佳继续问道。

    “说实话佳儿,昨晚我向你求婚,更多的是想要让你走出痛苦和阴霾,满怀希望展望你我二人的未来……当然,我是真心爱你的,昨晚的话绝对不是‘敷衍’——”萧天坚定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个我明白……”苏佳没有太大反应,只是略带微笑地点了点头,之前激动的心情也平静不少。

    “但佳儿你的身世命运,总有一天还是要面对……就算我在你身边,有些东西还是需要佳儿你亲自‘了结’……只是在此之前,我想让佳儿你清楚地认识,而不是一味地蒙蔽在仇恨与自责中……”萧天继续低声道,“我说你和村长有着相似的过去——村长十五年前因为自负,害死了自己两千多誓死相随的兄弟;而佳儿你曾为杀死陈世今,独闯师门禁地,你的小红姐姐却因你而死……”

    “小红姐姐……”提起死去的红云,一股悲伤涌入心头,苏佳又在一旁低声哽咽起来。

    “村长的命运比佳儿你还波折,他害死的不是一个两个人,而是两千个兄弟——”萧天继续道,“但不同的是,村长能够看清痛苦,仍旧坚定地活在世上;而佳儿你却因为曾经的命运,差点自暴自弃,甚至还有轻生的念头……”

    “对不起,阿天……”最后一句听出了责备,苏佳不禁低声道歉道。

    “我不是怪你,只是想让你振作,从同类人的身上……”萧天的话语中,依旧不失上进和激励,稍显振奋说道,“你知道你和村长相比,差在哪儿了吗?村长曾经犯过过错,但他现在坚定信念——他在死去兄弟的坟前立誓明志,保护安隐村的百姓免受战火荼毒,用自己的生命去保护乡亲、保护村子,十五年如一日从未改变的信念!”

    “保护……乡亲……”苏佳不断重复着萧天的话,跟着喃喃道。

    “没错,就是保护亲人的信念!”萧天继续坚定道,“对村长来说,村里的乡亲就如同自己亲人一般,每一个人都值得自己去守护……佳儿,你缺少的,就是这样的信念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缺少……信念是吗……”听了萧天的话,苏佳似乎懵懵懂懂明白了什么,苦声暗暗道。

    “还有一个人,也是一样……”良久,萧天稍许改变语气,像是顾及着苏佳的情绪,“小心翼翼”说道,“同样有保护他人的信念……佳儿你的师兄,当今追风派首席弟子郑羽化——”

    “额——”听到“郑羽化”这个名字,“鬼陌之谷”的绝境一幕,再次涌现在自己脑海中——苏佳不禁头痛一阵,表情转而紧张复杂起来……

    :。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