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江湖博 > 第九百四十六章 夜下相许
    “滴答……滴答……滴滴答……”安隐村落,夜色渐深,雨点淅淅沥沥作响,给静谧的村庄凭添一份安详与清宁……

    “嗒嗒嗒……”房檐之上,萧天正拿着锤钉木板,专心致志修补着屋顶的漏水——之前答应过帮忙“修理”,算是报答老婆婆一家对自己的和苏佳的救命之恩……

    “很好,这样就结束了……”像是轻松完成了任务,萧天舒心坦然一笑,收回木具,回头冲屋檐下等待的老婆婆和花喊道,“阿婆,房顶我修好了,你们进屋看看还漏不漏水?”

    “好的,我这就去……”老婆婆和蔼一笑,遂慢慢走回房屋。

    花则是一脸的兴奋,冒着细的淋浴,冲房屋上的萧天乐呵招手道:“大哥哥好厉害——”

    “嘻嘻……”萧天豁达一般拱了拱鼻子,遂轻功跃步跳下房檐,摸着花的头,兄长般口吻关心道,“屋顶修好了,你也快快进屋吧,可别在外淋雨着凉喽——”

    “嗯——”花开心点了点头,活泼雀跃跑进了房屋。

    虽然认识不到一天,但彼此照顾如同亲人,在萧天眼里,自己更是把花当成自己的妹妹一般,时不时关心呵护或是逗趣……

    “真的不漏水了……”老婆婆看着自己“饱受破碎”的陈年老屋,不再受雨水侵蚀,遂转头冲萧天感激道,“伙子你帮了我们这么大忙,老身都不知道该如何感谢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不不,阿婆您不用客气……”萧天见了,从容一笑道,“我过了,您救了我和佳儿,这就当是我对阿婆您的回报……”

    “哎,没想到伙子你年纪轻轻身为军将,竟是如此平易谦逊,和当年的方村长一样,待乡亲们如亲人一般……”老婆婆有感而一句,想着萧天身上的伤,不禁关心道,“不过伙子,你伤病还没好,就让你做这种粗活,应该不打紧吧?”

    “没关系,一天过去,我的伤已经没有大碍了——”萧天又是笑声一应,遂望向床边安静躺下的苏佳,略有收敛道,“真正要的话,伤得重的是佳儿——虽然落下悬崖的摔伤已无大碍,但之前因走火入魔积攒的内伤,直到现在还没有痊愈……”

    又一次提到“鬼陌之谷”的悲痛,萧天心中不觉抹过一丝“伤疤”,看苏佳的眼神也愈显低迷。

    “厨房里还有药,今晚那位姑娘睡下之前,伙子你再叫她服用一次……”老婆婆耐心缓慢道,“这药内伤好得快,相信再休息个一两晚,应该就会痊愈……”

    “谢谢你,阿婆……”听到这里,萧天心中尤感欣慰……

    夜已深,苏佳休息房中……

    “佳儿,来先把这碗药喝了再睡……”苏佳半靠在床边,睡意朦胧的同时,眼神略显憔悴——显然还没从“仇恨”的阴影中走出,半梦半醒下,苏佳脑海中的画面,全是过去逝者的回忆,与“鬼陌之谷”上濒临死亡的一幕。

    “阿天……”忧郁凄凉间,苏佳身体稍显寒冷,裹着被子倚在床边,轻声呼喊着萧天的名字——对自己来,如今唯一依靠寄托的人,始终不离不弃陪在自己身边。

    “我在这儿……”萧天也知道,苏佳心里煎熬,正面临人生中最脆弱的一刻,需要自己陪同身边,看着苏佳裹着被子略显抖瑟,萧天不禁关心问道,“夜里下雨风寒,佳儿你是不是觉得冷?不然我去叫阿婆给你加一层被子吧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用,就这样很好……”苏佳努力镇定精神,缓和道,“我只是身体内伤还没好,身子不觉颤罢了……”

    萧天知道,苏佳言语中,仍旧带着“倔强”。但这正是苏佳的性格,陪伴在身边两年多,萧天再清楚不过了。

    这次萧天也没有“反驳”,微微一笑关心道:“阿婆了,愈伤须得养足休息……这几天你我二人置身村落,无以军务之事,难得休养的机会,佳儿你得好好休息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个我知道……”经历了几日的“痛苦煎熬”,苏佳内心也镇定了不少,闭眼凝声道。

    “而且,临走前菁妹留给我的锦囊……留给我的任务……”萧天稍许摸了摸腰间的锦囊——胥谷林中分别前,6菁留给自己的“嘱咐”——不禁低声道,“在这之前,我们得先养好自己……”

    “阿天你什么……”最后一句萧天得十分轻微,苏佳没有听清,不禁问道。

    “哦,没什么,只是自言自语罢了……”心想着在这一切过去前,不要再让苏佳操心“杂物”的事,萧天索性顺口一句,遂端起手中的药碗,舀着汤匙关心道,“阿婆了,今晚睡觉前,把这碗药喝了,对养伤有好处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苏佳只是轻轻点了点头,裹着被子,神情略显低苦。

    “佳儿你不方便,我喂你吧……”难得有主动照顾苏佳的机会,萧天尽心自己的关慰,安抚苏佳道。

    “你喂我……这多不好意思……”苏佳显然不太适应,被萧天如此倾情照顾,虽然二人早已相恋彼此,但如同今晚夫妻间的亲昵,二人之间鲜有,苏佳甚至有些脸红害羞。

    “这有什么,又不是第一次……”萧天像是想到了“逗乐”的点子,冲苏佳傻笑道,“想想两年多以前,在梅花山庄我被卢欢卢前辈打伤,还不是佳儿你亲自照顾我,喂我喝药甚至喂我吃饭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种事你还提啊……”很久没有这样思怀了,想起两年前二人情窦初开的往事,苏佳“害羞”间,不觉心头一暖。

    “有什么不好意思?如果你不愿意,就当是还两年前佳儿你照顾我的恩情好喽……”萧天想了想,故意侧头道。

    “噢,我在你心目中,就是这个地位啊?”听着萧天的“不屑”,苏佳也“不好气”地回应一声。

    “可不是?”萧天继续道,“当初佳儿你还,我笨手无能跟个三岁孩儿似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呵,这么记仇啊……”苏佳看着萧天的“傻劲儿”,不禁轻轻一笑。

    “当然,佳儿你对我的好坏,我都会记一辈子——”萧天笑言中,不失认真道,“既然要照顾你一生一世,无论遭遇什么困苦挫折,我都会陪你一直走下去……”

    “阿天……”听着萧天臻爱的誓言,苏佳在一旁心头暖暖。

    “所以,今晚我喂你喝药,你可不许拒绝——”一向乐观豁达的萧天,继续傻笑道。

    “好好好……”苏佳脸红地点了点头,挪动着身子,将头移向萧天身旁。

    “可能有点烫,心点哦……”萧天轻轻舀动着汤匙,将药送到苏佳嘴边。

    “嘶——烫烫烫……”苏佳一个不注意,嘴唇稍许被烫到,下意识叫声一句。

    “别着急,慢慢喝……”萧天倒也很有耐心,和苏佳在一起,自己愿意付出所有精力,关心照顾她,遂轻轻吹了吹汤匙里的药,继续问道,“这样应该就不烫了吧?”

    萧天亲自帮自己凉药,苏佳心里暖暖的,两颊不禁闪过绯红……“嗯……”轻轻饮下汤药,苏佳像是在细细品味——倒不是药的味道,而是其中包含的暖暖的情意。

    “现在好了吧?”看见苏佳很少有过的“鸟依人”,萧天内心不禁噗通狂跳,切心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事,不烫了,阿天你真好……”苏佳也很久没有像这样,与萧天单独地暗谈情愫,更别近些日子经历的“悲剧”……

    “两年前在梅花山庄,你也是这么喂我的……”两年前的画面,萧天现在想来,仍旧记忆犹新,不禁提胆诉道,“可能我这么有些自恋,但真的,当年佳儿你在我眼里,感觉就像是百般照顾我的妻子一般……”

    苏佳听到这里,脸顿时红透了。但出于往日的“爱面子”,苏佳不禁“冷言”道:“切,原来两年前你就想打我的‘坏主意’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么来,佳儿你是不开心喽?”如今的萧天,比起两年前更加知心性情,不禁回眸一笑。

    “谁……谁的?……”然而,苏佳的内心爱慕与面子上的“倔强”冲突,不自觉出一句真实却又害羞的话。

    “那就是开心喽?”萧天也继而一问,愣是把苏佳问得“芳心大乱”一般。

    很久没有展现“女人”的一面,苏佳内心“躁动”着,不禁脸红问道:“你……你到底想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“佳儿,其实有句话,我一直想找机会,鼓起勇气亲口对你……”萧天今晚像是鼓足了莫名勇气,玩笑逗乐的同时,一点不失正经。

    “什……什么话……”苏佳猜不出萧天的心思,心中情迷的同时,却又不自觉好奇萧天会对自己什么。

    “可能刚刚遭遇了重重波折,这个时机有些不大合适,但我还是要……”萧天像是憋了许久的劲,提起了莫大的勇气,转头神情望着苏佳,郑重其事问道,“佳儿,你……愿意做我的妻子吗?——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苏佳心中顿时茫然……

    陪伴厮守两年余久,所遇世事磨难无数,更是经历过生离死别与破镜重圆——但今晚这一句,绝对是萧天真正意义上,向自己求婚表达爱慕……

    这一刻,苏佳心里从未有过的高兴和激动,仇恨恩怨的往事,顿时抛去了九霄云外……

    萧天也是一样,第一次鼓起勇气——不再仅仅是表白,而是求婚,愿意陪伴一起厮守一世……

    “阿天……”苏佳激动哽咽不出话,绯红脸颊上,流下绝代佳人感动的泪水——从没有想过,竟会是在此时此刻,经历了太多诉苦恩怨,二人彼此流落他乡时,萧天向自己表达爱慕相守。

    萧天也是没有想到,今晚自己竟会如此主动——爱情成熟的命运,总是在不知不觉间将彼此二人连在一起……

    “你愿意……答应我吗?”萧天鼓起勇气,继续问道。

    决定一生一世的答案,苏佳做出了无悔的选择……轻挽着泪水,苏佳温笑中点了点头,如此悲苦命世间,却也同样得到了自己最开心最盼望的结局。

    答应相许厮守一生,萧天也着实热泪湿润,做梦都想看见的一幕,今晚终于实现了……

    “那从今天开始,你我二人即为夫妻……”萧天笑了笑,一边擦拭苏佳脸上的泪水,一边感动关慰道,“佳儿,无论你今世多遇舛途,我都会以丈夫的身份,陪你一起走下去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也是一样,以妻子的身份……”今晚许下了“相守誓言”,虽然没有拜堂成亲,但名义上已为夫妻,苏佳心中无比的激动……

    喝完了药,苏佳靠在萧天怀里许久,仍静静相叙着情愫的爱语……

    “我从没有想过,这天竟会来得这么快……”苏佳心里还久久不能平静,倚靠在萧天怀中,柔语相言道,“阿天,我真的好高兴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也是……”萧天轻轻搂着苏佳,搂着如今自己的妻子,爱慕相叙道,“以前一直喜欢你,却怎么也不出口,转眼两年今晚此刻,你我二人就已成为夫妻,简直就像做梦一般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啊,就和做梦一般……”苏佳回忆着往昔,眼中同时带着憧憬,不禁想起两年前在萧家山庄的事情,不禁问道,“不过,两年前在萧家,你娘亲不是还没答应吗……我们今晚虽已名义夫妻,但等天下太平,世事恩怨结束,我们还得回去不是吗?那到时候见到秀姨,万一又和两年前一样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两年我和佳儿你也经历了不少,娘亲不是不通事理的人,相信等这一切结束,我娘会同意我们两个相守一生的……”萧天带着无限的憧憬,揣怀道,“到时候我们一家人找个远离喧嚣的地方,和睦一世,共享天伦之乐……”

    “阿天……”苏佳心中一同憧憬,轻声呢喃道……

    凉夜雨下,却是萧苏二人定情之晚,就在这静谧祥和的安隐村庄,萧天与苏佳立下了厮守一生的夫妻誓言……

    不过虽为名义夫妻,同床之行还为时尚早。加上现在仍处“非常时期”,明日一早还和村长有同行之约,简单照顾好苏佳安寝后,萧天仍和从前一样,回到了自己的房间……

    不过相信今晚,立下婚约的二人,彼此难以平复内心的激动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