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江湖博 > 第九百四十五章 将之往事 下
    “想知道我过去的事啊……”一向开朗的方渊村长,似乎是想起了不堪回的往事,直爽的神情霎时不再,转而的便是一丝年岁久远的默默哀伤。

    “怎……怎么了吗?”看着村长忧愁的面容,以为是提到了痛处,萧天不禁担心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……只是,当年的事情,现在想想似乎……”方渊依旧吞吞吐吐。

    毕竟萧天和苏佳是外人,方渊陈述起来仍显犹豫。

    “村长您曾经,究竟经历了什么……”萧天眼神踌躇问道。

    “那是我一辈子的伤痛……”方渊两眼深沉,苦涩低语道,“也正是因为那件事后,我再也没有离开过这里,即使成了‘安隐村’的村长,每天仍旧祭奠着过去……”

    “祭奠?”萧天莫名反问道,“难道说……前辈曾经经历过生死?”

    “不是我……”方渊稍稍闭了闭眼,随即道,“是和我出生入死的兄弟——”

    “兄弟?”萧天听了,继续问道,“村长您曾为朝廷官将,那您曾经的兄弟……究竟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是一个兄弟,而是所有的兄弟……”方渊睁开眼睛,定声沉痛道,“他们是我军将中的部下,是陪我一起出生入死的兄弟!”

    “您的部下?”萧天顿时一愣,不禁道,“那您刚才说的祭奠,该不会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没错,他们牺牲了……”方渊点了点头,诉说哀痛道,“因为我的失职,他们全都牺牲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牺牲?”萧天于心不安道,“当年到底生了什么,也是在这座村子?”

    “是的……”方渊继续道,“十五年前,我还是朝廷中郎将的时候,潼关之地叛军叠起。我奉朝廷之令,跟随朵思大将军率兵镇压反贼,行兵于此……”

    “十五年前,潼关即有叛乱是吗……”萧天低声喃喃道。

    “当年正值勇武之时,我因急功近利,一路追击叛军于此……”方渊继续回忆着说道,“行至此处,安隐村落,我军因为追击过深,与主力部队脱节,粮草尽虚,不得已在此驻兵……时叛军已为苟喘之师,我自认为能够一胜,想要破釜沉舟直击敌害……”

    “结果呢?”萧天继续问道。

    “当时部下有人劝我,敌军溃逃似有诈计,不能孤军追击,需得以此村落为阵地,以守待攻观察敌势,保护村庄百姓同时,等候主力部队前来……”方渊稍许停顿一会儿,似乎是提到伤痛之处,语气渐低道,“可因为我心高气傲,不听劝阻,执意穷兵追击……结果真的中了敌军埋伏,不但我手下将士全部牺牲,村落更是惨遭叛军洗劫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里……曾经也遭遇过战难是吗……”听到这里,萧天不禁低语哀伤道。

    “村民虽然逃移及时,躲过一劫,但是我的兄弟全部阵亡沙场,无一生还……”方渊再次闭上双眼,回忆起十五年前那道“疤痕”,咬牙饮恨道,“众军将士与我亲如兄弟,事事听命于我,可我因为急功近利一意孤行,害死了信任我的兄弟……全军将士两千人,全部战死沙场,因为我的高傲与失职,他们丢了性命……是我害死的他们,是我亲手害死我的这些兄弟……全都是我的错……”说到这里,压抑不住内心的伤痛,方渊一手抚着额头,一手顶石沉痛道。

    “前辈……”听着那段伤痛的过去,无法改变的过错,逝去无数的生命,萧天心中伤之同感。

    苏佳本在一旁独自忧伤,可听完方渊的忆述,不知为何,自己也有一股难以道叙的伤怀,一种十分熟悉入心的痛楚……

    (回忆中)……

    鬼陌之谷,成败一战……

    “他说的没错……是我伤害了阿天你,是我对不起你……”苏佳不禁留下了泪水,痛哭诉说道,“我真的是一个自私的人,为了私仇,伤害了太多的朋友和亲人……是我害死了小红姐姐,也是我害死了郑师兄的亲生父母……我口口声声说命运不公,要亲手为死去的父亲和小红姐姐报仇……可现在看来,我自己就是害死别人的罪人……我罪该万死……我不配活在这个世上……呜呜……”苏佳越哭越痛,情绪与理智已经完全崩溃……

    (现实中)……

    没错,在鬼陌之谷的绝望中,苏佳也曾说过相似的话,现在想想仍旧尤新,血淋的恐惧与悲痛,再次席卷全身。

    “我和他一样……”苏佳两眼低迷望着手中的鬼刀,心中苦楚道,“在追风派,因为我的自私与孤傲,为追求力量杀死陈世今,孤身闯入‘水月洞’,却是害死了小红姐姐……因为自己的私仇,随军出征,却无能亲眼见证子川大哥他们的牺牲……因为我的自暴自弃,不顾亲人朋友的担心,独自涉险,却害得师弟师妹遭遇陷阱……这一切都是我的错——我一直想要靠自己的力量改变一切、改变命运,却没想到到头来,反而伤害了最亲最爱的人……我真的好自私,真的枉为人也……”

    萧天并没有去注意苏佳的表情,一直集中精力在方渊村长的往事忆述,听完十五年前的“悲剧”,萧天不禁感伤道:“没想到村长您,曾经也经历过这样的遭遇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次战败以后,我亲手将阵亡兄弟们的遗体,安葬在村庄山头的洞窟坟中……”方渊继续说道,“我领兵失误,害死众军将士,朝廷不会放过我……所以那之后,我便隐居留在了村子里,一面躲避朝廷的追缉,一面十五年如一日,每天到往山头祭奠死去的兄弟……今日一早也刚刚才有去过,就在你们来这之前……”

    “十五年啊……”萧天听了,不禁感叹道,“在这留下祭奠亡魂,一过便是十五年,只为弥补曾经的罪过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仅仅是祭奠……”方渊继续说道,“在那之后,朝廷其实找到了我的下落,6续派兵前来缉拿我……十五年前的战败,不但害死了兄弟将士,更是给当年的村落引来了无情的灾难;所以成为村长以后,我肩负起了保护村子的任务——以独身勇武之力,6续挡住了朝廷少数官兵的骚扰,若有军队重兵前来,便领村民躲入山中……”

    “十五年……蒙元朝廷一直没有放过您吗?”萧天听到这里,不由惊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错,在朝廷眼里,我是将罪之人……”方渊继续说道,“不过因为近十年来,军阀各地战乱不断,朝廷没把重点放在我身上,这些年村子算是享得清净……”

    萧天想了想,不禁问道:“那村长您……还要一直留在村子里吗?朝廷视你为罪臣之人……还是说,心有愧疚,对不起曾经死去的将士弟兄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不会离开这里!”不知何由,刚才一度消沉的方渊,突然眼神坚毅道,“不仅仅是为了祭奠死去的兄弟……那次战败以后,朝廷官兵欺压不断,屡次刁难村子。我在众兄弟坟前过誓了,要留在这里保护乡亲——十五年前的决错,我没能保护随我出生入死的兄弟,而今我要保护村子,保护这里的百姓,弥补我曾经的过错!”

    最后一句慷慨激昂,面对曾经“罪孽”的过去,方渊仍旧不放弃信念,留在村子保护乡亲,坚信自己能改变命运。

    萧天看在眼里,不禁投去敬佩的目光;而在一旁一直消沉的苏佳,似乎心有灵动般,眼神稍稍一变……

    “前辈能够从容面对过去,放下成见,坚定信念,晚辈实是钦佩——”萧天看着方渊那张经历世事沧桑的面孔,有感而道,“不过,晚辈有个不情之请,不知村长可否答应?”

    “有什么就说吧……”面对萧天和苏佳,方渊始终一副平易近人的表情,更是身觉二人不凡,莫名心起萌动。

    “村长您刚才说,十五年如一日,每天都会去山顶洞窟祭奠逝者……”萧天顿了顿,随即道,“这几日我和佳儿在村中养息,暂无要事,不知明日可否带我等二人前去一视?”看样子,萧天似乎很有意向,也想去山头看看,那座悼念十五年情怀的洞坟。

    “当然可以……”村长和蔼一笑,缓缓说道,“这么多年来,小兄弟你还是第一个如此懂我心音的外人……明日一早,我带你们去山头一趟,只要方便的话……”

    “当然方便,我和佳儿的伤,休息一天好转不少,没有大碍……”萧天也亲和应声道……

    和村长在塘边说了许多的话,如同忘年之交般,讲述了彼此往时的经历,萧天心中感慨良多,一时忘却了战事的伤痛,沉浸在久违的感怀念情中。

    就连苏佳也在一旁听了不少,最后不忘信念的励言,让自己心中的沉郁稍有好转……

    和睦一天即过,在外闲聊散心,萧天和苏佳的伤情也好转了不少……

    傍晚,炊烟升起,萧天和苏佳回到了屋子,和小花一家共进晚餐……

    “给你们家添了这么多麻烦,阿婆您还这么照顾我们,实在是有些……”看着老婆婆一家不但救治了自己和苏佳,还招待自己二人食宿,萧天有些不好意思说道。

    “哪里哪里?难得有客人来村子,坐在一起吃晚饭,家里还稍显热闹些……”老婆婆一脸慈祥的笑容,缓缓说道,“你们两个多吃点,吃饱了伤才好得快……”

    “可是,阿婆您这么热情,如果我们不做点什么,恐怕也不好意思……”萧天还是稍显拘谨。

    “这是哪里话?就把自己当家里人一样,别太见外了……”老婆婆倒是十分热忱,甚至为在一旁沉默不语的苏佳夹菜,“姑娘你伤得重,得多吃点补补身子……”

    “谢谢阿婆……”苏佳受得恩惠,也略显腼腆道。

    “大哥哥大姐姐你们多吃点,不够的话厨房里还有粥——”小花在一盘笑得灿烂,天真说道,“爹娘不在村子里,家里很少这么热闹了,你们别把自己当外人……”

    “呵呵,小丫头还挺热情……”萧天不改平日的乐言,亲和摸了摸小花的头,笑着说道,“等天下太平了,大哥哥带你去看看外面的世界——”

    “真的吗?好啊好啊,大哥哥你一定要说话算话——”小花听了,脸上立刻笑开了花,高兴得甚至忘了抹掉嘴角的饭粒。

    看着萧天“逗趣”的模样,苏佳也难得露出一丝微笑……

    “滴……滴滴……”然而此时,房檐上突然响起滴水的声音……

    “哎呀,下雨了……”小花抬头望了望,有些“伤心”道,“真是的,房屋顶上一直漏水,偏偏又是晚上下雨,这下睡觉可麻烦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家里的房屋,一直漏水吗?”萧天听了,不禁转问老婆婆道。

    “是啊,从去年开始,屋顶就一直漏水……”老婆婆不紧不慢道,“村里的壮丁大多都离开了村子,这里又很少下雨,所以房屋漏水的事情,家里一直耽搁着……一旦遇上下雨天,确实有些不便;数月之前,村长曾帮忙打理过,但也只是勉勉强强……”

    萧天听闻想了想,似乎想到了什么,不禁微微一笑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吗,阿天……”看着萧天莫名的微笑,苏佳不禁在一旁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想到了一个主意……”萧天直起身,霎时充满干劲道,“阿婆,您和村长救了我和佳儿,还这么热情招待我们食宿,我们实在受恩不起……不如这样吧?我替阿婆您修补房屋的漏水,就当是回报您对我和佳儿的恩情——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这怎么好意思,让你一个外人帮忙……”老婆婆有些尴尬道,“而且,小伙子你……真的能修补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——”萧天自信满满道,“我可是木匠出生,这些简直小事一桩!”

    “阿天……”看着萧天久违的“乐劲”,苏佳在一旁喃喃道。

    “吃饱了饭,也该动一动了……”萧天收拾碗筷站起身,活动一下筋骨,遂向老婆婆问道,“阿婆,你们家里有没有房檐木板之类的东西,趁着现在雨不大,我尽快帮你们修好屋顶——”

    “好……好……”老婆婆一时没有反应过来,断断续续说道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