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江湖博 > 第九百四十四章 将之往事 上
    “放手啊,阿天……你快放手啊——让我去救小双,让我杀了司马寒衣……”苏佳越说,心智越乱,一时半会儿竟是冷静不下……

    “啪——”然而,紧接来的竟是一道响亮的耳光……

    萧天一手掴在了脸上——这是萧天第一次动手打苏佳,场面一时极为沉肃。天『籁小  『说苏佳感到惊异,萧天同样感到惊异。

    脸上顿感火辣的疼,却如当头棒喝,刚才还神智迷乱的苏佳,一时竟怔住说不出话……

    萧天似乎也觉得自己有些“过头”了,刚才那一巴掌,自己心中莫名愧疚……

    但镇定下来后,萧天的眼神极为认真……

    “对不起,佳儿……”萧天先是歉意一声,神情深邃,遂郑重说辞道,“可佳儿你现在的样子,根本就是不枉惜命——为了报仇,甚至连自己的性命都不顾……真正走火入魔的,不是你的人,而是你的心……”

    苏佳顿时冷静下来,听着萧天鲜有的“斥言”,不禁流下簌簌的泪水。

    “生死临别的苦痛,已经不是第一次了……”萧天继续说道,“两年前在‘神峰崖’上,我们两个就曾因命怨差点天地两隔……重逢后,佳儿你向我过誓,无论世道如何艰苦,你都会珍惜自己,珍惜现在,绝不会轻视自己的生命……”

    想着自己曾经的誓言,和萧天一起的过往,苏佳心中莫名伤感。

    “可是现在的你,为了报仇,不惜把命都搭上去……”萧天继续道,“我知道,你的师弟师妹还在司马寒衣手上,你担心放不下,想要只身前去救他们。可佳儿你现在重伤的样子,就算找到司马寒衣,也不过是送死——”

    “小双,吴贤……”苏佳一边轻声哽咽,一边念叨着师弟师妹的名字。

    “司马寒衣抓住小双吴贤他们,的确是为人质不假,可司马寒衣真正的目的,其实是为了引出我……”关键时刻,萧天安慰且不失冷静道,“那个老家伙,一直想要亲手杀了我,所以把小双吴贤他们掳为人质,引诱我出来……可偏偏我这次跌落了悬崖,生死未卜。在未知晓我的消息之前,那老家伙不会拿小双她们怎么样的,佳儿你别太担心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小双……”苏佳还在不停念叨,想起落崖前,自己一直紧紧握着徐双的佩剑,心中顿感惆怅。

    “而且我知道,佳儿你从来都没有放弃,就算被逼至绝境,也一直没丢掉小双的剑……”萧天果然提起了这事,微微说道,“既然心中有这份信念,想要他日出山找老贼报仇,佳儿你就更得好好养伤——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苏佳轻声点了点头,总算有些冷静的她,不再被仇怨所困惑——萧天那一巴掌确实把自己“打醒”了,如今内力尽失的自己,除了安心养伤几日,没有其他的选择。

    “总之,在佳儿你伤好痊愈之前,你不可以离开这里……”萧天想了想,语气渐渐缓和道,“当然,我也会一直陪在佳儿你身边,无论生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“阿天……”苏佳心中莫名感动,想起落崖前眼神亲迷的一瞬,她清楚自己心中真正想要的……

    (回忆中)……

    悬崖边上,萧天仍旧孤手支撑……

    苏佳仍旧低头没有说话,只是生死绝下,静静倾听着可能是这辈子最后的诉言。

    “红云的死,根本就不是你的错!你也从来没有伤害过我——”萧天右手紧抓着岩石,振振有词道,“不管佳儿你做什么,是对也好,是错也好,我都不在乎——我只知道,不管生什么,我都会在佳儿你身边,陪你渡过每一道坎!”

    苏佳听着心有感触,稍许微微抬起头,哭红的双眼,再次闪现迷蒙的泪光。

    “郑羽化那个自以为是的家伙,把命运恩怨算在佳儿你一个人头上,他算什么东西?!——”萧天情绪忽然激动,振振说道,“我不会让你死的,佳儿……等我们活着走出这里,找到郑羽化,我会在他脸上,狠狠抽他几个巴掌——把佳儿你害成这个样子,我不会饶过他!”

    “阿天……”苏佳绝望中,内心竟触一丝感动,泪水横流不止——就在二人抖落悬崖绝境之下,萧天仍旧不放弃生的希望;左手被萧天牢牢抓住,苏佳莫名之中,也渐渐重燃活下去的勇气。

    “不管身处何境,我都不会放弃!就算佳儿你武功尽失,我都会在你身边,竭尽全力保护你——不是拼上性命,而是我们两个,一起活下去!”萧天忽而振奋说道。

    强有力的激言,苏佳感动之余,神色稍许回振。

    “而且我也知道,佳儿你并没有放弃……”萧天低头投去情暖的目光,所见苏佳右手仍紧紧抓着徐双的佩剑,似有仍未舍弃的信念,遂微微一笑道,“我了解你,佳儿,你从来都是很坚强的……”

    苏佳听到这里,早已泣不成声。无论自己身处何境,自己最亲最爱的人,永远始终陪伴着自己不离不弃——自己拥有世上最幸福的感情,命运恩仇又算什么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(现实中)……

    “谢谢你,阿天……是我错了……”苏佳像是想明白了——最爱的人就在自己身边,陪自己渡过每一道坎坷,这比什么都要重要。说完,苏佳轻轻捂了捂绯红的脸颊。

    然而,萧天还以为是刚才自己那一巴掌扇重了,继续关问道:“佳儿,对不起,我不该打你……你脸还疼吗?刚才的我,也太冲动了,是我的不对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嗯……”苏佳轻轻摇了摇头,露出一丝久违的微笑,“谢谢你,阿天,刚才你的那一掌,确实把我打醒了不少……就当是在你脸上留下刀伤的一次补偿吧,我多多少少也能理解你对我的用心……”缓和过后,苏佳不忘“俏皮”地开了一句玩笑。

    见苏佳情绪恢复了不少,萧天也不禁渐露喜色……

    “重归于好”后,二人继续前往水塘,找寻村长方渊而去……

    “佳儿你看那里——”萧天像是现了什么,指着水边一人道,“那个人,是不是就是阿婆说的村长?”

    苏佳定眼望去,只见一身材魁梧的中年大汉,站在塘边,正双手轮流打满桶水,两臂铮铮有力,面像器宇不凡,徒有军人之风——老婆婆之前说他曾是朝廷将军,现在看来,确实不假……

    而在水塘边上,二人的兵器“鬼刀”和“铭蒙铁剑”,包括夺回的徐双的佩剑,都整整齐齐摆在湖边——像是被水清洗过的样子,上面没了残余的血渍,其色更显焕然一新……

    “请问……”萧天扶着体弱的苏佳,慢慢走至塘边人后,缓缓问道,“您就是村长吧?”

    “噢,你们醒了?——”大汉回头看见萧苏二人,不由惊喜道,“昨天救你们回村,你们足足昏迷了一天,现在醒来并无大碍,这真是太好了!哈哈——”大汉的声音极为粗犷,显然一副豪杰之样。

    “感谢前辈……不,是感谢村长的救命之恩,我等二人无以为报……”萧天态度十分谦和,知恩相言道,“若不是村长和阿婆救疗我们,我和佳儿现在还昏倒在悬崖下,恐怕早被蒙元的党羽捉拿……”

    “噢,你们果然是义军的将士……”村长方渊听了,不禁振奋道,“早闻当今开皇朱元璋,率领大军压境潼关,为解潼关百姓之难……我虽曾为蒙元之将,但心中尤记百姓苍生,没想到十数年转眼即过,仍能见到尔等大义之士,方某甚是欣慰啊!”

    “不敢当不敢当……”听着前辈如此夸奖自己,萧天不好意思回了回手,遂一眼望向水塘边上的兵器,切回正题道,“村长,那些兵器……”

    “噢,这些是你们的东西,我知道……”方渊走到水边,一手拿起“洗干净的”刀剑,一边望着“寒锋”上的纹路,不禁感叹道,“此等兵器可谓世间鲜有,尔等二人既是主人,想必身份不凡吧……还有这把佩剑……”方渊说着,又拿起一旁徐双的佩剑。

    “多谢前辈替我们保管,还替我们好好‘照料’……”萧天接过兵器,看着“洗净”剑锋上的光泽,不禁谢言道。

    “这没什么,毕竟此等世间良器,我倒也是很想见见……”方渊依旧对萧苏二人的兵器饶有兴趣,说些题外话道,“年轻时我曾做过城中的校尉,对八班兵器颇有研究,武器是否精好,习惯性一眼便知……”

    苏佳接过自己的“鬼刀”,看着颤抖的双手重新持御,心中难免一股悲伤……

    (回忆中)……

    “神峰崖”下,第一次见到自己的师父6清风,苏佳在其面前施展断魂刀法,魄力惊威……

    “师父,您看怎么样?”苏佳笑着问道。

    6清风迟疑了一会儿,随即应声道:“不得不说,苏姑娘你确实非常有天赋,刀法使得炉火纯青,很有老夫年轻时的风范……不过,在老夫看来,苏姑娘你并没有真正完全掌握断魂刀法的精髓……”

    “噢,那是哪些招式有缺陷呢?”苏佳知道6清风毕竟是断魂刀法的创始人,于是很谦虚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其实并不是招式的问题,苏姑娘的你的招式已经做得很完美了,甚至还有创新的招式,这已出乎了老夫的意料……”6清风慢条斯理地解释道,“不过,苏姑娘你的招式只知一味的凶狠和疾迅,只弄其表面,却为参透刀法的真谛……”

    “刀法的真谛?”苏佳不禁疑问道,“我记得,师父您在秘籍里也只记述了掌握刀法招式的要领,‘出手决断,一招而取三木之麾’,却未曾有参透……真谛——”

    6清风想了想,又问道:“那苏姑娘你自离开追风派后,是否结下了不少的怨仇?”

    苏佳听了,点头回答道:“容徒儿想想……除了陈世今和莫天行,我经过柳沙镇,得罪了卢欢及柳金权,进过汴梁,招惹了蒙元朝廷……虽然行义不少,但是身边的仇怨也是接踵而至……”

    6清风笑了笑,又继续问道:“那苏姑娘你再想想,老夫离开追风派五十年以来,又结过仇怨多少?”

    苏佳算了算,有些不知其所道:“好像……好像确实没听过师父您在武林中有什么仇家怨恨……不过,这其中和断魂刀法有什么联系吗?”

    6清风捋着胡子笑道:“刀法如一,唯处事行间之别……招式凶狠,人心慈怀,则人皆敬仰,反之仇天恨海,一世用不了结。即使行侠仗义于世间,教化世人亦为主,以武服之方位次,致人死地则为下。刀法乃至其他武学也是一样,无论断魂神龙之威,亦或是太极虚掌之柔,人心慈善,百世同济;人心狭怨,终生难结……”

    苏佳一时不太明白,但心里也能其有理解……

    (现实中)……

    “对不起,师父,我没能明白刀法的真谛,不但没有放下仇怨,反倒徒增了仇恨与悲哀……”苏佳不禁莫名感伤道,“或许在我伤好之前,真正该治愈的不是我的身体,而是我的心,阿天说得一点没错——现在的我,根本不配再用‘断魂刀法’……”

    想到这里,苏佳略显绝望得低下了头……

    “听阿婆说,村长您以前在朝廷为官为将,可否给我们讲讲您年轻时的故事?”一边闲时无以打,一边是要弄清真相,萧天不禁饶有兴趣道,“毕竟我和佳儿活着,总有一天会回到部队……听闻村长您的讲述,兴许我们会对潼关的蒙元势力更有了解,将时某事徒有用处也说不定……”

    “想知道我过去的事啊……”一向开朗的方渊村长,似乎是想起了不堪回的往事,直爽的神情霎时不再,转而的便是一丝年岁久远的默默哀伤。

    “怎……怎么了吗?”看着村长忧愁的面容,以为是提到了痛处,萧天不禁担心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……只是,当年的事情,现在想想似乎……”方渊依旧吞吞吐吐。

    毕竟萧天和苏佳是外人,方渊陈述起来仍显犹豫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