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江湖博 > 第九百四十三章 安隐村落
    清晨旭日……

    “这里……是哪儿……”萧天睁开迷蒙的双眼,浑身无力的他,不知自己身在何处,只觉四周一片昏暗,唯独面前一道狭长的亮光透射进来。天』『籁小说Ww

    知觉渐渐恢复,萧天努力环顾四望——自己莫名躺在床上,身上还盖着暖和的背毯,看得出这里是人家的卧室,头顶板上茅草铺盖,显然自己置身茅草屋中。

    “我记得……我和佳儿从悬崖上摔落……”萧天晃了晃沉昏的脑袋,努力回忆着之前的“险情”……

    (回忆中)……

    萧苏二人苦苦支撑在峭壁岩石之上,悬崖上方,灵影教弟子已然提刀而至,欲对二人不利。

    “额……”萧天重新抬起头,看着悬崖之上几副凶煞的目光,自己心中徒有不甘——萧天不甘心,今日竟会以这种“窝囊”方式,败在司马寒衣手上……

    “苍龙大侠,没想到你也有今天啊……”灵影教弟子看着“独臂支撑”的萧苏二人,冷冷嘲笑道,“看来纵使你武功再高,被逼绝境也当英雄末路啊……”

    萧天没有回应,只是紧咬牙关怒视而望——一只手抓着峭壁,一只手抓着苏佳,勉强没有掉下悬崖,但束手无策的自己,无以还手反击不说,岩石碎裂,自己恐怕也支撑不了多久了。

    “就让我等送苍龙大侠你最后一程吧——”狰狞一笑,灵影教徒举起寒刀,正朝萧天支撑的手臂斩去。

    萧天又不能还手,又不能放手,眼睁睁看着寒刀即落,心已提至嗓子眼……

    “咔——”突然,岩石一道裂响,萧天单手抓碎扑空——失去支撑,萧苏二人忽而坠落,心中不禁一寒。

    而灵影教弟子也寒刀未中,萧天逃过一劫。但取而代之的,就是和苏佳一起跌落悬崖……

    “啊——啊……”萧天和苏佳掉下山崖,同时出一声惊喊,最终消失在了崖底迷雾之中……

    (现实中)……

    “没错,那个时候我和佳儿的确掉下了悬崖……”想起悬崖上的险境,萧天骤时清醒喊道,“对了——佳儿……佳儿你在哪儿?”

    想要找寻苏佳的身影,不过结果却让自己放心——苏佳正安安静静躺在另一张床上,神形闭目,和自己一样,重伤昏睡莫名到了这户人家。

    “看样子,是好心人救了我和佳儿……”萧天缓缓卷开被子,看着自己磨血双手上的绷带,暗暗嘀咕道,“还特意帮我包扎了伤口,救我和佳儿的人到底是谁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嗯……”忽然,床边略有顿声,萧天顿时喜出望外——是苏佳醒了……

    “佳儿,你没事吧……额——”萧天想要第一时间关心苏佳,怎奈自己醒来,浑身莫名酸痛,像是折了手脚般,一时半会儿难以动弹。

    “阿天……我这是在……哪里……”苏佳醒后,用孱弱的声音吟语低问——同样是从悬崖上摔落,苏佳还兼受走火入魔竭力的内伤,伤情自然比萧天更重,一时半会儿起不了床。

    “太好了佳儿,你醒了……”虽然行动不便,但看着苏佳平安无事,萧天悬着的心才算放下……

    正在二人醒来间,茅草屋外响起了动静……

    “旺旺——旺——”一声晨鸣的犬吠打破了静谧,门缝狭光敞开间,一条黄毛大狗突然蹿进屋内,正朝萧天扑了过来。

    虽然只是一条毛狗,但负伤看着“虎犬”袭来,萧天一时有些惊愣。

    毛狗跳上床,四肢正朝萧天扑去……不过似乎并不是恶意,毛狗两爪伏在萧天肩上,伸出舌头,轻轻舔舐着萧天脸上的淤血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萧天有些适应不来,受宠若惊嗯嘤一声。

    苏佳也是看不明白——从悬崖上摔落之后,自己二人也不知道究竟生了什么……

    “阿毛,你又调皮了——”正时,门外一声天真的呼喊,一个扎着翘尾辫的红衣女孩儿跑了进来,两颊颤着酒窝,冲自己家的大狗“阿毛”呼声喝命道。

    女孩儿年约十岁,看来像是这家的主人闺女。阿毛在萧天身上“撒娇”了几番,遂乖乖爬下床,回到小女孩儿的身边。

    “你是……”萧天看见陌生的女孩儿,不禁悄问道。

    “啊,你们醒啦?!”看见醒来的萧天和苏佳,小女孩儿兴奋冲门外喊道,“外婆,太好了,大哥哥和大姐姐醒了——”

    萧天和苏佳这才意识过来,跌落悬崖昏迷后,是这家人救了自己二人……

    “小妹妹你叫什么名字……为什么,我们会在你的家里……”突然在陌生人家睡了一夜,想来也算太失礼了,萧天不禁转言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叫小花——”小姑娘天真活泼道,“昨天大哥哥和大姐姐你们,在村外悬崖下的树林里昏倒了,是外婆和村长把你们接回了家,替你们疗伤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外婆?”萧天又不禁问道。

    “是啊,我外婆医术可厉害了——”小女孩儿继续笑道,“听外婆说,她年轻时可是了不起的大夫,你们被救回来时,是外婆帮你们包扎了伤口……”

    “谢……谢谢……”萧天想到他人之助,不禁点头谢意道。

    “这没什么……”小花继续天真说道,“倒是大哥哥和大姐姐,看你们的着装像是军人……昨天你们昏睡了一天,为此外婆还一直担心呢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和佳儿,已经睡了一天了……”听到这里,萧天不由暗暗惊道。

    “从悬崖下摔落,就一直记不起来了……”苏佳努力从床上坐起,忽感全身内伤未愈,不禁痛声道,“额……没想到,走火入魔的内伤,居然还是……还没有……”

    “佳儿,你现在受伤太重,还是不要动气了,好好休息吧……”萧天看着苏佳着急,想着好不容易脱离险境,稍微能有平静养息之处,萧天不禁劝慰道……

    “噢,你们两个醒了……”忽然,门外传来一声慈祥的问候——是小花的外婆,听闻自己二人醒来,不禁回屋关慰问道。

    萧天见了,努力起身谢道:“谢谢你阿婆,是你救了我和佳儿……”

    “谢谢阿婆……”苏佳也在一旁孱孱谢道。

    “不用多谢……救人之命,人之常情,我这个老太婆,还不枉白白浪费了毕生医术,哈哈……”老婆婆一脸乐观的笑容,遂又冲萧天关慰道,“小伙子,从那么高的悬崖摔落,你也伤得不轻,还是好好休息吧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的伤不打紧……”萧天轻轻扭了扭四肢,笑着说道,“不过阿婆您确实厉害,佳儿伤得比我要重,阿婆却能一眼看出我的伤情,还为我包扎了伤口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是当然的了……”老婆婆继续一笑,乐呵说道,“昨天在山下现受伤的你们,小伙子你还紧紧抱着那位姑娘,要说摔伤的话,小伙子你自然要重……”

    听到这里,萧天有些不好意思,苏佳更是红透了脸……

    “其实真要说起来,救下你们也并不是我这个老太婆一人之功劳……”老婆婆继续一笑,缓缓说道,“要不是村长昨天在山下砍柴现你们,我还不知道有人从悬崖上摔落,需要救治……”

    “村长是吗……”萧天不禁嘀咕一声。

    “当然了,村长可是个大好人啊……”提起村长,老婆婆一脸心悦道,“他不但为人善良,而且身手了得,经常帮助我们这些村民……靠近潼关边境,我们这村子经常遭到朝廷官兵的骚扰。这么多年来,一直都是村长尽心尽力保护着我们,保护着村子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么说来,这悬崖下是一座村落喽……”萧天继续饶有兴趣道,“司马寒衣做梦都想不到,我和佳儿不但活着,还被当地的村民所救……但若他们知道村子的事儿,说不定骚扰这里的蒙元官兵,有可能就是他们的手下……”

    “村长有那么厉害吗?”苏佳也不禁轻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当然……”老婆婆继续笑道,“听村长说,他曾经是朝廷的将军,因为年轻时犯了点事儿,得罪朝廷,最终孤身一人流落至此……这些年因为帮助我们‘安隐村’的村民免受欺压,他被大伙儿一致推举为村长……虽然近些年官兵的骚扰仍有不断,但村长一直尽力保护着大伙儿,我们都很尊敬他……”

    “‘安隐村’啊,战乱挣扎中幸世的村落,果如其名……”苏佳心中莫名抹过一丝悲凉,暗暗说道。

    “村长叫什么名字?既然曾经是朝廷的将军,说不定还挺有名声……”萧天又起兴趣问道。

    “村长姓方名渊……只不过我们都叫他‘村长’,村里很少有人会称呼他的名字……”老婆婆继续说道,“你们两个昏睡了一天,在此期间,村长还来往关慰了你们好几次……我想村长若是知道你们醒了,他一定也会很高兴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么说来,我们也得去好好谢谢村长……嗯?”萧天一边说着,一边摸着身上的行装盘缠,然而似乎遗落了什么,萧天两眼一凝问道,“奇怪,我的‘铭蒙铁剑’呢?怎么不在我身上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的刀也不在……”苏佳也不见腰上的“鬼刀”,连从敌人手中夺回的徐双的佩剑——自己之前一直紧握手中——也是不见了踪影。

    “是不是昏迷时,被谁拿走了……”想起是村长和老婆婆救了自己,萧天不禁转头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想起来了,你们昏迷的时候,卸下的兵器村长就放在桌子上……”老婆婆回忆着说道,“今日一早,村长将你们的兵器带出去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他人在哪里?”萧天迫不及待问道——“铭蒙铁剑”可是“苍龙大侠”留下的遗物,自己决不能丢失。

    苏佳也是一样更不用说,投去百般着急的目光。

    “应该在村子坡下的水塘边吧……”老婆婆指着门外说道,“就在不远处,下了这道坡,就可以看见村子的水塘了——这个时辰,村长一般都在水塘取水……”

    苏佳听完,迫不及待翻身下床,忍着未愈的伤痛,往屋口门外艰难行去。

    “喂,佳儿——”萧天自然放不下苏佳,虽然自己也有重伤,但比起苏佳,更本就是寥寥无几,遂急忙下床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姑娘,你这个样子,还是不要急着去找村长的好吧……”老婆婆看着苏佳难看的表情,不忍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没事……”走火入魔的钻心之痛始终不止,苏佳强忍着胸口的剧痛,苦苦支撑道。

    “佳儿,你还是好好休息,别勉强了——”萧天继续关慰道。

    “我说了……我没事……”苏佳“听不进去”,继续执意朝门外走去。

    没有办法,萧天只好跟在后面。

    剩下的老婆婆一家也不好说什么,虽然萧苏二人伤情未愈,但此时“安隐村”中并无险况,二人也有足够的时间安心疗伤,出去多走走,说不定伤情还能好得更快……

    苏佳一口气跑到村落坡口,但很快自己体力就支撑不住……一个踉跄,苏佳被绊一脚,差点摔了跟头;还好萧天及时赶到,两手即刻扶住了苏佳……

    “佳儿,你这是干什么?!——”看着苏佳一点不珍惜身体的样子,萧天略带斥责道。

    “我要找回我的刀,还有小双的剑……”苏佳心里还一直放不下徐双,苦苦说道,“小双,吴贤还有淘淘,他们三个还在司马寒衣的手上……我现在可不能安心苟活在这儿,重新回去,就算拼上性命,我也要打败司马寒衣及灵影教众徒,救回小双吴贤他们……”

    “可你现在这个样子,就算还能走回去,也只不过是白白送死……”萧天神情严肃道,“‘陌谷一战’,走火入魔本来就攻心,峡谷一战又拼尽全力,险些送了性命……再继续任性不顾下去,佳儿你真的会死的——”

    “我不管,就算是死,我也要去救他们——”苏佳再一次迷失了理智,奋力摇头道。

    萧天看在眼里,只能两手紧抓住苏佳,不让她继续挣脱。

    “放手啊,阿天……你快放手啊——让我去救小双,让我杀了司马寒衣……”苏佳越说,心智越乱,一时半会儿竟是冷静不下……

    “啪——”然而,紧接来的竟是一道响亮的耳光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