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江湖博 > 第九百四十二章 全线战败
    6菁被俘,童琛带着蒙元部队离开关前许久,落石堆下忽而起了动静……

    “砰——”一声震响,碎石四散,唐战举掌劈开裂石,从乱石堆?虽然没有重伤,但额头仍被砸破稍许,一道鲜血渐渐留下,唐战挥手轻轻拭去。

    早已不见6菁等人的身影,就是现在决定要和童琛一决生死,也是为时已晚。但唐战似乎并不太着急,像是这一切早在预料中,神情严肃望着敌军离开的方向,滚滚黄尘拂风而散,心中顿显惆怅与彷徨……

    “如此一来,菁儿的计策算是成功了一半,仅以我们两个而言……”唐战想着昨晚6菁的秘密嘱托,心中暗暗道,“但这个计谋风险太大,菁儿你冒着被俘的危险也要实行,这样真的好吗……”

    清醒过后稍稍定神,想起童琛临走前的“通告”,唐战不觉心中燃血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童琛想了想,遂又冲石堆里的唐战喊道,“唐战你听好了,你的女人现在在我手中,想要救她的话,孤身一人来找我……而且,我只会给你五天时间,五天你若不来,我就当你是被落石砸死,6姑娘的生死我们也不保证……”

    “岩堆”之下,唐战一字一句听道其中,心中焦急的同时,又不忘之前6菁交代的任务,或许这也正是机会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时间最多五天,无论计谋结果如何,至少得要救出菁儿……唐战心里这么想,暗暗誓道,“菁儿,你等着,我一定会救你出来!——”

    想罢,唐战一个跃步跳下废墟,两手绷带缠紧伤口,眼神笃定,似乎孤身行动刻不容缓。

    而正在此时,之前被峡谷落石伏击的先锋军部队,正巧赶到这里——之前6菁为了保存部队有生力量,以自己为诱饵,孤身阵中,吸引敌军的注意。众军将士也是非常清楚,得知6菁被敌军俘虏的消息,众军心中倍感焦急……

    “唐将军——”看着唐战险象环生,带头将领奋声道,“6军师被敌军抓走了,我们得去救她!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……”唐战则是表现一副淡定的神情,振声冷冷道,“童琛给我五天时间,让我独自一人去找他——救下菁儿刻不容缓,我得去赴‘挑衅之约’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不行,将军你一个人太危险了!”部队将领所闻,自然不放心唐战独自一人孤身犯险,遂阻止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啊,唐将军……”底下又有士兵说道,“让我们和你一起去救6军师吧,此役败仗之仇,我们一定要报!”

    “对,让我们也一起去!——”“我们也去——”很快,底下响起了无数将士的呐喊——虽然前关一战重受埋伏,作为军师的6菁更是被俘,但全军士气不降反升,杀敌之心顿时高涨。

    全军出动,主力犹存,就人数上仍有与敌军正面一战的实力,不过……

    “不,救军师的事,我一个人去就好——”唐战义正言辞,冲着手下将士定声道,“你们留下,不要不顾去和敌人拼命……”

    “打仗不就是要拼命吗?!——”将领继续道,“6军师对我们恩重如山,现在她为了我们只身被俘,我们不能眼睁睁看着她落难敌中……唐将军,就让我们陪你一起去吧——”

    “是啊,一起去吧——”“一起去吧……”底下又异口同声响起了声音。

    “我说了,我一个人去就好——这是军令!”唐战表情严肃,突然喝令一声,遂从腰间抽出一袋锦囊,转手掷给了身前主将。

    “这是……”这锦囊和6菁之前留给萧天的一模一样,将领看着手中的锦囊,不禁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是6军师临走前交付给你们的任务……”唐战一脸正经道,“听好了,6军师虽然被俘,但战斗的胜负还没有分出——高将军,手下部队就全交给你了,这锦囊里有军师嘱咐你们的计划安排——这是你们的任务,你们要务必执行!”

    高将军打开锦囊,看到书信上的内容,眼神不禁一怔……顷刻间,高将军冲唐战示意坚定的目光,语气一边道,“放心吧,唐建军,一切就交给末将安排——6军师嘱咐之令,末将保证完成任务!”

    唐战深信点了点头,遂转身说道:“我有我的任务,你们有你们的任务……战争还没结束,你们须得时刻提心,救军师的任务交给我就好……”

    说完,唐战默默离开了峡谷,朝着敌军离开的方向,背枪缓缓走去……

    “放心吧,唐将军,末将一定不辱使命……”高将军在心中默默誓……

    前关一战,6菁被俘,唐战孤身离去。而萧天和苏佳此时又不明下落,军中唯一的将领6翎也未有参战不明消息。秦羽胡夷狄又身先战死胥谷,纵观之间,先锋营下已然孤军无将……

    翌日……

    先锋营下,一片静谧,大将无踪,萧条至极。遥想昔日北伐,先锋军攻无不克战无不胜,如今却落得凄寥甚寒,将死兵衰,不禁可叹局势变迁之快……

    而相对来说,围杀秦羽,孤陷萧苏,俘虏6菁——蒙元众军士气大振,次日一早便挥军东进;司马寒衣亲自带队,蒙元骑将紧随其后,连同灵影教弟子数十人,精锐铁骑临至关口,似要反扑对先锋军营地起最后总攻……

    “嗖嗖嗖嗖嗖——”黎明破晓,箭雨横飞,营前阵地,蒙元弓手无数火箭齐向而,正朝先锋军大营而去。

    先锋军营几无抵御之力,很快被笼罩在无情火海之中……

    “杀!——”一声喊杀令响,铁骑雄狮举惊而动,蒙元众军由山道疾下,正扑明军大营而去。

    先锋众军无以抵挡,纷纷弃甲奔逃而走,蒙元铁骑浩浩荡荡如入无人之境,几乎不费吹灰之力,便攻破了先锋军营的“大门”……

    大火越烧越旺,整座大营被笼罩在一片浓烟之中——“群龙无”的明军部队,根本毫无抵抗之力,阵地很快被攻陷,之前立下的“讨伐雄略”,如今全部化为“笑谈”与青烟,随着熊熊大火渐以消逝而去……

    司马寒衣正立山头,看着底下营中浓烟叠起,心中却并不怎么高兴。相反,昨日未有亲手杀了萧天和苏佳,司马寒衣反倒一股失落涌上心头……

    “司马将军,敌军部队简直不堪一击——我军骑兵分四道围营,他们连反抗都没有,就全部弃营而逃了!哈哈哈哈……”打了胜仗的蒙元将领回阵报道,傲胜一笑道。

    但司马寒衣却开心不起来,而且看着今日一战如此轻松,心中不免有些提防:“太奇怪了吧?这只先锋部队,怎么说战前都是信誓旦旦要拿下潼关的,怎的今日如此萎靡,毫无抵御便沦丧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说明敌军已被我军的威慑所吓倒——”蒙元将领继续道,“如司马将军之前所言,敌军棘手之人主有其三——萧天、唐战和苏佳……萧天和苏佳落谷不明下落,唐战昨日败给童将军;不仅如此,他们的‘鬼才军师’6菁被童将军所俘,‘神力将军’秦羽更是被陈将军所杀——敌军阵中早无领兵之将,失败不过转瞬之间……”

    “可这胜利来得也太快了吧,总感觉没那么简单……”司马寒衣仍旧不掉以轻心,暗暗嘀咕道,“而且萧天和苏佳……他们两个老夫直到现在都没有消息,是生是死也未可知……”

    “恐怕是教主想多了吧……”灵影教弟子在一旁听了,不禁插话道,“昨日二人从那么高的山谷摔落,怎还会有生还之机?”

    “毕竟是‘苍龙大侠’,可不能小看了他……”司马寒衣心里依然不放萧天,迫不及待想要得知其生死讯息,遂继续问道,“对了,叫你们昨天打探消息,有没有结果?在山谷之下,有没有现萧苏二人的尸体……”

    “回教主,还没有找到……”灵影教弟子作揖说道,“不是人没找到,而是地方没找到……那座山谷偏僻陌生,鲜有人知,昨日崖谷又是迷雾缭绕,根本不清楚落下的是哪座山头,沿往山底的路在哪儿……”

    “给我继续找——”司马寒衣冷肃一句,振振命令道,“活要见人,死要见尸——没得到他们二人的消息,我就当他们还活着,绝不善罢甘休!”

    “是,教主——”弟子得令一声,遂渐渐退了下去……

    “不可能的,堂堂苍龙大侠,绝不会死得这么‘窝囊’——老夫迟早会找到你的……”司马寒衣暗暗道,“而且,老夫手上还有一个重要‘筹码’,以此为威胁,我不相信你们二人不主动出来……”

    营下战火熊熊不断,先锋军营全部沦落,众将身死下落不明——讨伐潼关的战略,至此似乎全然崩盘……

    另一方面,明军主营中,朱元璋也是第一时间得到了先锋军溃败的消息……

    “这是真的吗?”常遇春今日午时来营觐见,得知先锋军被蒙元部队一举反噬,朱元璋不禁莫名问道,“潼关一战,卿下先锋军全军覆没……”

    “虽然不愿接受,但这就是事实……”常遇春显出一副遗憾自责的神情,缓缓说道,“今日一早,我军先锋大营遭受敌袭,全军覆没……秦羽慕容将军身死胥谷,唐战将军下落不明,6军师被敌军俘虏,萧天将军和苏御使更是失踪没有消息……这算是北伐以来,末将属下先锋军最惨痛的失败——遥想昔日不败之师,一夜之间几乎士死殆尽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样啊……”朱元璋顿了顿,“没落”表情之下,却浮现一丝隐隐的寒神,微微叹息道,“连萧将军也失去了消息……丢掉了‘潼关边防图’不说,现在连他本人也是生死未卜……”朱元璋一向还是很看重萧天的,得知萧天失踪的消息,朱元璋不禁暗暗叹息。

    “真的是太突然了……”常遇春也不禁回道,“末将先锋军精兵猛将无数,怎会一夜之间就付之殆尽?这到底是为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为什么,这就是战争!——”朱元璋倒是丝毫没有悲伤,反倒奋定说道,“九死一生,他日无命,就算是曾经叱咤武林的英雄之辈,也难逃命运……”

    “可先锋军一败,再想讨伐潼关,可就难上加难了……”常遇春继续道,“敌军主将皆为武功高手之辈,若没有深谙武林世事的将领之人,我们很难打赢这仗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啊,6军师之前给朕点醒的战略之要,就是敌军主将——陈世今、童琛和司马寒衣三人……”想起那晚6菁前来营中的对话,朱元璋不禁暗暗一笑,“现在敌将三人未灭,先锋军就已全军覆没,实在是让人惋惜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皇上,那现在该怎么办?”常遇春不知接下计划,不禁问道。

    “先锋军不行,该我们干了……”朱元璋却似乎胸有成竹,面对打败先锋军的潼关蒙元之师,朱元璋镇定自若道,“朕早已有讨伐潼关之妙计,只需数日准备兵,朕自当御驾亲征、拿下敌城!”

    “真的吗,皇上?”常遇春还有些半信半疑,抬头问道。

    “当然,君无戏言,朕自当说到做到……”朱元璋的语气越来越轻,倒不是自己不自信,而是一边说道,心中一边盘算着其他事情。

    “那皇上,末将应该怎么做?”常遇春一身是勇,即使手下先锋部队溃败怠忘,自己也不失斗志,振奋问道。

    “先锋军大败,这几日我们要重整军心……”朱元璋想了想,遂冲常遇春道,“至于常将军嘛……潼关土地稀薄,物资匮乏,地势险要又必有拉锯,想要打好持久战,须得补充粮草才行……朕现在命常将军率队集结数日粮草,做好讨伐潼关生死一战准备!”

    “是,末将必当完成——”常遇春振奋得令一声,遂转身离开了营帐……

    留下朱元璋一人,仍在营中未有平息……

    “哼,信誓旦旦在朕面前立誓,十日之内拿下潼关……”想起那晚6菁的“军状”,朱元璋不禁暗暗一笑,“现在不出三日,先锋军就已全军溃败,你自己也身受被俘……不过这也是朕之前预料到的,替朕打下了半壁江山,你们的价值也到此为止了,辛苦你们了……”

    朱元璋心中暗暗琢磨,似乎早就算计预料到了一切,将胜负命运牢牢掌握手中……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