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江湖博 > 第九百四十章 绝谷伏击
    说话间,大军部队已经靠近峡谷关口……

    雄古山关,迷雾缭绕,想来潼关两军战,苏佳带队在此铩羽而归。天籁小说Ww』W.』⒉地处之奇险,用兵之招绝,蒙元部队善于险战,深而其想,尤不可再大意落阱。而今唐战6菁举兵行进,即使胸有良策,也万万不敢掉以轻心。

    更何况此战士气尤为低迷,本不报有太多期望的“强弩之战”,深入险地更是大意不得……

    “全军都有,随我谨慎前行——”6菁军前激励提醒一声,顺便也为提醒自己——“十日伐城”难比登天,所出险招不敢保全,焦灼战势每走一步须得机警万分,不能有丝毫松懈。

    “等等,前面好像有人……”然而,就在前关狭谷道口,迷雾悄悄拨散间,一尊骑影隐隐约约在阵前浮动。

    “一个人?敌军主将是吗……”6菁心有不好预感,但却又似意料之中,看着面前迷雾的悉影,定声喃喃道。

    “菁儿你在这呆着,我去看看——”唐战身为主将,毛遂自荐骑行上前。

    “知道了,傻蛋你要小心……”6菁只是简单提醒道。

    唐战点了点头……“驾——”轻令马匹一声,手持梨花傲月,唐战独骑走入迷雾,与对方敌将单与一会……

    身影愈加渐近,随着迷雾悄然散去,对方的轮廓也逐渐清晰……

    袍龙翼甲,断古神枪,神行纵彪马,骁锐立威当头——唐战一眼看出来了,来者正是童琛。

    “是你?”唐战停下战马,看着狭谷之下孤骑一人的童琛,不禁冷问道。

    “唐家后人,我们又见面了……”再次见到唐战,童琛心中振奋不已,举枪插间,昂立视道,“自从那日在粮槽一战后,就再也没能和你交手……”

    “今天不就有了吗?”唐战知道童琛的个性,应和一句,不紧不慢道,“你会在这里专程等我,说明你早已带队在此埋伏,等候我军前来对吧……”

    “谁知道呢……”童琛却是故意卖着关子,转而一笑道,“不过是非真假我并不在意,我只知道,今天我终于能有机会,和你唐战两军阵前打一场了——”

    “你就这么想和我打?”唐战提枪故问道。

    “那是当然——”童琛继续道,“我们童家的‘寒银枪’,你们唐家的‘梨花枪’,谁是‘天下第一枪’,今天便会有分晓……而且两军战前主将对峙,孰能将之兵胜,孰武法之胜筹……”

    “带兵打仗,目的就是为了和我决斗?真是有够不可理喻的家伙……”唐战暗笑着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童琛却似乎并不在意,继而笑道:“话说白了,无论战争与否,我童琛的目的,就是要打败身为唐家后人的你!”说完,右手直指唐战身前,显然是对唐战的挑衅。

    虽然皆有武林豪气之方刚,但比起童琛,久经军旅的唐战显然冷静得多——他也想和童琛来一场痛痛快快的“较量”,但是他清楚,大敌当前,先以潼关战略为重,尔后私人恩怨……更关键的,昨晚6菁托付自己的“任务”,自己谨记在心……

    “你大可不必担心我安排手下在阵前偷袭你……”以为唐战是多有顾忌,童琛继续说道,“我说过了,既是要和你一决高下,我一定要堂堂正正地打败你!在你我二人胜负之前,我绝不会命手下前来进犯半步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急着和我决斗,不否认他的执着与骨气,但似乎事情没那么简单……”稍经人事的唐战想了想,心中暗暗道,“两军交战,不能被对方牵着走,先看看他究竟想干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“怎么,身为唐家后人,难道不敢接受我的挑战?”童琛故意激怒着唐战,继续“挑衅”道。

    “你我二人搏命对决,争夺‘天下第一枪’的名号,我自然很有兴趣,也想和你这个‘童家枪’的传人试试身手……”唐战缓了缓,遂微微一笑道,“只是很可惜,战事当下,我是不会轻易答应江湖门人的对决……不过假使没有军队,你我二人独处一处,我兴许还能考虑考虑……”

    唐战显然是在拖延,一来看看童琛到底会有什么“阴谋”,二来为6菁在军后领兵对策争取时间。

    “这有何难?”谁知,童琛不但性格豪爽,说起话来也毫不掺糊,竟断声答应道,“不就是独处吗?随我一来,我会有办法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吁——”说完,童琛准备调马回身离开这里。

    “你什么意思?”看着童琛的行为乎预料,唐战不禁疑问道。

    “跟我来就知道了……”童琛冲唐战举了举手势,并“放言”道,“作为唐家枪法的传人,不可能连这点勇气都没有吧?”

    最后一句话中带刺,唐战听了十分不爽,就算自己身为一军之将能忍大度,被敌军将领如此嘲笑,换做是谁,阵前恐怕都难以忍受……

    “哼,来就来,未必我还怕你?”果然,唐战终忍不住这口恨气,举枪凝神道,“不过说好了,既然找我单独对决,我是不会手下留情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手下留情的话,我还很为难呢……驾——”无意调侃一句,童琛遂驭马转往深谷而去。

    “别跑!驾——”唐战喝令一声,毅然决然追了上去……

    而在前关外的6菁等人,久久等候着唐战的消息,听到唐战快马追赶的声响愈行愈远,6菁心里很清楚——唐战一定是被敌将“牵制”吸引而去。

    不过6菁并无一点慌张,似乎她把一切局势都看清在眼里,早已胸有成竹……

    “军师,我们现在怎么办?”手下众将惆视着6菁,不禁问道。

    6菁定神想了想,似乎做出了决定……

    “全军跟我,行入峡谷,支援唐将军——”6菁驭马,振声命令道。

    “是——”全军齐应,驰骋铁蹄,随6菁浩浩荡荡行入峡谷而去……

    峡谷深处,明石暗道……

    “哒哒哒……哒哒哒……”马蹄飞扬声响,两将枪行而过,童琛驭马飞骑在前,唐战紧跟追入其后,二人齐驱纵入深谷,已将身后明军部队甩开一段……

    “驾——驾……”唐战呼使战马,手持梨花枪,紧追童琛而去,心里却在暗自琢磨,童琛故意引开自己究竟有何目的。

    而童琛虽有目的,却是意在与唐战决一胜负不假,将唐战“引诱”至绝谷深山,似乎早有预谋……

    “吁——”突然,童琛率先回马,转身对望唐战而去。

    “吁——”唐战也即刻停下战马,眼神坚毅地望着童琛。

    两枪两人铁骑挡下,绝谷寒风骤起杀落……

    “你果然还是跟来了……”看着唐战独骑前来,童琛微微一笑道。

    “你到底有什么目的?”唐战表情严肃,紧跟着问道,“如果要杀我,刚才在谷前埋伏本就大有机会,可现在却不惜费劲余力把我引进这里……除非你告诉我,今日一战,你是一个人前来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哼哼,我早就说过,我的目的只有一个——就是亲手堂堂正正将你打倒!”童琛说得热血沸腾,义正言辞道,“至于两军交战,谁胜谁败,对我来说一点关系也没有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你大费周章把我引到这里来是什么意思?”唐战继续问道。

    “按照你说的啊——”童琛继续道,“没有军队,你我二人独处一处,你就能抛开一切杂念,和我专心致志对决胜负!”

    “你说没有军队?”唐战不禁疑问,“你的意思是说,你是一个人来的?”

    童琛听了微微一笑,继续说道:“不瞒你说,这次前来我是奉上头指令,前来擒拿身为先锋军主将的你。既是军令,我自然带了军队前来……不过这丝毫不影响我的本意——能和你堂堂正正来场较量,不被任何人打扰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你的部队在哪里?”看不见蒙元将士的影子,唐战有些不放心问道。

    “在这里——”童琛定然一句,遂右手举枪朝天一指,似乎是在下着手势……

    “上方?干什么……难道说!——”唐战像是察觉到了什么,抬头沿着童琛的枪芒,抬头一望——

    只见峡谷高峰之上,数以千计的蒙元将士齐聚崖口;而在众士身边,大大小小的石头拧成一块儿,显然是用来滚袭突击的落石……

    “放!——”崖上一声命吼,蒙元众士斩刀断绳,霎时“咕隆——”巨石声响,滚落崖下冲击而来……

    “是陷阱!——”唐战猜到了峡谷埋伏这一出,但并不会想到向来“大义凛然”的童琛,竟会在自己面前“耍手段”。

    “并不是哦……”然而,童琛只是凝神一笑,似乎此番别有他意。

    唐战看准落石的方向,重新正视童琛,不禁自问道:“不对啊,你和我一起‘深陷’峡谷底中,不至于让自己置于险境……那你这样做的目的,到底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哼哼……”冷冷一笑即过,童琛和唐战一起,很快被埋没在巨石滚落扬起的黄尘中……

    而此时此刻,在前关道口行进的明军部队,也同样遭受了来自山崖之上乱石的突袭……

    “隆隆隆隆隆隆——”扑天落石滚滚而来,出雷鸣般的骤响,加上山谷回音震震而,崖底霎时化为“黄土暴尘”……

    “啊——啊——啊……”不像唐战和童琛一样“幸运”,这段落石埋伏砸下,众多士兵遭遇创袭,山谷之下顿时惨叫连连……

    “这个童琛,果然在谷里设下了埋伏是吗……”6菁嘀咕凝声一句,军乱阵脚自己却依旧冷静自若,似乎这一切也在自己预料之中……

    “啊——啊……”惨叫声愈来愈多,山崖上千百巨石的滚落冲袭,将明军部队杀得人心惶惶、斗志全无。6菁想要御令集结部队阵列,怎奈落石之响惊如雷鸣,自己的呼喊很快被埋没,手下将士根本未能听见。

    然而待到山崖坠石全部滚落,一切趋于平静,眼前的景象却是让人有些震惊……

    高空俯视而望,山崖绝谷之下,明军部队所行之处,被巨岩落石阻隔开来。除了“不幸”被落石砸死的士兵,峡谷分道各处落岩集中几块儿,如同拦隔般将明军部队“分”为几段,尾彼此不能接应……

    “军师,我们的部队,被滚落的巨石隔开了——”御骑将领举目张望,不由惊呼道。

    “大军被分为几块,那边的部队根本会合不来……”底下又有人提声应道。

    6菁最是觉得不可思议——显然峡谷的“落石陷阱”,是童琛事先早有布置,但落石的位置集中几处,将自己的纵行部队分割几块,不像是单纯的落石阻击将自己等人赶尽杀绝……6菁一时猜不透童琛,但表情依旧淡定自若吗,似乎小小的意外,并不妨碍自己原先的计划……

    “不要慌不要乱——”关键时刻,6菁喝声稳住军心,昂毅然道,“只不过被落石分割去路,部队主力犹存……现在众军原地待命,没我命令不许擅自行动!”

    绝境当下,众军还是把一切希望,寄予自己最信任的6菁6军师。但身受埋伏士气低谷,讨伐战略显然不成,众军现在须得考虑,如何在这“落困峡谷”中保存主力不受围剿……

    而在同一时刻,唐战和童琛的“独对”之地,巨石落岩也全然平息……

    和在前关的情形一样,落下的岩堆一前一后,纷纷阻断了唐战和童琛的去路——在这“山石围面”的绝谷之下,唐战和童琛二人独立其中……

    “这是……”眼见落石的目标并不是自己,而是将自己和童琛的后路封堵,唐战不禁疑惑道。

    “山谷落石封住你我去路,这样对决既没有退路,也不会被他人打扰……”童琛神情依旧振奋,决然一笑道,“这不就正应你我二人的心愿了吗?现在这里只有我们两个,不会有军队前来干扰,我们可以毫无顾忌堂堂正正地来场对决了——”

    “原来你把我引诱到这里,再用山石封住去路,就是为了能和我一决胜负……哼,真有你的……”唐战所见眼前的一切,似乎终于明白了,不禁博然一笑。

    “可不是……为了堂堂正正将你打倒,我可是做好了一切准备……”童琛转而一笑说道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