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江湖博 > 第九百三十九章 独密行动
    回到将军府,陈世今没有闲暇怠慢,吩咐门口守卫说道:“传令,命童将军来我府中,本将军有要事相谈——”

    看样子,陈世今似乎是找童琛有议。

    “回将军,童将军今日带兵在外,不在府中——”谁知,守卫拔言说道。

    “带兵在外?”陈世今听了,不禁一愣,反声问道,“他有什么任务需要带兵?本将军不在府中,还是说有谁命令他……快说,是谁指使童将军的?”

    “是……”守卫有些支支吾吾,一时说不出名字。

    “是我——”同一时刻,府内传来一声威严,隔门应道。

    陈世今熟悉这个声音,却惊呼其出现的时机……

    “吱——”推开府门,正视而望——果然,坐在将军府中案前一人,竟是扩廓帖木儿。

    “帖木儿大人?”陈世今所见上司,并未做出奉承的姿态,而是淡声疑问道,“为什么帖木儿大人会在这里?”

    “我在这里很稀奇吗?这本来就是我的地盘——”扩廓帖木儿不改平日之威严,振振有词道。

    “可之前朝廷下令,不是让李思齐李大人负责潼关驻守一事吗……”陈世今继续问道,“帖木儿大人您与李大人的‘关系’,我们可都是清楚的……朝廷之上纷争不休,朝廷之下举兵内战,您和李大人的‘恩怨’,闹到这个地方可不好吧?怎么说潼关现在仍处军事危急之中……”

    “哼,你管李思齐那个家伙干嘛?他不过就是个仗着皇威,欺压与他作对官臣的奴狗罢了,本将军才不把他放在眼里……这里又不是皇城,他要真敢出现在这儿,见到本将军,我不信他还不夹着尾巴逃走……”

    “但毕竟是朝廷诏令,不遵守也不太好吧……”陈世今继续道,“潼关战势危急,帖木儿大人您好不容易与朝廷和解,关键时刻再闹‘内讧’,似乎有些不妥……”

    “哼,本将军来这里,自然是为潼关战事而来,没工夫去对付李思齐那条狗……”扩廓帖木儿定神一视,遂冲陈世今问道,“虽然朝廷把我‘赶’了出去,但这里之前本来就是本将军的管辖,本将军若有命令相嘱,尔等岂能不听?”

    “那是当然……”陈世今神情依旧不变,轻声应道。

    “话说回来,一天不见陈将军你人,到底有何事故?”扩廓帖木儿又问起陈世今来。

    陈世今行使鞠礼,振振说道:“回大人,昨日末将率兵前往胥谷,伏击擒杀敌将秦羽,所获关键之胜,逢时刚回军中——”

    “陈将军杀死了那个秦羽是吗?——”扩廓帖木儿听了还有些不敢相信,喜出望外问道。

    “是的,就是在沂州被称为‘神力将军’,常遇春先锋帐下‘神将五虎’之一的秦羽……”陈世今毫不恭维道,“在沂州和洛阳,两次将大人您弟弟打得落荒而逃,这次伏击,末将倒是替贤弟报了这个仇……”说到最后,陈世今还不忘提及扩廓帖木儿弟弟,脱因帖木儿两次战败秦羽之事。

    “提他干嘛?一点不争气的家伙……”扩廓帖木儿泄愤一声,对自己的弟弟倒是一点面子不留。

    “只不过此番伏击,末将稍许受了点儿伤,须得回营暂养几日……”陈世今抚了抚血口的肩膀,定声说道,“毕竟是‘神力将军’嘛,先皇时期名将后裔,徒有力顶千军之威,杀死他得费点功夫……”汇报间,陈世今隐瞒了自己对战胡夷狄之事。

    “总之能够杀死敌将秦羽,陈将军可谓是又立大功——”面对陈世今,扩廓帖木儿还是很信任道,“不愧是本将军当年亲手提拔的人才,所为之事从未让本将军失望……”

    “末将既已告知其事,现在可否问大人乎……”陈世今稍许收回表情,转而问道,“帖木儿大人突然不请前来,并命童琛童将军领兵在外,究竟所谓何事?”

    “陈将军就是问这个啊……”扩廓帖木儿冷冷一笑,遂绝密言道,“本将军托付他以任务,让他带兵前往……”

    “什么任务?”陈世今依旧紧问道。

    “奉令击杀敌先锋主将——唐战!”扩廓帖木儿振振有词道。

    “唐战?”陈世今听了,不禁担忧道,“唐家后人武功高强,领常胜军队之主将,带兵严谨有略,童将军性格又有莽撞,他一个人能完成任务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可以,出征前本将军已然有过指示……”扩廓帖木儿倒是一脸自信说道,“今日前方探子来报,先锋军主力部队正走前关欲有攻事,我命童将军谷前伏击,该怎么行该怎么做,我都已经嘱咐好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吗?那末将便放心了……”陈世今面容不变,应声说道,“正好,他一直想要和唐家后人一决高下,这正是天赐良机……”

    相叙完议事,陈世今先行请令转身离开,独留扩廓帖木儿一人府中……

    “哼,成功击杀敌将秦羽,先锋军部队又失一虎,接下来只要童将军在前关击败唐战,先锋众军便会瓦解……”描摹着战局,扩廓帖木儿暗暗道,“兀良将军,我照你的计策,动用西域武林势力,逐一击破先锋军主将,现已达成实效,胜利近在眼前……虽然你命不在,但我相信看到这个局面,身在九泉之下的你,应该也是很欣慰吧……”

    暗语间,扩廓帖木儿竟是想起自己死去的手下兀良托多——逐一击破先锋军将领之计策,兀良托多曾多有提之,现在似乎已经到了战事“颈口”……

    峡谷前关,童琛遵照扩廓帖木儿之计,伏兵在此等候唐战大军前来……

    “童将军,您要求的吩咐,属下等人已置妥当——”峡谷正上,童琛观望着前关的一切,手下士兵纷予相报。

    “很好——”童琛听了,继命说道,“军队各部做好应备,敌军部队若是前来,须即刻向我汇报!”

    “是——”士兵得令一声,遂转身离开……

    “唐家后人,这一天我可是等了很久了……”想起即将与自己的对手唐战一决胜负,童琛心中满是兴奋,“难得帖木儿大人将此等‘重任’交付于我,我一定不会好好辜负……”

    自潼关开战以来,童琛一直企盼着能和唐战一决高下,无论比武还是战事上……侧营袭粮那一次,没能了却心愿,让唐战给逃了,这次在峡谷前关,说什么也不能再放掉机会。

    当自己在驻军阵地遇见扩廓帖木儿,接到这项重要任务时,童琛还饶有激动……

    (回忆中)……

    陈世今和司马寒衣二人,今日都恰巧领兵在外,独留童琛一人留守军中。出身西域生性旷达的童琛,不甘忍受无务闲暇的寂寞,在城前阵地漫步“牢骚”……

    “怎么,只有童将军你一人在军中吗?”突然,一个声音打断了沉寂。

    “帖木儿大人?——”童琛回头所望,正见扩廓帖木儿来到军中,不禁惊异问道,“大人您为什么会前来此处,您与当今潼关驻守大人李思齐李大人不是有仇吗?万一让他看见了,岂不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哼,这本来就是我的地盘,我为什么不能来?”扩廓帖木儿冷冷一笑,“李思齐算个什么东西?在朝堂之上百般弹劾我,现在在朝堂之下,在这里,我不信他敢拿我怎么样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帖木儿大人无故来此,究竟所为何事?”童琛不明扩廓帖木儿的来意,继续问道。

    “当然是有要事相提——”扩廓帖木儿镇定一句,遂先问道,“对了,陈将军和司马将军人呢,怎么没看见他们?”

    童琛直言说道:“不知道,陈将军和司马将军说今日有要务,领兵在外不在军中……”

    “哼,他们两个又背地在搞自己的事情是吗……”扩廓帖木儿叨唠一句,遂摆手说道,“算了,反正他们行事所为,也为潼关御敌一事,别凭空给我多添乱子就好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帖木儿大人今日前来,究竟有何事要提?”童琛继续问道。

    “当然是予童将军有重要任务——”扩廓帖木儿正言说道。

    “末将?”童琛还有些不敢相信,反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当然,难道童将军甘愿独守营中,忍受‘有仗不能打’的煎熬?”扩廓帖木儿反问一笑。

    “有仗打,末将当然欣然接受——”童琛见有任务相嘱,即刻兴奋道,“敢问帖木儿大人,究竟有何任务需要末将去行?”

    扩廓帖木儿稍稍一定,卖着关子问道:“童将军,你还记得当初本将军为什么提拔你吗?”

    “为了对付敌先锋军主将唐战!——”提到“唐战”,童琛顿时来了精神,振奋说道,“也正是这个缘由和机会,末将才毫不犹豫投身帖木儿大人帐下!”

    “这就对了……”扩廓帖木儿随之一笑,继续说道,“本将军重用你,就是因为这个原因。现在托付任务于你,童将军认为呢……”

    “难道说……”似乎猜到了心中的预想,童琛兴奋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错,现在就有这个机会——”扩廓帖木儿即令道,“前方探子来报,今日敌方先锋驻地大军出动,正朝前关逡巡而来——主将唐战自当其中,本将军现命童将军你带兵前往,在前关一带设伏奇袭,击溃唐战部队!”

    “是,末将必不负帖木儿大人所托!——”童琛振声得令,做好了与唐战举兵交战的决心。

    “童将军放心,在前关该怎么做,我自会告知于你……”扩廓帖木儿冷冷一笑,遂将军事行动的内容,全数向童琛一一道来……

    (现实中)……

    “按照帖木儿大人的计策,这样一定成功……”童琛像是将胜利握在手中,心中振振道,“唐家后人,这次我一定能将你打倒……”

    蒙元部队占据山头,伏以深计,静待唐战大军前来……

    “报告将军,发现目标——”良久,前方探子传回情报,郑重示道,“前方两里,敌军主力正始前来,不出一刻便会到达峡谷——”

    “来得好!——”童琛兴奋一声,遂命手下将士说道,“传令,命各部做好应对准备,敌军到达关前一刻,一切按原计划行事——”

    “是——”众军得令,一场伏击近在咫尺……

    而愈近前关的先锋军部队,正缓缓行往峡谷而来。领军主将是唐战和陆菁,毕竟军中其他将领,不是战死就是失踪,几乎只剩下自己二人。

    而此番前战,其实并非众军本意——昨晚刚刚祭悼死去的秦氏夫妇,军中士气仍处低迷;但朱元璋择期下令讨伐,陆菁又有“军令状”在身,不得不行,就算硬着头皮上前,自己也不能违抗军令。

    显然这一战胜算不大,几乎必败的战事行动,陆菁却依旧沉着冷静,似乎心中早有计策,但又隐藏着暗暗的担忧……

    “菁儿,这样真的行吗……”唐战似乎在担心什么,驭骑身旁,朝陆菁悄声问道,“昨晚你和我说道的计策,是不是有些太危险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以穷兵数日拿下潼关,这是唯一可以达成的计谋……”陆菁定了定神,镇静说道,“我承认,这是我带兵以来,动用最危险最无保证的一计……可这也是唯一的办法,只能搏一搏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可如果我们‘失败’了,那军中其他的将士……”唐战似乎仍有担忧,振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放心,其他的事务,我都嘱咐给武孝了……”陆菁坚信自己道,“武孝果敢用兵如神,谋略计策不在我之下,而且所临危境不失大局和冷静……毕竟是我亲眼看上的弟子,他不会让我失望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陆翎兄弟是吗……”唐战想到陆菁与陆翎的“师徒之绊”,遂点头信任道,“嗯,我相信菁儿你,也相信陆翎兄弟……”

    “而且还有苏姐姐和萧大哥……”陆菁仍旧想起去向未明的萧天与苏佳,心中暗暗道,“我还把成败赌在他们身上,临走之前交付了锦囊……如果这一切计策都能成功,这将会是我史无前有的‘奇险计谋’……”

    说话间,大军部队已经靠近峡谷关口……

    :。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