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江湖博 > 第九百三十八章 斜谷遇险 下
    “阿天,放手吧……”突然,苏佳在萧天身下苦苦哀求道,“我害死了小红姐姐,我没能保护小双和樱妹她们,我甚至伤害了你……我什么都做不了,却造就了这么多离怨……这一切都是我的错——放手吧阿天,让我了结生命,结束这一切……”苏佳情绪跌至低谷,已然想要以死了结这段恩怨赎罪。』  天籁『小说WwW.⒉

    “别开玩笑了!——”然而,萧天苦苦支撑着,厉声呵斥道,“我绝对不会放手,想死哪有那么容易?!——”

    苏佳没有说话,也没有抬头,被萧天一只手紧紧抓住,内心纠结难以言表。

    “不过只是‘陌谷一战’的失败,佳儿你就自行堕落……”萧天一边咬牙坚持,一边愤恨道,“真正要怪的话,就怪郑羽化那个家伙,是他把佳儿你害成这个样子——”

    苏佳仍旧低头没有说话,只是生死绝下,静静倾听着可能是这辈子最后的诉言。

    “红云的死,根本就不是你的错!你也从来没有伤害过我——”萧天右手紧抓着岩石,振振有词道,“不管佳儿你做什么,是对也好,是错也好,我都不在乎——我只知道,不管生什么,我都会在佳儿你身边,陪你渡过每一道坎!”

    苏佳听着心有感触,稍许微微抬起头,哭红的双眼,再次闪现迷蒙的泪光。

    “郑羽化那个自以为是的家伙,把命运恩怨算在佳儿你一个人头上,他算什么东西?!——”萧天情绪忽然激动,振振说道,“我不会让你死的,佳儿……等我们活着走出这里,找到郑羽化,我会在他脸上,狠狠抽他几个巴掌——把佳儿你害成这个样子,我不会饶过他!”

    “阿天……”苏佳绝望中,内心竟触一丝感动,泪水横流不止——就在二人抖落悬崖绝境之下,萧天仍旧不放弃生的希望;左手被萧天牢牢抓住,苏佳莫名之中,也渐渐重燃活下去的勇气。

    “不管身处何境,我都不会放弃!就算佳儿你武功尽失,我都会在你身边,竭尽全力保护你——不是拼上性命,而是我们两个,一起活下去!”萧天忽而振奋说道。

    强有力的激言,苏佳感动之余,神色稍许回振。

    “而且我也知道,佳儿你并没有放弃……”萧天低头投去情暖的目光,所见苏佳右手仍紧紧抓着徐双的佩剑,似有仍未舍弃的信念,遂微微一笑道,“我了解你,佳儿,你从来都是很坚强的……”

    苏佳听到这里,早已泣不成声。无论自己身处何境,自己最亲最爱的人,永远始终陪伴着自己不离不弃——自己拥有世上最幸福的感情,命运恩仇又算什么?

    但现在明白这个道理,似乎有些为时已晚……

    萧苏二人苦苦支撑在峭壁岩石之上,悬崖上方,灵影教弟子已然提刀而至,欲对二人不利。

    “额……”萧天重新抬起头,看着悬崖之上几副凶煞的目光,自己心中徒有不甘——萧天不甘心,今日竟会以这种“窝囊”方式,败在司马寒衣手上……

    “苍龙大侠,没想到你也有今天啊……”灵影教弟子看着“独臂支撑”的萧苏二人,冷冷嘲笑道,“看来纵使你武功再高,被逼绝境也当英雄末路啊……”

    萧天没有回应,只是紧咬牙关怒视而望——一只手抓着峭壁,一只手抓着苏佳,勉强没有掉下悬崖,但束手无策的自己,无以还手反击不说,岩石碎裂,自己恐怕也支撑不了多久了。

    “就让我等送苍龙大侠你最后一程吧——”狰狞一笑,灵影教徒举起寒刀,正朝萧天支撑的手臂斩去。

    萧天又不能还手,又不能放手,眼睁睁看着寒刀即落,心已提至嗓子眼……

    “咔——”突然,岩石一道裂响,萧天单手抓碎扑空——失去支撑,萧苏二人忽而坠落,心中不禁一寒。

    而灵影教弟子也寒刀未中,萧天逃过一劫。但取而代之的,就是和苏佳一起跌落悬崖……

    “啊——啊……”萧天和苏佳掉下山崖,同时出一声惊喊,最终消失在了崖底迷雾之中……

    “掉下去了!——”灵影教徒看在眼里,不觉惊喊道。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——”司马寒衣还没来得及身前一视,就闻萧苏二人坠崖的消息,惊声问道,“掉下悬崖,那他们到底是生是死?!——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……”灵影教徒摇了摇头,也可恨自己刚才出刀太慢,没有亲手杀了萧天。

    “你们真是一群废物,这点小事都办不好——”司马寒衣不禁训斥一句,遂快步上前崖边一视。

    只见山崖云雾之下,一片迷茫不见身影,连萧天和苏佳的“惊叫”都未有回声,像是完全消失了一般……

    “可恶,还是没能亲手杀了苍龙大侠……”司马寒衣似乎并不满意,忿忿一句道。

    “教主,他们从那么高的地方摔落,恐怕也会粉身碎骨吧——不牢教主您亲自动手,也算是帮陈将军消除了心腹大患……”灵影教徒安慰说道。

    “别把事情想得太天真!——”然而,司马寒衣却是未有掉以轻心,神情严肃道,“他们两个可是‘江湖博’的后人,没这么容易死掉……而且这悬崖之下,也不知道是什么,不能保证他们两个就真的死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真的……是这样吗?”教徒不觉隐隐问道。

    司马寒衣静默一阵,遂指着山崖之下冷声问道:“这崖下,究竟是何地处?”

    “回教主,我们也不知道……”教徒摇了摇头,解释说道,“这地方我们很少来,陈将军也从未让我们在这儿插手事务,所以我们也不清楚……”

    “既然这样,就给我搜!——”司马寒衣定了定神,严声厉喝道,“这几天,你们分派弟子,在这一带给我搜查,一旦有苍龙大侠和苏姑娘的消息,及时向我汇报——记住了,活要见人,死要见尸!”

    “是——”众教徒齐声答道。

    司马寒衣继续凝望着山崖之下,暗暗低语道:“苍龙大侠武功盖世,绝不会这么容易死掉……等着吧,老夫一定会找到你……”

    说完,留下处理后事的弟子,司马寒衣带着大部队先行回往驻地而去……

    时至今时,萧天与苏佳二人失去了消息……

    潼关驻地,将军府前正道……

    胥谷西林完成围杀秦羽之计,并亲杀死胡夷狄,陈世今领军回到了城中。吩咐部下安置好了部队,自己独自一人走在回府的路上——与胡夷狄决死一战,自己使出“天神剑法”险胜而为,受伤不轻,一天过去了,肩膀的血伤依旧未止,走起路来仍需抚着伤口……

    刺杀明军将领任务完成,陈世今准备重回府中,待安整下来休养一段,再商军议之事。

    然而走到半路,路边空无士兵一人,房檐之上呼闪身影,悉碎脚步阵阵作响……

    陈世今像是察觉到了,抽剑半分回头而望,与“不之客”正相一视……

    来者竟是——郑羽化……

    “你是……”陈世今并不认识郑羽化,但看其器宇不凡、眉心入神,似乎猜到了其身份,不觉正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找到你了,陈世今……”郑羽化则毫不隐瞒,所立房檐之上,振振有词道,“打败了小师妹,下一个对手,就是你了……”说完,腰间亮出剑芒三分,暗藏隐隐杀气。

    “你就是郑羽化啊,我们终于见面了……”陈世今似乎并不将其放在眼里,冷冷一笑道,“我还在想,能够打败忆瑶师妹的人,究竟是何等厉害之辈,现在看来,也不过如此嘛……”

    “可我确确实实打败了小师妹,打败了追风弟子的第二高手……”郑羽化并不在意陈世今的“冷嘲热讽”,郑重其事道。

    “‘天神剑法’是吧?——”不等郑羽化说完,陈世今两眼睁视抢言说道,“追风弟子新出之辈,年近三十,和我一样练就上官祖师的‘天神剑法’……你就是靠着这个,打败的忆瑶师妹对吧?”

    “没错——”郑羽化倒也毫不避讳,挺身立道,“小师妹欲练‘神剑’,可惜杀心太重,终至走火入魔,在‘鬼陌之谷’重蹈三十年前王天道长老的悲剧……虽然幸有存活,但不过是我遵守逝者之约,手下留情罢了……”郑羽化口中所说的“逝者”,自然是自己生前的恋人红云。

    “这么说来,你倒是挺有本事的嘛……”陈世今稍许收敛笑容,振声说道,“当今追风派席弟子,前来挑战我这个前任追风派席弟子……同门之战是吗?真有意思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一定会将你打倒!”郑羽化提剑向前,振奋说道,“陈世今,三年前你背叛师门投靠蒙元,如今杀你这个武林败类天经地义!只要杀了你,就算是打败了你和小师妹两人,成为追风派的第一高手,然后有资格向门派掌门莫天行起挑战,以行我之本愿——”

    “看来,你倒是个有故事的人啊——千方百计想要打败我和忆瑶,还和师父他老人家有瓜葛……”陈世今闭眼微微一笑,似乎并没有要拔剑的意思,冷冷说道,“虽然我并不认同你的身手,也想和你过过招,但现在在这里,似乎有些不妥当吧……”

    正说着,郑羽化身后,响起了蒙元众军的铁柝声响……

    “刺客在那里,别让他跑了——”随即响起将士的呼喊——看样子郑羽化偷偷潜入城中,被驻守城中的蒙元官兵给现了……

    “切,居然在这个时候……”郑羽化举剑心有不甘,不屑一句道。

    “追风派同门对决,自当堂堂正正,不受他扰……”陈世今继续说道,“但你今日闯入我营,没将你当做敌军细作抓起来算是很客气了……你走吧,既然答应要和你对决,我可不会在这里就将你伏法……”

    “来都来了,岂能就此离去?”郑羽化仍旧不甘,振振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能放过你,可城中的万千将士可能放你?”陈世今继续笑道,“要是在这里被抓起来,可就没机会和我一决雌雄了……想清楚了,现在离开,算是我对你的‘施舍’……”

    “切,谁要你的施舍……”郑羽化口中泄愤一句,但事实当前,自己又不得不走——好不容易找到对手,现在却被万军逼离,郑羽化心中甚是不爽。

    “要不这样吧……”陈世今似乎另有他想,转而说道,“你我之战,必然答应,至于时间地点,另行择期好了,一切由我来定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凭什么相信你?”郑羽化回声反问道。

    “否则除了这样,你还能想到什么好办法吗?”陈世今也反声一笑道……

    “贼人在屋顶,被陈将军拦住了,快抓住他!——”屋檐巷后,现郑羽化的身影,蒙元将士大声喊道……

    听着后方愈加逼近的呼喊,郑羽化闭眼稍许犹豫,遂垂声答应道:“好吧,就听你的……什么时候,什么地点?”

    “七天之后,琥丘峰谷——”陈世今两眼定神道,“届时两军若无战事,我必单独一人亲自前往,与你一决了断!”

    “好,就这么定了!”郑羽化也镇定一声,振奋说道,“希望到时你说话算话——”

    随即,郑羽化轻功一使,消失在了陈世今的视野中……

    “又一个‘天神剑法’的追风弟子,‘神剑’之间的对决是吗?有意思……”“目送”郑羽化离去,陈世今冷冷一笑,遂莫名暗语道,“不过,也不知道七天之后,和我交手的人,真的会是你吗……”

    最后一句似乎暗藏深意,陈世今眼神中,隐露无以察觉的神秘……

    “奇怪,贼人不见了……”追赶郑羽化的蒙元众军赶到陈世今身前,却早已不见郑羽化的身影,将领不禁转身道,“你们几个,给我去那边搜!——”

    “是——”蒙元众士喝令一声,遂分列继续追踪郑羽化而去……

    “陈将军,刚才贼人突然闯入,不知是否欲对将军不利?”蒙元将领不敢怠慢,转身问道,“末将等人护卫来迟,请命受罪——”

    “没关系,不过是个毛头小贼罢了,于两军之间毫无干系……”江湖同门之事,陈世今自然不会干涉军政,遂轻浮一笑道,“跑就让他跑吧,反正于我等没有损失……”

    说完,陈世今没再理会手下将士,转身继续回往将军府而去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