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江湖博 > 第九百三十七章 斜谷遇险 上
    “真是可惜了……”望着悬崖绝境的萧天与苏佳,司马寒衣冷冷笑道,“‘才子佳人’两位英雄,今天都要死在老夫手上……”

    “哼,是非成败还难定论!”萧天保护在苏佳身前,两手灌聚苍龙之力,振振不屈道,“绝境当头并非胜负,能不能打败我‘苍龙大侠’,得看你司马教主有没有这个本事——”

    “死到临头逞嘴硬吗……”司马寒衣稍许凝神,动了动手臂遂示意道,“‘婵依’阵起,给我拿下他们!——”

    灵影众教徒得令,一二十人秉阵而上,手持寒光铁索刀刃,“婵依惊云”扑袭而来……

    看着众敌临近,苏佳此时又奄奄不振,萧天心知一切重担全部落在自己身上……了解“婵依阵”之弱点,抱定保护心爱人之决心,萧天说什么都会和司马寒衣决死一战。

    “来啊!——”萧天壮胆狂吼一声,苍龙掌力汹涌齐发——“断龙苍天印”雷鸣破宇,狂澜俱裂咆哮而出。

    然“婵依惊云”阵法以待,相索连环化为据阵之象,霎时阵中叠光四起,扑朔迷离之寒芒忽隐忽现,却不失惊强之力。

    “吼——”狂龙怒吼,苍印碎牙,“断龙之式”震宇苍穹。然“婵依惊云”数十之阵,刀刃并起凝为定海之力,狂龙破风冲袭不断,只在阵前煞地裂土惊威,激起碎石万丈狂澜……

    “‘苍龙掌’的威力,还是这么可怕……”司马寒衣稍稍举起衣袖,挡住炸裂飞来的碎石,心中暗暗道,“不过在‘婵依阵’面前,再厉害的武功不过轻许。老夫倒要看看,被逼入悬崖绝境,你苍龙大侠还能鏖战多久……”

    “断龙苍天印”并未冲破“婵依”之封印,萧天将一切看在眼里……但他似乎早有预料,深知“婵依阵”之弱点,“龙威”倾散余尽之时,施展“凌云步”飞身当前……

    “婵依惊云”力挡“狂龙”,灵影教众弟子还未落阵,却见萧天飞身临近,欲图出手夺以先机……

    “着——”看准破绽一刻,萧天定喊一声——“伏魔拳”凝然正心,一拳挥上,正朝胸前。

    “啊——”一声惨叫,吐血当场,萧天“伏魔拳”一式正中胸骨,霎时对手肺裂骨碎,重伤倒地。

    “制其人而破其阵”,萧天出招遵循其理,犯险其身意在断破“婵依”……

    “想用老方法破阵,没门!”“袭营”对决那晚,司马寒衣也深知萧天已然阵破“婵依”,但他似乎也早有准备,遂令手下弟子道,“收阵,举刀刺袭——”

    令从中起,霎时十数弟子收回铁链,改以纷独举刀相向,正朝萧天突袭而去。

    “放弃‘婵依阵’,是因为知道我明其弱点是吗……”萧天看在眼里,不禁暗暗道,“看来这个老家伙,倒也会变通嘛……”

    萧天随即定睛一望,举脚飞身“凌云步”后撤,待到众敌刺刀上前,双手“斗转星移”一式,奋力将众敌之力拨散。

    “走你!——”看准众心齐身一刻,萧天作准“一招制敌”,怒喝一声,“藏龙云手”灵巧一震,散拨寒芒之时,一举推开临身之众敌。

    “额啊——”像是被莫名冲力一震散开,灵影教众徒顿喊一声,纷纷向后扬倒而去。

    灵巧之力不失威震,“苍龙诀式”之绝妙萧天使得行云流水,进可攻退可守,浮游俱以破阵,回转而巧惊发……

    司马寒衣看在眼里,所见萧天身手惊绝,不再那晚“迷途”之态,心知想要战胜对手,老方法已然无效。

    余光稍稍一瞟,虽然萧天“战无不胜”,却见悬崖边上苏佳仍旧跪地“迷失”,精神萎靡不振……

    “去杀了苏姑娘——”司马寒衣冷冷一句,又冲另外弟子振声喊道。

    十来教徒收到命令,寒芒即亮飞身上前……

    萧天这边刚刚击退第一拨教徒,不见司马寒衣再有发难,心中不觉一寒……待回头望,正见十来身影飞往悬崖,目标正指苏佳;而苏佳已然“迷失不醒”,对潜伏而来的危机毫无反应。

    “佳儿!——”萧天不觉惊喊一声,又一次施展“凌云步”飞回悬崖……

    敌人寒刀已然临近,而苏佳却仍沉浸在仇恨自责的痛苦纠缠中——双膝跪地,两眼无神,对身临的危险毫无神态。

    萧天赶忙转身飞至,“斗转星移”片刻即出,欲图阻拦敌人的刀口……

    “噌噌——”两道血印即出,滴血而落……

    萧天虽然及时赶到,但“斗转星移”未能全抵十人之力,手臂上还是被划开两道血口……

    “额……呀啊——”萧天忍痛一声,遂尽使全力“推云掌”一式,将临之众敌飞身击退……

    “哼,真是难缠的家伙……”司马寒衣看着未成,不禁暗暗嘀咕道……

    “佳儿,你快醒醒佳儿——”看着苏佳迷离的神态,萧天击退众敌同时,不停奋力呼喊着苏佳。

    但苏佳此时如同神志不清,“煎熬之战”的痛苦,血色记忆的迷茫,让她听不见萧天的呼喊。

    “真是的……”绝境之下,萧天暂时管不上去“唤醒”苏佳,定拳捶地回身站起,继续面对灵影教众敌……

    而此时此刻,灵影众教依旧不给萧苏二人喘息之机,不以“婵依阵”之围列,众人持手寒芒裂刃,飞闪便朝萧天身前而去。

    萧天深吸一鼓作气,似要决死一搏……

    “啊!!!——”怒吼一声,群龙并跃——“断岳天龙”狂展轰咆,萧天尽使全身之内力,银龙呼啸,浪顶千杀,俱以心中之狂恨,断冥破灭而出。

    “吼!——”震时龙威欲比天高,狂掌疾风轰然齐下,恍若座世神威天龙,荡然撕裂乾坤一切。

    “啊——啊……”狂龙倾宇,无人能挡,众敌无近,飞扬败阵——挡不住萧天“苍龙掌”之绝破,灵影教众人全被击飞十数,重伤倒在司马寒衣身旁。

    “呼……呼……”而这一招,也近乎灌尽了萧天全身的内力,收回掌法的他,挡在苏佳身前喘息不止——绝境之下独临众敌,这对萧天来说,实在太残酷了……

    “哼,真是没用,看来最后,还得让老夫出马……”司马寒衣冷斥一声,遂缓缓解开手臂的绷带,似有他意。

    萧天听闻,不觉惊望——至始至终,萧天自己也好,其他人也好,都只和灵影教弟子过有身手;但作为教主的司马寒衣,还没有人见过他的武功……“婵依阵”乃灵影教之武精,但须教众合力而围。司马寒衣身为教主,武功自当造极,但以其一人之武功,世人不禁猜测其神秘……

    “司马教主要亲自动手是吗……”看着面前司马寒衣的一举一动,萧天凝神定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管是在西域,还是中原武林,见过老夫出手的人,世间少有……”司马寒衣渐渐解开右臂绷带,冷冷说道,“你和苏姑娘今日有幸,能一睹老夫之身手,也算是临死前弥补的遗憾好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”听着司马寒衣嘲讽的语气,萧天定神不甘道。

    “不过看到这一幕,兴许苍龙大侠会有兴趣呢……”司马寒衣像是故意卖着关子,完全解开手上的绷带,让人震惊之画面映入眼帘——

    只见司马寒衣之右臂,豁然一副“钢筋铁甲”,非以人类之手臂,全然机关器械让人惊畏……

    “机关手……”身为妖鬼大师的弟子,萧天对世间机关颇有敏感,看着司马寒衣右手的“铁甲”,不禁愣神嘀咕道。

    “你果然熟悉这东西……”司马寒衣冷冷一笑,冲萧天应道,“妖鬼大师的独门弟子,苍龙大侠颇懂机关要术……”

    听其了解自己的身世,萧天不禁惊叹道:“你居然知道,我是妖鬼大师的徒弟……”

    “很惊讶吗?”司马寒衣回笑道,“灵影教除了教众武学名震西域,另外独门得意之处,便是弟子眼线广布世间,了解江湖之万事……不光是你苍龙大侠,苏姑娘追风派的身世,包括追风首席郑羽化十载恩怨等等,我们都很清楚……所以‘鬼陌之谷’一战,我们不仅知道胜负,还知道苏姑娘和郑羽化间的恩怨重重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连追风派的事都了解……”萧天咬了咬牙,凝神问道。

    “好像扯远了啊……”司马寒衣冷冷一笑,抬起“机关手臂”继续说道,“机关要术之本传自西域,虽然你师父妖鬼大师曾乃中原武林机关之祖辈,但要比起我西域机关之术,还是差乎其中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想怎么样?”萧天看着司马寒衣在自己面前故意卖弄机关之术,不禁骤问道。

    “用这玩意儿将你打倒——”司马寒衣狰狞笑道,“打倒你苍龙大侠,不仅仅是武功上,老夫要在一切之上超越你!”

    “就凭你这个‘破铜烂铁’?”萧天冷言相向道。

    “是什么并无所谓……”司马寒衣倒是毫不在乎,在萧天面前故意轻蔑道,“就算是‘破铜烂铁’,一样能将你打倒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司马寒衣的话不像装腔作势,萧天看在眼里,两眼一凝。

    “身为妖鬼大师的弟子,精通‘机关要术’的苍龙大侠你,应该很清楚,机关术之精强绝不在刀剑武功之下……”司马寒衣继续笑道,“现在被逼入悬崖绝境,就让你和苏姑娘死在老夫的‘机关炮手’之下好了……”

    霎时,“机关手”振形而成炮管之势——萧天熟知机关之术,机关火药之威力能够毁灭万物,常之武功亦难以抗衡;何况在这悬崖峭壁,左右毫无躲避之处,若被火药正击当中,自己和苏佳必会灰飞烟灭……

    “‘苍龙掌’不是很厉害吗?来试试看与老夫的‘机关炮手’孰强孰弱吧……”司马寒衣将“炮手”正对悬崖边上萧苏二人,冷冷狞笑道。

    火药惊发只在一瞬,下一刻司马寒衣“出手”,别说躲开,就连出掌还击的时间都不够……

    “再见了,苍龙大侠……”司马寒衣狞笑一声,“机关炮手”振振作响,萧天和苏佳生死即前……

    萧天眼神一定,半蹲下身,似乎决定了什么……

    “轰——”火药惊威,震天滚滚,“机关炮手”一发热浪,悬崖峭边霎时化为一团烟云……

    萧天并未有任何“出招”,火药炸裂之下,和苏佳一起消失在滚滚浓烟之中……

    待到烟雾散去,眼前断崖空无一人……

    “被炸得尸骨无存了吗……”司马寒衣看在眼里,却不相信萧苏二人就这样丧命,遂冲手下弟子道,“你们几个,去悬崖那边看看情况——”

    “是——”灵影教弟子众人应声一句,遂施展轻功前往悬崖边口一望……

    “额……”烟尘迷散间,萧天苦苦挣扎一声——他还活着!

    只见悬崖附岩之下,萧天正一手抓着岩层,一手抓着苏佳——刚才炮火临近一瞬,萧天带着苏佳一起跃下悬崖,就在崖口身下数寸,萧天正单手附壁苦苦支撑。

    而此时此刻,苏佳两眼无神浑身无力,被萧天单手抓着未有掉落。但苏佳本人似乎心灰意冷,绝境之下低头落寞,似乎起了放弃之心。

    “额……”但萧天还在坚持,即使面临峭壁绝境,他也决不放弃最后一丝希望。

    “阿天,放手吧……”突然,苏佳在萧天身下苦苦哀求道,“我害死了小红姐姐,我没能保护小双和樱妹她们,我甚至伤害了你……我什么都做不了,却造就了这么多离怨……这一切都是我的错——放手吧阿天,让我了结生命,结束这一切……”苏佳情绪跌至低谷,已然想要以死了结这段恩怨赎罪。

    “别开玩笑了!——”然而,萧天苦苦支撑着,厉声呵斥道,“我绝对不会放手,想死哪有那么容易?!——”

    苏佳没有说话,也没有抬头,被萧天一只手紧紧抓住,内心纠结难以言表。

    “不过只是‘陌谷一战’的失败,佳儿你就自行堕落……”萧天一边咬牙坚持,一边愤恨道,“真正要怪的话,就怪郑羽化那个家伙,是他把佳儿你害成这个样子——”

    苏佳仍旧低头没有说话,只是生死绝下,静静倾听着可能是这辈子最后的诉言……

    :。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