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江湖博 > 第九百三十六章 狂怒悲愤 下
    “你们这帮混蛋,我要杀了你们,将你们千刀万剐!!!——”绝境中找准弱点一招击破,完全处于下意识所为,如今被言语激怒的苏佳,神智情绪早已失控——这一刀,必然血染伏尸。

    灵影教众人想要反抗,怎奈铁索被截,“婵依”无以再起,苏佳的“血杀百影”近在眼前,自己等人生死即瞬……

    “啊——”一声凄厉的惨叫,霎时飞血四溅——“断魂刀法”惊空而过,当场斩断了其中一人之手,刀芒寒光即闪,其人暴血而亡。

    其他人等看在眼里,被苏佳的杀意所震慑,下意识舍弃“婵依”,想要拔刀出于本能反抗。

    但不以借助“婵依阵”,灵影教众徒根本不是苏佳的对手,正逢苏佳“杀心之狂”,众人只能等死的份……

    “不可原谅——”苏佳一边挥舞着鬼刀,一边失心疯狂地怒喊,“你们这帮畜生,我要将你们斩断杀绝!——”

    “血杀百影”又是一刻,见月红光煞破天宇,鬼影红芒呼使疾风,四分裂斩,直将面前的敌人杀得血肉模糊、惊影凄寒。

    “啊——啊——啊……”灵影教弟子,接二连三倒在了苏佳的鬼刀之下,阵阵凄喊——苏佳狂怒之心不止,杀心愈加弥重,看着面前的血腥满目,苏佳已经杀红了眼,忘了自己人格的本性,仇恨与心魔更甚“鬼陌之谷”一战。

    倒下的灵影教众徒,没有一个是完手完脚,“血洗”于苏佳寒芒之下,如同历经炼狱般凄惨,血染伏地之下,永世不得超生……

    但苏佳的“杀戮”仍未停止,挥舞着鬼刀,宣泄着愤怒……

    “你们这帮混蛋……”苏佳口中还在怒骂,眼红见血道,顺手一道“鬼影魑魅”。

    凄厉叠声再起,灵影弟子一只手臂被斩成两段……

    “不可原谅,你们活在世上……”苏佳继续痛斥声喊,转手一式“凤凰刀法”,鬼影成锋迎矛而去。

    “啊——”凄声绝谷,弟子一人被“鬼影”穿心,溅血暴毙而亡……

    “破空斩”“血狱惊芒”“断空鬼影”……断魂刀法一式接一式,苏佳“沦丧”挥舞着手中的鬼刀——每一刀下去,必是一条人命;每一条人命,必然凄喊绝响,血尸漂浮……直到杀至最后一人,苏佳仍旧不肯罢休……

    最后一人,正是嘲讽苏佳最“猖獗”的头领弟子——看着苏佳“入魔”的狂态,头领弟子早已吓得魂不守舍,话都说不出来。

    “快说,小双他们人在哪里?!——”看来,苏佳还想从他口中,问出徐双等人的下落。

    然而头领弟子已然失神,两眼惊恐地望着苏佳,说不出一句话……

    苏佳已然失去了理智,鬼刀在手杀戮不息,将对方惊恐的眼神错看成“嘲弄”,苏佳心中愤然一定,挥舞寒芒飞闪而过……

    “神刀鬼影”即出,霎时血溅当场……

    “啊!——”一声最为凄惨的悲鸣,头领弟子被苏佳活生生斩下两段胳膊——最后一刀直穿心肺,亡者之中死相最惨……

    但苏佳仍旧不肯罢休,想到刚才的“激愤言辱”,苏佳内心的怒火仍未褪去,就算对方血倒在地,自己也让他死千遍万遍。

    完全失去心智的苏佳,看准血地上的尸体,再次挥舞起手中的鬼刀……

    “快住手!——”千钧一发之际,一只手抓住了苏佳举刀的手腕——是萧天,看到眼前的“血腥”一幕,匆匆赶来的萧天即刻制止,努力冲着苏佳喊道。

    “放手——快放手!”然而,苏佳的悲怒没有停歇,努力挣着着右手,嫉愤喊道。

    “佳儿,够了!——”强行拽下苏佳的手,萧天奋不顾身,从背后拦腰抱住苏佳,愤声喊道,“已经结束了,敌人已经死了——”

    “额啊!——”苏佳冲前狂喊一声,似乎想要将心中的怨火一并发泄——知道是萧天赶来阻止自己,苏佳心中空虚一瞬,身体顿时软了下来,躺倒在萧天怀里,眼角处的血光依旧明目……

    觉得苏佳稍许冷静,萧天望着面前的“血景”,悲苦喃喃道:“就算杀了他们,也改变不了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萧天说完,苏佳按捺住内心的杀意,这才想起自己本来的目的……苏佳用力挣脱开萧天的怀抱,跑至头领弟子尸体身前,捡起地上徐双的佩剑,大声斥问道:“你还没告诉我,小双他们人在哪里……快说啊,他们在哪儿?快告诉我——”

    “没用的,佳儿……”萧天看着苏佳落寞的背影,苦声低语道,“他们已经死了,不可能回答你……就算活着,也不可能告诉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啊!——”然而苏佳愤怒未消,两手提起头领弟子断臂的尸体,怒声问道,“说啊,他们人在哪里?!——”

    “佳儿,别问了,已经不可能了……”知道苏佳神智崩溃,萧天在背后伤心不甘道。

    “说啊,他们人在哪里?!!——”然而,苏佳似乎听不见萧天的话,眼里只有敌人的尸首,继续喝问道。

    “佳儿……”从未见过苏佳如此“惊疯”和绝望,萧天诧异瞪大了双眼……

    “说啊!他们人在哪里,在哪里!!!——”苏佳抓着尸体的双手不断颤抖,眼角的泪水趟趟流落,悲声呼喊近乎嘶哑——这是萧天认识苏佳以来,苏佳最为凄惨的身影……

    “说啊,人在哪里……在哪里……呜呜……”由狂怒转而疯癫,疯癫转而悲愤,再由悲愤转而伤心落泪,苏佳的声音愈加低落,两手渐渐放开头领弟子的尸体。

    萧天慢慢走到苏佳身后,看着苏佳可怜的背影,自己想要安慰却是无从开口,内心悲苦地闭上双眼……

    放开尸体后,苏佳两膝跪地,凝望着沾满鲜血的双手,瞳孔颤抖不定,悲声喃喃道:“我没能救下小双他们……我没用,真的没用……”

    本来孤身追来的目的,是要找陈世今一决了断,替死去的秦氏夫妇和胡夷狄报仇雪恨,可谁知差点栽在这里,陷入苦战绝境;好不容易打败了敌人,想要问出徐双等人的下落,却因杀戮遍地未能得终,苏佳愤恨自己的无能……

    不能替死去的朋友报仇,又未能救下活着的朋友,苏佳心智已然陷入无比的绝望……“啊!!!——”承受不住内心的交杂,苏佳抱头仰天痛喊,哭声极为凄厉。

    萧天已经听不下去,两手紧抱着苏佳,努力安抚道:“佳儿,够了,不要再折磨自己了——”

    苏佳凄声哭完,全身顿时“瘫痪”,倒在萧天怀中——走火入魔的痛楚,“婵依”绝境中的鏖战,苏佳已然拼到了极限,浑身无力倒了下来,独留悲痛铭刻的意识,支撑着自己未有昏阙……

    “都是我的错……是我的错……”霎时,无数关于仇恨的回忆,以及朋友离去的画面,一幕接一幕闪现在苏佳脑海——那是自己这辈子都忘却不掉的记忆,苏佳苦苦哀鸣道……

    回忆的画面……

    追风派“事变”那天,陈世今叛走蒙元,苏佳两度孤身迎战,却未是陈世今的对手,最终留下的,只有陈世今离去的遗恨背影……

    在“水月洞”看着小红姐姐的离去,倾听完自己悲苦身世的讲述,落泪回家为其埋下坟冢……

    梁翁山上,亲眼看着李玉如的逝去,苏佳只恨自己无能,没能杀死兀良托多,也没能保护嫂子的性命……

    “鬼门崖”绝命坡上,最后眼见赵子川战死的孤魂,苏佳愤恨自己未能及时赶到,完成嫂子临终的嘱托……

    “鬼陌之谷”一战,苏佳为求复仇力量,不惜御使“天神剑法”走火入魔,最终惨败郑羽化之手,并亲手伤害了自己最爱的萧天,也自承认害死了小红姐姐,害死了郑师兄的恋人……

    胥谷林中,得闻秦羽慕容樱战死的悲讯,看着胡夷狄决死倒下的遗体,苏佳心有不甘,不但没能亲手报仇,也没能保护对自己来说,重要无比的朋友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回到现实,顾望着曾经悲苦的一点一滴,苏佳心里满是绝念,想起现在生死未卜的徐双吴贤他们,苏佳怀持着徐双的佩剑,喃喃悲痛道:“是我的错,是我无能……我没能报仇,没能保护朋友,我真的没用……”越往下说,苏佳越是簌簌留下了泪水。

    “佳儿,这不是你的错……”听见苏佳的又一次“自责”,萧天跟着流下泪水,紧搂着苏佳振振安慰道,“命运无常,佳儿你一个人,没有能力去改变所有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我无用……是我无用……”可现在的苏佳,像是“疯”了一般,内心悲苦绝望的同时,两眼无神,喃喃自语。

    萧天很清楚,苏佳会变成现在这样,完全缘于“陌谷一战”。“鬼陌之谷”的战败,给苏佳的打击几乎是毁灭性的,同时这也印证了萧天之前心中的担忧——这一出命运波折,会是苏佳生平以来,最凶险最难渡过的难关。

    但萧天为此也暗暗立下誓言——无论遭遇怎样的坎坷,自己都会陪苏佳一起,走过每一关……

    “佳儿,不管你变成怎样,我都会陪着你……”不管苏佳现在听不听得见自己的话,萧天仍旧在苏佳耳边,关慰励言道,“而且佳儿你要相信我,有我在,我们两个一定能够一起走出这道‘魔障’!”

    “阿天……”两眼无神,苏佳像是听见了,又像是没听见,淡淡喃语一声,苏佳的眼角留下了泪水……

    萧天想了想,准备扶起地上的苏佳,先行折返回营。然而紧接着出现的一幕,却是让自己暂失心神……

    “不愧是苍龙大侠,这么快就解决了老夫的手下弟子……”山道之后,突然响起司马寒衣的声音。

    萧天对这个声音太敏感了,不禁回头正视而望——却见司马寒衣带着灵影教弟子近百人,突然出现在坡口两侧,堵住了自己和苏佳的两条去路。

    “司马寒衣,又是你……”萧天知道司马寒衣即现,恶战不可避免,索性暂时放下跪地的苏佳,两手握拳随时迎敌,欲求保护苏佳的同时,杀出一条逃生之路。

    而苏佳此时两眼无神,神智近乎游离状态,跪在地上毫无生气,司马寒衣众教前来,自己也丝毫没有反应……

    “好不容易和苍龙大侠你重逢,别一见面就摆出那副表情……”司马寒衣自觉已将萧苏二人逼上死路,倒有“闲心”笑道,“怎么,那天晚上阵中苦战,苍龙大侠就对老夫怀恨在心了吗?”

    萧天听了,也不甘示弱回笑一句:“哼,那是当然——托您老前辈的福,那晚在下筋骨热活,还没战过瘾呢,就让您老夹着尾巴灰溜溜跑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也就能现在逞逞口舌之快了……”司马寒衣倒是不被萧天的“言辱”所激怒,江湖阅历老练的他,一脸轻蔑地看着萧天,冷笑其言道,“看看你现在的处境,你觉得你和苏姑娘,今天逃得出这里吗?”

    萧天意识得到,面前山坡上下两处,皆被司马寒衣及灵影教弟子堵截;刚才苏佳决斗之处,自己左侧身后,就是高险难测的悬崖峭壁——一旦被司马寒衣逼至崖口,自己和苏佳就真的无路可退了……

    “可恶,刚刚在佳儿面前立下誓言,我和佳儿可不能在这个地方丢了性命……”萧天凝视着司马寒衣,顾念着身后的苏佳,心中暗暗道,“司马寒衣这个老家伙,拼了命也要置我和佳儿于死地……有什么办法,到底有什么办法……”

    萧天一边护着苏佳,手中一边紧捏着锦囊——那是昨日自己临走前,陆菁交给自己的“锦囊妙计”,现在战事还未结束,自己说什么也不能倒在这里。

    萧天镇静定了定神,将锦囊和之前陆菁送予的织绣系在一处——那是寄以平安信念的“护身符”,自己和苏佳都带在身上;既然如此,自己和苏佳一起,说什么也要逃出这里……

    “阿天……阿天……”而苏佳此时面若无神,只是跪在地上,伤心念叨着萧天的名字……

    :。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