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江湖博 > 第九百三十四章 煎熬之战 下
    “‘陌谷一战’走火入魔,现在就只有这点气力了吗……”头领弟子冷冷一笑,举刀并链,恶语相寒道,“既然如此,让你继续尝尝折磨煎熬的滋味儿好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呼……呼……”苏佳一边忍痛喘着粗气,一边坚毅凝视着敌人。天籁『小说WwW.』⒉

    “婵依阵”连环骤刃再起,寒星点点化为行云芒使,四杀分闪奇击而去。苏佳身法应接不上,挥刀盲目冲断,却是没能正中芒心,再吃一记“寒芒”。

    “啊!——”苏佳不禁痛叫一声,体内入魔的沸血与身受刀芒的创伤浑然交错,刹那间如同身临无间地狱,震感万箭穿心之痛,意识已然濒临绝望……

    “终究是英雄末路,让人可悲啊……”听着苏佳惨痛的嘶喊,头领弟子继续道,“昔日武林叱咤风云的奇女子,今日竟会落得如此下场……可恨命运捉弄,孤苦一世啊……”

    苏佳全身被寒芒击飞,重重摔倒在地。但心中仍抱定杀死陈世今的“绝念”,就算是死,在此之前也要咬牙挺住这一关……

    “额……”苏佳右手握紧鬼刀,艰难从地上爬起,承受着内外撕裂的血痛,依旧目光坚毅望着灵影教弟子众人。

    “都这样了,还想继续吗……”头领弟子冷冷笑道。

    “我不会在这里倒下……”苏佳抛开一切幻想,冷酷凝望着现实,咬牙定然道,“在杀死陈世今之前……谁要敢拦我,我会……让他千刀万剐!”

    “都这个样子了,还想着去杀陈将军……”头领弟子眼见苏佳“顽强”的神态,冰冷狞笑道,“内外兼受走火入魔之痛,现在的你不过是个废人罢了,就算反抗,又有何用呢?”

    “少啰嗦……”苏佳提刀坚毅凝道,“不过‘婵依阵’的几个喽啰罢了……‘婵依阵’的弱点我是清楚的,你们别想拦住我……”话语间,沸血之伤痛至深喉——苏佳感觉到浑身像要炸裂般难受,连说话都有些费劲。

    “弱点?哼,就凭那晚苍龙大侠和我等的交手……”头领弟子淡然一笑,不屑一顾道,“实话告诉你,那晚的对决,不过我教阵法神功皮毛罢了。‘婵依阵’的真正恐怖之处,你还未曾有见呢……”

    “‘婵依阵’……恐怖之处……”苏佳一边念叨着,一边心中隐隐担忧——萧天当晚熬斗灵影教众弟子,已是绝境拼至极限,现在敌人若使新招,自己伤残之躯,定然凶多吉少……

    “临死之前,就让苏姑娘你见识见识吧……”头领弟子冷冷一笑,遂冲阵中弟子喊道,“‘婵依天狼’,列阵——”

    “婵依……天狼……”苏佳忍痛凝望着刀阵,感受着地脉下传来的阵阵搏动,她知道等待自己的,会是险恶无比的绝境……

    “婵依天狼”阵法即开,十几道铁索据角而变,凌芒飞闪数道金光,霎时阵心如同疾电风雷,内力窒息冲合一处。

    “额……”苏佳站在阵心,明显感觉到全身四周被挤压般,及莫名内力沉重压迫难以呼吸,双脚麻站稳不定,单膝跪地举足不起。

    但苏佳还在咬牙坚持——就算走火入魔伤及重身,自己说什么也不能败给这些个“杂鱼”……

    “再见了,苏姑娘……”头领举刀回响一式,霎时“风雷”疾骤狂出,电影刀芒震天劈下,以其四周连刃聚灵,正中心欲一招将苏佳毙命。

    “开什么玩笑……”苏佳奋力压抑着体内的“狂血”,举刀起身洞穿而上……“呼——”劲涌刀风疾鸣呼啸,“降雷刀”斩天而出,与“婵依天狼”之绝刃正拼当头,只听“咔擦——”数声巨裂,苏佳头顶上方不禁风云纵变、寒芒杀响。

    “断魂刀法”威力精强,“降雷刀”更是苏佳自创应手之势,但身受走火入魔之苦痛,苏佳举刀出手力不足矣,纵穿拼刀一刻,自己终究落得败阵……

    “啊!——”又是一声惨叫,纵下的刀芒之气,正穿苏佳身前,一股冰冷热焰夹杂的剧痛,苏佳顿时如临地狱,撕心裂肺般痛楚再度袭来。

    但好在“降雷刀”抵御了“婵依天狼”的绝多刀芒,苏佳被“寒芒”击落,仍旧坚忍着能够站起……

    “还挺顽强嘛……”头领弟子看在眼里,不禁冷冷一笑,“但是三番几次下来,你还能坚持多久呢?”

    “我不会……在这里倒下……”苏佳强支着痛麻的手臂,两眼见血道,“你们这帮家伙……我一定会杀了你们……”

    “还在逞嘴硬……那这一次,就打得你再也站不起来好了——”头领弟子露出狰狞的面容,刀口溅血般,似乎已然将苏佳钉在了死架之上。

    “婵依天狼”再起,仍旧重复刚才一式,举头寒芒风云疾电,欲朝苏佳头顶袭来。

    苏佳努力挪动着血痛的双脚,起步施展“灵燕飞身”,欲躲开阵心上方的寒芒奇袭。怎奈“入魔”之痛已至心骨,苏佳全身都感觉到溢血般撕痛,不但挥刀出手无以及力,就连轻功步伐也迟钝几许……

    “想躲开是没用的!——”头领弟子看在眼里,狂叫一声,遂命阵中众人变换身法。

    “叮叮叮叮——”霎时阵中铁索寒响,灵影弟子十几人围阵,身形如影一般,快于苏佳数倍疾动——苏佳眼中顿时虚影回转,找不准突破之出口,头顶上方“天狼之刃”近在咫尺,局势已然危急之前。

    稍许了解“婵依阵”弱点,“制其人而破其阵”,苏佳虽然眼前迷茫,但目标十分坚定……“灵燕飞身”加快脚步,并未纵身飞跃跳起,而是御前疾行两三身位,就在“婵依天狼”寒芒纵下一瞬,自己身形压低重心,划步飞窜而去……

    “轰——”一声惊响,“天狼之刃”劈下,正中地心,激起碎裂尘土——苏佳划步一式,正好躲开了寒芒的突袭,逃过一劫……

    “被她躲开了吗……”围阵窜移的头领弟子所见,不禁暗暗道,“但也只是躲过了‘致命之刃’罢了,你别想破了‘天狼阵’……”

    正在头领弟子冥想间,苏佳双脚划行变招——“冲足二段式”飞转即出,苏佳这一招不仅仅是躲过“致命之刃”,更是主动破阵寻机。

    “呀啊——”强忍着身体的剧痛,苏佳灌注全力一脚,飞行身位踢向阵围,欲图以拳脚肉搏突破阵口……

    “铛——”飞脚正中连锁节中——这一脚还真有奇效,击中了“婵依阵”连环之铁索,本以“环形飞影”的灵影教弟子众人,不禁被苏佳的脚力带滞下来。

    “额……”然而,虽然停下了众敌的围阵,可真正受伤的还是苏佳——单脚缠至铁索刀刃之上,靴底划开血口不说,灵影教众人合举之内力,自己单脚根本难以抵御……

    “哼,搏命的一式,躲开‘致命之刃’的同时,想要潜行破阵是吗……”头领弟子看在眼里,冷冷笑道,“不过你太天真了,你这么做,不过也是把自己的弱点暴露出来罢了……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一阵寒风……

    阵中连环刀锁忽而急转,正朝“困阵”的苏佳而去。苏佳像是好不容易找到突破口,却被寒芒围杀逼迫,不得已提刀暂退数步,再次回到“婵依阵”阵中……

    “重伤之下,还能在‘婵依阵’中寻以主动奇袭,我不得不佩服苏姑娘你一句……”头领弟子自觉胜券在握,冷嘲不止道,“但你也只有到此为止了,我是不会再让你寻求破阵的机会的……”

    苏佳凝视着双眼,似乎心中下定着什么,从腰间逃出几份莫名之物……

    “‘婵依天狼’,列阵!”头领弟子狂喊一句,头顶疾风裂刃再起。

    苏佳看在眼里,心想再以刚才“莽撞”突阵,对方必然提防在前,眼下头顶“绝刃”在上,自己还得顽强周旋……

    “噌噌——”寒芒裂刃电闪疾风,自“婵依天狼”阵中聚灵,纵劈苏佳头顶而来。苏佳咬牙忍受着伤痛,继续施展“灵燕飞身”,先行躲开每一道“致命突袭”。

    “砰——砰——”电刀飞闪疾芒骤下,击碎地上的层岩裂土。苏佳拼使着全力,不偏不倚躲开每一道致袭,可全身伤情愈加绝痛,再这样拖下去,自己定会衰竭痛死而亡……

    “还挺能躲嘛……”头领弟子看着苏佳在阵中“灵步”飞闪,“天狼之刃”尤未命中,不禁狰狞一笑,“哼,可你现在重伤垂危,继续耗下去,又能躲多久呢……”

    想要在阵中耗死苏佳,头领弟子与灵影教众人加快“婵依阵”的旋转——铁索身法疾影变幻,加使凝聚“天狼之刃”的绝力,更本看不清阵中众人的身形。

    可不知为何,举阵之中,有一处连锁刀刃似有截断,挥变起来有些僵硬……

    苏佳不会再徒以待毙……躲开“绝命之刃”的同时,苏佳左手挥舞银针暗器,正冲御阵旋转灵影众弟子而去——原来刚才苏佳从腰间掏出的,是自己随身携带的暗器。

    但这些,也早就被灵影教众人看在眼里。

    “哼,这种儿戏般的伎俩,也想破了‘婵依阵’?别笑死人了……”头领弟子却并不放在眼里,即使苏佳暗器相使,自己等人也丝毫不畏……

    “叮叮叮叮叮叮——”霎时,围阵响起无数密密麻麻的骤响——那是暗器飞在铁索上的声音,看来苏佳这一手“暗器飞袭”,也并未起到奇效。

    但苏佳却并不放弃,依旧挥舞着手中的暗器,直到自己身上的暗器全部使完,自己才善罢甘休。

    当然,所有的暗器全部射中铁索,并未有一道伤及灵影教弟子,如以此等简单之法破阵,显然是有些“天真”了……

    苏佳使完所有的暗器,鬼刀凌芒在手,欲使出自己全身之力,冲袭“刀阵”而去。

    看见苏佳如同拼死一搏,头领弟子暗笑道:“哼,想最后搏命一招是吗?好,我成全你……”

    连环刀刃再次变阵,霎时“婵依天狼”聚灵之寒刃,由上及中转变前来,与苏佳“搏命飞招”正应相杀。

    “断魂刀法”趋使而上,苏佳强忍着全身剧痛,像是赌命的绝式一招——“凤凰刀法”瞬影截杀,鬼魅之影人刀合一,聚锋一处正朝“婵依”一点而来。

    “呀啊——”苏佳搏命大喊一声,鬼影霎时震地四出,扬起地面的裂石尘土,狂风巨浪般冲袭而上。

    而灵影教弟子众人早已“严阵以待”,“天狼之刃”由及身前,阵中所有锋芒聚为一点,欲以强行挡下苏佳灭神的“凤凰刀法”……

    “天狼”与“凤凰”绞杀,寒芒骤闪冲破狂袭,霎时四处惊天裂变,恍如一切化为尘埃……

    “啊!——”拼杀即过,传来一声惨烈的痛叫……

    是苏佳,最后一式决然搏命,却被“双招”的反噬之力冲飞,落回“婵依阵”中……

    而灵影教弟子这边,聚集寒芒所有,勉勉强强挡了下来……

    最终苏佳的“凤凰刀法”,仍旧没能突破“婵依阵”,现在已然拼到了极限,走火入魔的内伤更深一层……

    “哧——”欲血冲沸不止,苏佳狂吐一口,身体衰疲十分严重,已然到了竭尽的边缘。虽然身体还能站起,但内力已被“消噬”干净,若是继续强行动气,很有可能危及生命。

    最后一招“凤凰刀法”,本有可能冲破“婵依”,但此战苏佳“入魔”未愈,功力不及常时一半,可惜还是倒在“婵依阵”下……

    “看来这就是苏姑娘你的极限了……”头领弟子看在眼中,虽然刚才受了小小的内伤,但依旧凝望着苏佳冷笑道,“真是可惜啊,只差一点你就成功了……”

    苏佳没有说话,只是提刀重新站起,虽然不知道自己是否还能再战下去,但是下定决心复仇之誓,自己绝不能倒在这里……

    “老实说,还真吓了一跳……”头领弟子继续说道,“不愧是‘江湖博’的传人之一,武功内力震宇惊天……只是可惜了,‘陌谷一战’内力耗尽,如今重伤还未身好,落困我等‘婵依阵’中,你也只能拼到这儿了……”

    又一次提起“陌谷一战”之事,头领弟子似乎欲有他言,苏佳不禁冲对方投去寒意的目光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