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江湖博 > 第九百三十三章 煎熬之战 上
    翌日,琥丘崎谷……

    接受不了朋友殉亡的悲痛,失去理智的苏佳,在山谷中整整跑了一夜——她很清楚杀害胡夷狄,以及害死秦羽慕容樱的凶手,就是陈世今,她抱定着亲手复仇的信念,不顾自身的血泪与伤痛,毅然决然誓与陈世今一做了断。

    可是“陌谷一战”的惨败,苏佳内伤仍未痊愈,现在复仇权当冲动,就算找到了陈世今,也不过是送死……心里只有仇恨,完全丧失了理智,内心夹杂着旧痛与悲怨,苏佳的精神已然跌入深渊……

    “陈世今,你害死了胡大哥,害死了秦大哥,害死了樱妹……我不会放过你,我要亲手杀了你……我要杀了你!——”心中的饮血愈加强烈,苏佳脚步驰入疾风,一晚跨过了高山险谷,把担心追赶自己的萧天抛置远后。

    “额……”然而,“天神剑法”走火入魔的内伤依旧未息,苏佳奔跑中胸前不时传来窒息,刀绞难忍火烧之感,终于承受不住伤痛,停下脚步艰难喘息……

    “呼……呼……”深感着额头上低落的冷汗,血痛的双手不禁瑟瑟发抖——显然走火入魔的内伤开始复发,如毒蛇一般侵蚀着苏佳的身体,如果继续强撑下去,别说去找陈世今拼命,自己倒先可能体内暴血而亡。

    “可恶,身上的伤……又开始发作了……”苏佳跪在地上,两手撑地,体中内力翻滚涌动,似要迸发般冲破全身,剧痛难忍,苏佳不由暗惊道,“‘天神剑法’走火入魔……这就是我……自食其果是吗……”

    心智一度陷入绝望,想起“鬼陌之谷”的悲剧,苏佳心中像是永难解开的绳结,不断折磨着精神与肉体,那是一道永远无法忘却的噩梦……

    (回忆中)……

    “因为你,我的父母殒命;因为你,红云无辜被害……”郑羽化恨心上头,情绪愈显激动道,“我曾经心软放了你,甚至答应红云,一起守护同为孤女的你……可你相继害死我的父母,害死红云,夺去了对我来说在这世上最亲的人,我怎么可能不恨你?我不光恨你,我恨我自己,当年没有狠心将你杀死!如果没有你,我不会如今一个人孤苦伶仃,整日悼念逝者的悲痛……我真的好想杀了你,替我爹娘,替红云报仇——尤其是红云,她那么善良,愿意放下过去的成见与恩怨,甘心照顾你一辈子,可你却……可你却……为什么,为什么红云会摊上你这样一个‘丑陋自私’的人,她凭什么要为了你这种人丢掉性命?为什么!!!——”

    郑羽化越说越狠,每一字,每一句,充斥着无比的血意与斥痛。而苏佳在对面听得清清楚楚,郑羽化痛心,自己也跟着痛心;而郑羽化的每一句愤恨,似乎都转化为每一道恐惧,深深刺痛在苏佳的心头。

    “不是的……我不是的……”苏佳像是失去了镇定,身体瘫倒,颤抖不止,瞳孔中的畏惧由内及出。加上走火入魔的身体负荷,肉体和精神承受着前所未有的双重折磨,压得自己喘不过气——现在在苏佳眼里,有的只是惶恐与惊怕。

    但郑羽化似乎还未“意尽”,继续斥恨道:“当年如此,现在也是如此——你为了自己的私人恩怨,追求力量,不惜伤害自己的朋友,不惜走火入魔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走火入魔……伤害……朋友……”苏佳意识已经完全乱了,只字只句颤抖道。

    “不是吗?”郑羽化继续道,“看看你现在的样子,为了获得‘天神剑法’的力量,走火入魔、自伤性命,简直就是个恶魔!”

    苏佳听着郑羽化的斥言,低头注视着血痕累累的双手,以及余光瞟见自己魔女般散乱的长发,两眼惊恐、摇头不止道:“不……这不是我……这不是我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郑羽化瞟了一眼萧天,冷冷一笑,继续冲苏佳斥道:“再看看小师妹你现在做的——为了私仇,甚至连最爱的人都伤害,你简直就是灭绝人性,岂有苟活于当世之理?”

    苏佳这才想起来,就在刚才自己走火入魔发疯一刻,为了和郑羽化一绝了断,自己甚至出手打伤了萧天……

    “没错,就是你!”郑羽化变本加厉道,“看看你丑陋的样子,为了报仇不顾一切,已经害死了红云,现在连你自己最爱的人也伤害……你根本就是一个没有人性的魔鬼,你早就该从这个世界上消失!”

    ……“额……”苏佳想要拿起鬼刀再予反抗,怎奈刚才“血狱狂刀”体力耗尽,身体又因走火入魔负荷无法动弹,如今好不容易站起身,却只能眼睁睁看着对面的“杀剑”袭来,自己无以躲避……

    “嫉恨攻心,枉顾人情,像你这种人,根本就不配驾驭‘天神剑法’!”郑羽化举剑身前,聚力狂然道,“我说过的,在你死之前,我会告诉小师妹你所有的真相……现在你已经知道了,就让我送你上路,以致我死去的爹娘、还有红云一个交代好了——”

    言语间,凌芒之刃混沌骤聚,霎时风云席卷天地色变——“天神剑法”第二式“珏之神剑”,集于“追风九剑”之剑灵,雷鸣般轰咆的剑风,汇聚寒芒锋刃之一点,狂震集外,裂地开天,纵惊一式,可碎神尘……

    “……最后让你死在‘天神剑法’之下,算是对小师妹你最后的倾悼……”郑羽化面容冰冷,如死神般凝视着苏佳,挥剑斩击道,“再见了,小师妹!——”

    “呼——”剑风呼啸,撕裂乾坤,“珏之神剑”狂芒之力,飓风席卷般,冲苏佳正面断杀而去……

    苏佳全身动弹不得,这一“杀剑”自己根本无以躲开——死神临近的剑光,狂风突面的冲击,苏佳两眼怔视,露出前所未有的恐惧……

    “啊!!!!!!——”一声撕心裂肺的痛喊,苏佳正中“天神剑法”之剑光,霎时如同四肢断裂般,前所未有的痛苦瞬时传遍全身——苏佳两眼惊恐,最终被“神之剑光”所埋没……

    (现实中)……

    “啊!!!——”那种伤的痛楚,血的殷红,魔鬼般的记忆仍旧印刻在苏佳脑海中——苏佳恐吓中惊喊一句,濒临死亡的窒息之感再度袭来,冰冷而肃杀。

    一边是对陈世今的誓死血仇,一边是对郑羽化仇恨天罚的自愧,矛盾的命运降落当头,苏佳承受不住这苦命的纠结。

    “是我害死了小红姐姐……我是个恶魔,我不可原谅……”苏佳一边摇头哭喊,一边又见血杀意道,“这一切都是陈世今……都是那个混蛋‘造就’的一切——我要杀了他……我要杀了他!”

    情态近乎疯癫,苏佳已经到了绝望的谷底……

    “好可怜的女人啊,居然被命运折磨得这么惨……”然而,正在苏佳煎熬一刻,身前却响起一句诡异的的轻蔑。

    苏佳顿杀抬起头,哭红的眼泪下,杀气夺然而现——看清楚了,站在身前的,是灵影教弟子数人。

    “你们这帮家伙,是司马寒衣的……”苏佳想起了灵影教,忍着屈痛的双脚艰难站起,愤然凝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错嘛,居然还记得我们教主……”头领弟子轻笑一声,随即道,“当然,我们也认识你……‘江湖博’之一,以‘断魂刀法’名震江湖的奇女子,却没想到在‘鬼陌之谷’走火入魔,落得惨败收场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们居然知道,‘鬼陌之谷’的事情……”眼见灵影教众人竟知道自己与郑羽化“陌谷一战”之事,苏佳惊疑中带着悲愤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们灵影教弟子潜行广布,通晓江湖万事,‘鬼陌之谷’神剑一战,三十年前同门恩怨重演,我们当然也看到了……”头领弟子继续笑道。

    “你们到底想怎么样?”苏佳扶着伤痛的肩膀,咬牙定问道。

    “当然是找你,还有苍龙大侠……”头领弟子继续轻蔑道,“不过真是可怜啊,被命运折腾成如此之苦,昔日的‘江湖奇女’,如今却落得这般凄惨下场……”

    “少废话!——”苏佳根本懒得和这帮“乌合之众”多费口舌,拔刀质问道,“你们既然结行前来,一定军事上先有密谋吧……快告诉我,陈世今在哪里,我要杀了他!——”苏佳的目标,果然只有陈世今。

    “这么急着找陈将军,恐怕是为追风派之恩怨吧……”身为灵影教弟子,了知追风派的数分恩怨,头领弟子不禁笑道,“不过败给了同门首席郑羽化,你自觉还有能力再找昔日师兄一做了断吗……”

    “啰嗦!——快告诉我,那个浑蛋在哪里?!——”苏佳心智再次“暴走”,怒声斥喊道。

    “我没猜错的话,‘鬼陌之谷’一战,苏姑娘你身受重伤还未好吧……就算你见到了陈将军,也不过是枉死的份……”头领弟子知道,苏佳此时正值重伤,丝毫不将其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“陈世今总会死在我的手上,我一定会杀了他!——”苏佳举起鬼刀,强忍着伤痛的折磨,杀意决然道,“快告诉我他在哪儿?!——谁要敢挡我,我今天一定让他碎尸万段!!!——”

    “凭你现在的样子,别说是陈将军,你连我们也未必是对手……”头领弟子继续笑道,“反正教主有令,命我们亲手解决你和苍龙大侠……既然苍龙大侠现在不在,那就从苏姑娘你动手好了——”说完,与周身弟子围以列阵,连环刀刃再起“婵依”,欲图要在这里解决苏佳。

    “找死!”苏佳冰冷肃杀一句,鬼刀在手先发制人——寒芒利刃洞天劈下,“破空斩”凌芒即闪,正冲“婵依阵”中弟子身前而去。

    “哼,连气都喘不过来,还想以一敌众……”头领弟子冷笑一句,示令同门连锁并上,连环刀刃闪瞬化为“七角之阵”,“婵依星寒”破宇而出,不但从容挡下“破空斩”的中袭,并以刀光冥闪之力,将“断魂刀法”一斩为二,反冲便朝苏佳锋前而去。

    苏佳重伤本未痊愈,出刀动招已是艰难,现在“婵依阵”化为强攻之态,愣是寒境之下徒增一层冰霜。

    “啊——”苏佳伤体反应不及,不但出招毫无威胁,敌人简单举阵一式,自己也不及躲开——鬼刀正吃一计“星寒”,苏佳连人带刀被冲倒在地。

    “啧啧啧,这么简单的招式都躲不开……”头领弟子看在眼里,冲苏佳冷嘲热讽道,“看样子,‘陌谷一战’给你的打击,不仅仅是身体上的……真是可怜的女人,被命运折磨得死去活来,现在大仇未报,还要受苦于我们……”

    “额……”苏佳听着心中怒火,但怎奈身体不听使唤,想要恨不得立刻杀了这帮杂碎,却因伤痛缠身心有余而力不足,别说御刀横扫众敌,自己能否在这“婵依阵”中活命还是未知;强忍着伤痛站起身来,苏佳凝然杀意道,“我要杀了陈世今……谁要敢挡我,我要让他受千刀万剐!——”

    苏佳忍痛重新振起,颤抖的右手再御挥刀——“鬼影魑魅”裂斩即下,刀芒幻化八面分闪,决然夺命般便朝灵影弟子众人而去。

    刀法虽强,可现在的苏佳内伤心魔缠身,功力六成都不及,血痛夹杂之下,对决攻守皆为勉强,更别说在这令人绝望的“婵依阵”中。

    果然,灵影弟子不紧不慢,快人身法变换着阵脚,连环刀刃驱行而上,“婵依星寒”再度叠起,轻而易举便化解了苏佳的“鬼影魑魅”……

    苏佳看在眼里,知道缘由自己使力不及,可现在遭受心体双重折磨,不痛倒下已是庆幸,更别说还要搏命和“婵依阵”中敌人糜战。

    “‘陌谷一战’走火入魔,现在就只有这点气力了吗……”头领弟子冷冷一笑,举刀并链,恶语相寒道,“既然如此,让你继续尝尝折磨煎熬的滋味儿好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呼……呼……”苏佳一边忍痛喘着粗气,一边坚毅凝视着敌人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