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江湖博 > 第九百三十二章 再失理智
    胥谷中林,胡夷狄与陈世今决斗的战场,如今已是乱木交横、废墟一片……

    “怎么会……这样?”萧苏二人赶到为时已晚,回首所见,只有胡夷狄冰凉的尸体,伏倒在血泊之中,周围尽是散落一地的金刀,倒木破土之下,一条条惊悚的沟壑流血浸染——很难想象,这里究竟发生过何等惨烈的搏斗……

    “为什么胡兄会在这里……”追身至此,本来只是救援秦羽慕容樱二人,却怎么也不会想到胡夷狄竟随从其中,看着血泊下的遗骸,萧天两眼失神,震惊难平道。

    苏佳更是“吓”得精神无常——还没从“陌谷一战”的阴霾中走出,却又再见朋友的殉亡,苏佳此时尽显绝望与痛楚,跪倒在地,凝手难行。

    “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……”看着满目狼藉下碎落一地的刀刃,林中巨木皆然倒塌,鲜血挥洒层林尽染,萧天不觉暗暗惊忧,“到底是谁……胡兄这么高的武功,居然也会……”

    苏佳仍旧悲痛说不出话,单手抓起地上的石块,心中愤苦,指甲陷进岩中的泥缝,两眼哭红欲泪无声……

    “苏姐姐,萧大哥……”然而,正在二人踌躇间,背后却传来陆菁的呼喊——从西林急急忙忙赶来,和唐战一起,却怎么也不会想到,这里也是一片痛彻心底的“绝望之地”……

    知道唐战和陆菁到来,萧天却并没有回应,也许沉浸在胡夷狄战死的伤痛中无以自拔,此时的萧天欲声难忍……

    “这是……胡兄?!——”唐战看着胡夷狄的遗体,两眼惊愣不敢相信,不禁绝望惊呼道,“秦兄弟和樱妹遇难,为什么连胡兄也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,秦兄弟和樱妹……他们怎么了?!——”听到秦羽和慕容樱的噩耗,萧天瞪眼回头问道。

    “他们……”唐战半天说不出口,虽然他清楚,萧天和苏佳已经知道了这个真相。

    “他们在胥谷遭到埋伏,死于乱箭之中……”陆菁两眼无神道出了实情,看着血泊下胡夷狄的尸体,心中再添一道伤疤。

    “连秦兄弟和樱妹也……”仿佛在一瞬之间跌入地狱,萧天眼神浑浑颤抖,空气中霎时弥漫着血伤与沉痛,无比压迫的窒息接踵而来。

    “昨天还好好的,没想到一夜间的分离,竟然……”唐战也抑制不住心中的悲痛,咬牙难忍道。

    陆菁更是愁添哀落,苦苦落泪道:“樱妹好不容易怀上孩子,本想让孩子出生看到天下太平,却没想到……没想到……”陆菁愈加说不下去,一手捂着嘴,泪含伤情道。

    萧天慢慢转过身,看着倒下的胡夷狄,脑海中尽是过往昔日英姿飒爽的身影……

    (回忆中)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苍龙大侠果真是英雄盖世,我胡夷狄由衷敬佩,能交你这个兄弟,此番也不枉居明城一行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哼,我还得替你还有丐帮的人引开官府的矛头不是吗?今日刺杀行动完成,你我二人也是各不相欠,此后数日恐怕未能相见……不过说实话,我倒是真想和苍龙兄弟你有机会能够堂堂正正地较量一番,若是他日有缘,希望可以如此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我可是说过了,我还要和苍龙兄弟你对决比武呢,我可不会留在逸仙门那个‘安详之地’……我胡夷狄南下中原,本就是为了和中原好手做番较量。现在还没有打败苍龙兄弟你,我怎么可能就此离去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等着吧,总有一天我胡夷狄会亲手擒杀敌军主将,立军中头功,给苍龙兄弟你和苏姑娘证明看看!——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(现实中)……

    胡夷狄生前的豪言壮语,仍在萧天脑海中历历在目,还没完成当初的志愿,如今却是战死沙场,萧天看在眼中,甚是悲痛。

    “你说过的,总有一天要亲擒敌将……”萧天满目悲凉遗望,苦涩低语道,“可是你却在这里……在这里……”

    “到底是什么人,是谁害死胡兄弟的?”唐战不禁愤恨问道。

    “胡兄弟武功盖世,‘关外第一高手’名震江湖,一年前在居明城,我和他对决平手……”萧天努力压抑心中的痛楚,暗暗说道,“能杀死胡兄弟,这个凶手一定武功绝顶,世间鲜有能敌之辈……”

    “而且,胡大哥一定是随同秦大哥和樱妹来的……”陆菁在一旁低着头,不经意道,“凶手是同一人——既掌握着蒙元兵权,又有能打败胡兄弟的绝世武功……”

    “陈世今……”忽然,在一旁久久未发话的苏佳,低语一句说出口。

    “佳儿你说什么?”听到“陈世今”的名字,萧天转头惊问道。

    “掌握兵权,绝世武功,除了他还能有谁……”苏佳跪身低着头,发鬓下难掩血仇的眼神,语气愤然道,“而且战场废墟之处,这些剑痕都是‘追风剑法’的招式……是他不会错的,是他害死的秦大哥和樱妹,是他害死的胡兄!——”两眼杀意骤起,苏佳突然抬起头,眼红的泪光逐渐转为血红的杀气。

    “陈世今?不会吧……”萧天有些不敢相信,但更关键的,萧天更担心现在苏佳的情绪。

    “敌军将中,能打败胡兄的,陈世今确有很大可能……”陆菁听了,在一旁暗暗揪心道,“这么说来,害死秦大哥和樱妹的人,就不是朱元璋了……可是没道理啊——陈世今是如何把内应密信交到我军帐中的?难道说他已经对我军的情报了如指掌,还是说我军安插在敌阵中的间谍内应被发现了……”一种疑惑却又让人不安的想法,在陆菁心中萦绕徘徊……

    “陈世今,我不会原谅他……我不会原谅他……”苏佳心中恨意再起,像是又回到“鬼陌之谷”上走火入魔的情态,抓着石头的手劲愈来愈紧,指缝间甚至刮出了血丝,嘴角忿忿道,“他背叛了师门,致使我们亲友分离,连小红姐姐也因故殒命……现在他又害死了胡兄,害死了秦兄弟和樱妹……我不能原谅他……我要亲手杀了他!——”

    “砰——”一声脆响,苏佳单手抓碎了石头,两眼再度红血冲顶,心中满含着杀意与痛恨,“鬼陌之谷”上望闻生畏的“入魔之态”再度迭起。

    “佳儿……”萧天心里看着着急,殊不知情绪已然崩溃的苏佳,会又做出何等不理智的举动……

    “如果真是陈世今干的,潼关一战,我绝对不会放过他!”唐战情绪亦然激动,攒紧着拳头愤愤然道。

    提回战事,陆菁心中不禁一紧——虽然亲友离去悲痛不止,但陆菁心中没有忘记,昨晚朱元璋给自己下达的“绝令”……

    “十天之内拿下潼关,堪比登天之难的任务……”陆菁心里隐隐担忧,虽有初计却难平复,“可是秦大哥和胡大哥先后殒命,讨伐之行真能成功吗……”

    想到这里,陆菁从腰间莫名掏出一份锦囊……

    “我要杀了陈世今……我要杀了陈世今!——”苏佳怒从心中起,一股血仇俱发的内力勃然而生,两眼杀气满露凶光,不顾身上余留的伤痛,起身便想追仇而去。

    看得出来,苏佳情绪再次失控,虽然不比“陌谷一战”的“魔态”,但满仇怨恨集怒于身,遭受亲离两度打击,情绪与理智已然崩溃……

    “佳儿,你没事吧?——”萧天在一旁看着揪心,不禁忧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要杀了他……我要杀了那个浑蛋!——”听不见任何人的呼喊,苏佳起身飞步轻功踏起,便往潼关阵地赶去。

    “佳儿!——”看着苏佳情绪失控,萧天想要去追,却又放不下唐战和陆菁二人。

    “‘陌谷战败’打击未完,现在又遭遇朋友殉亡……苏姑娘……”唐战看着苏佳“崩溃”,心中顿起一股伤寒。

    萧天当然不会放苏佳“任由”,自己想要去追,回头冲唐战陆菁二人道:“唐战兄弟,菁妹,佳儿交给我就好……如果短时间回不来,军中的一切就拜托你们了!”

    说完,萧天转身准备离去。

    “萧大哥,等等——”然而关键时刻,陆菁在后面叫住了萧天。

    像是有重要嘱咐,萧天下意识回头一望。

    “呼——”一道锦囊飞掷身前,萧天单手接住,一脸疑惑地望着陆菁。

    “战事危机,如果遭遇变故短时间回不来,这道锦囊是我给你们的安排……”陆菁一脸郑重道,“记住了——之后几天,无论你和苏姐姐听到我军可能的任何境况,你都不要去揣度或受影响,你只要按照锦囊里我说的去做就好!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看着陆菁坚毅的目光,萧天信任点了点头,遂转身追赶苏佳而去……

    “拜托了,我把一切赌在上面……萧大哥,苏姐姐,你们一定不要有事……”陆菁心中暗暗嘀咕,似乎已然谋略计策……

    胥谷一战结局悲惨,萧天追赶苏佳不知行踪,而唐战陆菁等人,则是带着逝者的遗体,情绪低落回到军营……

    在军营草草办完了丧事,已经快到天黑,悼念着逝者伤怀与悲痛,营中士气一片低落……

    “置办好了遗事,托人将秦氏夫妇的棺材,送回沂州去吧……”简单的丧礼,沉痛更甚,陆菁望着秦羽慕容樱二人的遗体,低声说道,“秦大哥是沂州的英雄,他理应归根在自己的故乡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……”唐战苦苦低吟一句,丝毫不掩内心的伤痛……

    “报——”然而正值沉哀间,营门处却传来了不和谐的报令。

    唐战和陆菁收回表情,转而一脸严肃望去。

    “皇上诏令——”是朱元璋的亲传谕令,“潼关战局不容拖延,命常遇春左属先锋军,明日辰时发兵讨伐,不得有误!”

    这边将之亡痛还未缓息,朱元璋却迫不及待下达了发兵军令,陆菁看在眼里,心中不免再起提防。

    “十天之内拿下潼关,朱元璋今天就等不及了吗……”一边是逝者之痛,一边是军令之紧,陆菁赴命夹杂其中,举阵煎熬……

    传令军士离开后,陆菁不得不收回悲伤,重新着眼于潼关战局。

    “菁儿,秦兄弟和樱妹刚走,现在营中士气低落,皇上为什么让我们这个时候发兵?”唐战不解担忧问道。

    陆菁或许知道答案,但是她不能说……

    “皇命不可违,明日发兵就明日发兵……”虽然难以接受,但陆菁似乎早就预料到结果,心揣计策说道,“潼关一战我已有用兵之策,傻蛋,一会儿待我和你慢慢说来……”

    回到帐下,陆菁将自己的计策知无不言地告诉了唐战……

    深夜,军营马棚……

    丧事办完,营中收队,陆翎负责安置骑军作息与战马,本来这些都是秦羽的任务,现在将逝亲离,所有的重任全部压在了陆翎一个人身上。

    得知秦羽战死的噩耗,陆翎也不免伤痛,想起昔日洛阳一战,自己首日出征,对峙之将即为秦羽,陆翎心中不免伤怀……

    “武孝,还在忙呢?”忽然,背后响起了陆菁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老师?”陆翎依然以尊师相称,不禁问道,“这么晚了,有什么事吗?”

    “皇上刚才传来诏令,明日我军主力出征潼关,要与敌军一决雌雄……”陆菁简单叙述今晚的事道,“但是你也知道,秦将军和慕容将军今日之故……”

    “营下损兵折将士气大伤,忌惮用兵是吗……”深谙兵法的陆翎,暗暗应声道。

    “可皇命不可违,就算全军士气低谷,我们也要发兵……”陆菁先是哀叹一句,随即道,“潼关一战僵持数久,不能再拖下去了,欲要制胜强敌,须得一计破之……”

    “老师想到了计谋是吗?”深知陆菁想法的陆翎,不禁反问道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陆菁定然点了点头,遂冲陆翎郑重说道,“这个计谋的关键之一在于武孝你——现在秦将军战死,萧苏将军不明去向,军中无以重将,一切重担交付于你,你能完成吗?”

    陆翎听了,自信笑言道:“当然,我可是老师你的徒弟,一定不负老师期望!”

    陆菁信任点了点头,遂也将一道锦囊郑重交给陆翎……

    “一切成败就在此计——这将是我平生以来,最冒险的一道计谋……”陆菁心中暗定说道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