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江湖博 > 第九百三十一章 逝者之疑
    “秦兄弟……樱妹……”唐战也是震惊失魂,根本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,二人伏倒血泊之中,鲜血浸满恐惧与绝痛。顶点小说更新最快

    “这不是真的……不是真的……”陆菁久久不能平静,上前两步,伏身跪倒在秦氏夫妇遗前,泪水冰凉滴落,浸染地上的殷红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……会这样……”唐战看着林中四道万箭伏尸,秦羽的坐骑“银玉麒麟”也落箭殉亡,不禁眼神颤抖道,“我不相信……秦兄弟和樱妹居然……居然就这样……”

    “樱妹……到底为什么……”陆菁的情绪愈渐悲痛,伤心欲绝道,“你好不容易怀上了孩子,却在这里……在这里……”

    想起慕容樱生前怀胎的企盼,陆菁心中尤为痛绝……

    (回忆中)……

    “怎……怎么了?”看着苏佳忽冷忽热的表情,萧天和陆菁同时问道。

    “樱妹你……”苏佳关心看着慕容樱,深切慢慢道,“你……怀孕了……”

    消息即出,众人惊喜,慕容樱本人更是受宠若惊,半天没有回过神,脸红问道:“我……怀孕了……是真的吗?”

    苏佳点了点头,笑脸相迎道:“脉象没有错,就是怀孕了恭喜你了樱妹,你和秦兄弟有孩子了!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陆菁确定消息后,更是忍耐不住心中的激动,慕容樱还没惊喜,自己倒先唿喊道,“太好了樱妹,你怀了秦大哥的骨肉,要做母亲了!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真的……已经……”慕容樱得知身孕的消息,脸色心情顿时大好,内心实则激动不止。

    “我马上把这个消息告诉秦兄弟”萧天更是二话不说,转身去找秦羽,通知“孩子”的事情……

    “太好了……真的是太好了……”姐妹怀喜,苏佳暂时忘记了心中的烦恼,不断恭喜道。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这个时候身孕,恐怕……”慕容樱怕自己的身孕,影响了军中的事务,不禁暗暗担心道。

    “没关系,你现在怀着孩子,军中的事务交给我们就好”陆菁眼睛已然眯成一条缝,乐开花道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没关系的,刚怀上而已……不影响……”慕容樱依旧不放心道,“再说了,我和苏姐姐现在都不便军务的话,那巡逻的事……”

    “放心,这些小事,我叫武孝去做就好……”陆菁继续关慰道,“樱妹你呢,就安安心心养胎怀胎十月,战局多变,说不定等孩子出世,这天下就太平了呢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吗……要真这样就太好了……”慕容樱在一旁暗暗高兴……

    (现实中)……

    “我向你祈过,等孩子出世,天下就会太平……”陆菁继续哽咽着泪水,摇头痛定道,“可是为什么,为什么你会在这里……是我不好,我没能保护你,没能保护你和秦大哥的孩子,都是我不好……是我没用……”

    唐战看着陆菁越说越失情,即刻低身安慰道:“菁儿,你听我说,这不是你的错,你没必要把责任全揽在你身上”

    “我答应过樱妹,带领军队讨伐蒙元,等孩子出世,能看到天下太平……”陆菁忽而情绪失控,放声哭喊道,“可是我没有做到,我没有做到樱妹刚刚怀了身孕,就这样离开了……呜呜……是我无能,是我没能保护她……”

    “菁儿,这不是你的错,真的不是……”唐战还在继续安慰,可不知为什么,看着秦羽和慕容樱的遗体,听着陆菁沉痛的哭喊,自己心中愈加沉沦,安慰的声音也趋于微弱。

    “汴梁一战,子川兄弟,嫂子,还有玲珑……他们都离开了……呜呜……现在,秦大哥和樱妹也离开了……呜呜……”陆菁继续哭声道,“为什么,为什么老天要这么对我们……这场战争,到底还要牺牲多少人……呜呜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这,陆菁再也抑制不住心中的悲痛,放声大哭,最终扑倒在唐战的怀中。

    “菁儿……”唐战找不出安慰的话,只能将陆菁搂在怀中,分担心中的痛楚但对于自己来说,秦羽慕容樱的战死,又何尝不让自己难受?对比想起汴梁一战,赵子川等人牺牲的痛曾经立誓要拯救天下百姓,一群热血兄弟投奔疆场;怎知战争留给他们的,并非理想的成果,而是一个个逝去的鲜活生命……眼见着战争乱世九死一生,目睹兄弟战友的纷纷离去,仍旧“残喘苟活”的自己,不禁想要自问这样做值得吗?一路征战迷经沙场,血与泪的朦胧中,自己是否还能记得,当初投身疆场的志向……也许并没有忘,只是被亲离与伤痛,逐渐掩埋在乱世尘埃中……

    “呜呜……呜呜……”陆菁倒在唐战怀中哭了好久,甚至不忍回头再看秦氏夫妇的遗体。

    “秦兄弟和樱妹死了,不管再怎么伤心,他们也回不来了……”唐战绝望低声一句,但心中的“燃火”并未消退,渐渐扶起沉痛的陆菁,义正言辞道,“既然挽不回他们二人的性命,那我们就要发誓替他们报仇!菁儿,战争还没结束,现在不是伤心的时候,你要振作起来!”

    “傻蛋……”口中这么说,但陆菁余朦的泪光之下,仍旧看得清唐战眼中的悲伤,如今立誓要为逝者报仇,陆菁强忍擦掉了泪水,点头应声道,“嗯,我一定要找出……害死樱妹和秦大哥的凶手!”

    想罢,陆菁恢复镇定站起身来,观望着战场遗留的一切,欲图从其中找出线索……

    “战场遗留中,有敌军零散的武器军械,昨晚秦兄弟接到的‘莫名军令’,有说到胥谷西林伏击一事,这样看来这则消息确实不假……”陆菁努力镇定下来,冷静分析着说道,“而秦兄弟和樱妹在此殉亡,一定是受到了敌军伏击,被反包围困死在此……暂且不说寄给秦兄弟军令的人,到底是不是敌人的细作,但这个人能准确报告‘蒙元运车’一事,又能提前做好安排,在这里部署伏军,一定是对敌我两军状况都了如指掌的人……”

    “敌我情况都了如指掌,有这样的人吗……”唐战听了,不禁惊问道,“如果是敌人,说明我军的机密有外泄露,那就战局来说,后果恐怕不堪设想;可如果是自己人,他又有什么目的,要害死秦兄弟和樱妹呢?”

    “的确很奇怪……”逐渐冷静下来的陆菁,喃喃自语道,“既了解我军情况,又了解敌军情况,到底会是什么人……谁在暗中捣鬼,想要害死秦大哥……”

    努力捡起线索的一点一滴,陆菁心中不停作问……

    (回忆中)……

    大军驻扎潼关边口……

    “常将军命人快马传来的军信”萧天指着说道,“补充一道军令,说是潼关敌阵,有我军的间谍内应,届时会不分时段传回敌军军情或是命令……如果是命令,常将军命我们务必执行”

    “这么快就有内应?看来比起之前,这次潼关一战,我军倒是做了充足准备……”唐战点头应声道。

    “内应的军情,我交给菁妹去处理了,毕竟谋略这东西,她比任何人都在行……”萧天收敛表情,略显猜疑道,“我只是有点担心,最后那句‘让我们务必执行命令’……内应传回来的命令,按理来说决策权应该在我们手上才对,可为什么却让我们无条件执行……”

    萧天弄不清楚,唐战更是不明白,但既然都交给了陆菁,唐战还是放心没再多问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苏佳昏迷当日,陆菁接到朱元璋诏令,前往主营议谈……

    “奇怪,为什么这个时候找我……”一直对朱元璋心存戒备的陆菁,不禁疑神道,“还是单独找我一人,在这战局戒备的紧要关头……”

    总感觉心中隐隐不安,从后营走到校场大门,陆菁心里一刻也没有平静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昨晚苏佳醒来后,得知慕容樱孤身支援秦羽而去,陆菁察觉到了不对……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”陆菁听了,惊声问道,“樱妹她可是有孕在身,不能出远行,更别说出征打仗!今晚到底发生什么事了,你快说清楚”

    “是”士兵应声,即刻相叙道来,“今晚军师你们不在营中,秦将军收到敌军方面内应的消息明日午时,胥谷西林,蒙元军众将有一支军械车队运至琥丘,应令命秦将军赶在之前做好埋伏,欲以奇袭……”

    “所以没来得及通报我们,自己就先带队出发了是吗……”唐战低头凝思,心有不安道。

    “那为什么慕容将军也会前往?”萧天继续问道。

    “夫人觉得事有蹊跷……”士兵继续说道,“夫人说,按照之前惯例,从敌阵内应回来的消息,一般要经过军师或是萧将军之手,再决定营下众将是否执行……我以为军师您已经知道了,所以没有怀疑……”

    “可我不知道啊”陆菁疑问道,“什么时候回来的消息,我怎么从来没听说过?”

    “这就对了,夫人也是这么说的……”士兵继续道,“夫人说今天下午,她亲自送您离开军营,并未提及有关这方面的消息……”

    “消息是今晚送过来的吧?”萧天应声说道,“只能说是好巧不巧,唐战兄弟和菁妹你们两个,都不在营中……也怪我,一心只顾着陪佳儿,没有注意军中的消息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?”听到萧天这句,陆菁不禁瞥视一望不知为什么,萧天说得这句话,自己竟有些不自觉地发憷……

    “正是觉得不对劲,夫人才独身驭骑去追……属下怎么拦也拦不住,只好等唐将军你们回来予以通报……”士兵最后低声应道。

    “不对,事情有些太蹊跷了……”陆菁心中顿时紧张,眉头皱紧暗暗道,“今晚萧大哥照顾苏姐姐无空,傻蛋和武孝去后谷运粮,我去朱元璋那边相议战事……我们都刚好无暇抽身,身为军将的,只有秦大哥一个人留在营中,而内应的消息偏偏正好就在这段时间传来这绝不是巧合,像是有人故意而为之,了解局势的一切,在幕后操控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(现实中)……

    将之前的线索串联起来,一个“嫌疑”的身份渐渐浮现,陆菁不禁冷汗直流,一种可怕的想法涌入心头,陆菁越想越害怕……

    “不会吧……”陆菁像是锁定了“目标”,暗暗振声道,“难道是……朱元璋?敌城安插内应,只有他能知晓敌我双方的一切动向;而且昨晚恰到好处,不但安排傻蛋和武孝运粮任务,还单独把我叫去主营,苏姐姐昏迷,萧大哥又无心顾事……昨晚军中只有秦大哥一人能以决策,如果朱元璋暗中操纵,‘骗’秦大哥领兵入瓮,现在看来,只有他有这个可能……可是为什么,他有什么理由要害秦大哥……”

    “菁儿,你是不是想到了什么?”看着陆菁踌躇的表情,唐战不禁问声道。

    “也不对啊,就算朱元璋真的对敌我两军所有动向都了如指掌好了,但他没有办法安排敌军的部队;秦大哥和樱妹遇难,是遭受了蒙元部队的伏击不假,显然朱元璋是没有本事号令敌军的人马才对……”陆菁想到其中的疑点,又显犹豫道,“但现在能满足‘了解敌我两军动向’条件的,只有朱元璋一人不假……可没理由要害死秦大哥,更别说梭使敌军部队在这埋伏,就算朱元璋再有心机,也不可能办到……那到底是为什么,真相究竟为何?昨晚到底是谁,是谁寄去秦大哥那封‘绝命军令’的……”

    想到这,陆菁似乎又有别的想法,命手下安置好秦氏夫妇的遗体,自己则转身欲要前往他处。

    “菁儿,你去哪儿?”唐战看着陆菁举步,不禁问道。

    “去中林那里……”陆菁面无表情道,“刚才来的路上,萧大哥和苏姐姐不是离开部队,前往那里了吗?萧大哥说中林那边有动静……现在事情一头雾水,完全找不到头绪,到中林那边看看情况,兴许还能找到什么线索……”

    说完,陆菁径直离开了西林。

    “菁儿,等等我……”唐战不放心,遂也紧跟了上去……

    “事情太奇怪了,感觉不明却像一直近在咫尺……等着吧,我一定会找出幕后元凶,替死去的秦大哥和樱妹讨回公道!”陆菁心中暗暗发誓道……(未完待续。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