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江湖博 > 第九百三十章 迷途落困
    胡夷狄倒下了,一位西域孤雄壮烈牺牲……

    胥谷迷林,废墟一片,狼藉乱木之下,鲜血与刀剑谱写完一曲壮烈悲歌。天籁小  说WwW.』⒉徒留下散落四碎的金刀,与空谷惊骇的裂痕,英雄血肉浸染疆场,绝世英魂羽化升天……

    “滴……滴……”臂膀的血液仍在滴落……

    “呼……呼……”沉重的喘息仍未停歇……

    陈世今收回长剑,轻抚着血伤的手臂,低头凝望着胡夷狄的遗驱,心中感慨万千——这一战自己绝境御使神剑,虽以取胜却是重伤难堪,脑海中浮现刚才拼死搏杀的画面,陈世今内心久久未平……

    “你是英雄……”良久,缓和气息的陈世今缓缓站起,冲胡夷狄投去敬意的目光,暗语喃喃道,“你是我认可的,这世上的武之高者……其实,我们本不该是敌人,只可惜乱世命运、殊途难料……如果不是战争,同行江湖,或许我们会是朋友,我也羡慕忆瑶能有你这样的朋友……”

    这一句语气莫名,似乎在陈世今眼中,他并不把胡夷狄当成自己的敌人,脸上的表情也渐由冰冷转为沉哀。

    “可我还是得杀了你,并不是我心所愿,而是不能违抗的命令……”陈世今稍稍闭眼,说了一句耐人寻味的话语,渐渐转身走出迷林,离开了这片“荒战狼藉”的是非之地。

    独留下的最后一句,徒想令人匪夷所思……

    而在同一时刻,远离胥谷的琥丘狭谷,徐双、吴贤和鲁涛三人,正漫无目的地行走在崎岖山坡之上……

    因为陌谷一战苏佳战败,郑羽化“叛逃”而走,萧天没能保护苏佳,徐双悲痛负气离开,置身不再问军中之事。但潼关地处两军交火,关外之地安危不定,吴贤和鲁涛怕徐双遇到危险,遂一直跟其身旁。

    徐双还在为“鬼陌之谷”的战事揪心绝望,一路行走,一路泄着心中的不悦。吴贤在旁边不停安慰,也丝毫未能平复徐双内心的创伤……

    “小双,你慢点……”看着徐双生气未歇,吴贤在后面不停喊道,“现在外面这么危险,你又没有目的地到处乱跑,万一要是碰见元军的话……”

    “怕什么?反正我已不再过问军中之事,就算被抓到,蒙元军队怎么处置我,我都不在乎……”徐双有些任性过头,心情低落自暴自弃道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能这么说?”吴贤拼命劝阻道,“不管李师姐有没有苏醒,萧大哥还担心着我们,要是我们乱跑出了什么差错,恐怕……”

    “别再给我提那个男人!——”然而,听到“萧天”的名字,徐双哭红着双眼恨道,“我不想再见到那个男人!他算什么东西?口口声声说保护忆瑶师姐,最后却眼睁睁看着忆瑶师姐落难,倒在郑羽化的剑下——”

    “这不能怪萧大哥——”吴贤打从心里,还是在为萧天说清,努力劝解道,“当时的情况很复杂,你又不是不知道?萧大哥是一心一意想要保护李师姐,李师姐昏迷后,他一直不离地陪伴身旁……”

    “他如果真的关心忆瑶师姐,在‘鬼陌之谷’的时候,就应该挺身而出,或者替忆瑶师姐杀了郑羽化那个浑蛋!——”徐双继续悲愤道,“但他没有——他眼睁睁看着忆瑶师姐战败昏倒,而且还放郑羽化走了……你让我原谅他,我做不到!”

    “事情不是这个样子!”吴贤继续劝阻道,“你当时也看到了,李师姐她走火入魔,完全失去了理智,连萧大哥都被李师姐打伤了……李师姐昏倒后,萧大哥第一时间想的是李师姐的安危,并不是为李师姐报仇——”

    徐双内心依旧平静不下,也冲吴贤火道:“哼,你这么替那个男人说话,那你回去好了,你跟着我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更担心你……”提到这里,吴贤的语气一下软了下来,满含关心道,“你现在这个样子,也是气昏了头……我知道,你恨萧大哥,是因为他没能保护李师姐……我只是想说,这一切不是萧大哥的错,小双你也无需因此过多责备他,也不要为此过多折磨自己……”

    徐双心中茫然交错,一时不知说什么,眼含着泪光,憋屈着苦痛。

    鲁涛看在眼里,也上前轻拉着徐双的手,安慰一句说道:“是啊,小双姐姐,你不要再责怪萧大哥了……设身处地想想,忆瑶姐姐当年离开追风派,孤苦一人无亲无故,又背负着仇恨的命运——萧大哥正是在忆瑶姐姐最痛苦的时候,出现在她身边……和萧大哥比起来,我们虽然和忆瑶姐姐相处的时间更长,但萧大哥却经历了我们未曾有过的,忆瑶姐姐最难熬的岁月——比起我们,萧大哥更理解忆瑶姐姐心中的痛苦,所以看见忆瑶姐姐昏迷,他比我们更伤心,更难过,甚至也更自责……”

    吴贤听完鲁涛的话,也不禁叹息道:“我觉得淘淘说得对,也许萧大哥,更理解现在的李师姐……”

    徐双顿了顿,气愤的神情转而悲伤,缓缓低述道:“我只是难过,难过现在的境遇……其实战争乱世,对于我们而言,根本无轻无重。我的愿望很简单,就是希望我们能回到原来的日子,一起在追风派每天开开心心,无忧无虑地生活……就算忆瑶师姐真的爱上了别的男人,爱上了萧大哥也好……”

    “小双……”听得出来,徐双打从心里,其实并不完全仇视萧天,想到这里,吴贤不禁暗暗道。

    “可是这种日子再也回不去了——陈世今叛变了,之前对我们关照有加的郑羽化也叛变了,就连忆瑶师姐她也变了……好不容易姐妹重逢,我只是想再看一次忆瑶师姐的笑脸,可是这么多天以来,忆瑶师姐笑都没笑过一次,就这么简单的要求……都不能实现……”徐双欲哭伤心的泪水,心中不知是怨恨还是悲伤,“我们又没做错什么,老天为什么要这么对我们?人世常情,重逢喜悦,寻常百姓皆能得到,为什么我们不能?为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徐双越哭越伤心,吴贤和鲁涛在一旁也跟着难过。但吴贤清楚,徐双打从心底,是不愿离开自己的师姐,不顾情深的姐妹之情,她也不是真正意义上嫉恨萧天——徐双想要得到的,只是故友美好的重聚,怎奈赶上战争乱世、命运殊途,如此简单的愿望也未能达到……

    “小双,你愿听我说吗……”吴贤似乎是想到了什么,语气突而深沉道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徐双缓缓抬起头,看着吴贤沉定的脸庞,眼神稍许一变。

    “也许真的命运多舛,不只是我们,忆瑶师姐还有萧大哥,都遭遇了人生的低谷……”吴贤眼神坚定道,“但重要的是,我们都还活着,只要人还在,就有实现愿望的机会——你不是说想要再看到李师姐的笑脸吗?虽然李师姐变了,但她对我们的情谊还在……”

    “忆瑶师姐……对我们……”徐双呢喃嘀咕着,却不知吴贤想要说什么。

    “小双,我问你一个问题……”吴贤继续问道,语气尤为郑重,“如果萧大哥能救回李师姐,并替李师姐报仇出这口恶气,你愿意原谅萧大哥吗?”

    徐双在一旁沉顿了半天,良久才缓缓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我们就应该相信萧大哥,也要相信李师姐!”吴贤点头坚定道,“我相信‘陌谷一战’萧大哥心里也自责,打从心里他更对李师姐过意不去……但如果他救回了李师姐,我们一起回去,小双你原谅他,这样不就皆大欢喜吗?李师姐喜欢萧大哥,相信暂时忘掉战败的痛苦,我们所有人在一起,没有外人作蛊,不就还能回到原来追风派的日子吗?”

    “我真的……能原谅那个男人……”徐双心里仍旧摇摆,对于萧天的认可或否定,徐双依然决绝不定。

    “你总是想着萧大哥的不好,所以小双姐姐你对他有偏见……”鲁涛看着徐双内心动摇,也继而劝说道,“你不相信萧大哥,总该相信忆瑶姐姐吧?看上的男人能陪伴左右两三年,忆瑶姐姐至少不会看走眼……”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我对那个男人……”徐双心中仍旧犹豫,似乎对于萧天,心里还是捅不破那层隔阂,“至少现在,我没有看见他的好……我想要亲身知道,忆瑶师姐喜欢他的原因,如果有这个机会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就更应该回去啊——”见着像是要说动了,吴贤继续“加把劲”说道,“小双你只是一时冲动罢了,快回去吧,我们孤身在外,别说萧大哥了,李师姐醒来也会很担心的——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还能回去……再见那个男人吗……”徐双仍旧喃喃迷糊道。

    “当然,我可以帮你啊——”突然,就在三人说话间,谷口的另一侧,一个熟悉令人颤的声音传来。

    徐双等人回头一看,一名诡异老者落行而望,眼中充满狰狞的神情——此人竟是灵影教教主,司马寒衣。

    “是你?”吴贤见了,惊异呼喊道,“你是那天晚上,暗算萧大哥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错嘛,都还记得老夫……”司马寒衣冷冷一笑,狡黠说道,“这么想见苍龙大侠,老夫可以帮你们……只不过,不是让你们回去见他,而是让他主动来找你们……”

    说完,背后青衣教徒骤现,纷纷手提寒刀据阵围身,拦住了徐双等人的退路。

    负气离营结果遭遇困境,徐双等人看在眼里,心中甚是焦慌。本能反应众人拔出长剑——毕竟身为堂堂追风派弟子,绝境当前也绝不可向恶人低头。

    “就你们这帮毛头,也想和老夫作对?”司马寒衣看在眼里,冷笑着问道。

    “司马老贼,你到底想怎么样?”吴贤斗胆跳上前来,冲司马寒衣质问道。

    “很简单——抓住你们,掳为人质,然后告知苍龙大侠,以你们为筹码,叫他主动来找我……”司马寒衣冷语道。

    “哼,上次偷袭,萧大哥一个人就破了你的‘婵依阵’;要是把我们掳为人质,来的可就不光是萧大哥一人,忆瑶姐姐也不会放过你——”鲁涛不想就此屈服,振声反抗道。

    “你说的,是那个苏姑娘是吧……”然而,司马寒衣似乎了知一切,毫不在乎道,“放心,只要老夫亲令,苍龙大侠一定会独自前来……而且顺便说一句,别以为我不知道,苏姑娘在‘陌谷一战’败给了同门弟子郑羽化,现在还昏迷不醒呢……”

    没想到司马寒衣竟知道“鬼陌之谷”的战事,徐双等人听了,不禁一怔。

    “我们灵影教,除了教众威慑西域武林,还有一点绝人之处,就是跟踪通晓江湖万事……”司马寒衣继续道,“鬼陌之谷同门之战,老夫手下的弟子,早就观摩了决斗的全部——苏姑娘御剑走火入魔,最终败在了追风席郑羽化的手中……”

    “陌谷一战”说得丝毫不差,听到这里,望着司马寒衣深邃的眼神,徐双等人对其更添一份未知的恐惧与惊慌……

    “来人,把他们抓起来——”随即,司马寒衣眼神一变,命手下教徒上前擒拿。

    徐双等人欲要反抗,但想也便知,自己根本不是司马寒衣及灵影教徒的对手——不出几招,三人便被夺剑“缉拿”,最终落困敌手……

    “可恶,快放了我们!——”三人被灵影教众人押解绑缚,徐双愤声大喊道。

    “你这老贼,居然乘人之危迫害我们,萧大哥不会放过你的!——”吴贤也在一旁厉声斥道。

    司马寒衣看在眼里,冷笑直视道:“放心,我不会现在就杀了你们,至少在你们临死之前,老夫还能及你们所愿,再见一眼苍龙大侠,哼哼哼哼……”

    言罢,司马寒衣命众徒押着徐双等人,离开了琥丘……

    另一边,胥谷西林,山坡道口,先锋军部队此时才匆忙赶到……

    然而看着眼前的惨景,一切都为时已晚……

    “不可能……这不是真的……”6菁走至身前,最先映入眼帘的,是秦羽和慕容樱“同心殉亡”的遗体,望着流血斑驳的惨景,6菁眼中充满了惊恐。

    “秦兄弟……樱妹……”唐战也是震惊失魂,根本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