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江湖博 > 第九百二十九章 壮士英魂
    “真正的对决,现在才开始……”胡夷狄铁链卷起破碎的手臂,将金刀众刃置于身前,面对着“四剑神威”的陈世今,毅然决然道,“倾付我所有的命运,将一切系于刀上,这回合我一定要将你打倒!”

    陈世今舞动着剑灵,“四神剑法”凭栏而立,凝望着胡夷狄不屈的眼神,义正言道:“不管怎样,这都是最后的搏杀了……我真的很高兴,能遇上你这样的对手,但我们是敌人,今日你必须死在我的剑下!”

    厉喝一声,举剑封灵,“四剑神威”震断冲袭,欲以毁天灭地之气势,正朝胡夷狄“刀身”而去。顶点小说更新最快

    胡夷狄金刀在手,铁索狂澜骤时齐发凝聚全身倾然之内力,数十把金刀狂然涌上,霎时寒刃金光裂闪,冲顶“追风神剑”而去……

    “噌噌噌”断空之下,利刃纷响,追风剑法与纵刃狂刀交错相杀,骤时飞尘激扬俱裂,卷起千堆土……

    “尘雾”之下,陈世今持剑飞身而去,“扇云剑”拨开云雾,这回欲以先攻克敌制胜。

    胡夷狄这边亦凝然不倒,生死搏杀的最后一回,宁为战死不为屈败,御刀金身便朝雾里冲去……

    二人相向,身影着眼一刻,凌芒梭使。

    “呀啊!!!”胡夷狄一道怒天狂吼,铁索金刀飞驰而下,“斩血狂刀”博然利刃,四身金光化为寒芒,正冲而朝陈世今身前。

    感受到强威震天的气势,陈世今丝毫不敢怠慢,“四剑之象”分行而出“追风九剑”之“百川剑”,剑灵旋宇正击刀口。

    “铛铛铛铛铛”霎时,扬尘之下烈刃惊响,飞闪金刀与追风剑灵纵影狂徒,交错明灭暗中,定如千浪之力,不分胜负。

    陈世今尽觉“狂刀”之压迫,自己深明不能再留情,抽剑回转凌芒再现“追风九剑”之“北斗剑”,七星连阵锋使剑芒,刺杀刀身一点而去。

    但胡夷狄似乎早已看在眼中,即使全身血伤堪重,对决依然不失冷静……

    前身纵刀寒光一瞬,胡夷狄唿使前手,铁索金刀连涌而上,乘风疾袭骤杀而出。

    陈世今看清刀芒之惊闪,“北斗剑”灵转一式,飞羽寒芒化为韬光之刃,八面阵角聚影而列……

    “铛铛”又是两声断响,胡夷狄随前金刀骤落,被“北斗剑”聚灵之式倾然挡出,破风之内力随之消怠。

    但胡夷狄似乎早就预料此势,就在金刀落地一刻,一把冲天利刃纵噼而来长刀持手一击断命,胡夷狄手中最长的兵器,“怒天刀”灌注全身之气芒,挥斩陈世今眉头正上。

    前刀梭使,长刀突入,绝境之下依然诱击陈世今差点没反应过来,即使收剑正上顶出,挡下这致命的一击……

    “砰”内力相冲震起尘土,随着一声惊悚的裂响,地表之上被刃力冲开一道惊长的裂痕,连动着密林四周百木丛生,回首寒芒锋转,几棵大树再被噼裂,轰然倒落发出震天声响……

    “额……”长刀顶于陈世今头上,陈世今举剑吃力相抵,奈何刚才疏忽大意,被胡夷狄找准命门一处。

    胡夷狄当然不肯放过,千载难逢的绝杀一式,胡夷狄将全身内力倾于长刀之上,欲此一击克制强敌。

    但很显然,即使大意,陈世今也不会这么容易被此等“劣袭”击倒……

    回转灵步稍闪一式,让开半个身位突使剑锋“追风九剑”之“追魂剑”,凝芒于剑锋的冲天撼力,陈世今在一瞬之间定然冲发,虚冥幽光一现,一道擎天之力,只听扬尘一声断响,胡夷狄的长刀被“追魂剑法”一招击飞……

    “还没完呢!”胡夷狄狂澜中一声厉吼,就在长刀突飞一瞬,全身内力骤时崩发排山倒海之气魄,胡夷狄浑身上下剩下的金刀,在顷刻之间四杀飞闪惊纵而上,聚顶全然惊弦之气力,断裂惊破芒使千回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陈世今这回反应不及,就在“追魂剑法”冲招一刻,还来不及收剑,胡夷狄的第三重“裂袭刀阵”,已然冲自己绝命而来恍动神冥之气势,“惊旋破刃”纵断千杀,陈世今万万没想到,胡夷狄搏命的“狂刀三使”,竟会把自己逼入绝境。

    没有办法,使出最后的剑灵“霏雨剑”,剑光凭收化作“冲宇屏障”,欲行挡住胡夷狄的狂刀……

    一时场面交杀四响,刀剑绝影荡天未平,狂澜冲袭消散一刻,搏杀胜负已然渐晰……

    陈世今施展完“四剑神威”的所有招式,才挡下胡夷狄这一式“连环冲袭”,待到自己清醒过来,心中暗惊道:“没想到,连追风九剑四式都不能打败他,真是个难缠的家伙……现在呢,他应该也拼到极限了吧……”

    言罢,陈世今想要回头望去,但眼前的一幕,却是令自己吃惊不已……

    只见胡夷狄飞身而上,手持银刀扑袭纵下,浴血浑身狂袭而来。

    “还有最后这把刀,将你送入黄泉!”胡夷狄怒吼一声,举刀寒芒飞使袭来。

    陈世今惊愣瞪大双眼自己的“四剑”全然使完,一刻之间无以还手,想要趋身全然躲过,却是为时已晚……

    “噌”一道惊悚利刃即过,骤时血染阵场……

    银刀砍在了陈世今的左臂之上,虽然陈世今极力躲开,但仍被刀芒利刃所伤,臂膀一道血口涌出,大股的鲜血浸染衣甲……

    胡夷狄手持银刀屹立不倒,这一回合终于是他赢了……

    陈世今被刀芒击飞,整个人落伤倒地而去,被埋没在黄土扬尘之中……

    “唿……唿……唿……唿……”胡夷狄站在原地,不停大口地喘着粗气,全身血染刀芒俱裂这是他生平以来,打得最艰苦的一战……

    “这回……应该结束了吧……”看着陈世今倒下的“尘雾”放下,胡夷狄心中暗喜道,“我成功了……我替苏姑娘报了仇,我成功杀死了陈世今”

    然而,幸福的感觉只是一瞬……

    “嗯?”忽觉眼前的情况不对,胡夷狄皱紧双眉,冲陈世今的方向凝视而去……

    “尘雾”渐渐散开,陈世今的身影仍站立其中、而在陈世今身前,一把闪亮的“银剑”浮于半空,隐隐搏动着强大内力……

    “那是……”胡夷狄不明陈世今的意图,看着眼前的“骤亮银剑”,却似涌动着无限杀机,胡夷狄心中顿感不安……

    渐渐,“尘雾”完全散开,看清了陈世今的身影鲜血浸染战袍,陈世今拖着左臂的血伤,绝力御剑明空之上,霎时天地如影昏暗,密林四处狂风骤袭……

    “真没想到,对付你,居然会用上‘天神剑法’……”陈世今睁开双眼,杀机涌动趋使寒芒,冰冷窒息道,“能把我逼到这个份上,我不得不佩服你……但是这次,真的是最后一回合了,能死在‘天神剑法’之下,你应该感到庆幸……”

    “天神……剑法?”胡夷狄并未听闻“天神剑法”的由来,只觉面前的陈世今,御剑气场威慑,狂风力纵神扬,与刚才乱阵搏杀之态完全不同。

    “本来打算留着对付忆瑶师妹或郑羽化的,没想到第一次出手,竟会用在你身上……”陈世今凝芒着剑气强风,眼神骤然道,“胡夷狄,关外第一高手,值得我用‘天神剑法’杀死的人,我记住你了……”

    胡夷狄虽感前场气势的惊威,但眼神坚毅的他,不甘心在这里倒下。继续拾起铁索金刀,欲以全身内力做最后拼搏,慷慨愤然道:“我不管是什么剑法,今天既然站在了这里,在打败你之前,我绝不会倒下!”

    “好吧,就当是敬佩你的神勇,我会让你最光荣地战死”陈世今应声一句,遂双手御剑正心,“天神剑法”随之灵动

    全身迸发的内力凝然而聚,形成一道无形的力障,将周围一切乱土尘飞吹得九霄云外。陈世今身前的长剑凝然而动,迸发内力长剑自身浮于半空,发出愈渐显亮的银光,璀璨夺目、杀机四伏……

    “管他的,拼了!”胡夷狄心中振奋一句,内力卷起所有金刀,形成十六角“星芒聚阵”“惊旋破刃”再起,胡夷狄屏足全身之气力,御刀飞驶凌芒而上,正冲陈世今“天神剑法”银光而去。

    陈世今看在眼中,神情一定……

    手中“银剑”唿鸣一闪,聚以“追风九剑”凌芒之势,“天神剑法”第一式“皇之神剑”,飞电寻芒而出。

    “噌”一声剑锋噼裂之划响,“银光之剑”八方骤闪而出即在一刻,刺眼之间,电光火石断碎狂澜,犹如雷鸣破宇狂风电袭,正冲胡夷狄“狂刀”袭来……

    “铛铛铛铛铛”霎时宇下惊芒四座,“皇之神剑”轰鸣绝式,百转灭杀即在一刻,胡夷狄御下数十金刀全被击飞……

    “什么?”胡夷狄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,自己引以为豪的“惊旋刀法”,竟未能冲破“皇之神剑”半分“天神剑法”的威力自己实是前所未见,身负重伤刀兵断碎,胡夷狄似乎看不见任何的希望……

    “这就是事实再怎么挣扎,你都不可能是我的对手……”陈世今冷言相向,眼神杀意道,“不过不管怎样,我都承认你是我敬重的对手,可恨不是江湖同道,却在战场上敌我相杀……”

    说完,屏足内力的一剑,“皇之神剑”凝力剑锋,下一式绝杀,真的就是分出胜负了。

    但胡夷狄似乎仍不放弃,所有的金刀碎落,手中还剩最后一把银刀自己倾付命运的武器,绝境当前,自己定当同生共死。

    “我到最后都不会放弃,在超越那家伙之前……”胡夷狄决死一刻,仍旧顾念着萧天的身影,右手握紧银刀,寒芒决意道,“无论今日是生是死,我都会战斗至最后一刻我可是‘关外第一高手’胡夷狄!”

    说完,胡夷狄御刀飞步而上,“天影神刀”绝命一式,径直冲向“天神剑法”而去直到战斗的最后一回合,胡夷狄仍旧先攻为上,绝境在前永不退缩。

    “成全你,这是最后的一击!”陈世今也大喝一声,出于对自己敬佩对手的尊重,“皇之神剑”不留余力……

    紫电青光夺命一式,断地裂土骤袭而来,只听一声碎灭寒亡的震谷绝响,“神之剑芒”近逼眼前……

    “呀啊!!!”胡夷狄也发出最后的怒吼,紧握决定命运的银刀,冲向了“银剑”的寒芒之下……

    “噌”利刃惊响,金光四射,密林破木之下,狂风乱作,内力相冲天地骤变,林谷四周顿时化为一片废墟……

    鲜血倾洒飞闪一瞬,生死搏杀结果临然这回真的是分出胜负了……

    二人相冲绝杀一瞬,身影互换所临之间陈世今举剑“银芒”渐息,臂膀的血流依旧不止;而胡夷狄举刀屹立身后,眼角暗光下,胸口处却是涌出大量鲜血。

    最后还是陈世今赢了,胡夷狄被“皇之神剑”一击穿心,落败于战。但临死之际,胡夷狄依旧紧握着手中的银刀自己倾付命运的武器,即使走到生命的尽头,胡夷狄也不曾放手……

    “最后还是输了啊……对不起,苏姑娘,我没能帮你报这个仇……但我相信你,可以亲手打败他,为我报仇……你的师父曾教诲我的师父,这次搏命……就当是替我师父报恩好了……”生命中的最后意识,胡夷狄感受着心脏处传来的剧烈伤痛,嘴角暗笑道,“心有不甘啊,就这样倒下了,明明还没有超越他……如果能有来生,我一定……还会……以你为目标……继续战斗……继续……继……续……”

    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,胡夷狄脑海中,依然浮现着萧天的身影这个自己一生立志要超越的男人,如今自己却先倒在这里,可恨命运,心有不甘……

    坠落一声,胡夷狄最终倒下了……(未完待续。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