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江湖博 > 第九百二十八章 狂刀剑影
    “一定还能有机会,再和苍龙兄弟你对决……”胡夷狄心中下定了决心,刀口正对着陈世今,心中奋然道,“在此之前,我要替你和苏姑娘,亲手杀了这个家伙,用我手中的这把刀!”

    卯足了决心,胡夷狄飞身跃步,再次御刀冲陈世今突袭而去。

    陈世今看在眼里,还想继续“纠缠”一步,举剑寸前虚迷一式,欲以轻招克制狂澜。

    胡夷狄却并不在乎,他的刀法唯有惊狂,“惊旋刀”再起擎天纵地,飞步箭杀只在一瞬,断影之刃已然临近身前。

    “这家伙的速度,比刚才快多了……”陈世今看出了异样,心中暗惊道,剑灵聚心回转一式,想要轻鸿搏剑拨开这一道。

    但胡夷狄的刀法已然超乎自己的想象……“砰——”一声裂刃之鸣,火光迸发四溅,刀剑相杀狂冲一刻,陈世今身法稳定不住,被胡夷狄如山洪般气势震退十数丈之远。

    “轰——”刺刃搏杀,内力相冲,一声骤响,金光四射,纵宇狂澜扑天一式,“惊旋刀”天威之力连排斩断两根巨木,轰然倒地间,激起飞扬尘土,余威久久不息。

    “额……”陈世今被震退击飞,身受刀流内力所伤,在一旁喘息许久——抬头看着胡夷狄,陈世今不禁暗暗道,“刚才金刀俱身都未有此等神力,现在只用一把普通的刀……原来如此,那把刀是你倾付命运的武器是吗?哼,关外第一高手,果然有点意思……”

    胡夷狄这边却并无闲心,“惊旋刀”狂冲一式后,眼中的杀气还未褪去——重新正视,看着飞土扬尘笼罩之处,陈世今持剑屏息的身影,胡夷狄立然狂吼一声,纵身一跃,狂刀惊斩再起,再朝陈世今劈头而去。

    “好,是你逼我的……”陈世今像是莫名下定决心,眼神稍稍一变,持剑的右手稍有异动……

    纵天而下,惊宇狂澜,胡夷狄银刀斩落,“天影神刀”破杀而出——霎时无数神威刀芒,化为穿天利刃,集于银刀锋芒一点,正朝陈世今剑身袭去。

    陈世今稍退两步,举剑再起,剑灵旋转回芒一式,破土封上垂袭而来——“追风九剑”之“地煞剑”,纵地神芒随剑影而飞,震慑之力鸣鸣而上。

    又是一式刀剑拼杀,沉光之力百芒俱现,飞空之下银光四闪,胜负之数仍未可分……

    陈世今凝紧双眉,举剑再次后退十步,显然胡夷狄的“狂刀”威震四射,即使自己施展“追风九剑”,也未能将其一招制敌。

    但胡夷狄这边也并不好受,虽然看似战势气场,自己所受反袭剑伤,却比陈世今的刀流内伤严重得多,上身胸前,已然多出好几道“剑锋血口”……

    “可恶,真是个难缠的家伙……”从未和这么强大的敌人对决,胡夷狄深感陈世今剑法内力之恐怖,不禁暗暗道,“这就是苏姑娘命中立誓要杀的人,剑力之深厚让人畏惧……不行,我胡夷狄纵横西域十年,从未在敌人面前屈服,今日决不能倒在这个武林败类手上!”

    想罢,胡夷狄忍着血口的伤痛,一手支刀,一手伏着身子起来,神情眼光毅力不屈,满眼血意地望着面前的敌人。

    陈世今也稍稍缓口气,擦拭稍许剑锋的染血,冲胡夷狄冷冷道:“我承认,除了忆瑶,你是我见过的最强的对手,‘关外第一高手’的称谓名不虚传,想不到西域江湖竟也有如此雄狼……”

    “少废话,孰高孰低,孰强孰弱,比的是手中的刀剑——”胡夷狄言语坚毅,凝望着陈世今冰冷的面容,提刀振奋道,“陈世今,你今天会死在这里,死在我胡夷狄的手上!”

    陈世今听了,冷冷一笑道:“哼,都这个样子了,还不忘说大话……我说过了,你根本不是我的对手,刚才和你周旋几番,只当是探探你的实力罢了——我今本不想除你,是你主动找我的麻烦,既然这么想死,那我就成全你……”说完,手腕扭动剑柄稍许,锋芒之尖闪烁出可畏的寒芒。

    “该死的人是你!——”胡夷狄震吼一声,继续提刀先发而去。

    陈世今定睛一望,剑灵呼使再起寒芒——“追风九剑”之“霏雨剑”,灵动如隙的剑光隐妙而上,汇聚成青羽盘龙之屏障,欲以“剑灵护盾”先行一试胡夷狄的狂刀。

    胡夷狄出招依旧不变,刀法即上挥舞惊狂,虎步扬袭回芒锋使,“擎雷刀法”破风而上。

    “霏雨剑阵”正待已久,狂芒杀过一时骤天惊响——

    “轰——”内力冲杀震宇惊旋,“擎雷刀法”与“霏雨剑”灵影相撞,一时“屏障”碎刃万千,彼此抗衡互不相退。

    “额——”但就内力深厚而言,似乎陈世今更胜一层,胡夷狄深感强顶之压力,皱紧眉头聚心刀芒,灌注全身之内力,欲以冲破屏障。

    但此时此刻的陈世今,却在“屏障”之后一脸轻笑……

    “哼,这样就使出全力了吗?我还没有出手呢……”陈世今冷冷一笑。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”胡夷狄御刀中,似乎前感一阵冰凉,下意识惊呼道。

    只见陈世今“霏雨剑屏障”在前,自己回身全后仍以施剑——“追风九剑”之精妙,招招连环层层相扣,双剑甚至多重叠式,往往惊呼以奇力……

    “做好觉悟吧!”陈世今突喊一句,剑锋凝然再聚身前——“追风九剑”之“北斗剑”,七星连阵之剑芒,四角分闪八面齐出,锋前一道聚鼎之光,正冲“霏雨剑屏障”而去。

    “追风九剑”双招齐出,威力之上犹如惊龙,“陌谷一战”郑羽化与苏佳对决,也曾一度将苏佳逼入绝境,可见其剑力之威……

    胡夷狄却仍未意识,只觉眼前寒光凝聚锋芒,恍如聚顶山石洪峰之力,朝自己身前愈加扑袭。

    “额啊——”胡夷狄感受着身前越来越强的冲击压迫,举刀“屏障”之上,久久未能突进,“北斗剑法”连星众击,借以“霏雨剑”联合双剑冲杀之力,胡夷狄单刀显然久支不住,最后大叫一声,被冲飞十数丈之远……

    “砰——”一声惊悚的巨响,胡夷狄被冲飞身后,重重撞在一棵巨木之上,巨木当场被拦腰撞断,一声惊响耸入云霄。

    “哧——”剑伤兼重撞同受,胡夷狄不禁鲜血吐出,伏手支刀单膝跪地,显然这一式冲击受伤不浅……

    陈世今见状,却并未收剑,“霏雨剑”与“北斗剑”依旧双剑同在,似乎想要给胡夷狄接连杀袭。

    “还没……结束……”胡夷狄全身血流俱裂,却仍旧不言放弃,虽然身受兼伤无数,意识却还清醒,仍欲与陈世今一绝了断。

    “还要挣扎是吗……”陈世今看在眼里,凝神怒视道,“那这一回,我会打得你再也站不起来!”

    说完,陈世今飞离剑锋一寸,“双剑合璧”擎澜之下,自己挥舞再聚剑灵——第三重“追风九剑”之诀式“百川剑”,三剑飞荒杀生之力,霎时纵谷惊宇狂雷。能让陈世今使出“三剑齐发”的境况,胡夷狄还是第一个……

    但胡夷狄并不畏惧,“天影神刀”仍聚手心,强忍着上身的血流伤痛,飞步冲杀正面而朝陈世今袭去。

    “呀!——”慷慨愤吼一声,胡夷狄纵以全身气力于银刀——自己倾付命运的武器,胡夷狄坚信用这把银刀,能斩断一切险阻与强敌。

    “着——”陈世今却像是把胡夷狄破绽全然看在眼中,“三剑齐发”定然一式,狂宇突袭奔雷而去。

    胡夷狄的“天影神刀”,自然也是纵贯神力,刀剑相搏正面再拼,胜负之成败只在一回……

    “轰——”内力惊爆之巨响,狂刀剑影惶舞四散,激起扬尘扑天之高,数棵巨木接连斩断,“砰——砰——砰——”声响几阵,胥谷西林顿时化为一片狼藉……

    “呼——”一阵风使,胡夷狄连刀带人飞出数十丈,全身如乏然无力般倒在地上,两眼微闭;而“尘雾”散去,陈世今却依旧好好站在原地——

    这一回合对决,果然还是陈世今更胜一筹,胡夷狄单刀纵身全力,也未能冲破陈世今的“三剑惊招”……

    “额……”不过陈世今这边也并不好受,举剑伏身喘息胸闷,显然刚才胡夷狄的“搏命冲杀”,也让自己吃了不小的伤。

    而胡夷狄则是倒在地上久未站起,看来这一回合搏杀,自己依然没能冲断对手。胡夷狄意识依旧清醒,但脑海中却是充满了恐惧——他从未在战斗中如此惊怕,“追风九剑”的神力,不是自己能敌御得了,就算自己心有不甘,却苦思想不出制敌的办法,胡夷狄不觉有些心灰意冷……

    “我说过了,除了忆瑶,你是我见过的最强的对手……”陈世今伏了伏肩膀,重新正视着胡夷狄,定然正声道,“作为江湖同人,我钦佩你的武功和胆识;但作为敌人,今天你必须死——最后一招,我不会再让你有站起的机会……”

    说完,陈世今离寸剑锋再使剑灵——第四重“追风九剑”诀式之“追魂剑”,“四剑惊芒”震威惊天,剑灵电闪游然身前,无论怎样,这是陈世今决定分出胜负的一招……

    “就这样,胜负分晓了……”陈世今默认了预料的结局,剑使身前,心中暗暗道,“虽然你很强,但还不至于使用‘天神剑法’……”

    胡夷狄感受到,前身如同惊雷般的“四剑神威”——生死即在一瞬,却是奈何没有办法,躺在地上挂念着不甘,自己无力将陈世今亲手葬送……

    “结束了吗,难道我胡夷狄今天会倒在这里……”虽然无力,但心中的坚毅仍旧驱使着自己决不放弃,心中凝然道,“不行,今天倒在这里是不可原谅的,在我没有超越他之前,我不甘永远只能凝视他的背影……”

    生死濒临下意识间,脑海中顿时闪过一道光亮——萧天坚毅不屈的背影,突然骤现自己眼前……

    “苍龙大侠,苍龙兄弟……在没超越他之前,我绝不能败在其他人手上……”胡夷狄记着的,永远是以为超越目标的萧天,双手握拳,愤然不屈道,“他为了苏姑娘,甘愿面对与克服一切艰险——我不能输给他!立誓替苏姑娘杀了陈世今,为她了结这段恩怨,我一定不能倒下……”

    想到这里,萧天的背影稍纵即逝……胡夷狄惊醒睁开双眼,忍着血痛从地上站起,坚毅凝然的眼神正视陈世今,面对“四剑神威”绝境,自己丝毫不再畏惧……

    “还能站起来是吗……”陈世今见了,稍许惊异的同时,不禁冷冷道,“真是个难缠的‘硬骨头’,明明不是我的对手,却还负隅顽抗……”

    “还没结束,只要我还没有倒下……”胡夷狄一边坚定着眼神,一边捡起地上铁线串联的“金刀”,将所有披刀置于前身,欲使出最后的全力,与陈世今做殊死搏斗,毅然决然道,“真正的对决,现在才开始,我一定会亲手将你打败!”

    陈世今见了,嘴角一笑,剑灵身前,冷冷说道:“哼,好吧,能交上你这样的对手,我也很开心……”

    不知为何,本来不把胡夷狄放在眼里的陈世今,却渐渐期待起自己与其的全力对决……

    胥谷道外,策马扬蹄……

    “驾——驾……”荒道之上,先锋军众将士正急切赶往西林而去……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萧天驭马军前,像是察觉到了什么,朝着前林放心遥遥眺望,心中一股莫名的发慌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了,萧大哥?”陆菁看着萧天表情略显反常,不禁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刚才好像听到了,那边林子的动静……”萧天听觉敏锐,即使众马齐行,仍能闻见远方丛林的异样。

    “难道是在那里?可那不是西林啊……”陆菁不禁疑问道。

    “总觉得有什么不对,需要去看看……”萧天像是下定了决心,转马命声道,“菁妹,你和唐战兄弟带着部队,前往西林支援秦大哥和樱妹,我跟佳儿去那边的林子看看——”

    “啊?”陆菁一时没反应过来,不禁惊呼道。

    “走了,佳儿……驾——”萧天喝应一声,冲苏佳呼喊一句,自己则率先策马从部队奋力。

    苏佳没有应声,只是面无表情地跟着萧天一起离开……

    从营中出来,苏佳的表情一直无神,毕竟“陌谷一战”的惨败,给自己的打击十分沉重,自己直到现在还不能清醒过来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