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江湖博 > 第九百二十六章 银刀传说 上
    “真不愧是‘关外第一高手’,是我小看你了……”陈世今冷冷一笑,眼神杀气突而尽显,“不过我保证,我不会再让你伤我一下!”

    最后一语气势逼人,陈世今突而凶光毕露,似乎心中杀气顿涌。

    胡夷狄看在眼里,知道陈世今仍留后手,自己依旧不敢怠慢。

    “曾经就听童琛说过,西域武林三大高手,其中一人刀法惊神,继承‘鬼狼大师’之绝学,御刀纵横十年有余……”陈世今举剑身前,望着胡夷狄身披的数十把金刀,冷冷笑道,“刀法出神入化,狂斩器宇神威,原来就是你胡夷狄。童琛之言我曾不信,今日一见果真如此……”

    听到一个敏感的名字,胡夷狄两眼一凝,寒语问道:“你也知道‘鬼狼大师’?”

    “当然,和你一样身为‘西域三大高手之一’的童琛是我的部下,西域武林的奇人异事,有什么是我不知道的……”陈世今转而一笑,继续说道,“‘鬼狼大师’乃西域武林的绝世前辈,刀法出神,曾与中原武林四圣之一的陆清风陆前辈,也就是我们追风派祖师兄是故交……数十年前,‘鬼狼大师’还在世时,陆前辈也曾赞誉过他的刀法,称‘世行之奇异,豪举之神刀’,而且本人更是制作精刀的奇匠,所锻世间宝刀无数……不过听童琛说,‘鬼狼大师’数年前才去世,而他又提你胡夷狄之名声,这么说来……”

    “没错,我就是‘鬼狼大师’的关门弟子——”胡夷狄没有沉顿,义正言辞说道,“我身上的所有金刀,全是鬼狼师父为我亲手锻造——大小明暗,总共八十三把,也是师父他老人家临终前留给我的最后遗物……从那以后,我一直带在身上,近十年了,这些刀陪我走过了漫漫征途,无论江湖险恶丛生,杀敌浴血,我都好好保存着它们……”

    “‘鬼狼大师’的弟子,成就‘关外第一高手’之名,现在又心寄天下苍生,我想前辈的在天之灵,一定会为你感到无比高兴吧……”陈世今冷笑一句,故意寒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一个背叛师门、受天下人唾弃的败类,有什么资格评价师父他老人家……”听着陈世今的口气无比亵渎,显然是对自己师父亡灵的不敬,胡夷狄两手握拳,怒意生起道,“这些刀不仅仅是师父留给我的遗物,更是传承给我的英魂——陈世今,我今天就要用手中的刀,替天行道,将你这个武林败类铲除!”

    “哼,就凭你?”陈世今依旧是不屑蔑视的神情,冷冷笑道,“如果你真的有这个本事……我说过了,我是不会再让你伤我一根汗毛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啊,有种试试看,看你有没有这种能耐……”胡夷狄左右金刀逢源,寒芒即向,异动杀机……

    胥谷林下,刀剑凌芒,生死一战,即在其下……

    胡夷狄两眼一凝……两脚跃步飞身而去,这回又是先发制人——狂刀纵地百杀即出,飞舞横扬便朝陈世今剑锋而去。

    陈世今依旧提剑沉着应对,但比起之前一回,神情中更多几分谨慎……

    “噌——”一声寒响,“怒破刀风”风镰而出,胡夷狄御刀席卷沙尘,双刀在手震慑惊威。

    但这回陈世今并不着急施展“追风九剑”,剑心微微一动,似乎瞄准了当点之位……

    双脚一转,“迷虚步”惊恍一式,陈世今身形稍显射影。紧跟一剑,云舞当空,缥缈夺然之形,却不失追风剑法之凌速。

    “扇云剑”轻挑两式,伴着迷影的身法微挪纵移,陈世今看似后退,重心却是迎着胡夷狄的刀锋而去。

    胡夷狄并未觉得那里蹊跷,主张刀法“粗犷”的他,只知陈世今移步袭来,似以灵巧剑锋与自己的“狂刀”正对一拼……

    “嗖——”内力相冲,却并未发出惊动之响,只听利刃梭使一声,胡夷狄像是扑了个空——同一时刻陈世今身法如云一般,旋转巧妙避开刀芒,“迷虚步”转而“灵燕飞身”一式,横向移步霎时轻功跃顶,其变幻一时超出了胡夷狄的反应,不知不觉跃其身后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胡夷狄所见陈世今并未正面迎招,而且超出自己预料范围来了个“移形换影”,不禁暗惊一声。

    “就你这个反应,也想战胜以‘速’著称的追风剑法,别笑死人了——”陈世今厉声嘲讽一句,背后忽而一剑惊闪——“断影剑”后使惊招,背朝胡夷狄突袭而去。

    胡夷狄想要回身御刀反击,但反应已然慢上半拍……

    剑光梭使,血溅寒芒……

    “额——”胡夷狄惊喊一声,背后被陈世今剑气所伤,划开血口,自己不禁痛叫一句。

    而陈世今并未近身恋战,知道胡夷狄“狂刀”近敌之强,偷袭得手先退几步,不慌不忙耐心寻机……

    胡夷狄遭受暗袭,却又无以反击,捂着血痛的后肩,咬牙暗愤不已:“可恶,居然耍小把戏……”

    “无论来几次都一样——”陈世今却是嘲讽不停,继续挑衅道,“我说过的,我不会再让你伤我一下,你不可能是我的对手!”

    以胡夷狄的性格,他自然受不了陈世今的蔑视,但心中也知陈世今是绝世高手,如今是为自己的敌人,与其对决万万不可心浮气躁。

    “这个家伙,果然是根硬骨头,难怪苏姑娘会视他仇敌,立誓要亲手杀了他……”看着陈世今的“狡黠”嘴脸,胡夷狄心中暗恨道,“不能心急,再厉害也会有破绽之机……而且今天我一定要亲手杀了陈世今,不单单是为苏姑娘了结仇怨、以报恩情,更是为了在苍龙兄弟面前证明我自己……”

    想罢,胡夷狄拉了拉肩头上的披巾,算是止流背后的血伤,左右金刀再次御手,跃步奔袭而朝陈世今袭去。

    陈世今当然是故技重施,并未施展“追风九剑”,仍以灵动身法巧劲应对……

    “惊旋刀”纵芒飞闪,胡夷狄双刀在手、杀伐而下,骤时旋转疾风冲袭,激起地面碎土尘浪,正朝陈世今剑锋而去。

    陈世今依旧身形微移,“迷虚步”惊恍一瞬,持剑飘忽骤影随行,待胡夷狄近身“狂刀”挥使,欲要反身奇招绝袭。

    “哼,这回可不一样!”胡夷狄振奋大喊一声,左右金刀霎时飞出,“惊旋刀”如暗器般朝陈世今飞闪而去,胡夷狄像不明就理般丢掉了手中的兵器,左手却是悄悄解开了背后的绳带。

    “连兵器都不要了吗……”陈世今一时没看明白,心中疑惑道。但自己的行动意图并未有变,仍旧以“灵燕飞身”之身法,一跃而至胡夷狄身后。

    但正如胡夷狄所说,这回他确实有所准备……

    解开绳带的一刻,背后的长刀夺然而出——胡夷狄身上最长的兵器,在这一刻果断解出;同一时间疾速转身,胡夷狄双手所御长刀,提前挡下了陈世今背后飞来一剑。

    “铛——”一声利响,陈世今的剑不偏不倚劈中胡夷狄的长刀,这回并未占得便宜。

    胡夷狄看在眼里,傲然一笑道:“哼,同样的招式,可对付不了我……”

    陈世今却不以为然,反声冷笑道:“这点小聪明,也想奈何我?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胡夷狄突觉不对,反声惊疑道。

    陈世今剑锋稍缓,两脚一跃……突然,陈世今以其迅影身法,两脚一跃而至刀杆,正踩胡夷狄手御重心,飞身再跃胡夷狄头顶。

    胡夷狄预想陈世今会从自己头顶发难,想要即刻挥刀迎上。

    但一切却正如陈世今预料,飞至头顶一刻,陈世今冷冷一笑……

    “呼——”一阵劲风呼使,胡夷狄挥刀一刻,陈世今却眨眼不见踪影——这回胡夷狄又扑了个空……

    “我说过了,就你这个反应,不可能跟得上追风剑法……”陈世今突然再一次出现胡夷狄背后,冷笑一声,遂剑锋呼使出招而去。

    胡夷狄又被打得措手不及,陈世今身法迅敏永远占据主动,自己反应不及,回身之时已然剑气袭身……

    又是一道剑光,血伤再添一道……

    “啊——”胡夷狄痛叫一声,这一次剑伤,比之前一次显然严重,中剑转身一刻,一道“血影”溅射而出。

    没完,陈世今顺势一脚飞过,胡夷狄失去重心难以抵御,刀杆护身正中一脚,整个人被踢飞十丈,重重倒地难以支起。

    再次占据优势,陈世今依旧不慌不忙,剑锋直使,望着受伤倒地的胡夷狄……

    胡夷狄这次中剑有些严重,不但倒地久久未有站起,手中的长刀更是不觉脱落——金刀长刀尽失,局势已然危急关头……

    “所以我说了,你不可能是我的对手……”陈世今像是故意“玩弄”自己的敌人,羞辱嘲讽道,“就算你是堂堂‘关外第一高手’,想独身一人打败我,你还太嫩了……”

    胡夷狄却是心有不甘,咬牙继续支撑不倒……“哐当——”一声落响,自己腰间的银刀突然掉地——应该是刚才搏命一招,解开长刀绳带的同时,同系在腰上的银刀被剑气断落,恰巧正时掉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胡夷狄全身所带金刀八十,长短明暗个个奇形怪异,唯独这把是“银刀”,而且形状最为普通……但在胡夷狄眼里,这把银刀最为独特——每每生死绝境,只有这把“普通的刀”,是自己最后亮出的兵器;在自己看来,最普通的刀,反倒是自己最利刃的兵器,一旦绝地关键时刻,自己会把所有的一切堵在这把刀上……

    “这是我最信任的银刀……”胡夷狄强忍着伤痛,心中暗暗道,“这也是师父送给我的……托付命运的武器……”

    看着银刀折现的寒芒,胡夷狄不禁想起自己师父生前的教诲……

    (回忆中)……

    丹石顶洞,寒宇庙中……

    “鬼狼大师”坐在庙前,年近耄耋,石案上摆放着数十把大小各异的金刀,叫来年纪青涩的胡夷狄,似乎有事相提。

    “师父,您叫徒儿有什么事?”胡夷狄缓缓走到师父身后,略显期待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狄儿,为师已将毕生刀法之所学传授于你,今日便是你出师之日……”鬼狼大师长者之态尽显,对胡夷狄语重心长道,“这是为师为你亲手锻造的金刀,一共八十三把,日后你孤身一人漂泊在外,师传之物带在身旁,千万不可遗失……”

    “真的吗?谢谢师父——”看着自己期待已久的“神器”锻造完成,胡夷狄一脸兴奋跑到案前,细数观望着说道,“这些刀都奇形怪异,却包含师父您老人家刀法玄妙之理,这是师父您送给徒儿的珍贵之物,徒儿毕生都会保留……不过,这把刀好像普普通通,而且……也不是金刀,这也是师父您……锻造的吗?”看着一把普通的银刀摆在其中,胡夷狄又好奇问道,但想着语调似乎不太敬重,口气有些吞吞吐吐。

    鬼狼大师微笑着点了点头,表示默认。

    “可是为什么……”胡夷狄不解问道,“我不是有意诋毁师父您老人家……只是师父精刀熟于众生,以您的才华,不应该锻造出……这种普通的刀吧……”

    鬼狼大师依旧默而不语,只是微微一笑。

    “是不是徒儿说了‘不敬’的话,师父您不高兴……”胡夷狄还以为是刚才的“亵言”,自己的师父生气了,胡夷狄有些愧疚道。

    鬼狼大师摇了摇头,随即缓缓一笑说道:“狄儿你试试吧,拿起案前的刀……为师曾经教诲过你,‘刀之所精不在外表,而在人使行之本意’……”

    胡夷狄一时并不明白,但师父的话,自己不会不听——于是拿起案前那把最普通的银刀,胡夷狄御刀在手,飞身施招挥舞而上……

    (现实中)……

    “是的,我永远都记得师父的教诲……”眼前的银刀如同信念,胡夷狄眼神顿时坚定,毅力爬身起来,单手拾起掉落的银刀,正使锋前道,“刀之所精不在外表,而在人使行之本意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?”陈世今不明白胡夷狄在说什么,但看着胡夷狄忽而坚定的眼神,他知道事情没那么简单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