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江湖博 > 第九百二十五章 西域雄狼
    胥谷山口,浴血一战,秦羽和慕容樱夫妻二人殉终而亡……

    而在沿林密处的深幽道口,陈世今独自一人,将一切结果看在眼里——诱使伏击杀死秦羽,莫名之人暗地托付自己的任务已然完成……

    “这样一切就结束了……”陈世今远望着悲怆的结局,低声叹气道,“真没想到,堂堂一代神将,就这样走到了人生的终点,可惜了可惜……”

    陈世今摇了摇头,准备转身返回驻地——作为计划的“主谋”,自己只是目睹了悲剧的一切,并未参与其中……

    然而刚走没几步,侧道一股杀机袭来。天籁小说WwW.⒉劲风呼使,两鬓轻摇,陈世今察觉到不对,下意识停下脚步——顿下一刻,眼前一把金刀飞过,正中旁侧树干,刀身拦在自己身前。

    霎时一道掠影飞来,身法矫健,气场威慑,毅然挺立叶林之下。

    “嗯?”陈世今瞥视一眼不之客,在自己看来,其显然来者不善。

    “截杀”之人衣装奇异,附柄金刀堂堂而立,一副豪侠勇者之气魄荡然其间,两眼直直望着陈世今,似乎从一开始的目标就是他。

    “胆子不小,居然敢只身一人拦我陈世今的路……”陈世今冷冷一笑,转身望着来者道,“从未逢面却是出刀相向,看来今日很难善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呵,你果然就是陈世今没错,终于找到你了……”侠者侧笑一声,眼神坚毅自信道,“初来相识,自我介绍——本大爷我,关外第一高手,胡夷狄!”

    来者果然是胡夷狄——本是跟着秦羽一同前来,却并未一同行使伏击,因为自己本来的目的,就是为了找陈世今本人……

    “关外第一高手?胡夷狄……”陈世今像是了解到什么,浅浅一笑道,“噢,我听说过你的名号,童琛童将军和我提过,你和他加上王大生,是传闻的‘西域三大高手’……”

    “童琛果然在你营中,苍龙兄弟没有说错……”胡夷狄也是一脸蔑视,始终冲陈世今冷笑道,“不过童琛那小子我没兴趣,今天随军来此的目的,就是为了找到你——陈世今!”

    “找我?”陈世今倒是一脸疑惑,但在胡夷狄面前也丝毫没有怯色,转而问道,“我和你无冤无仇,你找我干嘛?就算我们身处对立两面,我是元军主将好了,除非我对你来说有什么血海深仇,否则你没有理由大老远赶到这里,就是为了找到我……你的面向不善,找我应该不是结交故友吧?以你们西域武林人士的性格,非友即敌,除了想杀死我,找不到别的理由……”

    “答对了——”胡夷狄倒也毫不避讳,举刀“挑衅”道,“今日本大爷前来,就是为了取你的狗命!”

    “毕竟第一次见面,请注意你说话的口气……”陈世今倒也毫不示弱,丝毫不被胡夷狄的气场所震慑,眼神渐显杀气道。

    “一个背叛师门投靠朝廷的家伙,对你需要客气什么?杀了你,那是天下之大义!”胡夷狄却并不在意,继续挑唆道,“再说了,我今天之所以特地找你,只是为了帮苏姑娘出气罢了——我倒想看看,苏姑娘经常念叨恨怨的陈世今,究竟是何许人也,顺便替苏姑娘了结这段恩怨……”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,忆瑶是吧,怪不得会找我……这么说来,你也是忆瑶的朋友了……”陈世今总算弄明白了胡夷狄的目的,轻轻一笑道,“忆瑶真是可幸,离开我之后,结交了这么多朋友,又是苍龙大侠,又是唐家后人,又是‘关外第一高手’……不过,我不管你是谁,你觉得就凭你的本事,想要打败我,简直太天真了!就算你是‘西域三大高手’之一,也绝对不是我的对手,敢独自一人向我起挑战,结局只有是死——”说完,陈世今袖口忽现剑锋,已然做好了决斗的准备。

    “那我也是一样,这句话原封不动地还给你……”胡夷狄解开腰间左右佩戴的金刀,寒芒相向道,“一个江湖上背叛师门、臭名昭著的走狗,若是亲手杀了你,不但为天下除之大害,更能在武林中弘扬我的威名——不过我是不在乎地位和名声,只是能杀你这种武林败类,我胡夷狄最喜欢干这种事!”

    “你倒是挺自信,似乎坚定一定能够打败我……”陈世今依旧不屑一顾,耐心继续问道,“不过我就纳闷了,忆瑶她口口声声说要亲手杀我,按理来说找我的人应该是她才对,为什么来的人却是你?”

    胡夷狄定然一笑,随即道:“这有什么好奇怪的?我刚才说过,我找你做个了断,为的是帮苏姑娘了结恩怨……可现在苏姑娘重伤不醒,潼关一战没能报仇,那就只有我来亲手了断了——”

    “重伤不醒?你说的是与郑羽化的一战吧……”了解情况的陈世今,冷冷一笑道,“哼,这事情我已经知道了——真没想到武功高强的忆瑶师妹,竟然会败在一个新晋师兄的手中,说实话,还真是让我吃了一惊……不过,即使是这样,那也不过是我们追风派的家事,也和你没关系吧?你这么大放厥词来找我决斗,能图什么,难道仅仅是为了帮忆瑶出这口恶气?照这样看来,你要找的人不是我,应该是郑羽化才对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早说过了,我要杀你和你们追风派的恩怨无关,我只是为了苏姑娘!”胡夷狄义正言辞道,“而且我在苍龙兄弟和苏姑娘面前过誓,出征军行,总有一天我要亲手斩杀敌将一次——就当是报答苏姑娘的恩情,及为了证明我的实力,今天说什么我也要将你这个武林败类亲手伏法!”

    “口气倒是不小,如果你有这个本事的话……”陈世今看在眼里,似乎也不打算留情,杀机渐起道,“敢主动挑衅我,我绝不会手下留情……”说完,剑气寒芒顿涌一现,陈世今剑招在前,已然准备好对决一战。

    胡夷狄自当也不例外,两柄金刀在手,锋芒獠牙相向,知道陈世今乃武功绝世奇才,自己应敌丝毫不敢懈怠……

    陈世今自信自己实力之上,先回对招以守为攻,静待胡夷狄之出手。

    胡夷狄出生西域武林,生性向来豪爽担当,无论敌人对手是谁,自己必当先制人……

    “噌——”寒光骤响,金刀獠牙飞使齐出,胡夷狄纵步凌芒一式,正朝陈世今肩头而去。

    陈世今沉着以对,举剑伏身聚灵之式,铸成一道内力屏障,与胡夷狄之狂芒强攻据守……

    “铛——”刀剑相拼,金光四闪,陈世今剑锋低寸,胡夷狄强招看似强猛,却并未举之奈何。

    “呀——”胡夷狄半身凌空,聚力手中之金刀,强源力道数分,欲将陈世今强压断刃。

    可陈世今却从容不迫,借以弯膝过道之势,容下自己剑寸半分。霎时,陈世今凝神一震,双手剑锋一道梭使,剑光即变——“青芒式”侧离刀口,小转三寸遂回击断杀而去,趁着胡夷狄半空之身无以平衡,欲以一剑枭定音。

    胡夷狄早早看在眼里,虽然惊异陈世今内力之精强,但自己已然做好应对……

    胡夷狄眼见剑锋突袭,双刀合并而转奇式——“御花断浪”轮回天绝,刀锋而过斩杀齐出,即刻拼招之处横光四溢,力破冲撞舞动天威,相杀之过双双退却,二人重新回到起点……

    第一回合即过,陈世今与胡夷狄未分胜负,重回原点……

    “好快的剑气……”想起刚才的惊险一幕,胡夷狄有些暗暗惊道,“近身断刃肉搏,突招变化刺要,最后逼得我动用‘狂刀’才解危难……内力绝不在苍龙兄弟和苏姑娘之下,这家伙果然如传闻般令人恐怖……”

    陈世今举剑看在眼里,也对胡夷狄投去“认可”的目光:“‘西域三大高手之一’,和童琛并列齐号,实力果然名不虚传……但凡西域武林之人,身手性格颇为相似——这家伙简直和童琛一个模子,甚至不在其之下;忆瑶结交的江湖朋友,果然个个卧虎藏龙,看样子我还是不能小看了他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过再强的人,终归会有他的破绽,就像苏姑娘每次和苍龙兄弟习武,都能看准‘苍龙掌’的弱点……”胡夷狄金刀御手,同时缓缓解开衣前的细绳,几把短刀利刃若隐若现,似乎是要继动真格,伏身凝视着陈世今道,“怎么说我也是堂堂‘关外第一高手’,今天无论如何也不能败在这个‘走狗’手上……”

    陈世今看着胡夷狄的处境,心中仍旧自信道:“不过就算他再厉害,终究不会是我的对手……还真没有和西域的武林高手真真正正有过对决,即使童琛也是——今天就当是我的‘试剑手’,我会让你死在我的剑下;对付你,还不至于用上‘天神剑法’吧……”

    陈世今一边心中暗语,一边思量着对付胡夷狄的计策……

    深林道口,尘风即过……

    寒芒再起,这回依旧是胡夷狄先制人——左右金刀交错轮闪,凌芒飞使穿宇而出,“天尘狂刀”纵断杀伐,惊一式百破芒牙撼裂突袭。

    “天尘狂刀”纵宇惊威,陈世今眼见“狂芒冲袭”,凝神剑诀——“追风九剑”之“天罡剑”,剑锋呼使八面青光,四闪星落重叠而上,剑角之力化为群峰之峦,浩荡天威冥冥纵起……

    刀剑搏杀,撼天动地,两招擎威之势冲涌一道,树中丛林顿时百木交响……

    这一式拼搏,二人并未近身相向,“天尘狂刀”对上“天罡剑法”,彼此相决难分胜负……

    “好可怕的狂刀,居然能与‘追风九剑’不相上下,这家伙果然不是泛泛之辈……”陈世今正视眼中,渐渐觉胡夷狄的刀法惊力,心中顿起几分慎意,凝神提防道,“想要打败他,如果不用‘天神剑法’,须得聚足全力之应对……”

    “嗖嗖——”然而正说着,“荡尘烟雾”之下,几明晃晃的寒刀飞过,正朝自己突袭而来。

    “暗器是吗……”很快察觉的陈世今,第一反应是胡夷狄借以“正场迷乱”之势,突以暗器芒袭,找寻继攻压迫之势,遂面容淡定举剑身前,欲以武器轻挑击落。

    可事实并未那么简单……

    “呀!——”烟雾即散,忽现声影骤喊一声,胡夷狄纵步飞跃已至,与“暗器金刀”并道而行,正朝陈世今胸前而来。

    陈世今这才觉,眼神不禁一愣——刚才的寒刀并非单纯暗器,只为干扰自己反应,以连锁星环飞矢,连人带刀并趋相向,冲袭自己身前而来。

    陈世今没有办法,只得依旧以守为攻,“天罡剑”护身再起,众星寒芒聚角归阵,形成一道“灵剑屏障”,强使剑守夺命一招……

    “砰——”内力相冲,狂芒断响,这一式陈世今稍有大意,被胡夷狄狂刀一斩取得先机;尽管有“天罡剑法”护身,却是仓促予以防守,难以全挡搏命一招,陈世今护剑不觉退后十步,全身稍中内伤……

    胡夷狄狂芒一式得手,但陈世今防御一剑及时,兼之“追风九剑”内力惊人,本想乘势一举夺命,却遭遇“天罡剑”顽强抵抗——近身狂刀出手中剑,胡夷狄自己也兼受内伤,不得已暂缓数步,未有追招继前……

    “可恶,追风剑法的威力,简直让人难受……要不是刚才那下,我举刀在身受力不稳,继而突袭连斩而上,就能将他毙命……”胡夷狄捂了捂胸口,凝眼望着陈世今,觉得自己占尽上风,自信暗笑道,“不过现在看来,这家伙武功根本不在我之上……要杀了他只是时间问题,这场决斗我稳赢了!”

    陈世今却在对面缓伤许久,待他重新抬头凝望胡夷狄,眼神却是悄然一边。

    “嗯?”胡夷狄似乎也注意到了不对,凝声疑道。

    “真不愧是‘关外第一高手’,是我小看你了……”陈世今冷冷一笑,眼神杀气突而尽显,“不过我保证,我不会再让你伤我一下!”

    最后一语气势逼人,陈世今突而凶光毕露,似乎心中杀气顿涌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