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江湖博 > 第九百二十四章 羽落樱凋
    “小樱,你怎么会来这里?”秦羽当然就慕容樱擅自行动一事,担心问道,“你现在有孕在身,不是在营中待得好好的吗?为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不放心你……”慕容樱上来便担心说道,“你昨天一句话没留,带着部队来这儿埋伏,要不是我昨天问了守卫的士兵,我到现在都不知道你去哪儿了——”

    “我不过是接到了敌军方面内应的消息,按令来此伏击罢了……”秦羽解释说道,“只不过昨晚事情突然,又是绝密,所以来不及通报……小樱你就因为担心这个,独骑跟了过来,万一有个三长两短,这太危险了——”

    “不是的秦哥,事情没你想的那么简单!”慕容樱当然是察觉蹊跷,紧张叙说道,“昨晚的内应情报蹊跷,并没有接过陆姐姐或萧大哥之手就传于你……我担心这其中有什么突兀,所以立马赶了过来——秦哥,我觉得事情有点不对,昨晚贸然传你伏击消息,全营上下却只有你一个人知道……”

    “小樱你是说,连陆姑娘和萧兄弟都不知道这个消息,偏偏告诉了我是吗……”秦羽这才察觉到疑点,不禁凝问道,“可是到底是谁,为了什么目的,又是通过什么手段将敌军情报传于我的……”

    越想越不对劲,今日的伏击又是出奇顺利,敌军几乎毫无抵御,秦羽心中莫名暗起一丝担忧……

    “嗖——”突然,草丛暗地处,一支飞箭穿袭而过……

    “啊——”一声惨叫,明军士兵背后中箭,惊呼倒地——有埋伏!

    “注意,有敌军埋伏!——”秦羽底下将士这才反应过来,翼军统领不禁大喊道。

    “嗖嗖嗖嗖嗖——”然而,惊令即出,漫天箭雨霎时铺天而来……

    “啊——啊——啊……”紧随其后,便是接连中箭倒地的惨叫——丛林四周箭雨横飞,刚才明军将士伏击的车队地点,如今却被林外另一支军队埋伏包围。

    “吭咔吭咔吭咔……”不一会儿,道林坡口处阵阵寒响,无数刀盾铁甲士兵列阵以待,将秦羽的部队团团包围其中。

    蒙元将旗陡然树立,秦羽看在眼里,才意识到结局的真相——自己部队反被包围,中了敌人的诱计埋伏……

    “糟了,果然让我说中了……”慕容樱环目而望,自己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,心中不免一寒。

    “看样子,我们中了敌人的诡计……”秦羽像是明白了什么,拉低头盔的沿角,冷冷说道,“小樱你说得对,是我太草率了——昨晚士兵送我的密信,果然有问题!”

    “敌军数量不少,应该是一早做好了万全准备……”慕容樱亮出背后的红缨,决心拼死道,“想要突围,只有硬杀出去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可是小樱你的身子……”秦羽还在担心妻子的孕身,不禁担心道。

    “没关系,孕期不久不碍事……”慕容樱抚了抚肚子,坚定说道,“现在须得振作一心冲杀出去!如果没法突围,我们的孩子也保不住——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秦羽镇定地看了妻子一眼,银枪在手,郑重轻拍着慕容樱的肩膀道,“小樱,为了我们的孩子,今日就算搏命,也要从这杀出重围!”

    “吁——”扬马嘶蹄,齐军振奋,秦羽与慕容樱共驭战骑,准备带队杀出一条血路。

    “全军听令——”秦羽举枪喝声令道,“三队成列长蛇之阵,随我冲杀突围!杀——”

    “杀!杀!杀!——”全军将士绝境当前,更是鼓舞士气振奋军心,即使兵力悬殊,面对漫山遍野的蒙元敌军,也欲踏血长歌,突破重围。

    蒙元众军自然不会退伏让阵,刀盾围立形成一道铜墙铁壁,将秦羽所率千骑部队,死死赌在了崎岖山口,予其一举歼灭。

    “杀!——”秦羽率先杀喊一声,手持银枪,“银玉麒麟”马踏飞扬,惊舞震破般,朝着敌军拦阵冲杀而去。

    “杀!——”慕容樱紧随其后,碧波红缨提马上扬,巾帼之颜赫赫而立,驰骋将神一般,冲军行道,所向披靡。

    “杀——杀……”明军将士更是一鼓作气,一式冲锋而定成败,山谷密林喊杀骤响,很快将山坡道口掩掩埋没……

    而此时此刻,在山林道口的另一侧,有一人正表情淡定地观察着战局——此人竟是陈世今,就是他想出的“反诱之计”,令秦羽部队落入自己的圈套……

    “这样就算是剿灭神将秦羽的计策吧……”陈世今想起自己之前接到的密令,语中喃喃道,“只可惜一代神将惊天之力,今日却会落得如此下场……”

    陈世今言语耐人寻味,似乎在这一切的背后,有人在默默操纵着一切……

    山道两军交锋厮杀,秦羽将士冲锋勇猛,自己驭马更是身先士卒,银枪挑落百八敌士,威风凛凛、惊人天威。

    慕容樱更是当仁不让,尽管有孕在身,生死绝境前,却也无暇顾及身胎安危,为救部队以及自己的孩子,说什么也要拼死一搏,杀出一条血路。

    明军将士也是个个身先勇猛、顽强搏斗,怎奈蒙元包围伏军众多,两军兵力相差悬殊,阵中元军又是箭矢合围,不出半晌,先锋军部队便已寥寥无几……

    “啊——啊——啊……”惨叫声,悲鸣声,阵阵传入秦羽和慕容樱的耳中——这绝对是二人带兵出征以来,所遇最危险之战局。

    但是二人并没有放弃,肚里的孩子更是支持着信念,秦羽与慕容樱提马并杀、枪血四溅,哪怕拼至人尽马绝,也要冲出包围……

    “着——”秦羽踏马杀入敌阵,银枪一挑四落八方,“斩龙之刃”断地而出,惊威之神力震慑平川,直将前马拦截的蒙元士卒杀得落花流水、兵甲四散。

    “呀——”慕容樱也是卯足了劲力,红缨枪在手舞动天穹,“碧波神枪”钻龙冲袭,行马驭使飞将神威。

    “啊——啊……”蒙元阵地霎时横血飞溅、叠声辗转,二人风骑斩将之威,霎时打乱了元军的阵脚。

    但是,蒙元部队阵中破乱,明军将士更是伤亡惨重——遭遇包围长蛇突袭,却是被敌军四面伏箭夹击落马,部队还未靠近阵头,数量已然淅淅了了、伏尸满地……

    “吁——”然而一个不注意,慕容樱战马被乱箭射中,惊叫一声,流血负伤。

    “额——”慕容樱自然也是稳持不住,骑身一个踉跄,最后自己竟从马背上摔落下来……

    “小樱!——”看着慕容樱落马倒地,想到肚子里的孩子,秦羽惊叫一声,飞身从“麒麟”背上跳下,扑身抱住了慕容樱,一起伏倒在地。

    但秦羽跳下战马,“银玉麒麟”自然失了驾驭,乱箭飞舞袭来,良驹岂有再驰……

    “吁——吁……”一声马嘶长鸣的哀嚎,秦羽回头定是一望,却是见到了自己这辈子都忘不掉的血幕——

    陪伴自己戎装的战骑,自己从小一手栽培的良匹,“银玉麒麟”被乱箭射中,最终血染沙场伏倒在地。

    死前“麒麟”的最后目光,一直看着倒地的秦羽,眼神中传来的悲痛的与沉哀,像刀割一般深深刻在秦羽的心头……

    “麒麟!——”秦羽悲壮呼喊一句,自己从小陪护的“伙伴”,陪自己戎马生涯短暂数月,最后竟眼睁睁看着其战死沙场,秦羽心中何其痛哉。

    秦羽如此,慕容樱也是一样——正是这匹战马,连接起自己与秦羽的情缘,谁能想到如今在这潼关之地,自己与秦羽却是目送着它战死沙场……

    “杀——”“麒麟”死了,然而不等二人回过神来,周围却是响起了蒙元众军的惊天喊杀。

    等到二人起身一望,自己身后的部队已然全军覆没,眼前只有一片人马伏倒、血尸满地。看着面前的壮士悲歌,秦羽和慕容樱心里也清楚,今日一战必死无疑……

    “呀啊!——”将血怒与仇恨集于一身,秦羽冲阵大吼,双臂巨力连根拍断一根大树。只听“轰——”的一声巨响,巨树砸断了拦截的去路,愣是将冲杀上来的蒙元士兵吓得惊神,半天提刀不敢上前。

    知道今日必死无疑,秦羽一手持枪,一手搂着慕容樱。望着漫山遍野的敌群,秦羽在耳边轻声呢喃道:“小樱,你怕死吗?”

    慕容樱擦了擦嘴角的鲜血,坚毅一笑道:“不怕,和秦哥你在一起,我什么都不怕……”

    “如果我们死在这儿,孩子也会保不住……”秦羽决死战前,还在惦记着慕容樱肚里的孩子,略显惋惜道,“对不起小樱,因为我的大意,中了敌人的陷阱,我们的孩子还没出生,就得陪着他爹娘殉死疆场……”

    慕容樱依旧坚定露出笑容,只是眼角中缓缓带着泪花,遗憾惋惜道:“不怪你秦哥,战场之上九死一生,我们今日也只能走到这了……和你走过这短暂一世,我不后悔,只是可怜了孩子……”

    “就算是死,也要在战场上轰轰烈烈的死,作为秦家后人的尊严!”秦羽决死之前毅然挺立,器宇昂然道。

    “是生是死,我都会和秦哥你在一起……”慕容樱语气缓柔,握住红缨的双手却是愈加坚定,“我在我哥的灵位面前发过誓——巾帼女子之躯,继承慕容家之血脉,今日战死沙场,也当是为驱逐暴政、拯救天下苍生!秦哥,跟你一起战死,我不后悔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,我们一起……”秦羽没有再多说遗言,只是在慕容樱耳边轻声坚定道……

    风沙簌簌,红血尘尘,胥谷山林,面对漫山遍野的蒙元众军,秦羽与慕容樱做好了殉死疆场的准备……

    “杀!——”惊喝一声,秦羽与慕容樱同时举枪,朝着蒙元众敌方向,最后拼杀而去。

    蒙元众军被二人的决死气势所震惊,但明知已是“困兽之斗”,胜负已然终定结果……

    “嗖嗖嗖嗖嗖——”几声无情的箭矢飞响,从秦羽身后蹿使而来……

    秦羽察觉到了,挡在慕容樱的身后,背后正中暗箭,流血负伤……

    “呀!——”慕容樱也知道情况,但现在也无暇顾及秦羽的伤情,决死之心已定,自己手持红缨挥使上前,欲做做后搏杀……

    刀光剑影,利刃寒芒,几阵梭响,血染黄尘……

    慕容樱最后御枪在手,斩杀三五名蒙元将士,但全身已然浮血重伤,毫无久战之力,最终被敌军一根无情长矛正穿心肺,与秦羽一起血溅当场……

    同一时刻,秦羽背后再中数箭——虽然知道自己已然无力反击,但只要留着最后一口气,自己就决心要保护妻子,保护自己心爱的人……

    利刃穿心,万箭中伤,秦羽和慕容樱已然血浸全身,走到了生命的最终尽头。但至死一刻,秦羽却还在背后紧紧地抱着慕容樱,逝情不肯就此归去……

    “对不起,小樱……”二人临终中的最后意识,秦羽还在“强颜微笑”道,“我没能保护你,没能答应你哥临死前的托付……”

    “没关系,去了阴间,我就能和我哥团聚……见到我今世的志向言行,他一定不会对我失望……”慕容樱血色中微笑,缓缓说道,“只可惜了我们的孩子……对不起秦哥,我没能保住……你们秦家的骨肉……”

    “没保住是对的……”秦羽继续笑道,“我们得庆幸……他不是出生在乱世,和我们一起受苦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啊……离开了人世,我们一家人……一定能在阴间团聚……永不……分离……”慕容樱最后一句闭眼笑道,与秦羽背对相拥着倒了下去……

    胥谷山口,浴血一战,最终秦羽和慕容樱,夫妻二人殉终而亡……

    潼关西谷,唐战和陆菁的大部队,正匆匆赶往胥谷救援……

    “额——”陆菁突然惊叫一声,不知为什么,陆菁心里突然一阵冰凉。

    不只是陆菁,唐战、萧天和苏佳三人,也是同样的惊感——“吁——”下意识一般,三人不禁停下了战马,纷纷彼此凝望。

    “这种感觉,该不会是……”陆菁心起不好的预感,越想越害怕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