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江湖博 > 第九百二十三章 胥谷伏击
    萧天接过6菁手中的织绣,坦然笑道:“啊,放心吧菁妹,无论今世多少坎坷,遭遇多少波折,我们都能平安渡过每一关,以此织物为证!”

    唐战更是将织绣别在腰间,树以随身携带的护身符。天籁小说Ww』W.』⒉

    唯独苏佳拿着凝望了半天,虽然刚才6菁的话,自己也深有感触,但刚刚苏醒,还未从战败的伤痛中痊愈,苏佳心里纠结不定。就连眼角的泪水,也未完全拭干,内心的矛盾与痛苦,始终令自己挣扎在沉沦的边缘。

    “佳儿……”萧天最是明白苏佳的心情,看着苏佳悲伤的眼神,自己心中茫然不定……

    “对了,还没跟樱妹说吧……”6菁这才想起来,提起几分情绪道,“苏姐姐醒来的事,樱妹还不知道呢?我们这就去告诉她,好让她放心……”

    “说的也是……”唐战也笑着应道……

    “报——”然而,刚想转身出门,一名士兵守卫急匆匆跑到后营,似有要紧军务相报。

    唐战等人立刻收回表情,警觉问道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秦夫人托命属下,待唐将军和6军师归营,有要事相报——”士兵一五一十道,“今晚秦将军收到敌军阵地内应情报,明日胥谷拦截敌兵,已率军前往按令埋伏——秦夫人担心事有突异,遂派小人留营通报此事,自己则驭马前去埋伏地点……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在场之人皆为震惊。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”6菁听了,惊声问道,“樱妹她可是有孕在身,不能出远行,更别说出征打仗!今晚到底生什么事了,你快说清楚——”

    “是——”士兵应声,即刻相叙道来,“今晚军师你们不在营中,秦将军收到敌军方面内应的消息——明日午时,胥谷西林,蒙元军众将有一支军械车队运至琥丘,应令命秦将军赶在之前做好埋伏,欲以奇袭……”

    “所以没来得及通报我们,自己就先带队出了是吗……”唐战低头凝思,心有不安道。

    “那为什么慕容将军也会前往?”萧天继续问道。

    “夫人觉得事有蹊跷……”士兵继续说道,“夫人说,按照之前惯例,从敌阵内应回来的消息,一般要经过军师或是萧将军之手,再决定营下众将是否执行……我以为军师您已经知道了,所以没有怀疑……”

    “可我不知道啊——”6菁疑问道,“什么时候回来的消息,我怎么从来没听说过?”

    “这就对了,夫人也是这么说的……”士兵继续道,“夫人说今天下午,她亲自送您离开军营,并未提及有关这方面的消息……”

    “消息是今晚送过来的吧?”萧天应声说道,“只能说是好巧不巧,唐战兄弟和菁妹你们两个,都不在营中……也怪我,一心只顾着陪佳儿,没有注意军中的消息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?”听到萧天这句,6菁不禁瞥视一望——不知为什么,萧天说得这句话,自己竟有些不自觉地怵……

    “正是觉得不对劲,夫人才独身驭骑去追……属下怎么拦也拦不住,只好等唐将军你们回来予以通报……”士兵最后低声应道。

    “不对,事情有些太蹊跷了……”6菁心中顿时紧张,眉头皱紧暗暗道,“今晚萧大哥照顾苏姐姐无空,傻蛋和武孝去后谷运粮,我去朱元璋那边相议战事……我们都刚好无暇抽身,身为军将的,只有秦大哥一个人留在营中,而内应的消息偏偏正好就在这段时间传来——这绝不是巧合,像是有人故意而为之,了解局势的一切,在幕后操控……”

    意识到情况的紧急,6菁拾剑别在腰间,义正说道:“战局当前,秦大哥却被不明军令指使,太危险了——傻蛋,你即刻整顿兵马,我们连夜赶路,前往胥谷支援!”

    “好——”唐战听罢,情绪即刻紧张三分,整理行装出营准备调兵……

    秦羽慕容樱遭遇危机,唐战和6菁出征前往,萧天这边也不能坐以待毙。可苏佳仍然伤未痊愈,自己又不能贸然离开,一时处境两难。

    谁知,苏佳倒是不顾身体的负担,掀开毛毯,忍痛下榻说道:“我也要……去——”

    萧天见了,急忙阻止道:“佳儿,不行,你现在有伤在身,不能行动!”

    “这点小伤……不算什么……”苏佳强忍着内伤的剧痛,咬牙站起道,“秦大哥和樱妹有危险,我不能坐视不管……阿天,求求你,让我也去……”

    萧天看着苏佳倔强的眼神,心里仍在犹豫。

    “算我求你了,阿天——”苏佳情绪异常激动,似乎迫在眉睫刻不容缓道,“我因为自己的心魔,为报血仇,甚至伤害了亲人和朋友……我不想再变成那样——所以眼下朋友有难,我不能安心留在这里,我要去救他们!求你了,阿天——”

    “佳儿……”战胜过去,征服改变,萧天从苏佳眼中,看出了一丝涌动的奋进,萧天点了点,随即答应道,“好吧,我答应你佳儿……不过你现在有伤在身,必须和我一起行动,不到万不得已,千万不能独自贸然行动!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苏佳欣慰点头应道,眼角再次浮现泪光……

    校场集结,千骑将士,夜下黑风,隐隐肃杀……

    “出——”随着唐战一声军令,数千士兵齐行而出,伴着夜色的笼罩,铁蹄铮铮赶往胥谷西林而去……

    翌日午时,胥谷西林……

    峡谷深幽,密林丛丛,蜿蜒山道之上,一支托运军备器械的车队正缓缓行往——明军内应说的没错,正是这支运输车队,托运军械前往琥丘,补充当日遇袭之亏损,以备后日持久之战。

    如今行至深谷密林,一时不见出路,烈阳当空人心焦躁,运输车队的蒙元士兵,个个体累气虚赶往着远路,恨不得能歇息一阵,喝几碗水再例行赶路……

    “都给我精神点——”部队教头却是火爆脾气,拿着军鞭不断挥使道,“看看你们,一个个有气无力跟恶鬼似的,哪里像个军人的样子?”

    士兵这边倒有些“不耐烦”了,仗着教头和自己有兄弟义气在,斗胆提道:“我说头儿,不然咱们歇歇吧?敢这么远的路,水都没喝上一口,又不是打仗,心急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“哼,你这滑头哪可晓得……”教头径口直言道,“琥丘一战,我军遭遇敌军偷袭,因为防备疏忽,结果损失了几乎所有军械……军前对峙,潼关不可失守,这些新运来的器械尤为重要,要是耽误了一时一刻,到时候陈将军可会给我们好果子吃?”

    “可现在这几天,敌军一点动向都没有,毕竟前关一战他们也损失不小、伤了元气,短时间内不会再有大举进攻……”士兵继续“张扬”道,“反正军备的事情也不急于一时,胥谷这条可是密道,未必敌军有神算的本领,知道我军运车此处,在这儿视线做好埋伏?”

    “嗖——”然而话音刚落,一直利箭从前端袭来……

    “啊——”一声惨叫,刚才说话的士兵胸口正中一箭,当场毙命而亡……

    “警戒,有刺客!——”教头眼见飞矢突袭,顿时拔刀惊喊道。

    部队将士也纷纷惶恐,围着车队并起刀盾,集中注意警戒备战……

    “嗖——”又是一利刃,这回正朝教头身前……

    “啊——”同样一声,额头正中箭矢,当场落马而亡。蒙元士兵看在眼中,皆惊恐而不知所措……

    “嗒嗒……”然而同一时刻,前方草丛密林处,一尊骑营威风堂堂——是秦羽,银枪落日弓,霸王啸天甲,刚才一箭正是秦羽所,确定了敌军教头的方位所在,秦羽神弓一箭毙命。

    确如消息所说,赶在蒙元车队过往,秦羽已然率兵潜伏于此……

    “有敌军!备战,快备战——”蒙元部队所见明军身影,纷纷惊恐呼喊道,整支车队顿时陷入一片慌乱。

    “杀——”而先锋军这边,潜伏已久的将士,即刻现身,冲杀包围而上——在这儿四面环林的崎岖暗道,蒙元众军无路可退。

    “啊——啊——啊……”两军交锋很快厮杀一处,密谷幽林顿时惨叫连连、伏尸尽染……

    “快,组织部队突围出去!——”教头死了,剩下带头的骑兵将士,纷纷组织呼喊道。

    秦羽则是看准了敌将所在,“银玉麒麟”飞驰而上,“银枪落月”劈头袭来。

    “杀——”仗着人多势众,蒙元将骑三五成群,分道突袭便朝秦羽包围而来。

    秦羽沉着应对,回枪一闪,落月银光霎时惊呼四座,掀起巨影狂澜。

    “呀!——”秦羽厉吼一声,定枪一招飞夺而去。“神力将军”之惊威,纵枪持袭,飞步望月,只见利刃呼鸣百出,蒙元骑将还未靠近,便被秦羽神力之撼魄震退,纷纷畏惧惊人之力,自己等人犹不可敌。

    秦羽不给敌人机会,“麒麟”飞马上前,纵枪利刺一跃,只见一道寒光趋使,霎时飞血贯天……

    “啊——”一声惨叫,前身骑将被银枪当场毙命——秦羽出招干脆利落、步步惊威,枪寒八尺杀机叠现。

    看到这里,四周骑将纷纷震慑、冷汗直流,不敢再有上前提刀挥斩。

    敌将不攻,秦羽转身回马一枪……“神诀之刃”,银枪挥天纵贯而下,如同落叶流星飞闪疾杀,惊人之力挑动狂澜。

    蒙元骑将举刀抵挡,却在胸前正立,只听一声脆响……“啊——”一声惊呼,钢刀被银枪斩成两截,利刃之寒光百杀冥灭,直穿心肺,蒙元骑将暴毙当场……

    两枪两式,两命呜呼,蒙元众将已然被秦羽的神威所惊慑,纷纷调头窜逃而去。

    但秦羽并不给众敌逃窜之机,收起银枪,落日弓在手,数箭弓矢寒芒相向,以其神箭之威一招数……

    “嗖嗖嗖——”空袭绝响,断箭当头,几流矢飞窜而出……

    “啊——啊……”不偏不倚,正中敌心,秦羽御箭百步穿杨,“神力将军”之惊威名不虚传……

    秦羽独骑斩杀敌将,亲率士卒更是斩获连连——此番突袭,先锋军部队数量绝优,山林伏击打得敌人措手不及、落花流水,不出一刻,便取得了伏击的胜利……

    “报告将军,敌军运队全军覆没,我军伏击大获全胜!”结束了战斗,秦羽命人清点运车的军械,士兵及时通回报道。

    “没有什么异状吧?”胜局之前,秦羽依旧不失冷静,为求谨慎,秦羽不禁多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有,将军——”士兵也一五一十回答道。

    “很好,命令手下各部,清点完车队军械,全军即刻回营——”秦羽也是怕敌军得闻多生事故,伏击结束越快离开越好。

    “是——”士兵应声答道,遂转身退了下去……

    “哒哒哒……哒哒哒……”然而,正在准备收队间,密林后方不远处,传来熟悉的马蹄声响。

    秦羽似乎非常熟悉,表情略显惊异地回头……是的,他看见了,那是自己的妻子慕容樱——独自一人驭骑前来,完全出乎了自己的预料……

    “秦哥——”看见这里战斗结束,秦羽平安无事,慕容樱飞马纵声喊道。

    “小樱?”秦羽更是担心不已,妻子怀有身孕前来,自己连忙迎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吁——”慕容樱下马跑来,应声关心道,“秦哥,你没事吧?”

    “小樱,你怎么会来这里?”秦羽当然就慕容樱擅自行动一事,担心问道,“你现在有孕在身,不是在营中待得好好的吗?为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不放心你……”慕容樱上来便担心说道,“你昨天一句话没留,带着部队来这儿埋伏,要不是我昨天问了守卫的士兵,我到现在都不知道你去哪儿了——”

    “我不过是接到了敌军方面内应的消息,按令来此伏击罢了……”秦羽解释说道,“只不过昨晚事情突然,又是绝密,所以来不及通报……小樱你就因为担心这个,独骑跟了过来,万一有个三长两短,这太危险了——”

    “不是的秦哥,事情没你想的那么简单!”慕容樱当然是察觉蹊跷,紧张叙说道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