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江湖博 > 第九百二十二章 营中苏醒 下
    “阿天……阿天——阿天!”苏佳惊喊一句,突然从榻上惊醒过来——

    刚才只是梦,苏佳昏迷后,一直困绕在痛苦的回忆与梦境中……

    “佳儿?!你醒了——”萧天看见苏佳醒来,不禁喜出望外道。

    “阿天,不要离开我——不要离开我……”苏佳却似乎还没从噩梦中挣脱,全身战兢恐惧不定,不断呼喊着萧天的名字。

    “我在这里,我在这里——”萧天急忙握住苏佳的手,关慰说道,“佳儿,我一直在这里,没有离开你……”

    苏佳看见了真正的萧天,佳人面庞顿时泪如雨下……“对不起,阿天,是我错了,我不该伤害你……”苏佳似乎还未从噩梦中惊醒,悲声哭泣道,“阿天,你不要离开我……不要离开我……”

    从来没见过苏佳如此的脆弱和悲伤,萧天心里顿时融化,但又放不下担忧……“我没有要离开你,佳儿……”萧天紧握着苏佳的手,满含深情道,“佳儿,无论如何,我都不会离开你!”

    苏佳稍稍控制情绪,收干眼泪望着萧天的面庞,这才意识过来,刚才梦中的“绝望画面”不过只是虚幻……

    “佳儿,你是不是做噩梦了?”看着苏佳失常的神态,萧天不禁担忧问道。

    “是梦……是吗?”苏佳湿红的双眼发愣,战战兢兢道,“可是那种感觉……真的好难受……额——”

    说话间,全身传来刺刃般的阵痛,苏佳不禁惊叫一句,捂着伤痛的肩膀,表情十分痛苦。

    “还不能乱动——”萧天见了,急忙应道,“佳儿你现在重伤在身,身体还没恢复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受了……重伤……”苏佳似乎还没完全清醒,一遍又一遍重复着话语。

    “是啊,你和郑羽化决斗,最终负伤落败……”虽然不想提起,但萧天还是面容哀伤道,“白天的时候,佳儿你甚至有生命危险,现在能醒来已是万幸……郑羽化没有对你赶尽杀绝,为了实现对红云的承诺,他还是放过了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的,我想起来了……对决是我输了……”脑海中涌现陌谷一战的绝痛,苏佳低头望着磨伤的双手,颤抖难平道,“我御使‘天神剑法’走火入魔,最后……最后输了……”想到自己“走火入魔”一出,苏佳心中顿时传来无尽的痛楚。

    “佳儿……”萧天心里清楚,这场失败的打击,对苏佳来说是沉痛的,不但没能赢下决斗,自己的人格甚至差点沦丧。

    “我输了……因为我的着魔……”苏佳回忆起“鬼陌之谷”的惨败,痛声哽咽道,“我为了得到‘天神剑法’的力量,不惜走火入魔,甚至伤害了阿天你……郑羽化说得对,我不过是个为了复仇,没有人性的恶魔……真正该死的人,是我没错……”

    看着苏佳醒来依旧自暴自弃,萧天心中隐隐的担忧。

    “还有我的罪孽……”苏佳继续低哭道,“是我害死了小红姐姐,是我害死了郑师兄的爹娘……是我害死了他们……是我害死的……”苏佳不断重复着悲叹,眼角的泪水愈加绝望。

    萧天眼见于心不忍,即刻抓住苏佳的肩膀,郑重关慰道:“佳儿你听我说,这不是你的错,都不是你的错!——当年襄阳的战火之灾,你还是个婴儿,你能做的了什么?”

    “可是小红姐姐……”苏佳继续哭诉道,“小红姐姐是我害死的……如果当初不是我闯进‘水月洞’,小红姐姐就不会死……都怪我,是我害死了小红姐姐,害死了郑师兄的恋人……”愈哭伤心,苏佳不停地摇头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也不是你的错,红云的死和你没有任何关系!”萧天继续镇定道,“天数难定,命之所向,佳儿你不过是个普普通通的人,你改变不了什么……最重要的是,你现在要振作——我曾经对你说过的,不管过去发生什么,珍惜现在所有的一切!”

    “珍惜现在……的一切……”苏佳收容着泪水的表情,淡淡呢喃道。

    “没错,至少现在佳儿你还活着,我一直在你身边!”萧天继续激励道,“不管你遭遇多少坎坷,哪怕是倾毁你人生的命运,我都不会离开你!”

    苏佳抬头正望,晶莹泪光下,萧天决然誓言的眼神坚定不移,给自己满目疮痍的内心,凭添了几分暖情。

    “阿天……呜呜……”苏佳一时抑制不住情绪,埋头倒进了萧天的怀里,隐隐流诉着泪水不止,似乎想要将所有的痛苦与悲伤流尽。

    萧天此时也说不出什么,看着苏佳凄婉的素容,自己的内心早已融化——将苏佳轻轻搂在怀中,默默分担着苏佳的悲伤,只是自己现在唯一能做的。

    “呜呜……呜呜……”苏佳一直在萧天的怀里哭泣,这也是萧天认识苏佳以来,她哭得最长、最痛心的一次……

    “佳儿,‘鬼陌之谷’一败,郑羽化的确给你的命运和恩怨增添了创口……”萧天似有另异的想法,内心隐隐道,“但是,这一场败仗,让佳儿你收起了自己在仇恨面前的心魔……能够重新认识自己、面对仇恨——从某种意义上讲,郑羽化算是给了佳儿你一个‘教训’,让你有机会重头来过……”

    “额……”良久,苏佳倾诉悲伤流尽泪水,从萧天的怀中慢慢起来,感觉到全身的伤痛依旧,不禁痛楚万分。

    “身体还会痛吧……”萧天自然是不停关心道,“应该是‘天神剑法’的副作用……你昏迷时,我替佳儿你运以内力疗伤,想要完全康复,恐怕至少得有几天……”

    苏佳默默点了点头,却仍担心道:“我的伤情没有大碍,可是……可是军中的事情,该怎么办?”苏佳伤病缠身,依旧不忘军中的事务。

    “这几天你就好好休息吧,不要忙别的了,有什么任务交给我和唐战兄弟就好……”萧天看着苏佳渐渐恢复情绪,微微一笑说道。

    “对了,唐战大哥……还有菁妹,只有阿天你一个人,他们怎么不在?”苏佳朦胧中擦干泪水,不禁问道。

    “菁妹受御召,今晚前去了主军大营;至于唐战兄弟,他和陆翎将军率队去往后谷托运粮草,今晚不出多时应该就会回来……”萧天安慰一句正说道。

    “吁……吁……”正说着,帐外校场方向,传来了马匹归来的声响。

    “呵,刚说到就回来了……”萧天站起身,笑着回头道,“我这就去通知唐战兄弟佳儿你醒来的消息,我想这样他们多少也能放心点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苏佳默默点了点头,回神的表情淡定十分……

    军营大门,校场入口,唐战和陆翎带着运粮的部队,赶夜回到了营中……

    “部队分三列,将粮草军需运到后营!——”唐战御马营前,指挥着部队井然有序,之声命令道,“陆翎将军,你负责派人手做好粮草管理的分配——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,交给我吧……你们几个,跟我来!驾——”陆翎得令干脆,遂亲命随从部下,领着运车的部队,前往后营而去……

    唐战嘱咐令从后,想要即刻下马回营歇息,然而不经意远观望去,却见夜幕之下几尊骑影,朝军营方向缓缓行来。

    “是菁儿——”唐战一眼就认出是陆菁,今晚赶早回到营中,没有多出事端,自己也算安心,唐战即刻兴奋迎了过去。

    然而比起唐战,陆菁的情绪则低沉许多——今晚在主营与朱元璋一议,就潼关战势一提,朱元璋竟命自己十日之内攻克敌城,这简直就是比登天还困难的任务……

    “我该怎么做……到底该怎么做……”陆菁从大营一路回来,心中一直叨咕着此事,比起自己对朱元璋的提防与猜忌,眼下战局之事尤为急上眉间。

    “菁儿,你回来了——”唐战驭马骑至跟前,冲陆菁招呼道。

    “傻……傻蛋……”陆菁却像是走神一般,唐战喊了几句,直到走到自己面前,自己才反应过来——显然今晚,陆菁的注意力全在战略一事上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了,菁儿?”看着陆菁踌躇发呆的目光,唐战不禁关心道,“今晚会见皇上,事有不顺吗?”

    “不,不是……”陆菁似乎不想让其他人知道,自己与朱元璋的“隔隙”,索性装作坦然的表情,缓缓一笑道,“只是今天太累了,精神有些不好……”

    “精神不好就早点休息吧,战事眼前,须得养精蓄锐——”唐战并未看出不对,仍旧和往常关心一样,简而一笑。

    “好的……”陆菁也是简单答道,“在这儿之前,我要去看看苏姐姐,看她有没有醒来或是好点……”

    “喂——”正说着,萧天从校场一侧跑了过来,看见唐战和陆菁回来,萧天兴奋呼喊道,“唐战兄弟,菁妹,你们回来了——佳儿她醒了,一起过去看看吧!”

    “是真的吗?”唐战闻之,不禁问道。

    “苏姐姐醒了,这是真的?”陆菁也喜出望外道,“她人在哪儿,我要去看看……”

    “就在后营——”萧天淡然说道……

    得知苏佳复醒过来,唐战和陆菁二人,第一时间跑到了后营……

    “苏姐姐,你现在……不要紧吧?”营帐内,看着苏佳略显憔悴的目光,陆菁伏在榻边关心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没事,只是伤还未愈……谢谢你关心我,菁妹……”苏佳暂时收回悲伤,露出久违的笑容道。

    “没事就好……”唐战也在一旁应声说道,“苏姑娘,白天听闻你昏迷不醒,我们都着急得要死。幸好现在终于没事,这几天你好好养伤,不用操劳军中的事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谢谢你,唐大哥……”苏佳微微一笑,继续道,“呵,反正我现在的军职全被撤了,在这营中本来就没太多事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没想到那个郑羽化,居然这么厉害,连苏姐姐你都不是对手……”陆菁想起事情的因果,缓缓低沉道,“本来作为我军的使者,共同讨伐陈世今,现在却成了我们的敌人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提起郑羽化,苏佳心中又起伤痛,在一旁皱紧眉头,绝心难复。

    “还是,不要再提这事了……”萧天在一旁看着难过,哀沉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过不管怎样,至少苏姐姐你性命无忧,也算是大难不死吧……”陆菁想了想,遂从腰间拿出一件红织锦绣,将其拆成四份,似乎别有意图。

    “菁儿,你这是干什么?”唐战看着陆菁手中的织绣,不禁问道。

    陆菁像是想起伤心的往事,语气悲沉道:“这件织绣,是玲珑生前亲手缝织送给我的,愿我在外事事平安……玲珑已经不在人世,可这件织绣,我还一直带在身上……”

    听着陆菁诉说逝去的姐妹,众人心中一阵心酸。

    “故人虽逝,但众心平安,我相信玲珑的在天之灵,也将思念一直寄托在这件织绣上,为我祈福……”陆菁触景生情道,“战争涂炭,九死一生,不知哪一天,我们身边的人,会一个个离我们而去……我们也亲身经历了——赵子川,玉如嫂子,南宫俊,慕容飞,他们一个个在我们眼前逝去,我们却是追悔莫及……”

    提起死去的赵子川等人,众人一时眼神伤感——战争带来的伤亲故离,汴梁一战,是大伙儿此生难以忘却的悲痛……

    “傻蛋就不说了……苏姐姐,萧大哥,你们两个是我此生最好的朋友,我不想再看着你们,像子川兄弟和玲珑一样,在我眼前离去……”陆菁满含深情,将手中的四件织绣分发众人,缓缓说道,“我把玲珑送我的织绣,分成四份,我们四人各拿一份——这件织绣代表着平安,我希望无论将来多少坎坷,或是命运分合聚离,我们四个都能平平安安,同舟共济渡过每一道难关……”

    平日里爱说玩笑的陆菁,今天这是她有生以来,鲜有的顾念真情。也许看见苏佳的处境,想起过世的赵子川及玲珑等人,陆菁心里默然感悟。

    三人接过手中的织绣,和陆菁一起,在心中默默立下誓言和挂念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