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江湖博 > 第九百二十一章 营中苏醒 上
    “你知不知道今晚给秦将军送密信的士兵是谁?”慕容樱意识到事情的严重,慌忙紧问道。天籁小说WwW.⒉

    “小人也不知道啊……军中传信的人那么多,我们也不认识……”守卫战战兢兢说道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这样……”不知为何,慕容樱心中渐起不安的预感。

    “夫人,现在该怎么办?”守卫有些茫然所措,不禁问道。

    慕容樱眼神一凝,似乎决定了什么……“去,给我备马!”慕容樱神情笃定,手持红缨决然说道。

    “备马?干什么……”守卫忧心忡忡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要去支援秦将军!”慕容樱将头盔系紧,做好出征的准备,奋然慷慨道,“这封密信没经6军师之手就交给秦将军,事情定有蹊跷!我觉得这其中有变故,得赶紧追回秦将军才行——”

    “可是夫人,您现在怀有身孕,不可以……”守卫自然是担心慕容樱的身体,担忧不定道。

    “已经没时间了!”慕容樱却是毅然决然,镇定说道,“战局动向瞬息万变,稍晚一步可能会是满盘皆输……我这就去追秦将军——6军师和唐将军在外执务,等他们回来,告诉今晚生的一切!”

    说完,慕容樱整好行装,径直奔向自己的战马。

    “夫人——”守卫还是忧心,在背后大声呼喊道。

    “驾——”但慕容樱根本不予理睬,喝令一声,驭马奔驰而去……

    另一方面,后营帐中,苏佳仍躺在榻上昏迷不醒。萧天一直在身边陪着,时时刻刻关心着苏佳的安危……

    苏佳昏迷后,意识一直处于模糊,她能记得的,只是“鬼陌之谷”之上,自己最后倒在郑羽化剑下的情景……

    剑威雷霆,生死一瞬,那一刹那从未有过的痛楚,如刀割裂肉般划过心头——在濒临死亡的痛苦之下,苏佳久久徘徊在阴阳两间,重伤昏迷不再清醒,眼前一片黑暗,脑海中却是时时浮现着回忆的画面……

    (回忆中)……

    离开追风派那日,自己亲眼见证着小红姐姐的逝去……

    “原谅我……”小红继续道,“我对你撒了一个谎,一个……十几年的谎……”

    “什么谎?”李忆瑶哭着问道。

    小红继续说道:“其实……我一直在对你撒谎,其实……你并不是什么李氏人,你是……你就是……苏仁和林雨霏所生的女儿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姓……苏?”李忆瑶茫然道。

    “没错……”小红道,“你随你父亲姓‘苏’,你的真名叫做……你的真名叫……苏佳!”

    李忆瑶,也就是现在的苏佳,望着自己的手——她不敢相信这是事实。苏佳对着地上的积水照了照自己,现自己现实变了一个样。她觉得自己变得更加美丽和沉熟稳重,她不再是那个天真活泼的李忆瑶,而是成熟内涵稳重的苏佳。

    小红望着苏佳的脸,继续说道:“你现在这个样子……真美,真的和你母亲是一个模子打出来的。你……不但和你母亲一样有着绝代佳人的美丽,你还和你父亲一样,有着……坚定的眼神和执着的心……”

    苏佳再次望了望水中的自己,她觉得这样的自己很陌生,但是却很温馨,她的眼角不觉渗满了泪水……

    (现实中)……

    “对不起,小红姐姐,是我害死了你,是我对不起你……”想起那段悲惨的过去,梦境中的苏佳,不断呼喊着红云。

    可回忆总是模糊,直到看见自己在家门口为红云立坟冢的画面,再也见不到曾经的身影,那段持久的伤痛潜伏环绕,渐行渐远却决然心间……

    隐隐的痛楚,久久的徘徊,苏佳心智紊乱间,又不觉想起自己师父6清风的教言……

    (回忆中)……

    神峰崖下,第一次认6前辈为师……

    “不得不说,苏姑娘你确实非常有天赋,刀法使得炉火纯青,很有老夫年轻时的风范……不过,在老夫看来,苏姑娘你并没有真正完全掌握断魂刀法的精髓……”6清风缓缓说道。

    “噢,那是哪些招式有缺陷呢?”苏佳知道6清风毕竟是断魂刀法的创始人,于是很谦虚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其实并不是招式的问题,苏姑娘的你的招式已经做得很完美了,甚至还有创新的招式,这已出乎了老夫的意料……”6清风慢条斯理地解释道,“不过,苏姑娘你的招式只知一味的凶狠和疾迅,只弄其表面,却未参透刀法的真谛……”

    “刀法的真谛?”苏佳不禁疑问道,“我记得,师父您在秘籍里也只记述了掌握刀法招式的要领,‘出手决断,一招而取三木之麾’,却未曾有参透……真谛——”

    6清风想了想,又问道:“那苏姑娘你自离开追风派后,是否结下了不少的怨仇?”

    苏佳听了,点头回答道:“容徒儿想想……除了陈世今和莫天行,我经过柳沙镇,得罪了卢欢及柳金权,进过汴梁,招惹了蒙元朝廷……虽然行义不少,但是身边的仇怨也是接踵而至……”

    6清风笑了笑,又继续问道:“那苏姑娘你再想想,老夫离开追风派五十年以来,又结过仇怨多少?”

    苏佳算了算,有些不知其所道:“好像……好像确实没听过师父您在武林中有什么仇家怨恨……不过,这其中和断魂刀法有什么联系吗?”

    6清风捋着胡子笑道:“刀法如一,唯处事行间之别……招式凶狠,人心慈怀,则人皆敬仰,反之仇天恨海,一世永不了结。即使行侠仗义于世间,教化世人亦为主,以武服之方位次,致人死地则为下。刀法乃至其他武学也是一样,无论断魂神龙之威,亦或是太极虚掌之柔,人心慈善,百世同济;人心狭怨,终生难结……”

    (现实中)……

    “三年来,我追求武功境高,只是为了报仇……”苏佳想起师父的教诲,暗自哭声道,“郑羽化说得没错,我不过是个自私的人,为了得到复仇的力量,不惜走火入魔,甚至伤害自己的朋友,伤害阿天……”

    曾经励志要做一个济世苍生的女侠,如今却成了嗜血如命、不顾人情的恶魔,苏佳心中满是北怨。而且印证玄空大师昔日的命说,苏佳更是揪心难复……

    (回忆中)……

    玄空大师想了想,似乎命数中看出了什么,不禁提道:“苏姑娘,梦老身无法解,但命,却能依稀所见……”

    “什……什么意思?”听了“匪夷所思”的话,苏佳有些紧张地问道。

    玄空大师似乎心有他数,突奇想道:“这样吧,老身问你一个问题,你如实回答,老身便能看出你往后一步的命数……”

    “前……前辈请问……”苏佳听完,心中愈紧张不安。

    玄空大师定了定气,随即问道:“事情如是所乎——不久前,追风派掌门人莫天行,也就是苏姑娘你的恩师,也是仇人,前来拜见老身……你应该也清楚,莫天行与老身虽然年岁悬殊,但师出同门,皆是玄清大师弟子,所以其来拜见,实为祭祀恩师玄清大师一故……”

    “莫天行……”听到了这个名字,苏佳的神情稍之一变。

    “老身知道,苏姑娘你是苏仁与林雨霏之遗女,害死尔之亲父的莫天行,自然是杀父仇人……”玄空大师继续道,“现在既而假设,如果莫天行此时出现在你面前,苏姑娘你会如何抉择?”

    “这还用问吗……”苏佳顿时眼神杀气显露,握紧双拳道,“当然是亲手杀了他,为我父亲报仇!”

    玄空大师看见苏佳突变的神情,像是明白了答案,微微点了点头……

    苏佳像是也意识到了,毕竟刚才只是假设,自己的无意表现有些太急突了。但正是急突,所以真实……

    “行了,老身已然猜测,苏姑娘接下命数……”玄空大师微微掐指一算,意味深长道。

    “是……是什么?”听到这里,苏佳收回“杀意”,再次紧张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真的想知道?”玄空大师依旧有些犹豫,似乎命数有些不顺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苏佳也是紧张点头道。

    玄空大师表情稍许谨慎,随即道:“那好吧……不久之后,苏姑娘你必会遭遇命之劫数,将遇前所未有之艰险……”

    “劫……劫数?”苏佳听了,眼神惊异道。

    玄空大师点了点头,继续道:“但老身只能算命数,至于命之所定,还在苏姑娘你自己……虽是劫数,并非未有解开之法,只是经历之中,一念之间,便是正邪两路……一念成正,一念成魔,究竟命归何处,全得看你自己……”

    “命之劫数……一念正魔……”苏佳对未来命运似乎有些恐惧,一种从未有过的恐惧,“到……到底是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玄空大师知道,自己这样说,有些过于“刺激”,遂转而安慰道:“不过苏姑娘现在也不要多想,就像唐少侠那样,一切烦恼杂念皆起于心。烦恼即除,心之本源便能看清,无论何时,苏姑娘你也不能忘了心中本愿……”

    (现实中)……

    “我的命,终成魔……我就是一个恶魔,一心想着复仇的恶魔……我不配活在这世上……”苏佳迷失在黑暗的深渊,心如刀绞,恸哭流泪——她不敢面对如今的自己,更不敢面对被自己伤害过的人,无论死去的,还是活着的……

    “没错,就是你!——看看你丑陋的样子,为了报仇不顾一切,已经害死了红云,现在连你自己最爱的人也伤害……你根本就是一个没有人性的魔鬼,你早就该从这个世界上消失!”

    霎时间,“鬼陌之谷”上,郑羽化冲自己厉言的话语,深深烙印在苏佳的心头。恍惚之间,所见身前郑羽化窒息的剑芒,身后却是被自己伤害的萧天,苏佳在一刹那,顿时涌现无比的心痛。

    下一回合,郑羽化的“珏之神剑”,就会将自己送入地狱……

    “临死”之前,苏佳还想要回头再看萧天一眼——这个对自己来说,一生最重要的人……

    然而,梦中的萧天,却是冲自己投来鄙夷的目光……

    “佳儿,你居然为了报仇,不惜伤害我……”萧天一副冰冷的面容,死死盯望着已然颓丧的苏佳。

    看着萧天绝情的面孔,苏佳着魔的眼神顿现惊惶,散乱的长眉眼之下,是一股撕心裂肺的绝望。

    “不是的,阿天……不是的……我真的不想伤害你……”苏佳倒在地上,一脸惊恐地望着萧天,一种从未有过的恐惧涌上心头,苏佳哭泣中瑟瑟抖道。

    “我为了你付出一切,你却这样对我……”萧天依旧冲苏佳冷冷萧瑟道,“你就是一个只系仇恨的女人,为了目的不择手段,甚至走火入魔、伤害亲友……我真的看错你了,佳儿,你就伴着你的仇恨,一起下黄泉吧——我不要再见到你……”说完,萧天冰冷的面容转身,离苏佳的视线越来越远,直到完全消失在黑暗的角落……

    “阿天,不是的,我不是想要伤害你……”看着萧天离自己远去,自己唯一的寄托碎灭,苏佳情绪崩溃到极点,伤心痛哭道,“阿天,你别离开我……是我不好,都是我的错……阿天……阿天……”

    一句又一句哭喊,却渐渐埋没在黑暗之中。苏佳如同全身缚住冰冷的锁链,伴着沉痛与绝望,挣扎徘徊在暗涌之中……

    “阿天……阿天……”苏佳感到很无助,只是一遍又一遍呼喊萧天的名字。眼前再不见萧天的身影,自己身体的痛楚却是愈渐清晰……

    霎时,额头一道亮光渐渐浮现……

    “阿天……阿天——阿天!”苏佳惊喊一句,突然从榻上惊醒过来——

    刚才只是梦,苏佳昏迷后,一直困绕在痛苦的回忆与梦境中……

    “佳儿?!你醒了——”萧天看见苏佳醒来,不禁喜出望外道。

    “阿天,不要离开我——不要离开我……”苏佳却似乎还没从噩梦中挣脱,全身战兢恐惧不定,不断呼喊着萧天的名字。

    “我在这里,我在这里——”萧天急忙握住苏佳的手,关慰说道,“佳儿,我一直在这里,没有离开你……”

    苏佳看见了真正的萧天,佳人面庞顿时泪如雨下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