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江湖博 > 第九百一十九章 御诏密令
    胡夷狄站在门外,刚才萧天的“悲情讲述”,自己全都听得清清楚楚。更新最快余光瞟向帐内,苏佳闭目神情静躺在榻上,胡夷狄心中隐隐笃定,似乎抱有莫名的决心……

    “陈世今苏姑娘就是为那个叛徒,才落得今天这般是吗……”胡夷狄握紧刀柄,暗暗愤恨道,“他现在是驻守潼关的主将……正好,此番一战,我一定要亲手杀了陈世今,为苏姑娘出这口恶气……”

    心中既定,胡夷狄眼神坚毅地离开了后营……

    而在帐中,萧天还时刻不离地照顾着苏佳,对于徐双等人的突然离去,自己暂时也没精力关心况且,萧天很清楚徐双对自己的偏见,与其被责备斥骂出现在面前,倒不如不在身边,还留得清净。

    而唐战和陆菁二人,暂时也没心思心系战事苏佳战败昏迷不醒,此事前所未有,作为最好的朋友和姐妹,二人也是彼此揪心,想要留在这里一起照顾苏佳醒来。

    不过,现实往往不尽人意……

    “报”正在这时,帐外竟传来了士兵的通报。

    怕是有急事突然,唐战和陆菁还是暂时收心,转身问道:“有什么情况?”

    “禀报将军军师,皇上御召传令前来”士兵表情镇肃道。

    一听是朱元璋的亲命,二人顿时收起紧张。尤其是陆菁,和朱元璋已然“撇开”关系、彼此对视,朱元璋的一举一动,无时无刻不让陆菁警觉。

    “皇上传来什么诏令?”唐战继续直问道。

    “皇上有令,命陆军师即刻前往主营一趟,不得耽误”士兵一五一十道。

    “主动找我?”听到这里,陆菁更是揪心几分和自己单独见面,跟上次“何一凡之死”的情况如出一辙,显然对自己个人来说,朱元璋一定是在打着莫名算盘。

    但既是皇命,将臣不得不从,陆菁心想着至少潼关一战焦灼,朱元璋还不至于明目张胆对自己等人“下手”,此去一番有何意图,看看再说……

    “我明白了,待我准备半晌,就出营前往,你先下去吧……”陆菁挥手退下了士兵,心里仍有不安,遂转头对唐战说道,“傻蛋,朱元璋此时单独找我,恐怕别有意图,我不在营中,你一定要多点心眼……尤其现在苏姐姐昏迷,敌方‘灵影教’教众又是身份神秘,无论军队坚守出征,一定要万加小心!”

    唐战点了点头,自信说道:“放心吧菁儿,我没事的……倒是你自己,如果是商议军事,早点谈完早点回来,有什么特别情况,回来一定要告诉我”

    “嗯,我知道……”陆菁微笑着点了点头,遂转身离开了营帐。

    唐战想着潼关一战伊始,却是闹了不少的惊动先是“灵影教”袭营,袭粮一事变故,紧接着苏佳又因师门恩怨重伤昏迷……近日军中的将士状况,似乎不太安心……

    唐战叹了口气,以暂时缓解心中的压力,转头望向萧天略显没落的背影,提神问道:“萧兄弟,一会儿我要带部队去接应后谷的粮草,你要不要和我一起去?就当是散散心……”

    可此时此刻,萧天的心思全在苏佳身上,加上自己内心的愧疚,现在的他,情绪落入低谷,暂时哪儿都不想去……“不用了……”萧天低声悲凉道,“唐战兄弟你自己去吧,我要留在这里陪着佳儿……”

    唐战知道萧天的痛苦,想来作罢也不勉强,遂点头应声道:“也好,那你就留在营中,好好陪着苏姑娘吧……”

    说完,唐战也离开了营帐,只剩萧天独自一人守着苏佳,痛苦久久不能消去……

    军营门外,郊地荒野,徐双刚和萧天赌完气,心中悲愤,离营出走。吴贤和鲁涛则是不放心,紧紧跟在徐双身后……

    “小双,等等我……”徐双走得很快,吴贤跑步追赶过来,拉着徐双的手,缓声劝慰道,“跑太远的话会很危险……小双,你也别再任性了,我们还是回去吧……”

    谁知,徐双此番去意已决,眼眶依旧湿红道:“要回去你们自己回去,我是不会再回去的……尤其,我不想再见到那个男人……”徐双口中的那个男人,自然是指萧天。

    “那你连李师姐也不想见了吗?”吴贤继续道,“李师姐还昏迷不醒,需要我们照顾,我们自己要是再出什么事,等李师姐醒来发现不见我们,会更担心的”

    “是啊,小双姐姐,我们回去吧……”鲁涛也在一旁劝说道。

    但徐双似乎至始至终都不打算改变决定,强忍哽咽道:“回去又能怎么样,就算忆瑶师姐醒了又能怎么样……那个男人根本不把忆瑶师姐放在心上,就连忆瑶师姐自己也不懂得珍惜自己……”

    “小双,我觉得你这样说萧大哥不太好,而且刚才你对他做的,也确实太过分了……”吴贤一边关心着徐双,一边又替萧天说话道,“萧大哥心里,是想着李师姐的,得知李师姐前去‘鬼陌之谷’和郑羽化对决,他骑马奔赴赶得最快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又如何,他没能保护忆瑶师姐就是事实我就是讨厌他!”徐双情绪又悲又愤,继续哭声道,“他不过是个趁着忆瑶师姐命运受挫,趁机博取她感情的骗子罢了,我永远也不会原谅他!”

    “小双!”听着徐双刻薄的话语,吴贤在一旁忍不住责道,“你不能这么说萧大哥,他为了李师姐,付出了太多太多,无论李师姐悲苦或是着魔,萧大哥都不离不弃!而且跟郑羽化和陈世今比起来,萧大哥是真正关心李师姐的人;真要说起来,李师姐如今变成这个样子,那都是郑羽化那个浑蛋的错!”

    听到这里,徐双稍稍恢复平静,停止了“激言”……不过并不是因为吴贤的教唆,而是自己心有感触,不禁叹道:“说真的,其实我不想回去,不仅仅是不想见那个男人……我不想回去,还有一个原因我不想见到现在的忆瑶师姐……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吴贤和鲁涛在一旁愣神半天,吴贤不禁问道:“你……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说我不想看见现在的忆瑶师姐”徐双语气一变道,“离别快三年了,再次重逢,忆瑶师姐真的变了原来的笑脸和亲和都没了,现在的忆瑶师姐,变得好冷酷好陌生……有时候我真的好害怕,害怕看见现在忆瑶师姐的那张脸,这次陌谷一战更是走火入魔,我真的好害怕……”越说着,徐双又忍不住隐隐抽泣起来。

    “小双……”吴贤看着徐双伤心的样子,心软关切道。

    “小双姐姐……”鲁涛也跟在一旁,触景生情悲伤道。

    “原来的师姐,爱对我们说笑,对我们那么好,那么善良……”想起曾经的往昔,对比现在的绝望,徐双眼神悲凉道,“可是现在,忆瑶师姐却整天面容冰冷,言行举手毕露杀意……真的,来到军营几天了,故友重逢,忆瑶师姐连笑都没有笑过一次一次也没有……原来的日子再也回不来了,我好害怕,真的好害怕……呜呜……”说着说着,徐双暗暗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听到这里,吴贤也有感说道:“是啊,这么多天了,师姐还没对我们笑过……原来在追风派开心的日子,的确再也回不去了……”

    徐双简单擦拭了泪水,背对着军营方向,脸色枯灰道:“所以现在,我不想再回军营里去了……郑羽化‘叛变’,忆瑶师姐昏迷,铲除陈世今的任务,谁爱去谁去……”说完,绝望一视,徐双径直往深谷陌道的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“喂,小双,你等等我”吴贤不放心,继续在身后追喊道。

    鲁涛见此情形,怕徐双一时想不开,做出失去理智的行为,遂也紧跟着追了上去……

    先锋军营,偏门道口……

    陆菁简单收拾好了行装,在亲信侍卫陪同下,准备前往大军主营,按约定与朱元璋密谋会面。为了不引人耳目、影响军心,陆菁特意选择偏门路口离开营地。而在驭马离开前,陆菁却是见到了暂时“无所事事”的慕容樱。

    “陆姐姐,你这是要去哪儿?”慕容樱看着战局未定,陆菁却一身行装准备离开,不禁问道。

    “是樱妹”陆菁见了,放下马绳,走近说道,“皇上有命传我,我得前去主营一趟,不出意外,大概晚上就能回来……”

    “皇上单独见你啊,恐怕事情不小……”慕容樱关心一声应道。

    “事情小不小无所谓,只求别再像在汴梁的时候那样就好……”陆菁心里默默地发堵,喃喃嘀咕道。

    “我听说苏姐姐重伤昏迷,至今仍旧未醒……”听闻苏佳的事情,慕容樱在一旁默默哀伤道,“她到底遇到了什么?为什么……苏姐姐那么高的武功,竟会……”

    “一些从前的江湖恩怨罢了,与战事无关……”为了不让有孕在身的慕容樱过于担心,陆菁强挤出一丝微笑,关心说道,“苏姐姐只是昏倒了,并没有生命危险,萧大哥也在身边照顾她,樱妹你别太担心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闲来没事,我一会儿也去看看苏姐姐吧……”慕容樱缓缓说道,神情流露出淡淡的忧伤。

    陆菁看着慕容樱怀胎之容,眼神一笑,关慰说道:“樱妹,你别太揪心了,现在你最该注重的,就是把你和秦大哥的孩子安好……这一趟我去的很快,晚上就回来,这段时间我不在营中,樱妹你尽量也别太多走动……”

    “放心吧陆姐姐,我会照顾好我自己的”慕容樱脸颊绯红微微一笑,尽显亲和之态,随即说道,“陆姐姐你自己,在外也要多加小心……”

    陆菁放心地点了点头,遂整理着装骑上了战马……

    “驾驾……”下令一声,陆菁遂带着部队出发而去……

    酉时时分,夜幕降临……

    主将营中,秦羽正独自一人忙活着战务,因为下午唐战带队去接应后谷的粮草,找人手随同萧天又离不开身,唐战只好叫陆翎代替萧天之务,陪自己一同前去因此现在除了后营,领军主将只有秦羽一人。

    越是关键时刻,越是不能放松。秦羽也是知道苏佳负伤昏迷的事情,如今唐战、陆翎不在营中,萧天和苏佳无以备战,敌军数日未有行动现在是部队最薄弱的一段时间,秦羽暂为主将之务,自己绝不能放松片刻,一面在帐中谋划军务,一面吩咐着营外巡逻部队的安守,以防再演“灵影教众”当晚偷袭之举……

    “报告将军”然而正在这时,门口却有士兵传话。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秦羽镇静问道。

    “军令传来,请将军过目”是部队行动的命令,以密信的形式传达,可见其要务之重士兵将信呈于案前,秦羽毫不犹豫接过了信件。

    这种情况不是第一次了,秦羽清楚得很密信之令,必为军行之关键,三日前“偷袭琥丘”,正是陆菁此举才得以奇胜。

    而今日陆菁被朱元璋诏令相见是“突发”,慕容樱也没来得及告诉秦羽,所以秦羽并不知道陆菁不在营中,以为这又是下一次战役,陆菁为自己安排的“锦囊妙计”,索性拆开看来……

    “密探得闻,明日午时,胥谷林道,一支蒙元士卒车队,将运军械而至琥丘……”秦羽看着密信上的内容,自言自语道,“我等今晚伏兵潜入,在胥谷西林做好埋伏,等破其军……”

    是有关敌军军事之动向消息,和之前“琥丘”的情报有些类似,看起来,应该是潜伏在敌军驻地的间谍探子传回的消息……

    “是我军内应传来的……”秦羽没有多想,斩钉截铁道,“按道理应该是先给菁妹或萧兄弟,让他们来谋划决定才是……但现在消息到我手里,这说明菁妹已经看过了,现在给我是在指示我该行动……”

    秦羽心中这么笃定,冲营外喝令一声,似乎今晚有所举动……(未完待续。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