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江湖博 > 第九百一十八章 悲愤出走
    潼关驻地,将军府中……

    战事停歇数日,蒙元部队得以养息,此前一役“琥丘”遭袭,大军损失器械无数,军心疲敝。虽然人员伤亡不大,但部队士气大受波及,如果不能在接下战役取得先机,日后战事难以久立。

    为此,陈世今正独自一人,于府中苦苦思度着战局……

    “几日都没消息了……”陈世今坐在地图案前,暗暗忖度道,“不知道敌军部队现在是什么情况……按理来说,三日前他们妙计袭营取得先机,正是军心大振、挥师讨伐的大好时机,可偏偏却一点动静没有……难道说,这其中又在玩什么猫腻……”

    “嗒嗒……”正凝思间,窗外屋檐,突然响起细碎的脚步……

    “什么人?——”陈世今反应迅敏,睁眼凝神,喝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嗖——”窗外没有回话,只有一封密函飞来。

    陈世今捻指稳稳接住,檐上的身影顿时消失……

    “是追风派的脚法……”陈世今一眼便认出来了,和那晚遇到的“不速之客”如出一辙,心中暗暗道,“这么说来,这封密函该不会是……”

    陈世今像是猜到了什么,略显期待地拆开了信函。

    信上所言,尽是有关“鬼陌之谷”决斗的结果——来者果然是追风派的弟子……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,忆瑶输了,郑羽化将做我的对手是吗……”陈世今所见苏佳落败之结果,冷冷一笑道,“哼,没想到这个郑羽化,居然能将忆瑶打败,果然实力不凡……有意思,虽然出乎了预料,但我也挺期待,和这位新晋师兄的交手……”

    “报——”正在这时,门外士兵传来了通报,似有关键密信传于陈世今。

    陈世今将信函捏碎,转头问道:“怎么了,有什么情况?”

    “这是陈将军您亲使的密信,请过目——”士兵一五一十道。

    “终于来了是吗……”像是等候了许久,陈世今站起身,亲自走到士兵的面前,将密信接过手上,悄声补问道,“和以前一样,没有让无关人士知道吧……”

    “没有,将军……”士兵似乎了解陈世今的“意思”,同样低声答道。

    “很好,以后继续这样——你先下去吧……”陈世今摆了摆手,轻轻示意道——言语十分谨慎低调,似乎这件事不想让其他人知道。

    “是……”士兵也是悄声应道,即刻低身离开了府中……

    陈世今揣信返回案前,十分小心翼翼,拆开信件明目看来,却见文中三个字样醒人瞩目——

    灭·秦·羽……

    先锋营中,校场大门……

    “驾……驾——”门外数匹战马归营,是“鬼陌之谷”方向,萧天等人匆匆返回。

    “吁——”萧天抱着昏阙的苏佳,返回营帐神色慌张,即刻下马吩咐大喊,“让开——都让开!”

    徐双等人也是紧随其后,只是没有再见郑羽化的身影。

    苏佳原为“刺花御使”,潼关第一战亦为主将先锋,虽被撤职但众军仍记——看着苏佳重伤昏迷,将士自知事态不轻,纷纷让开校场中道,凝望着萧天正抱苏佳,匆匆赶回后营……

    而在此时,主将营中,唐战和陆菁仍旧毫不知情,还在忙务着战局谋略。虽然唐战被降军职,但毕竟战事经验丰富,加上陆菁仍为一军之师,统筹谋划,唐战自也是随从一旁……

    可是,营外突然响起了喧闹,似乎干扰了二人的事务……

    “怎么了,外面为什么这么吵?”陆菁有些静不下心,不禁愁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去看看……”唐战放下军鞭,准备出营一看究竟。

    “报——”然而就在这时,帐外侍卫突然跑进,神色匆匆慌张至极。

    “外面发生什么事了?”看着手下的焦急神情,事情似乎不小,唐战不禁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好了,唐将军——”了解情况的侍卫,即刻通报道,“苏将军在外负伤,至今昏迷不醒,萧将军刚刚从营外回来,正在后营救治!”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,是真的吗?!——”陆菁听了,慌张问道。

    “千真万确!”士兵紧张应声道。

    听到这里,陆菁脸色一变,即刻丢下教鞭,匆匆往营外跑去。

    “喂,菁儿,等等——”唐战看着陆菁焦急,紧跟在后面追喊道……

    后营帐内,萧天将苏佳安躺在木榻上,传来军医与自己紧急疗伤,才算保住了苏佳的性命。

    苏佳气息渐稳后,十分安静地躺在榻上,但全身重受剑气内伤,至今仍旧昏迷不醒,以至于军医离开后,萧天还在不间断地为苏佳输送着真气——以自己“寒灵神功”内力的同性,萧天寄希望这样能快些让苏佳苏醒过来……

    而在萧天疗伤间,徐双、吴贤和鲁涛三人,只能满脸悲伤地在后面注视——他们心中恨郑羽化,恨他将自己等人的师姐害成这个样子;他们也恨自己无能,不但遭受郑羽化的欺骗,更是无力保护自己的师姐……

    “李师姐,你千万不能有事……”吴贤在床前默默祈祷,神情忧伤道。

    “忆瑶姐姐……”鲁涛也不知道说什么好,手里拿着苏佳曾经送给他的饰物,轻声默念道。

    “额……”萧天似乎是灌用了全力,才算稳住了苏佳的脉搏,得知苏佳完全脱离了生命危险,萧天这才放下揪心,“这样就算摆脱了危险,现在就等佳儿什么时候能够醒来……”

    吴贤在一旁看着着急,不禁忧心问道:“萧大哥,李师姐她……不会有事吧?”

    “生命危险是没有了,只是……”萧天并未放下所有担忧,踌躇不定道,“只是佳儿此番伤情过重,加之自己走火入魔攻心,内力紊乱,一时半会儿……恐怕难以清醒……”

    “李师姐……”吴贤听到这里,心中的惊忧难定……

    “都怪你!”谁知,就在气氛凝重间,背后突然一声刺亮的愤吼——是徐双,心中百感伤及的她,指着萧天斥声喝道。

    吴贤和鲁涛听见了,也是投去惊异的眼神;唯独萧天没有回头,似乎猜到了这个“结局”,表情低落至极,两眼自责望着昏迷不醒的苏佳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……你为什么没有拦住忆瑶师姐?”徐双冲着萧天大声斥道,“如果当时,你阻止她去‘鬼陌之谷’和郑羽化决斗,忆瑶师姐就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!”

    “小双,你不能怪萧大哥……”吴贤知道徐双情绪激动,更知道她对萧天有成见,见着此番情境难以控制,吴贤急忙劝阻道。

    “是啊,小双姐姐,萧大哥他已经尽力了……”鲁涛牵着徐双的衣袖,也悲声阻止道。

    “没关系,让她说……”谁知,萧天竟是一副坦然,眼神中带着愧疚与没落,轻声低语道。

    徐双可不管,自己本就对萧天厌恶,现在看着苏佳昏迷,更是“趁势”责备……“都是你的错!你不但没有拦住忆瑶师姐,危急关头也没有救下她——”徐双两眼湿红,怒声悲愤道,“你口口声声说心中念着忆瑶师姐,却连最基本的保护都做不到……”

    徐双一字一句的骂言,如同针扎般,在萧天心里隐隐刺痛——没能保护苏佳,事实摆在眼前,萧天不想多找借口,默默承受着自责的痛……

    “你算什么‘苍龙大侠’,你算什么男人?”徐双越骂越激动,越骂越伤心,随后竟冲萧天背后,重重踢了一脚,泄愤哭道,“忆瑶师姐为什么会看上你这种男人……连心爱的人都无法保护,你算什么东西!?!——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被徐双踢了一脚,萧天默默忍受着痛,继续为苏佳灌送着真气,没有激言反驳一句。

    “小双,够了!”吴贤再也看不下去,一边拉住徐双,一边冲她吼了一句。

    然而,情绪激动的徐双,挣脱吴贤的阻拦,摇头哭声绝望道:“骗子,都是骗子——陈世今是骗子,郑羽化是骗子,连你这个‘苍龙大侠’也是骗子……你们男人都是虚伪的,我再也不会相信你们了,永远也不会!”

    愤恨一句,徐双哭着扭头离开,径直往营外方向跑去。

    “喂,小双,你等等……”吴贤看在眼里,纠结不已追喊出去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,萧大哥……”鲁涛也不想看着事情闹成这样,自己放不下师兄和师姐,只是朝萧天背后轻声道,“小双姐姐只是伤心过度,其实我们都知道,这不是你的错……萧大哥你留在这里,安心照顾忆瑶姐姐,小双姐姐和吴贤哥哥,我去追他们回来……”

    说完,鲁涛也转头跑出了营帐……

    萧天一直一言不发,被徐双动脚袭击,自己也不还手——或许徐双说得并没有错,苏佳会有今天的结局,自己也难辞其咎……心里默默地自责与愧疚,是自己的无能,没有保护好苏佳……

    “苏姐姐!——”正在这时,帐外又响起了呼喊——是陆菁,还有唐战一起,得知苏佳昏迷的消息,第一时间赶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……这样?”唐战看着苏佳昏阙不醒,眼神充满惊异,不禁惊问道,“是谁……是谁把苏姑娘害成这个样子的?”

    “是郑羽化……”在“亲近”的朋友面前,萧天终于开口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说谁,追风派的……首席弟子?”陆菁闻之,不可思议问道。

    “他是佳儿侍女生前的恋人,因为她的死,以及亲生父母的死,郑羽化一直嫉恨在心……”萧天两眼枯死说道,“他一直想要找机会报仇,和佳儿一决了断……今日在‘鬼陌之谷’对决,佳儿御使‘天神剑法’走火入魔,最终不敌郑羽化,倒在了他的剑下,现在仍旧昏迷……”

    “苏姑娘她……没有事吧?”唐战继续担忧问道。

    “生命危险是没有,但不知道什么时候会醒来……”萧天语气饱含忧伤,静静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……我不相信……”看着昏迷沉睡的苏佳,陆菁两眼悲伤,摇头暗叹道,“苏姐姐武功这么高,连武林四圣七雄之辈都不在当下,她怎么可能会输……那个郑羽化,到底是何方神圣……”在陆菁心里,苏佳的武功一直最高,当世之人竟有年轻之辈将她打败,必然来头不小——陆菁不觉暗起担忧。

    “刚才萧兄弟不是说了吗……是苏姑娘自己走火入魔,才落得这般结局……”唐战在一旁哀声叹道。

    “不,是我的错——”然而,萧天却定声自责道,“是我没能保护她,让她负伤昏迷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能这么说,这不是你的错……”唐战在一旁安慰道。

    “是我没能保护她……我没能保护她……”然而,萧天一直重复着这句,似乎心里愧疚难当,想起“鬼陌之谷”上苏佳的“绝望”,至今萧天心中仍旧难过……

    (回忆中)……

    “他说的没错……是我伤害了阿天你,是我对不起你……”苏佳不禁留下了泪水,痛哭诉说道,“我真的是一个自私的人,为了私仇,伤害了太多的朋友和亲人……是我害死了小红姐姐,也是我害死了郑师兄的亲生父母……我口口声声说命运不公,要亲手为死去的父亲和小红姐姐报仇……可现在看来,我自己就是害死别人的罪人……我罪该万死……我不配活在这个世上……呜呜……”苏佳越哭越痛,情绪与理智已经完全崩溃……

    (现实中)……

    就是这句,直到现在,萧天心里还难受得紧。

    “是我的错……我没能保护她……没能……”萧天越想越伤心,孤独落寞的他,竟也浅浅留下悔恨的泪水。

    唐战和陆菁看到这里,也不好意思再说什么,跟着萧天在一旁难过,默默祈祷着苏佳能够苏醒。

    “郑羽化……不,应该说是陈世今——如果三年前没有他,佳儿不会落得今天这般……”萧天忍住苦泪,心中忿忿道,“陈世今,郑羽化,莫天行……是他们把佳儿害成今天这个样子——如果佳儿醒不来,我一辈子都不会放过他们!”

    萧天在心里默默扎下了仇恨的根,唐战和陆菁看在眼里,不觉暗自担忧……

    而在军营帐外,有一人正悄悄倚在门旁,听述着萧天“绝苦”的讲述……此人竟是——胡夷狄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