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江湖博 > 第九百一十七章 苏佳战败 下
    “珏之神剑”一式,苏佳昏然倒地,最终落败结局……

    “终究还是结束了啊……”郑羽化望着昏死的苏佳,冷冷一笑道,“真没想到,三十年前‘鬼陌之谷’,王天道长老御剑入魔自毙而败;三十年后的今天,小师妹你竟也落得同样下场,简直就是命运的嘲弄……”

    苏佳负剑重伤,已然昏阙不省人事……

    “佳儿——佳儿!”同一时刻,萧天飞步跃上高台,跑至倒地的苏佳跟前,跪地大喊道,“佳儿,你醒醒——佳儿!”

    但苏佳根本听不见,已然完全昏死的她,眼前只有一片漆黑,意识处于生死的边缘……

    “忆瑶师姐!——”紧跟在后面,徐双等人也是哭喊着跑来,可等众人倚至跟前,苏佳已然不省人事。天籁小『说Ww』W.』⒉

    “她还没死……”关键时候,郑羽化收剑,冷冷定声道,“我最后一剑并没有赶尽杀绝,还是手下留情了……”

    萧天听到这里,也不管对郑羽化记不记恨,先是把了把苏佳的脉搏——还有气息,萧天即刻向苏佳体内输送着真气,以求续命。

    “你给我闭嘴!!!——”徐双望着郑羽化的“嘴脸”,破口大骂道,“你这个混蛋,把忆瑶师姐害成这样……”

    “居然对李师姐下如此重的狠手,你根本不配当我们的师兄!——”吴贤也在一旁按捺不住,跟着徐双一起斥道。

    “我只是把她打成重伤,并没有杀了她……”谁知,郑羽化却如同若无其事一般,继续冷笑道,“决斗之前,我可是和小师妹说了,要亲手杀了她……可我最后还是手软了,留她一条性命,你们至少得庆幸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!——”吴贤听见郑羽化如此“冷血”不禁怒问道。

    “可不是吗?”郑羽化收敛几分冷笑,转而眼神沉痛道,“要知道,她可是害死了我的爹娘,害死了红云,伤害了那么多亲人朋友……对我来说,她是我不共戴天的仇人,我没有取她性命,已经是对她最大的仁慈了!我之所以不杀她,因为我曾经答应过红云——如果有一天她不在世了,我会替她担负起照顾小师妹的责任……”

    听到这里,徐双等人不禁一愣,也同时缅怀起逝去的小红姐姐——不过眼下师姐昏阙,心中有的尽是仇恨,对于郑羽化,众人说什么都不会原谅他。

    “可是我做不到,做不到去照顾害死我亲人的仇者——”郑羽化咬牙悲愤,继续说道,“但我答应了红云,我就不能食言!——我与小师妹一绝了断,将她伏以正法,却不夺她性命,已经算是对自己最好的交代……”

    萧天一直一言不,眼神忧忡,刻不容缓在为苏佳真气疗伤,对郑羽化的“怨言”似乎一点不在心上……

    “而且你们也看到了,是小师妹自己人格堕落,为求力量不惜走火入魔,最终落得惨败结局……”郑羽化收回长剑,义正言辞道,“今日一战,恩断义绝,我不欠红云的,也不欠自己的……她始终都是我的仇人,如果能醒来再有见面,我会真的杀了她,绝不再手下留情!”

    说完,郑羽化挥动着披风衣袖,准备转身离开……

    “你今天走了,事情不会就这么完了……”突然,沉默良久的萧天,终于冲郑羽化说出第一句话——似乎是用真气保住了苏佳的性命,萧天将苏佳轻托着抱起,眼神凝视着郑羽化道,“如果佳儿有个三长两短,总有一天,我会亲手宰了你!”

    这是萧天的第一句“狂言”,为了自己心爱的人,无论是非对错,誓要为其讨回。

    郑羽化听了,冷冷一笑,瞥眼回头道:“哼,有意思……行,如果真是那样,等我亲手杀了陈世今,潼关一战结束,我会和苍龙大侠你做个了断……都是为了心爱的人,我对小师妹下狠手,同样你也不会放过我对吧……”

    说完这句,郑羽化施展轻功跃下高台,如影迷步离开了“鬼陌之谷”……

    “我们快点回去——”仇视送走了郑羽化,萧天还在担心着苏佳的安危,转身准备离开道,“郑羽化就暂时让他走好了,我们现在最重要的,是要救佳儿——我刚才只是用真气帮她延续了命脉,若要让佳儿醒来,须得带回军营深入治疗!”

    言罢,萧天抱着苏佳,头也不回地跃下高台,准备登上崖顶驭马回营——“鬼陌之谷”这片沉痛之地,萧天似乎这辈子都不想再来。

    徐双众人也没办法,虽然嫉恨郑羽化,却也只能眼睁睁看着他离开,自己等人跟着萧天一起回去——眼下最关键的,还是要救活苏佳,这比什么事情都重要……

    陌谷高台,“战场”之人皆已离开,唯独峭壁一侧观战所有的追风弟子二人,却还没从刚才的对决中回过神来,久久未有离去……

    “真没想到,最后竟然是郑师兄获胜了……”其中一人说道,“对付忆瑶师妹,郑师兄居然下这么狠的手,动用了‘天神剑法’的全力……”

    “忆瑶师妹,果然还不是‘天神剑法’的对手,自己也未能驾驭……”另一人也应声道,“这样看来,铲除逆贼陈世今的重任,是得交给郑师兄手上了……同样都是领悟‘天神剑法’的天才弟子,最终谁会赢呢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管怎样,先把消息传给陈世今吧,莫掌门的任务,我们还得执行……”追风弟子继续道,“至于莫掌门,还是先不要告诉他这个消息的好——他把忆瑶师妹当做亲生女儿疼爱,如果听闻了噩耗,必然心神不宁……在潼关一战结束前,我们还是不要‘大声张扬’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么说也对……”另一人点头应道,“不过不管怎样,今日‘鬼陌之谷’一战,也算是能载入追风派的史册了吧……”

    二人窃窃私语几番,遂也离开了这片是非之地……

    离开了“鬼陌之谷”,打败了苏佳,郑羽化独自走在崎岖的山道,继续向着自己的“使命之路”缓缓前行。然而一路之上,郑羽化心中却是难以平静……

    “打败了小师妹,接下来就是陈世今,最后是莫天行……红云,你放心,为了你,还有我死去的爹娘,我会给你们一个交代,让你们的灵魂安息……”郑羽化内心暗暗道,“不过红云,说真的,十二年前与你的约定,现在看来,不过是个悲凉的玩笑罢了……”

    郑羽化暗暗自语,不禁想起了十二年前,自己与红云最后一次见面……

    (回忆中)……

    十二年前,追风派弟子外出执务,红云在樊城,遇见了郑羽化,遇见了多年未逢的恋人……

    “你……这就要走了?”任务期限已过,红云即将随同门弟子返回,郑羽化似乎仍旧不舍,牵着红云的手,念念相惜道,“自从襄阳一别后,我们就再也没有见过面,好不容易在这里重逢,却是又要分开……你这次回追风派,不知道何日还能再相见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也舍不得离开,可是没有办法……”红云默默强忍着泪水,低声执语,转身说道,“我一直在想,如果当年襄阳没有战乱,我们没有遇见苏仁一家和莫天行,那该会有多好……可是命运不公,家破人亡,连你我活着的二人,也是久久相隔不得团聚……”

    “真的……不能留下吗?”郑羽化还在深情挽留道,“或者……我去你那里,我们不要分开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现在是追风派的弟子,听从莫掌门师命,不得擅自离开师门……”红云惋惜着说道,“而且你也不能随我——如果让莫天行知道,你是当年那家夫妇的遗孤,是他的仇人,他一定不会放过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可是,我不想……我不想让你离开……”郑羽化心中不甘,紧紧抓着红云的手,忍痛含泪道,“我喜欢你,想和你厮守一辈子!如今好不容易重逢,却是又要分离……又要……离开……”

    红云再也抑制不住眼角的泪水——在她心里,自己又何尝不想与恋人厮守一生?可是世道无常,命运无情,终究要分开的,谁也阻挡不住……

    红云轻轻抹去泪水,缓缓解开腰间的佩剑,遂将其交予郑羽化道:“郑哥,这把剑,你留下好了……我不能陪你一辈子,只希望你看到这柄剑,能够想起我,直到……直到有一天,你能找到一个比我更爱你的姑娘……”说到这里,红云更加控制不住自己的悲伤。

    郑羽化接过佩剑,拔出鞘来,一柄傲骨严霜的“寒梅”映入眼帘——寒梅剑在手,郑羽化却不能忍心,摇头激绪道:“不,红云,这辈子我只会爱你一人,我不要离开你!”

    “对不起,郑哥,我不能留下来……”红云满含着泪光,凄婉伤绝道,“我曾答应过苏老爷和夫人,照顾好他们的女儿……莫天行害死了佳儿的父亲,现在却又被他收为了义女——只有我这个一直陪伴的侍女,才是她唯一的亲人,就算是死,我也不能让佳儿受到伤害;也只有我,才能在莫天行这个仇人眼下保护她……”

    “又是那个小孽种是吗……”提到苏佳,郑羽化即刻想到自己死去的父母,眼神转而悲愤道,“就是她和莫天行,害死了我爹和我娘,如果没有他们,我爹娘就不会死,我的家人就不会遭遇横祸!”

    “我不许你这么说佳儿——”谁知,听见郑羽化斥责苏佳,红云竟是转身“保护”道,“伯父伯母意外时,佳儿她不过是个婴儿,她能做什么,你凭什么要恨她?”

    “没想到,你为了那个她,居然冲我火……”郑羽化眼神一愣,微微摇头道,“红云,你为什么要这么保护她?就算她年幼无罪好了,你也没有义务照顾她一辈子!而且莫天行也是她的杀父仇人,你是知道当年真相的——如果有一天那个女孩儿了明身世,与莫天行反目成仇,身为侍女的你,一定也会陷入危险……你不过是个‘外人’,这些本就和你没有关系,你没有必要为了他们的恩怨犯险,这样下去你会丧命的你知道吗?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,所以我我更不能离开佳儿!”红云眼神坚定,义正言辞决然道,“正因为我答应过佳儿的父母,所以我更有义务去照顾她、保护她,就算是拼上性命也在所不惜!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……”看着红云如此坚定庇护自己的“仇人”,郑羽化惊异问道,“为什么红云你要保护她,保护这个带给我们无数灾难,让我们彼此分离、不相厮守的女孩儿?”

    红云神情顿而镇定,眼神坚毅道:“因为我相信,无论世事如何多舛,佳儿将来都能改变命运——她有这个能力!”

    看着红云坚定的决心,郑羽化心中不觉一震……

    但事实归事实,郑羽化不在乎苏佳的生死,他担心的,只有红云的安危……“可如果有一天,因为命运的波折,你不幸罹难该怎么办……”郑羽化收回情绪,淡淡忧伤道,“我担心的是你,红云——我不想让你受到伤害……”

    “就算如此,我也会保护佳儿……”红云没有改变,语气缓和,却依旧不失坚定,担心到未来可能的命数,遂转而问道,“郑哥……你等答应我一件事吗?”

    “什么……事?”郑羽化轻声问道。

    气氛一下子变得沉寂凝重,过了好久,红云才缓缓说道:“如果有一天,我真的卷入恩怨是非,不幸命殒,你能替我照顾好佳儿吗……”

    “让我照顾害死我爹娘的仇人……”郑羽化眼中充满矛盾,不禁冷问道,“红云你就这么执着吗?对那个女孩儿……”

    红云点了点头,转身背对着郑羽化,坚定说道:“因为我相信佳儿——她会改变命运!”

    “是吗……”郑羽化只是轻轻回应道……

    郑羽化在自己心里,还是默默答应了红云的请求,尽管心有不甘……

    (现实中)……

    “我答应了你,红云——我没有取她性命,算是对她这个仇人的仁慈,也算是履行对你的承诺……”郑羽化心中渐渐灰冷,遂绝望般暗自叹道,“只可惜,小师妹并不是你期待的那样——她没能改变命运,而且还走火入魔,亲手葬送了自己……”

    深谷一声悲凉,郑羽化的身影,渐渐消失在暗密丛林中……